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二十八章 地宫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下了几十级楼梯,我们借着手电的光亮才慢慢看清楚,这些楼梯上竟然铺满了朱砂,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通红的血路。

没了天眼,就凭这一双肉眼,借着手电光,才能看见二三十米外的景象,同时感知危险的能力也差了很多。

杨枭走在最前面开路,米荣亨在最后压阵。说来也奇怪,同样都是被尸油淋过的,他杨枭就一点事都没有。他好像是通过另外一种方法来感知周围的危险。

楼梯能有百十来级,下来就是一条细长的走廊。我们下来后,杨枭左右看了一下,又和吴仁荻商量了几句,随后决定,继续向前走。

走了没几步,孙胖子突然喊了一句:“你们看!墙上是什么东西!”他话还没说完,四五道手电光柱已经照在墙上。我看见两侧的墙壁上,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奇怪的雕像。

这些雕像都刻画着同一个人物,这人一身道士的打扮,虽然看上去上了年纪,不过颌下无须,面目表情透着一种狠辣的神色。

熊万毅看出了来历,说:“是鬼道教!”不过他说的自己都不敢确认,回头对着米荣亨说道:“亨少,是鬼道教吧?”

米荣亨走上前去仔细看了几眼,“是,是鬼道教的引路使者。不可能啊,鬼道教民国以前就消声灭迹了,这里又怎么和鬼道教扯上关系了?”

孙胖子听得稀罕,问道:“什么鬼道教?鬼和道还能成一教?”

熊万毅他们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杨枭,都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没人回答他,孙胖子反而越发好奇了,他向我问道:“辣子,你听说过吗?什么是鬼道教?”

鬼道教三个字我还真的在资料室里见过:“鬼道教是在清朝晚期突然兴起的宗教,它兴起的时间极短,资料记载也就是三十多年。鬼道教和正统的宗教不同,鬼道教不敬三清,只敬鬼神,所以鬼道教又叫做拜鬼教。在现在来说就是正经的邪教了。”

我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猛地想起来资料里记载鬼道教是以纵神弄鬼出名的,光绪年间就有鬼道教人抽人魂魄、以鬼物操纵他人生死的事件。这不就是我们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干的事儿吗?

我说了一半,孙胖子听了更难受,急道:“辣子,你继续说啊,别说一半留一半的。”

我向他使了个眼色:“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以后回民调局你自己去看嘛。”

下面太黑,孙胖子没看见我使的眼色,继续说道:“回民调局,眼前就有人知道,是吧,老杨?”

杨枭这时也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孙胖子,不过下面太暗,没有看清杨枭脸上的表情。

我在黑暗中无语了,只能用胳膊肘捅了孙胖子一下。这货反应过来了,接着上一句话最后两个字说道:“你问问西门链知不知道?”

西门链也很识相地接过话头,“我没听说过,回局里,你自己去资料室查查。”

杨枭没有言语,转过身子继续向前走。

等他走得远时,孙胖子才小声和我嘀咕道:“不能和杨枭提鬼道教?”我说道:“他自己八成就是,你还上杆子去招惹他。”孙胖子一撇嘴:“我上哪儿知道去?”

这条走廊能有三百多米,真的想不到学院的下面还有这样的地方。走到尽头是一个拱形的大门,不过这道门已经上了锁。米荣亨本来想直接把门踹开,还没等动手,孙胖子拦住了亨少,“这个你是外行,我来。”

孙胖子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根铁丝,他用手电照着,看了看里面的锁眼,之后将铁丝来回扭了几下,找好了角度,便将铁丝捅了进去。他上下左右扭动着铁丝,不到一分钟,就听见嘎巴一声,门锁被孙胖子打开了。随后杨枭跟了上去。

不知道门内是什么,我们没敢怠慢,熊万毅和孙胖子他们已经将甩棍抽了出来,我也拔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回头看吴仁荻时,他手里已经握住一把短剑,和三叔给我的那把一模一样。

杨枭将大门推开一道缝,向里面偷看了几眼。随后他掏出了一个小酒盅,正是刚才装了邵一一喷出来那股黑气的那个小酒盅。

杨枭嘴中念念有词,手上有规律地晃动着酒盅,就见那股黑气缓缓地从酒盅里飘了出来,先是围着杨枭转了一圈,之后顺着门缝,飘进了大门里。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那股黑气又慢慢地飘了回来,重新回到了杨枭拿着的酒盅里。

杨枭也不说话,借着手电的亮光向我们几个人做了一个跟上的手势,随后一推门,自己闪身进了门里。吴仁荻略等了一下,同样也不说话,跟进了门内。

看他们进去没有什么动静,我们几个才陆续进到了门内。

门里面的景象吓了我一跳,这里面竟是一个大殿,供奉着上百尊神像。这些神像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学院之前是干什么的?怎么地下面还有这样的地方?”孙胖子看着神像说道,“这些神像非佛非道的,也不知道供的是哪路菩萨。”

“这就是鬼道教的满天神佛。”说话的是杨枭,他正对着一尊最大的神像发呆。

这些就是鬼道教的神仙?借着手电的光亮,我把这些神像看了个大概。雕刻这些神像的工匠也算是能工巧匠了,把一个个神仙雕刻得栩栩如生。

说是神仙,除了外面几个长相凶恶之外,其余大都还是一副平常老百姓的面孔,最离谱的是其中有几个推小车和挑扁担的。总之士农工商,什么都有。做鬼道教的神仙,门槛也太低了点,这些神仙司的什么职?是菜市场的正神?

当我看到最后一个,也就是杨枭正对着发呆的那个神像时,神像的容貌吓了我一跳。这个神仙看上去二十多岁,一张娃娃脸,脸上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笑容。真正和正在与他打对脸的杨枭一模一样。

不光是我,还有好几个手电的光柱照在“杨枭”雕像的脸上,孙胖子他们也看出杨枭和那尊雕像的关联。只有旁边的吴仁荻好像没看出来,他的心思全在邵一一的身上,怕她刚淋了大雨,再冻着。吴仁荻已经脱下了外衣,披在邵一一的身上。

终于,杨枭的注意力转了回来。这次的走神儿也有点好处,他让杨同学好像想起了什么。

“主任,”杨枭回头向着吴仁荻喊了一声,“按着鬼道教的规矩,再往前走就是身后路了,走不走?”

“不用问我,现在你做主。”吴仁荻淡淡地对杨枭说道,“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走。”

杨枭点点头,也不理会我们几个,一转身,进了雕像群里,三拐两拐地走到了墙边。我们跟在他的身后,就看见杨枭伸手在墙壁上摸索起来。没一会儿,他好像找到了机关,伸出几个指头,悄无声息地插进了墙壁里。

我觉得他这个动作眼熟,等看见孙胖子也在皱着眉头盯着杨枭时,我才一下子想起来,几个月前,我和孙胖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在水帘洞里,我也做过和杨枭一样的动作,只不过那时我有天眼,还能看见墙壁上那张煞白的人脸。

杨枭的手指插进墙壁的那一刻起,那面墙就起了变化,整个墙壁开始缓缓下沉。

孙胖子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这一招是学云南水帘洞的吧?”

我点点头,同样小声说道:“大圣,小心点,不是杨枭和鬼道教有关系,就是鬼道教和水帘洞里的活尸有关系。”

说话的时候,那面墙已经下沉到底,露出墙后面的景色。

和水帘洞那时不一样,这面墙落下后,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什么大殿,而是一条阴森森的甬路。这就是杨枭刚才嘴里的“身后路”吧。

没想到看见了甬路,杨枭的脸色反而难看了,吴仁荻也皱起了眉头。他俩都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阵甬路,又很有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

除了他俩,我们这些人里面,对鬼道教了解最多的就算米荣亨了。看见墙后面这条甬路,亨少几乎脱口而出,“不是身后路!”

米荣亨这话一出口,我们几个的目光都盯上了他。孙胖子说道:“亨少,你说明白点,什么身前身后路的?”

米荣亨看了一眼杨枭,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才说道:“鬼道教的身后路,是善恶两条路。鬼道教的规矩,说是留给死人走的,必须两人以上分开走,否则都走不到尽头。积德的人走善路,败德的人走恶路,不过目的地都是一个地方。现在只有一条路,就不是身后路了。”

米荣亨说话的时候,熊万毅和西门链两个人拿着手电对着甬路一阵乱照。甬路的距离不短,不过西门链的眼神好,他看出了一些门道,“里面有岔路,好像分道了。”

杨枭好像也看出了甬路里面的变化,他并不着急进去,看了我们一眼,说道:“我们分一下组。八个人分四组。”

米荣亨愣了一下,“身后路就两条,我们分四组干吗?”

杨枭看着甬路漆黑的尽头,喘了口粗气,说道:“进去就知道了,我……”他看了看周围这些人,心里盘算了一下说,“吴主任和邵一一……”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吴仁荻打断了,“你和邵一一一组,我和沈辣,剩下的人自由搭伙。”

嗯?他什么意思?把邵一一托付给杨枭我能理解,不过主动拉我和他一组是什么意思?这完全不像是吴仁荻的风格。不明白归不明白,吴仁荻说出口了,就只能照做。

就这样,剩下的四个人,孙胖子和熊万毅一组,西门链和米荣亨一组。

走进甬路之前,吴仁荻向邵一一低声嘱咐了几句。

自打进到地洞之后,邵一一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刚下来的时候,她也有些紧张害怕,但是和她的同龄人相比,邵一一已经算是相当冷静的了。她对吴仁荻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经开始有些依赖他了。刚才分组最不满意的就是邵一一同学了,吴仁荻低声和她说了几句话,邵一一才勉强同意跟了杨枭一组。

进了甬路一直向前走,等走到尽头时,才明白为什么杨枭给我们分了四组。甬路的尽头竟然出现了四个分叉路口。

“老杨,不是说身后路只有善恶两条路吗?现在这四条路算什么?善善恶恶路?”孙胖子是民调局里少有的几个不太把杨枭当回事的人(他吃准了有吴仁荻在,杨枭不敢把他怎么样)。

杨枭根本没搭理孙胖子,倒是米荣亨替他解释道:“有人重新设计了身后路,这不是鬼道教的路子。”

杨枭在四个岔路口都转了一圈,然后又掏出了那个小酒盅,让酒盅里的黑气在四个岔路里都转了一圈。这四趟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

“里面没什么大事。”说着,杨枭从怀里取出三根香,分别给了我们这三组人,又说道,“点上香进去,香只能烧半个小时,不过半个小时足够你们过去的。出去之后,千万不要乱走,我会去接你们。”

杨枭嘱咐完之后,带着邵一一进了左边第一个岔路。邵一一进去之前,还依依不舍地看了吴仁荻一眼。

米荣亨和西门链点上香,进了杨枭旁边的岔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