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二章 谜(一)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醒醒,起来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面前是一个光秃秃的大脑袋。这是谁?看着怎么这么眼熟?“你这是什么眼神?三达,你不是睡蒙了吧?里边有水,先去洗把脸。”

三达?他叫我三达?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晃了晃脑袋,努力回忆了一下,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先顾眼前吧,这里是哪儿?我环视了一圈周围。这里是个山洞,刚才叫我“三达”的那个光头正在洞口,他正蹲在地面上,拔掉插在地上的几面旗子。山洞里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他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他仰着头,正对着山洞墙壁上的几组图画发呆。

墙壁上画的是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画得谈不上多精细,也就是比小孩子的涂鸦要好一点。

我感觉脑子里塞进了一块棉花,还是想不起来我是谁,这是哪里?这种感觉让我的心里直发慌,“你们……是谁?我……是谁?”

我说的声音并不大,不过足够让那两个人听到。光头和山洞里面的人都回头看向我。

我这才看清,山洞里面的是个胖子,和光头差不多的年纪,一双小眼睛透着精光。不过看起来,我和光头的关系明显要好过和胖子的关系。光头收好了旗子,直接走了过来,“三达,你没事吧?嗯?刚才我还没注意到,你的脸色怎么死灰死灰的?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衣服都湿透了。”

我迷茫地瞪着眼睛,还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不过,内心深处还是有种感觉,这个光头和我关系很好,就像亲兄弟一样。

至于里面的那个胖子,我的感觉正好相反。他就像我心中的一根刺,我想拔了这根刺,却又无能为力。

光头摸了摸我的额头直皱眉,回头对着胖子喊道:“高亮,三达发烧了,滚烫滚烫的。看样子是烧糊涂了,怎么办?用不用送他下山?反正大个他们差不多也快要上来了,咱们提前下去吧。”

那个叫高亮的胖子听了也是眉头紧锁,过来也摸了摸我的额头。他眯缝着小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不行,赤霄就在这附近,说出来就出来。这次它要是跑了,再想找到它还不知道是哪个猴年马月。”

光头有点急了,“那怎么办?现在三达已经烧得说胡话了。治得晚了,就算能保得住命,也要烧傻了。他是我兄弟,什么赤霄不赤霄的,老子顾不上了,救人要紧!”说着背起我就要向洞外走去。

“你等等!”高亮拦住了光头,“你出去遇到赤霄就是个死,一死就是一双。和尚,你是想救肖三达还是想害肖三达?”

听见高亮这么一说,光头顿时就蔫了。他眼巴巴地看着高亮,“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看着三达死在我们面前吧。”

高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在洞里看着,我把肖三达送下去。”

和尚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你和我不都一样吗?”高亮看了他一眼,“我和你真的不一样。”说着,把我从和尚的背上移到了他的背上。

“我出去之后就把洞口封上,记住,除非是看见大个他们过来,否则,就算是这个洞塌下来,你都不能出去,死,只能死在洞里。”最后一句话,高亮是一字一句说的,光是听着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和和尚交代完毕之后,高亮背上我出了洞口。外面是一片原始森林,他背着我一直向山下走去。我的脑袋被山风一吹,清醒了一点,但还是昏昏沉沉的,依旧想不起来我到底是谁。

我趴在高亮的后背上问道:“我到底是谁?你呢?那个光头又是谁?”高亮开始并不打算回答我的话,被我问得急了,才回了一句,“你是大傻蛋,光头是你爸爸,我是你爷爷。”

虽然我还是晕晕的,可还是听出了他的奚落,“我是你大……回去!快点,光头出事了。”我的心里突然一阵紧张,脑海里首先出现的是刚才的光头,不觉大声说。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出事了。

“你说什么胡话,和尚那边出事,你能知道?你有千里眼?”高亮完全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

我这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差亲眼看见和尚倒在血泊之中了,当下,也不管不顾了,猛地从高亮的后背翻了下来。我的劲儿是大了点,还把高亮闪了个跟头。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转头就向着山洞方向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高亮有点急了,“你活够了?赤霄就在附近,你想……”高亮只说了一半,他的脸色就变了。周围的气压在瞬间降了下来,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不过这个低气压的中心并不在我们这儿,看情形是在刚才出来的山洞附近。

“妈的!肖三达,看来真让你猜中了。”高亮从腰上抽出来一把五四手枪,拉了套筒,回头对我说道,“你在这儿待着,赤霄的目标是萧和尚,它不会过来的。你看见大个他们,告诉山洞的位置,让他们赶快过来。”

说完,高亮向着山洞的方向飞奔过去。看着他胖胖的样子在树林间穿梭,我一点都没觉得好笑,心里发慌的感觉没有一点缓解,还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个感觉实在太难受了,看来高亮就算赶过去,八成也是垫背了。我坐在地上,竟然有了一种等死的绝望。

不能等在这里,我的后腰皮带上一直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只是我一直没有顾得上,现在掏出来,是和高亮手里拿着的同样一个型号的五四手枪。手里有了家伙,我的心才稍稍安慰了一点。打开了保险,我才开始跌跌撞撞地也向着山洞的位置走去。

已经远远地能看见山洞了,我没看见高亮的身影,八成他已经进了山洞。里面没什么动静,那个什么赤霄还没过来?

我正想进去的时候,山洞里面砰砰传来了几声枪响。我心中一沉,洞里到底还是出事了。要是在洞外,还有活命的机会,可是在山洞里,空间太过狭小,高亮和光头能出来的可能几乎等于零。

可奇怪的是几声枪声响后,山洞里就死一般的寂静。既没有惊呼惨叫之声,也没有再听见别的什么声音。

又过了几分钟,山洞里还是悄无声息的,我沉不住气了,那个胖子高亮我无所谓,死就死了,可是和尚是死不得的。我开始有了一点模糊的记忆片段。我好像没什么朋友,要是和尚也归了天,我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不管怎么样,进去看一眼吧。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山洞附近,藏在一棵大树的后面,探着头向洞内望去。只见有一个从头上到脚下,浑身通红的“人”站在山洞里。比我想象的场景要好一点,高亮和光头和尚还没出事,正和那个“红人”僵持着。

“红人”站在洞里的外围,好像有一道无形的玻璃墙挡在它的身前。它正在来回地磨叽着,就是没有办法向前再走一步。

红人进不来,可里面的那两位也强不了多少。和尚正在手忙脚乱地变换着插在地上的那几面小旗的位置,高亮一脸的肃然,手握着手枪正向红人身上瞄准。

看他的意思,和尚坚持不了多久,要是一有纰漏,红人破了禁制,闯了进来,高亮就立马开枪。

我看了没一会儿就出事了。和尚手上的小旗子在变换位置的过程中停顿了一下,外面的禁制就有了纰漏。外面的红人一声嚎叫,突破了那道看不见的玻璃墙,向着里面两人冲过去。

几乎在和尚摆错旗的同时,高亮的枪又响了。他的目标就是红人的双眼。高胖子的枪法不弱,可惜那个红人的眼皮已经闭上,也不知道他的眼皮是怎么长的,四五发子弹即使把他打得后退了几步,却没伤他一分一毫。红人退到了山洞的外围,和尚有了时间,变换了几面旗子,那堵看不见的墙又重新出现在红人的面前。

他们俩是在饮鸩止渴。高亮的子弹总有打完的时候,再有类似几次像刚才的状况发生,那他俩离死就不远了。

红人好像也看出了这点,它来回转圈,就等着高亮子弹打完,它好冲进去了却两人的残生。这时,高亮看见了我,就像看见了救星。他没敢出声,只是眼睛不再死盯着红人,而是时不时瞟几眼门口他放着的几个绿书包……

高亮向着那几个绿书包不停地挤眉弄眼,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里面有东西。要不是那个红人的眼睛还没睁开,高亮只怕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趁红人还没有睁开眼睛,我捡了一根树枝,大着胆子走到山洞口。高亮还真配合,时不时地发出点声响,扰乱红人的注意力。

我用树枝挑起了一个书包后,又慢慢地退了出去。确定了没有引起红人的注意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书包,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我靠,满满一书包的手榴弹。本来就在发烧的我,现在又是一阵眩晕。你们到底都是干什么的?已经容不得我多想了,山洞里面又是一阵枪响。高亮在里面骂道:“差不多了!我他妈的快没子弹了!”

我听出来了,他这是在催我,里面应该顶不住了。我脑子里一乱,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一咬牙,抓起一个手榴弹拧开后盖,把弦儿挂在小拇指上面,另一只手抓起装满手榴弹的书包,几步走到了山洞口。

这时的高亮已经不是刚才的样子。他脸上的汗水分成几条直线流了下来,头顶上有几绺头发直接贴在了脑门上。和尚那边更糟,他手上的旗子已经破烂不堪,看样子没有几下就能折了。

我这次的动作太大,红人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它回头看我时,我才发现它不光全身,就连两眼都是通红的。看见了我,红人好像没有太意外,反而咧嘴向我一笑。在它裂开嘴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它嘴里像珊瑚玛瑙一样的红色牙齿。

没时间来形容他的脸了。我拿着手里的手榴弹塞进了书包里,顺势向上一扯,拔掉了手榴弹的引信,将装满手榴弹的书包扔在了红人的旁边,随后,跑出了山洞。

“嘭!”的一声,装满手榴弹的书包在山洞里爆炸。我隐约听见高亮的叫声掺杂在爆炸声中:“不是这个包!”

手榴弹的威力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剧烈的爆炸将山洞口炸塌,散落的石块落在洞口,几乎将洞口埋了起来。我看着洞口开始后悔了,他们三个不会就这么并骨了吧。

“三达!”山洞里传出来一阵叫声,是和尚的声音,听着不像受伤的样子。我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去,顺着山洞外的乱石堆钻了进去。

洞里的光线不是太好,加上粉尘飞扬,我竟没有看见和尚和高亮的身影。

“这儿呢。”黑暗中有一只手向我挥了挥。随后,有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肖三达!你想把我们三个一块炸死吗?要不是和尚反应快,临时变了九牢阵,我们俩就成了你的炮灰了!”高亮向我咆哮道。他和身后的和尚都是灰头土脸的。一书包的手榴弹,他们是怎么躲过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