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三章 灭祖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当的一声,杨枭两眼一黑,手里的铜钉掉在了地上,随后仰面栽倒。前面百十来具干尸一起扑上来,眼看就要开始撕咬杨枭。

杨枭就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别说动作,就连眼神都被定格了。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被上百具干尸叠罗汉一样,压在了身体底下。

几秒钟之前,我还以为杨枭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在水帘洞里,我见过吴仁荻是怎么对付干尸的。干尸在他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除了哀求之外,就只能逃跑。杨枭虽然不如吴仁荻,但是对付百八十具只有十几二十年年限的干尸,应该问题不大。

没想到转瞬之间,形势就逆转了。熊万毅、西门链和米荣亨抽出了甩棍已经冲了上去。我和孙胖子也拔出了手枪,砰砰砰!先是一梭子,打翻了压在最上面的几具干尸。

干尸的反应也不慢,我和孙胖子的枪声一响起,众干尸就以飞快的速度向四下散开。熊万毅他们几个冲过去之后,地上只躺着杨枭和几具干尸的尸体。

孙胖子调转枪口,向四周看去,疑惑道:“辣子,姓陶的呢?”

我这才注意到本来还站在不远处的陶项空,这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哪儿去了?”我举着手枪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他的影子。孙胖子举着手枪,站在了我的背后,我们背靠背,也算是一种防御的姿态了。他在我背后说道:“那孙子刚才还在,就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不光连陶项空,就连刚才吐了杨枭一脸黑血的赵敏敏也消失不见了。

这时我们也顾不上陶项空了,熊万毅和西门链已经把杨枭抬了回来。

此刻再看杨枭,他脸上的黑血就像墨汁一样。和尸油不同,这黑血擦都擦不掉,就像长在杨枭脸上的胎记,已经渗进了肉里。再看他的脸色就像白纸一样,白得瘆人。杨枭双目紧闭已经失去了知觉。我扒开他的眼皮,他的眼窝顺势涌出来一股鲜血。我吓了一跳,紧接着杨枭的嘴巴、鼻孔和耳朵里都流出了一股鲜血。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七窍流血。

杨枭的七窍流出来的鲜血血量大得惊人,就像刹不住闸一样的向外冒出来。转眼间,地上就是一摊鲜血。

“捂住,辣子,把他的嘴巴捂住!”西门链在旁边叫道。

“捂住个屁!现在捂他的嘴,能把杨枭活活呛死。没办法,只能让他把血流出来。”孙胖子说着已经蹲下来,想要给杨枭侧侧身,方便他嘴里的血流出来。

“别动他!那是巫祖的血。”吴仁荻过来拦住了孙胖子。刚才出事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现在陶项空和干尸都无影无踪了,他和邵一一才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吴仁荻说道:“你们看好四周,沈辣,你来帮忙……邵一一,你就在我旁边待着。”虽然都看出来吴主任最近的实力大跌,不过他说的话,我们几个还是没有人敢装作听不见。

孙胖子他们几个向外走了几步,给我们留出了一块空地。吴仁荻扶着杨枭的头,然后他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自己的鲜血图在杨枭脸上。我眼睁睁看着,杨枭脸上的黑血一沾到吴仁荻的鲜血,就变得稀薄,那情形就像油污遇到了洗涤剂。吴主任只是随随便便擦了几下,杨枭头上的血污就被擦得一片狼藉。

杨枭的脸上就像勾了个小花脸,不过自打那层黑血被擦掉以后,他的七窍也不再流血了。看见杨枭基本上脱离了危险,我才对着吴仁荻说道:“你刚才说,杨枭脸上的血是巫祖的血?就是云南水帘洞的巫祖?”

吴仁荻没理我。他将那个装着尸油的小瓷瓶掏了出来,拧开盖子。他做了一个让我差点当场吐出来的事情——只见吴主任将瓷瓶里的尸油倒进了杨枭的嘴里。

熊万毅已经捂上鼻子,他大叫道:“什么味?是尸臭味。这么大的尸臭味,来头肯定不小!都小心点,有状况,这次是个大boss!”熊万毅他们都闻到了那股臭味。他比我强点,马上就闻出了那是尸臭的味道,只是他没有闻出来臭的根源在哪儿。

这边,杨枭被灌下半瓶尸油之后,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眼神有点迷离地看了吴仁荻一眼,砸吧砸吧嘴,又看见了吴仁荻手里的小瓷瓶,问:“你刚才把什么东西灌进我嘴里了?”

吴仁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自顾自将小瓷瓶拧好盖子,道:“你非要打听清楚吗?”

杨枭心里已经有点明白,他支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起来他就忍受不住,哇的一口,将肚子里的存货,连同刚才的半瓶尸油一起吐了出来。

孙胖子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以为杨枭吐了是排毒的正常反应。他距离我最近,走过来捂着鼻子说道:“吴主任,不是我说,你喂杨枭喝的是什么东西?那么重的伤,一喝就管用,灵丹妙药啊!还有吗?能不能也给我几瓶以防万一?这个东西提前含着管不管用?”

我听得再也忍不住,一低头,哇的一声,马上蹲在杨枭旁边也跟着吐了起来。

我将苦胆水吐出来之后,孙胖子还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辣子,没事吧?那个东西你也喝了?味儿不好?”

“闭嘴!”

熊万毅在后面踢了孙胖子一脚,“孙胖子,别瞎打听。”看样子他八成猜到了小瓷瓶里是什么东西。

杨枭终于吐完了,他坐在地上缓了半天后,才喘着粗气回头对吴仁荻说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油,能解巫祖血毒的?”

“能解毒?不知道。”吴仁荻将小瓷瓶抛给了他,“我身边就这么一个能往你嘴里灌的,怎么也要试试吧?”

杨枭听了并没有动气,反而向吴仁荻苦笑了一下,将装着尸油的小瓷瓶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米荣亨说道:“干尸都躲进暗室的后门了,刚才趁着乱,那一百多个女学生也不见了。现在怎么办?是向前走,还是回去等局里的后援?”他说话的对象模棱两可,像是对吴仁荻说的,但他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看着杨枭。

杨枭和吴仁荻都犹豫了一下,他俩都没有轻易表态。熊万毅在一旁嘀咕道:“还有那一百多个女学生在里面……”

“继续往前走吧。”最后还是杨枭说道,“陶项空的底牌已经露出来了,他剩下的东西,我也没放在眼里。还剩几十具干尸,你们都有手枪和甩棍,应该应付得来。”

“你还行吗?”米荣亨皱着眉头看了杨枭一眼。杨枭说话的时候还直打晃,他的脸色还是苍白的,刚才从七窍里冒出来那么多的血,够杨枭受的。

“没问题。”杨枭咬牙说道。说完他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从里面拿出来一炷灰色的香递给米荣亨,“帮我点上。”

等米荣亨点上香之后,杨枭并没有接过来,他也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一滴鲜血(刚才血流得太多,现在挤了半天才挤出来一滴血)滴在那炷香的火头之上。吱的一声轻响,香头被鲜血滴灭。没想到的是香虽然灭了,但是香头处却冒出了一线轻烟。

这一股青烟就像有意识一样,飘飘悠悠地向暗室里面飘去。这一幕我看着眼熟,好像是萧和尚在大清河的地洞里,用过类似的方法。只是杨枭的似乎更像模像样一点。

过了大概一袋烟的工夫,也没见暗室里有什么异常。杨枭才说道:“进去吧,里面应该没什么事了。沈辣,你和孙大圣先进去。”

“凭什么?”孙胖子一听就急了,“凭什么我们俩先进去?要进也是……大家一起嘛,不是我说,人多力量大。”

杨枭说道:“里面就是一条小道,进去那么多人,都挤在一起,出了事,都出不来。”

孙胖子还是不甘心,“那为什么是我和辣子,就不能是……熊玩意儿和大官人?要不就是亨少和熊玩意儿?”

杨枭说的理由让孙胖子很纠结,“因为你们俩有枪。”

孙胖子满脸郁结地琢磨了一下,随后把他的那支手枪向我递了过来,“辣子,你……双枪没有问题吧?”

我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孙胖子愁眉苦脸地对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上次从水帘洞里出来,我天天晚上做噩梦,都留下阴影了。再让我走一次的话,我就直接崩溃了。”

要是不了解孙胖子,我可能就着了他的道了。不过已经和他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他随便晃一晃,我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别来那一套,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俩一起去!”说罢,我推着孙胖子向暗室那边走去。

孙胖子虽然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还是半推半就地向暗室走过去。走到暗室门口的时候,里面黑洞洞的,孙胖子看不清里面的状况,收住脚,不敢贸然进去。

他看不见,我却看得一清二楚,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埋伏。孙胖子想拦我时已经晚了,我一脚跨了进去,转动枪口四下观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不对路的。我这才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进来吧,里面安全。”

孙胖子先是探进来半个头,拿着手电把暗室的各个角落都照了个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他进来后还是四处照了一通,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辣子,你的天眼又开了?”

我愣了一下,一时没有想到用什么话来回答他。孙胖子呵呵一笑,又说道:“放心,就我看出来了。不是我说,外面的那些人更关心杨枭。对了,杨枭可能也看出来了。”

说实话,要不是吴仁荻再三叮嘱,我就没想过连孙胖子也要瞒。现在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一时之间,我有点尴尬,“大圣,也不瞒你了,刚才和吴仁荻走身后路的时候,他给我重开的天眼。他千叮万嘱的,不让我的天眼暴露出来。”

“没事,当时我就猜到了。”孙胖子呵呵一笑,显得满不在乎。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辣子,吴仁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真的被打回原形了,还是在故意装蒜?不是我说,他算计对头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他要是心情好准能告诉你。”

“算了吧。”孙胖子没有丝毫犹豫地摇摇头,“他就是真的打回原形了,我也惹不起他。再问你一句,那个邵一一到底和他什么关系?这个总能说吧?”

我犹豫了一下,依着孙胖子的机灵劲儿,吴仁荻和邵一一的关系,他早晚也会知道。现在早一点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我刚想开口,就听见吴仁荻在外面大声喊道:“你们俩别废话,快点向前走!”

我和孙胖子同时一激灵,就听他呵斥人这口气,被打回原形也弱不到哪儿去。

孙胖子向前走了几步,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用极低的声音向我说道:“他八成是装的,这次不知道又要谁倒霉了。”

我和孙胖子继续向前走着,一直到了暗室的后面。我能感到门后面危机重重,但是不敢确定有多少干尸埋伏在那里。

孙胖子好像从我的脸上看出了点什么,他拽了我一把,回头喊道:“进来吧,里面安……”全字还没有出口,暗室的后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三四十个干尸争先恐后地从外面冲了进来,对着我和孙胖子就扑过来。

还好那道门实在窄了点,众干尸出来的时候卡了一下。就这么小半秒钟的时间,我和孙胖子已经退了半步,手中的枪也响了起来。

“砰砰砰砰……”一梭子子弹打出去之后,撂倒了十几具干尸。民调局特制的子弹对付干尸,威力还真是惊人,只要打中了要害当场就彻底死亡。

有一具干尸被孙胖子的子弹击中后,没有打在要害上,就见这具干尸肚子上的伤口,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外面扩大着,转眼之间,一个小枪眼变成了一个海碗大小的伤口。再看那具干尸,在地上哀嚎了几声就不动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