恩京文学

第四十章 陶何儒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村口时,郝文明和林枫他们站在一辆北京吉普的旁边,看见我们到了,他们几个迎了过来。

郝文明先对着高亮说道:“高科长,东西都准备好了,您看用不用再检查一下?”

高亮点点头,说道:“看看也好,别到时候出什么纰漏。”

郝文明从车厢里拿出来几样祭祀用的物品。当时是七五年,流通物资还很是匮乏。除了几摞烧纸之外,就只有几个苹果和一瓶白酒算是上供用的。

不过在供品的旁边还放着一个骨灰盒。不光是肖三达(我),就连萧和尚都是一愣。不是说好去扫墓吗?带着骨灰匣是什么路数?

“胖子,怎么还有一个骨灰坛子?”萧和尚向高亮问道。

“我把细节调整了一下,”高亮说道,“三个大老爷们儿一起扫墓,看着就不是那么回事。我改了一下,我和三达去扫墓,你去埋葬这个骨灰坛子。”

萧和尚看了高亮一眼,“凭什么你们扫墓,我去当孝子?有孝子大家一起当。”

高亮没理他,只是走到萧和尚跟前,将骨灰盒打开,摆在萧和尚的眼前。看见里面的东西,萧和尚的汗都出来了,“用不用玩得这么大?”刚说了一句话,他好像是反应到了什么,脸色涨得通红,瞪着眼对高亮说道:“高胖子,你什么意思?我说嘛,怎么要我拿骨灰盒,你打算要我和那个陶什么的同归于尽?”

他们的位置不在肖三达的视线之内,我看不到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能让萧和尚的反应这么大。

高亮关上了骨灰盒,对着萧和尚翻了翻眼皮,“就算要同归于尽,指望得上你吗?你就是负责拿着,看着不对,就往……三达的手上送。”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三达,这个就麻烦你了。”

我在肖三达的体内,还是分不清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可能是因为这个身体不是我的,加上有上一次的经验,我也没有太害怕,只是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支配这个身体的能力,只能借着肖三达的眼睛和耳朵,眼睁睁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肖三达似乎早就知道骨灰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眼神根本没有向骨灰盒那边瞅。他也不理高亮,只对着萧和尚说道:“和尚,你自己小心一点。在里面要是有什么不对头的,什么都别管,把骨灰盒扔过来,你就跑。”

“不至于吧?还真能用得上骨灰盒里面的东西?”萧和尚打了个哈哈,“那个姓陶的活到现在,怎么算也有一百二十多岁了吧?我一直都没弄明白,我们特别办倾巢出动,就为了一个老棺材瓤子?太给他脸了吧?”

“老棺材瓤子?”高亮冷笑了一声,他说道,“你知道,民国十五年那次的动静多大吗?当时的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为了抓他,搬出了江西龙虎山六十四代天师张慈恩。就这,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有一半人马,交代在你说的那个老棺材瓤子手里。本想把那个老棺材瓤子就地正法,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跑了。”

高亮说完,萧和尚还是有些不服气,“鬼道教的人之前我也抓到过几个,本事一般嘛,不像是你说的那么厉害。就算他是教主,本事大上十倍,也不见得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再说了,国军的宗教事务处理委员里都是些什么主儿?什么时候吃过亏?这个姓陶的有什么地方能吸引宗教事务处理委员会的大爷们不惜血本去对付他?”

我借着肖三达的目光看了看萧和尚,他好像对这次的目标人物了解得不多。这一点和几十年民调局处理事件的方式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个陶何儒不简单,”高亮对于这类的事情,知道得不少,“当年杨、陶、赵三人建立鬼道教的时候,最难惹的是姓杨的,但是鬼道教的术法却是陶何儒传出来的。就连那个最难惹的杨姓教主也不敢说能把鬼道教的术法都练全了。而且传说,陶何儒手里面还藏着当年天理教的天理图。就这一条,就够陶何儒在奈何桥上走一回的。”

天理图?高亮这三个字一出口,我就明显地感觉到肖三达的身子剧烈地颤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他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天理图?这三个字我没有任何印象,在资料室里没有见过,也没有人和我说过任何有关天理图的事情。到底天理图里面有什么东西,能让肖三达这么激动?

“天理图。”萧和尚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接着说道,“真的假的?不是说根本就没有天理图这回事吗?”

“有没有,去了就知道了。”肖三达说道。我在他的身体里面,能感到自打听到了天理图这三个字,肖三达的内心开始蠢蠢欲动。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肖三达现在已经将注意力从陶何儒的身上转移到了天理图上。

“江湖传说,别太当真。天理图谁也没见过,是不是杜撰的也不好说。”高亮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肖三达说道,“差不多了,该上路了。”

萧和尚白眼皮一翻,“高胖子,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上路?说话忌讳点你能死啊?”

肖三达抬头望了一眼已经升起老高的太阳,说道:“时候是差不多了,再晚就不像是上坟扫墓的。”说着,他也不管高胖子和萧和尚,自己拉开了车门,钻了进去。萧和尚和高亮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跟在肖三达的后面,进了吉普车内,坐在了肖三达的左右。

刚才这三人在说话的时候,郝文明和林枫两人都很识趣地躲开了。现在看见三位领导已经上车准备要走了,这两人才快步走过来。林枫坐上了副驾驶,郝文明发动了汽车。

二十多分钟以后,车子停了。郝文明手指着远处一个小山包说道:“到了,三位领导。那个山包的后面就是南山墓地。不是我说,车子不能再往前开了,只能走过去了。”

肖三达透过车窗玻璃看着郝文明手指的地方,我借着他的目光看见远处一个小山包的后面,袅袅地升起了一股白色的烟雾。

肖三达和高亮、萧和尚在车里又对了一下行动的细节,直到细节上没有什么纰漏。

萧和尚抱着骨灰盒,先走了十多分钟之后,肖三达和高亮才慢慢向小山包走去。望山跑死马。看着小山包就在眼前,他们往前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绕到小山包的后面。眼前是一片好大的坟墓,一眼看过去,能有上千座土坟。

坟地的边上有面向西方的两间小瓦房,一个小老头正坐在瓦房边上呼噜噜地抽着水烟。他抽的不知道是什么烟,闻起来有一种麻麻的味道。

萧和尚早就到了,他抱着骨灰盒正在和小老头磨叽,“大爷,民政局的介绍信也给你看了,是他们让我三大爷埋这儿的,您就行行方便吧。”

小老头看了萧和尚一眼,他的嘴巴终于离开了水烟袋,说:“小娃娃,你懂不懂规矩?你见过谁家死人,直接拉到坟地,刨个坑埋上拉倒的?就说家里困难点,一摞烧纸总有吧?你倒好,直接把骨灰匣子抱过来了,连个碑都没准备,以后再想来看看都找不到地方。我也看出来了,你这是一锤子买卖啊。告诉你,你想就这么埋也行,铁锹、镐头我这儿也有,不借!想埋自己用手去挖坑。”

“大爷,我拿手怎么挖?”萧和尚一脸的苦涩,还要继续磨叽。肖三达和高亮已经到了跟前,他俩先是装模作样地看了会儿热闹。

小老头看着肖三达和高亮一皱眉,“你们俩又是干什么的?”

高亮微笑地说道:“来上坟的。大爷,南山村老贾家的老大是埋在哪儿啊?”

小老头有些警惕地看着肖三达和高亮,“你们俩是他什么人?”

肖三达和高亮愣了一下,细节都想了,就是把这个忘了。看着小老头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他俩几乎同时说道:“我三姑父。”“我大舅。”

两人说完,沉寂了一秒钟之后,高亮的反应快,指着肖三达又说道:“我和他是亲戚,我三姑夫是他大舅。”

小老头还没有说话,萧和尚先凑过来了,指着肖三达和高亮嚷嚷道:“有没有先来后到的?我这事儿还没完,你们俩等等不行啊?”

高亮一把拉住萧和尚伸过来的手指,说道:“别动手动脚的,你瞎指谁呢?”两人话不投机,当场厮打起来,肖三达在一边装模作样地要拉开他们俩。

他俩在扭打的时候,萧和尚好像吃了点亏,被高亮推到小老头的身边。小老头喊道:“要打出去打,别在这儿惹事。”

萧和尚失去平衡一个踉跄,胳膊来回摆动像是在保持平衡。胳膊落下来时,一团红色的粉末从他的袖子里撒了出来,将他身边的小老头撒了个满头满脸。

在红色粉末撒出来的一瞬间,肖三达也动了——他从背后抽出来一把量天尺,对准小老头的脑袋就打过去。“啪”的一声,小老头被这一下子打翻在地,在地上抽搐成一团。

肖三达还要打第二下时,被高亮拦住了,“别打了!不对头!”肖三达没听高亮那一套,举起量天尺对着小老头就要再打第二下。量天尺还没有落下,就闻到一阵恶臭的气味,紧接着,小老头的脸上、脖子和双手,只要是接触到空气的皮肤,都以极快的速度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水泡。

肖三达愣了一下,手上的量天尺没有落下,自己反而是倒退了两步。几个呼吸的工夫过后,小老头身上的小水泡已经连成了一片,最后连成了一个大水泡。

“三达,再退几步!”高亮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肖三达大喊了一声。这次肖三达倒是听了高亮的话,就在他退了第二步的时候,“噗”的一声,小老头身上的水泡迸裂,一道黄色的脓水溅了出来。有几滴溅到了肖三达脚边的地上,将地上撩了一缕青烟。

小老头脸上水泡的伤口冒出一股黑烟,黑烟越冒越浓,最后火花一闪,从小老头身上的伤口为中心,着起了火来。高亮想要扑救时已经来不及了。火势越烧越旺,瞬时之间,小老头变成了一个大火球。

大火将小老头的皮肉烧掉,露出里面黑色的骨头,又过了一会儿,黑色的骨头也看不见了。十几分钟后,火焰熄灭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摊黑色的骨灰。

“高胖子,这是怎么回事?”肖三达对着高亮说道。高亮眯缝着眼睛说道:“这不是陶何儒。”

高亮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两辆大解放都开了过来,车刚停稳,濮大个第一个从车上面跳下,紧接着,剩余的特别办调查员也都从车上跳了下来。

濮大个手提着那把削掉赤霄脑袋的宝剑跑了过来,看见满地黑色的骨灰他愣了一下,“这是陶何儒?怎么烧成这样了?”

“这不是陶何儒,”高亮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这是陶何儒安排的替死鬼。”

“不可能!”濮大个听了直摇头,“他又不知道我们来抓他,平白无故的安排替死鬼?”

“他真的不知道我们今天会来吗?”高亮眯缝着眼睛嘀咕道,“我看未必吧?”

“胖子,你什么意思?能不能一次说明白,别说一半藏一半的。”濮大个是个急脾气,他和高亮虽然同事很久,但还是不习惯高亮说话的方式。

高亮也不生气,嘴角略微翘了翘,说道:“等着,给你看点好东西。”说着,走到小老头黑色的骨灰堆里,也不用家什,直接用脚在里面扒拉。我借着肖三达的眼睛看得清楚,地上的骨灰有些还闪着火星,高亮也不在乎,最后直接动手,在骨灰堆里翻来翻去的。

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工夫,高胖子一声轻呼:“有了!”再看他的手上,已经拿起来一根像针一样的物体,可惜肖三达距离太远,我从他这儿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