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二十章 升级版2.0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哼!”萧和尚冷笑了一声,“郝文明嘛,当初跟在高胖子屁股后面的小跟班,一张嘴就是不是我说,不是我说的。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他的骨头。”

“那你还装作不认识他,老萧,你这样不行,不能倚老卖老。”孙胖子嬉皮笑脸地说道。

“这算是轻的,高胖子的身边能有好人?”萧和尚有点愤愤地说道。

“算了算了,”我怕萧和尚在大门口就开始数落高亮,赶紧转移了话题,“先办正事。这么多的东西,先找个地方放起来。”

“都准备好了。”孙胖子接话道,“昨晚我就和欧阳偏左联系了,他在地下二层给我们空出来一个仓库先把东西放里面。后面我马上就找买家,希望能尽快出手。”

“真的要卖?都是国宝级的,不打算留几件?”我看着那几大箱子的东西,觉得有点可惜了。我想,挑几件存着,以后我们老沈家也就有传家宝了。

“这东西留手里没好处。”这次,孙胖子和萧和尚的意见出奇的一致,都决定要尽快处理掉这些宝贝。孙胖子说道:“辣子,留着风险太大,你也说了都是国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马啸林家里那俩贼就是个好例子。整天守着这些东西,不神经病了才怪。”

萧和尚也点头附和道:“嗯,早点处理了吧。早处理早了心思。”

将马啸林的藏品放进地下二层的仓库之后,萧和尚没事干,就守在仓库里清点这次香港之行的收成。

我和孙胖子去一室待了一会儿,一直等到郝文明从高亮的办公室里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询问了香港之行的细节。我和孙胖子除了最后马啸林捐给凌云观的“物资”没说之外,剩下的包括瘟神和吴仁荻的画像都和郝文明说了。

“不是我说,也不知道是说你们俩的运气好呢,还是差。进了民调局也没几天,就能见着瘟神了。就算是个偏神,可好歹也是个神了。”郝文明说着,还不停地叹气,也不知道他是羡慕还是在嘲笑我们俩运气差。

“郝头,不是我说,你要是真羡慕,就去找六室的吴主任,他好像能达成你的这个愿望。”孙胖子打着哈哈说道。

“孙胖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没事别学我说话!”郝文明好像有点急了。不过我在一旁能看出来,他其实是找不着话来反驳孙胖子。

一提到吴仁荻,郝文明当时就没了脾气。想争辩几句又不想提到吴仁荻,郝主任顿时就有熄火的打算了。我看着他有些好笑,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在民调局里,吴仁荻好像没什么朋友,能说得上话的,似乎就只有局长高胖子一个人了。

“孙胖子,我就发现和你说不到一块去。算了,不和你们唠了。不是我说,反正也没什么事,你们俩也不用在这儿耗点儿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要是有时间,记得去找财务,把建设基金交了,别忘了啊。”我开始怀疑刚才高亮把郝文明叫过去,就是要他提醒我们这件事的。

我们俩刚出了一室,孙胖子就打上了电话。小一百个电话打出去后,没想到马上就有了消息,朋友托朋友还真找到了渠道,能把这批宝贝出手了。

“大圣,有谱吗?别再让人骗了。”我感觉还是有点玄,这么一会儿就能找到买家,好像有点不太靠谱。

孙胖子向我撇了撇嘴,“辣子,不是我说,能骗得了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说:“我和你一块去。”

“算了吧,不是我说你,辣子,开枪动刀子你行,不过要论起做买卖,你就差得太远了。”

我等到孙胖子说完,才说道:“要不,你带上萧和尚?”

孙胖子倒是没有反对,萧和尚也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同意了。在类似这种事情上,他们两人的触觉和意识是惊人的相像。

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孙胖子联系了买家,约定了第二天看货。如果那批“东西”没有问题,对方会在一个礼拜之内把钱付清。

本来我是想跟着去看看的,无奈他俩死活不同意我去,说什么人多了反而容易出事,这样的事他们两个人去正好。

第二天一大清早,孙胖子和萧和尚就带着全部的古玩字画(这个路数我看不明白,那俩货解释是避免夜长梦多,一次性解决能少好多的麻烦),去了约定好的地方。一直到了晚饭也不见他们俩回来。开始我还往好的地方想,都是国宝级的文物,就是挨个验明正身也要好一阵。不过,几个小时后,我才明白过来,我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了。

后半夜三点多,我被一阵电话声惊醒。打电话的是高局长的秘书:“二十分钟之内,到会议室报到。”他说完就挂了,都没容我问开的是什么会?

在我穿衣服的时候,破军也打了电话,向我询问开会的事。他也是一头雾水,据他说,除非有什么重大的突发事件,否则很少会有后半夜开大会的时候。

看来真是出了大事了。当我和破军急急忙忙跑到会议室的时候(在大门后遇到的),才发现会议室里几乎没有外人,除了郝文明外,也就是高亮高局长坐在主持位子上。下面站着两个人,是孙胖子和萧和尚。

嗯?孙胖子和萧和尚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知道先去找我,怎么说我也算是香港之行的股东之一吧?不过看他俩的表情真不像是刚刚赚了大钱:孙胖子双手插兜,正斜着眼瞅着地面运气;萧和尚则是抱着肩膀,翻着眼皮望天。他两人一副天聋地哑、天残地缺的pose样。

“人到齐了,郝主任,你来说吧。”说话的是高胖子,从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倒是郝文明,他的表情就有点意思了。郝主任绷着脸,上门牙咬着下嘴唇,下巴有些轻微的颤抖。一副拼命忍住了,没有笑出声的样子。

“咳!昨晚十二点,首都公安局联系到了高局长,说在他们刚刚破获的特大文物走私案中,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据这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俩是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调查员和顾问……”

孙胖子还好,他还在盯着地面,就像没有听见郝文明的话一样。不过他身边的那位就不干了,只见萧和尚猛地转过身来,倚老卖老,对着郝文明说道:“郝文明,你会说话吗?什么叫犯罪嫌疑人?你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全家都是犯罪嫌疑人!”

“萧顾问,您先别激动,不是我说,我只是实话实说。公安局里就是那么说的。”郝文明一脸无辜地看着萧和尚,看得出来,郝主任不敢得罪萧和尚,而且还被他吃得死死的。单从语气上来讲,两个人的位置已经彻底颠倒了。

萧和尚还想对着郝文明说点什么(我看他是想把火撒到郝文明的身上),被高局长及时拦住了,“和尚,郝主任说错了吗?要不是我在公安部里还有点面子,你和孙德胜就要在拘留所里待一阵子了。你们知不知道贩卖国家级文物要判多少年?你现在快七十了,是不是想之后的日子都在监狱里面过?你的问题你自己好好想想。”说着,高亮又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德胜,现在说说你的问题,你自己说。”

孙胖子的手还是插在兜里,低着头说道:“我错了!我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是我平时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所致。犯下这样的错误……”这几句疑似检查的话在孙胖子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在念经,一样的语速从头说到尾,没有任何声调、停顿和感情。

“行了,孙德胜你住口吧。”高亮听得眉头直皱,孙胖子和我是被他亲自招到民调局的,孙胖子什么背景,高局长自然了解得清楚。这胖子以前在缉毒处就是有名的刺头(不知道这和后来他被派去做无间道有没有关系),已经把检查做成了公式化。一般批评性的大小会议,孙胖子早就免疫了。

“你们俩说说那些古玩字画是从哪儿来的?”高亮改变了策略,把大方向转到了那些珍宝上面。

“捡的。”“祖上遗留的。”孙胖子和萧和尚给了两个答案。他俩互相扫了一眼对方,给了升级版的2.0答案。孙胖子边说边解释道:“那些东西是我祖宗一辈一辈流传下来的,后来弄丢了。”萧和尚接口道:“被我无意中捡到了。”

高胖子眼角肌肉不停地在抽搐,“你们俩给我差不多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孙胖子托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他上一个工作的同行——公安部的无间道,本来以孙胖子的眼力,是完全能够看破他的身份的。不过俗话说得好,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眼看就要到手一大笔钱(钱多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孙胖子一直处于马上要做有钱人的兴奋中,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

当那些古玩字画刚刚审验了两件的时候,警察请来作鉴定的古文物专家就给了暗号了。外面埋伏的警察冲了进来,十几把手枪的枪口顶在孙胖子和萧和尚两人的脑门上。

把孙胖子和萧和尚带到公安局,有关专家清理了“犯罪证据”后,所有人都震惊了,几乎每一件都是国家级的文物,而且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记录在案的贼赃。这已经能进建国后十大文物走私案的条件了。这两个是什么人?老的小的都是一副滑头的样子。不会是传说中盗墓界的吴老三和他侄子吧?

由于案件性质太恶劣,在审讯时,审讯警察上了点手段,由于萧和尚上了年纪,就主要用在了孙胖子的身上。

还没使上正经手段,也就是刚吓唬了几句,孙胖子不肯吃眼前亏,把民调局局长搬了出来。

当高亮赶到的时候,这一老一少正被手铐铐在暖气上。孙胖子还在嚷嚷:“同志们,误会了,我是自己人,我以前是部里缉毒处的,打听一下孙胖子,缉毒处的人都知道。现在和你们也不远,倒退几十年,也是公安部属下的。咱们是一家人。”

看见孙胖子和萧和尚这副样子,高局长生气归生气,但是他俩终归是自己的手下,更何况他和萧和尚几十年的关系,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想办法把他俩捞出去。

还好,公安局局长对民调局有些耳闻,虽然没有和高亮打过交道,但是也不想让高局长下不来台。干警察的,谁还没遇见点什么邪事儿?谁敢保证以后不麻烦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

不过就这样,公安局局长也不相信高局长所说的:孙德胜同志和萧和尚同志是在用这些古董作饵,想把一个特大的走私文物团伙挖出来的说法。

最后高局长也是没有办法,大半夜的打了公安部部长的电话,说了一通之后,部长极不情愿地命令公安局局长放人(而且还不能保留任何记录)。说句题外话,电视台收到了风声,来采访这次特大文物走私案,结果孙胖子和萧和尚已经跟着高局长走了。无奈之下,公安局派了两个警察,换了便衣,带着头套冒充孙胖子和萧和尚这两个犯罪嫌疑人……

这次的会议糊里糊涂地结束了。孙胖子和萧和尚内部记大过一次,不通告,不进记录。我就不明白了,这也叫惩罚?

从会议室出来,孙胖子和萧和尚都变了模样。除了脸上都浮现出疲惫的神色之外,两人还流露出一种愤恨的表情。

萧和尚瞪着眼说道:“到底还是被马啸林占了便宜!死到临头了,还有这个算计,还算得这么精。老小子还真是舍命不舍财。”

和萧和尚比起来,孙胖子就是行动派了。他冷哼了一声,说道:“马啸林明知道他的收藏都是贼藏,还敢送我们,他这是要疯啊?不成,我要在回一趟香港。他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就把他的苦胆掐出来。”

看着他俩义愤填膺的样子,我在旁边打起了圆场,“算了吧,老萧,大圣。那些东西也不能算是马啸林主动给的,最多也算是被动的。再说了,是不是赃物,他一个香港人也说不清楚。”

孙胖子和萧和尚听了都不做声,过了一会儿,萧和尚才说道:“小辣子,就这么算了?里面可还有你的三分之一呢。”

我看着孙胖子说道:“不算了,你们还真的去香港找马啸林?就这样吧,财不入急门,钱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挣。”

“那是你们俩,”萧和尚也说道,“我呢,我还能活几天?不得存一点养老钱,以后老得走不动了怎么办?”

我笑了一声说道:“老萧,你影视公司里不是还有一口袋金元宝吗?够你下半辈子活了。”萧和尚看了我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我没有听清楚。不过看样子,他也是自认活该倒霉了。

共一条评论

  1. 瓶仔说道:

    吴老三和他侄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