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七章 玉塞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钢丝?”孙胖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辣子,这个你就是外行了,越是高精尖的东西越容易有破绽。你刚才说的那种保险箱,破解的原理很简单,只要切断它的识别电路,再重新输入程序,谁的指纹和瞳孔伸进去都能识别。这个家伙就不同了。”

孙胖子指着后面的保险箱继续说道:“它看上去简单,但是想通过非正常渠道打开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它的转码锁里面加了一层内部静音装置,在外部就算使用专业的声音放大仪器,都听不见里面转码锁运行的声音。一些技术性的盗贼基本就卡在这儿了。

“再有就是它的十二重正反压力锁,里面都是带回路压力的。不管是铁丝钢丝,还是专业的撬锁工具,只要不是对应的钥匙捅进去,里面的压力会把它当场绞断。还有,钥匙孔的上端还有十毫升的液态铅液,当时就会流进钥匙口里,半分钟内凝固,将钥匙孔堵住。到时再想开锁,就只能请这个保险箱工厂的专业技术人员了。”

我和萧和尚听了直咋舌,那个管家倒是不言不语的,只是他再看孙胖子时,表情不太自然。看得出来,他不明白孙胖子怎么会知道这种保险箱的典故。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大圣,要是万一马啸林把保险箱的密码忘了呢?”

孙胖子的眉毛跳动了一下,露出一种贼兮兮的笑容,“那他就准备破点小财吧。三次转动密码错误,里面的密码设置会自动打乱。再想打开,就只能等厂家来人了,他们一次维修的费用也不太贵,七万五,是美金啊!”

萧和尚瞧着保险箱愣了半天后,这才看了一眼管家问:“马老板什么时候能回来?”

管家无奈地摊开双手,“那要问警局的sir什么时候放人了。”他的话刚刚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卧室外面响起,“已经放啦!”

说话的正是马啸林马老板。他去警局也就是做份笔录,证实事发的时候,他不在现场还在飞机上。事情很简单,也不用牵扯到法律细节,马啸林连他的律师都没有惊动,录完笔录之后,马上就飞车回来。

看见老板回来,管家抢先几步走到了马啸林的身后,接过了马老板的外衣。随后他也不说话,就站在一旁,等候着老板的吩咐。

在自己的家门口差点惹上官司,马啸林的心情也不是太好。他一脸的倦容,对我们说道:“三位,则里不系讲话的地方,偶们去客厅坐坐啦。”

萧和尚看着他说道:“聊天不着急。马老板,刚才我们几个转了一圈,把刚才死人的现场和你说过见过鬼的卧室,我们都看了一遍,不过没发现有不对的地方。”

听萧和尚说到这儿,马啸林的脸上露出一种沮丧的神情。他喘了一口粗气后说道:“大师,梨们也看不出来,偶……”

没等他说完,萧和尚很是无奈地说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他指了指墙上已经露出来的保险箱,“马老板,介不介意把这个保险箱打开让我看看?你放心,我就是看两眼。”

马啸林没有说话,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管家急忙把头低下,不敢和老板有眼神接触。

马啸林强笑了一声,“立面就系一些文件啦,没什么好看的。”

孙胖子也凑了过去,“老马,你里面放着什么东西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你能不能平安地活到年末,可能就和里面的东西有关了。”

马啸林看着保险箱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孙生,梨地意思系,害偶的东西就在夹万里面?”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孙胖子说起两头话,“看一眼就什么都知道了,你要是害怕就把钥匙拿出来,我……们合殇大师亲自开。”萧和尚在一旁气得直瞪孙胖子。

马啸林犹豫了半天说道:“我……也莫钥匙啦!”

“嗯?马老板你是什么意思?不是以为我们看上里面的东西了吧?”孙胖子的脸色有点变了,他以为马啸林是怕我们几个看见里面的东西会眼红。

萧和尚倒是不言不语,他已经开始准备往外走了。事主不合作的话,他给的定金也不用退了。而且,定金不是酬金,还不用拿出一半给民调局。我们充其量就是赔了三张飞回去的飞机票。

“孙生,梨误会啦。”马啸林连连解释。两年前,他也是浪催的,带着一群小模特去游船河,当时马啸林在船上喝高了,不小心把保险箱的钥匙掉进了大海里。无奈之下,马老板向保险箱公司作了申报。一天之后,德国工厂的工程师到了,收了马老板五十万港币之后,才打开了保险箱。这才是刚刚开始,如果要再配一把钥匙,会对保险箱的内部构造产生很大的改动,所产生的费用不会低于八十万港币。

马老板当场就回绝了工程师有关配钥匙的建议。如果钥匙再丢了怎么办?还要一百三十万?保险箱没有钥匙呢?偶可以不锁嘛。就这样,马啸林在自己的卧室里唱了两年多的空城计,就连管家都不知道,油画背后的保险箱这两年来,就压根没锁过。

“孙生,梨要系不相信,可以系系,随便扭一下把手,就能打开夹万啦!”马啸林本来想自己打开保险箱,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过去。

孙胖子有点半信半疑,他似乎不相信马啸林的胆子能那么大。他上前扭动了一下把手,保险箱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还真的没有锁。

保险箱里面分四层,最上面那层摆放着大大小小几个布袋,上一次卖给马啸林的夜明珠也混在里面。下面四层都是各式各样的文件,最下面那摞文件上有一个金镶玉的小摆件压在上面,看样子好像是当成镇纸用的。

“吱吱!”孙胖子口袋里的财鼠又把小脑袋露了出来,冲着那块金香玉的摆件一个劲地龇牙。要是没有孙胖子挡着,我相信财鼠已经跳进保险箱,捧着那块金镶玉来回打滚了。

我们三个都没有动手,只是在保险箱里看了几遍,还是看不出来什么毛病。

“辣子,有点不对啊!”说话的是孙胖子。他口袋里的财鼠突然变了脸,趴在孙胖子的口袋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这个小东西竟然发出轻微的抖动。

“咦?它看见什么了?”我又看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不会是那个金镶玉的摆件吧?我伸手将这个摆件拿了起来,马啸林没有在意,他是拿这个摆件当作镇纸来用的。

萧和尚喊了一句:“小辣子,别用手拿,那个是玉塞!”

“玉……塞!”我把金镶玉的摆件扔回了保险箱里,心里一阵恶心。

玉塞这个词我还是进了民调局之后才知道的。玉塞兴于汉代,又叫九窍玉,是用来封住死人九窍的(眼睛、鼻孔、耳孔、嘴巴、生殖器和肛门……好像现在叫菊花了),一般是位极人臣的达官贵人死后的特权之一,品级不够的小吏死后如果擅自使用都属于逾制。

古代道家有一种说法:金玉在九空与,则死人为之不朽。这同玉衣能使尸体不朽的说法是一致的。中国古代对玉有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拜,总认为玉能使活人平安,使死人不朽。

我刚拿的那一块金镶玉的大小形状就跟筷子一样,从形状上看有棱有角的并不像是玉塞,不过要是真被萧和尚说中了,那块金镶玉的长度和粗细就只能封塞生殖器和肛门了。趁马啸林和他的管家不注意,我在他的床罩上使劲擦了擦手。

马啸林过去拿起了那条金镶玉,又看了看,“玉塞?不可能啦,大师,偶也玩过几天古董啦,什么系玉塞,偶还系分得出来的啦。”

“分得出来?”萧和尚冷笑了一声,“那你说说,这个不是玉塞,那是什么?”

马啸林一时有些语塞,他当初就是看不出来这条金镶玉是什么,又觉得它的材质和造型都不错,才拿它当镇纸来用的。不过也就用了几年,一直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就连这次出事,他都没有往金镶玉那方面想。

“不会真系……玉塞吧?”马啸林也有点拿不准了。

“还不是一般的玉塞。”萧和尚回头对我说道:“小辣子,教你们一手——给我一颗子弹。”

“你要子弹干吗?”我不明白他要干吗,但还是从备用弹夹上卸了一颗子弹递给他。

“梨们还有……枪?”马啸林的笑容有点僵硬了。孙胖子笑嘻嘻地说道:“放心,不是对付你的,要是想绑你,早就撕票了。”

萧和尚向管家要了纸巾,隔着纸巾拿起了那条玉塞,放在茶几上,说:“看着,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说完,将子弹的弹头慢慢向玉塞靠近。

子弹和玉塞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有不到十公分的时候,玉塞开始慢慢地动了起来。子弹靠得越近,玉塞抖动得越厉害。在距离五公分左右的时候,玉塞突然原地转了起来,还转得飞快,就像通了电一样。

这样还不算完,从玉塞的位置还发出了一阵尖厉的声音,听着就像一个女人受了极大的刺激,正在放声悲鸣。

马啸林本来站在旁边,听到这声音,吓得跳起来,“就系则个声音!偶见鬼那晚听到的就系则个声音!”

萧和尚冷冷地看着还在旋转的玉塞,完全看不见他平时老不正经的样子。他将子弹拿开,玉塞才慢慢地停止了转动。

“老萧……大师,这个玉塞到底是什么来头?”孙胖子盯着玉塞,刚才玉塞在转圈的时候,孙胖子就退了几步,现在玉塞停止了转动,那种惨叫声也听不到了,他才重新走过来。

萧和尚把子弹还给了我,“这个玉塞除了是九窍玉之外,应该还是一种容器。”

孙胖子的表情有些异样,“你是说这个东西除了可以塞在屁……菊……肛门之外,里面还能装什么东西?”

萧和尚用纸巾垫着,拿起了玉塞迎着卧室里的灯光看了一阵后,向马啸林说道:“马老板,这上面应该还画着一些图案的,现在怎么看不见了?”

“系啦系啦,系有一些图案的啦。大师,梨不讲,偶还没有注意到,那些图案哪儿去啦?”马啸林也挠头。

对于这个答案,萧和尚好像并不意外。他想了一下,放下了玉塞,又走到保险箱的前面,重新在里面看了一圈,“嗯?这是什么?马老板,你这里还真有好货。”他说着从保险箱里拿出了一颗夜明珠,也就是我和孙胖子以白菜帮子的价钱卖给他的夜明珠中的一颗。

萧和尚又说道:“还真是夜明珠,你还不止一颗,马老板,这三颗珠子你是花了血本吧?”他说话的时候,我和孙胖子的脸色铁青,正有意无意地看着马啸林。马老板一脸的尴尬,“都系朋友,给面纸,也没有多少钱的啦。”

虽然知道是卖得太贱了,但是我还是有点好奇,想知道这三颗珠子到底能值多少钱,“老萧……大师,这三颗夜明珠,到底值多少钱?八百万是不是少了点?”

“你当是卖白菜呢?这种品相的夜明珠,全世界加一起,也不过二十颗。”萧和尚很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别看这么多年我一直隐在山沟里,可这东西的行情瞒不了我。马老板的进货价最少也是一颗一亿……”一颗一亿?三颗就是……奸商,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想拔枪,直接把马啸林爆头的冲动。

孙胖子在一旁说道:“辣子,我怎么突然间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还越来越痛?”

马啸林在一边干笑道:“卖珠纸的人都系朋友啦,偶买的价钱系便宜了一点,不过以后会报答他们的啦。”

孙胖子咬着牙说道:“说到做到啊!”萧和尚有点摸不着头了,“管你们什么事?”他突然想到了我们一起和马啸林见面的场景,我和孙胖子明显以前就认识马啸林。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孙胖子,疑惑道:“八百万……那个冤大头不会是你们俩吧?”

“那个系情以后再说啦。”马啸林开始转移话题,“先把偶的系情搞定,别的系情还可以商量啦。”

“老萧,你先说说玉塞的事吧。”孙胖子一反常态,没有继续纠缠,向萧和尚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