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六章 走魂灯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心里突然一动,说道:“这个洞里还有个出口。”

熊所长和萧老道都愣了一下,熊所长先说道:“有出口?在哪儿?”萧老道已经开始四下看了一遍。

倒是孙胖子,他看了我一眼,说道:“冰大尸跳下去的那个坑?那倒是算条路,问题是谁敢下去?”

我走到那个坑口面前说道:“刚才冰大尸跳下去的时候,我听得清楚,它是一路跑下去的,下面有条路,那条路应该是条水道。而且刚才在上面发现那个大坑的时候,满满的一坑水,一会儿工夫就没了,应该是顺着那条水道流走的。我们只要沿着水道走,应该就能走到下游的出口。”

听了我这话,孙胖子走过来,向坑里面望了几眼,“辣子,有把握吗?冰大尸可在下面等着呢。”

我说道:“照刚才的情形看,就算在下面遇到了,跑的那个也应该是它冰大尸。我打头阵,应该没问题。”

熊所长和萧和尚也走了过来。他们犹豫了一下,倒是没有反对。熊所长还和我争了一下,要第一个下去,被我这个“处长”严词拒绝了。

孙胖子在那几具死尸的身上找到了一截绳子,用绳子绑着手电在洞里转了几圈,没看见有冰大尸埋伏的迹象,我便抽出短刀,翻身跳进了洞里。下去之后,我借着天眼,在黑暗处也看得十分清楚。下面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路,周围全是水渍,和我猜想的一样,这里八成就是放走坑内积水的水道。

“下来吧,没事。”我向上喊了一嗓子。孙胖子先跳了下来,接着是萧老道,最后熊所长也跳了下来。

我带头,向着地势低的地方走去。由于还有一个潜在的危险,我们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警惕地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五分钟,前面突然有了闪烁的光亮,熊所长激动地喊了出来:“有亮儿!到出口了,我们出去了。”不过激动的只有他自己,我、孙胖子和萧老道都是一言不发,冷冷地盯着前面。

熊所长看出不对,“怎么了?你们看见什么了?”说着,他端起猎枪,却又找不到射击的目标。

我看得清楚,前面不是什么太阳的光亮,那一闪一闪的,是点燃的几盏油灯。这种鬼地方,是谁点的油灯?

油灯还不算,刚下来时还好一点,现在向油灯处走得越近,越能感到这里的墙壁四周慢慢渗出一缕缕阴气……

除了阴气之外,我再感觉不到什么东西,不敢再贸然前进。我回头看了他们仨一眼,“回头往前走吗?”孙胖子也开始犹豫起来。没想到萧老道盯着那几盏油灯的光亮,眼都直了。

萧和尚突然毫无征兆地向油灯闪烁的地方跑了过去。他奔七的人了,跑起来却异常的敏捷。经过我身边时,我竟然没有拦住他,“老萧,你要干吗?”我在他后面喊了数声,萧和尚就像没听见一样,还在向前飞奔着。

萧和尚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在后面紧跟着。跑了没多久,就看见墙壁两侧悬挂着两排油灯,越往里,油灯越密集。

终于,萧老道不跑了,他前面是一个死胡同,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油灯,把这里照得亮如白昼一般。

这一路跑的路程不短,我和熊所长还好,可孙胖子却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呼哧呼哧直喘气。“我说,老道……你这样……看见什么了,有什么话……提前说一声不行吗?”没想到萧老道根本不搭理他。

萧和尚走到尽头,用手挨个地摆弄墙上油灯的底座。我看出来点门道,问:“老萧,灯上有机关?什么样的机关?我帮你找。”说着伸手向离我最近的一盏油灯摸去。

“别动!”萧和尚突然大喝一声,把我吓了一哆嗦。“这不是普通的灯,这是走魂灯。上面点的是阴火,是给死人照亮的,你弄灭一盏灯,回不了阴界的冤鬼就会找你报复。你就别想站着走出去了。”

听了他的话,我赶紧缩回了手,看着还在寻找“机关”的萧和尚,说道:“老萧,不让我动,你在干吗?”萧和尚斜了我一眼,“你知道个屁,这个走魂阵是我们特别办首创的,这里有我的熟人来过。”

说着,萧老道在一盏油灯的灯座上找到什么东西,他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我在旁边看得清楚,是一块黄铜牌,牌子的正面刻着一组相对复杂的符咒。萧和尚对符咒不感兴趣,直接翻了过来,背面用朱砂写着一个“达”字。

看见了这个“达”字,萧和尚的手有些轻微地颤抖。他突然对着空气喊道:“三达,肖三达!是你吗?”

肖三达,之前听萧和尚说起过这个名字,还问过民调局是谁做主,是高亮还是这个“肖三达”。从时间来推算,萧老道、高亮和这个肖三达以前都应该是民调局前身——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的成员,最起码,他们三人相熟,肖三达还有和高老大争夺民调局局长的实力。

萧老道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答应,便有点索然,看着墙上的走魂灯直发呆。我和孙胖子一左一右架住了他,怕他失手打翻了墙上的走魂灯。

“算了,”萧和尚叹了口气,“看来这辈子我们是见……”他话说了一半,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冰大尸在附近,刚想有所动作,就见距离我们二十米以外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门口。

萧和尚看见入口,又来了情绪,“肖三达!是你干的吗?你是让我们进去?”萧和尚又是一通嚷嚷,还不见有什么回应。他还想继续把“肖三达”叫喊出来,被我和熊所长拦住,“老萧,你先消停一会儿,那个什么肖三达给你留门了,就是让我们进去。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一边的孙胖子也附和道:“就是。不是我说,你还指望有八抬大轿来请啊,给你指条路就算不错了,你还等什么?一会儿人家急眼了,再把路给你堵上,你就傻眼吧。”正说着,他口袋里的财鼠露出个鼠头,向着那道门内吱吱直叫显得很是兴奋。嗯?这财鼠连孙胖子都不管了,看来门内的东西比孙胖子还要吸引它的注意。

萧老道点点头,“进去吧,但愿里面还有一个老朋友在等我。”等我们走到门口,熊所长已经早一步过去了。他手里握着猎枪,正在伸脖子向门内张望。

“熊所长,”我走到他身边说道,“看见什么了吗?”

熊跋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刚才我过来时,感觉里面好像有‘人’看我。你们过来,我才没了这种感觉。”

熊所长倒是提醒了我,我在门口向里面看了几眼,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萧和尚倒是没有犹豫,第一个大踏步走了进去。我来不及多看,和孙胖子、熊跋跟在萧和尚后面。

里面还是一条路,和外面上下两条路不一样。这条路并不长,在路口进来的位置摆放了一个小小的八卦镜,和萧老道用来照冰大尸的那个镜子一模一样。萧老道看见,底气显得更足了。

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前面竟然有两个出口,我们四人都愣了一下。看刚才主动开门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们几个进来;现在又多了两个出口,照常识来看,这两个出口一个是生门,一个是死门。连个提示都没有,那个肖三达到底想我们怎么样?

直接问当事人吧。“老萧,你以前和你们那个肖三达有没有什么暗号标记什么的?”

萧和尚围着这两个出口来回走了几趟,又沉思了半晌,最后指着左面的说道:“男左女右,按肖三达的脾气,应该走这道门。”说着他就往里面走。

“你等一下,不是这道门。”孙胖子突然在门口拦住了萧和尚。

萧老道愣住了,“小胖子,你凭什么这么说?”

孙胖子给了他一个很合理的回答:“我就是觉得应该是右边的出口。”我在一旁帮腔道:“老萧,你最好信孙德胜的,他选的路从来没有错的时候。”

萧和尚对孙胖子的运气不以为然,一门心思选了左边的出口,孙胖子死活不进去。最后我们兵分两路,我和孙胖子一路,熊所长和萧和尚一路,分别走了左右两个出口。

“大圣,你这次靠谱吗?”走进去后,我看着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向孙胖子问道。

孙胖子一撇嘴,“辣子,我还有不靠谱的时候吗?”

“也就是偶尔一两次。”我笑着说道。

走了没多久,孙胖子的脸色开始变差,又过了一会儿,他捂着肚子对我说:“辣子,你等我一会儿,我方便方便。那什么,你别离太远,我自己心里没底。”

我很郁闷地等着孙胖子方便。十多分钟后,这胖货才提着裤子走出来。虽然我故意走出二十多米远,可这里毕竟是封闭的,一股氨气的味道充斥着整条路。

“大圣,你吃什么了?韭菜萝卜炒黄豆?”我捂着鼻子说道。

孙胖子觍着脸一笑,“你至于吗?再说了,咱俩吃的一样。你吃的什么,我就吃的什么。想开点,吃喝拉撒,自然规律。”

我屏住呼吸,还想和他瞎扯几句时,看见他的衣服口袋没了动静,“大圣,你老婆呢?没动静了,不是跟人跑了吧?”

“这儿就咱俩,跟人跑就是跟你跑。”孙胖子说着,从口袋里把财鼠掏了出来。这小家伙有点萎靡,看来八成是被孙胖子熏晕了。透了会儿气之后,小财鼠才好了一点,不过再看见孙胖子时,已经没有当初亲昵的表情,龇着牙对着孙胖子一阵叫。

“大圣,你老婆也受不了你了,蜜月期这么快就过了?”看着开始有点暴躁的财鼠,我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

“没事,可能是刚才在我兜里憋着了,有点缺氧。”孙胖子逗了一会儿财鼠,看它不像刚才那么委靡了,又把它扔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突然,我看着孙胖子,越看他越别扭。总感觉他有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我又说不出来。

我和孙胖子一左一右地向前走着,孙胖子还是和平常一样,时不时地说些不着四六的话。我嘴上应承着,心里还是感觉孙胖子是出了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那只小财鼠在孙胖子的口袋里闹了起来,在里面又抓又咬的。孙胖子惨叫连连,打开口袋,掐着财鼠脖子后面的肥肉,将它揪了出来,“小东西,你这是抽的什么疯?啊,咬出血了!”

孙胖子什么时候敢抓耗子了?我猛地反应过来,刚才他亲手把财鼠抓来抓去的,我就应该看出来。孙胖子忌鼠,之前就是明知道这是财鼠,都不敢碰它。这才过了多久,他就敢伸手抓了?

“大圣,你老婆我替你拿着,你先看看伤口。”我没动声色,还是笑呵呵地说道。

孙胖子将财鼠交到了我的手上。财鼠在我手上安静了许多,还伸出它的小爪子向孙胖子的方向吱吱直叫。好像在告诉我什么事情。

孙胖子扒开衣服看着财鼠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杰作,“呀,咬破了好几个地方,我这是招你惹你了?”

我看着还在指着孙胖子乱叫的财鼠,呵呵笑道:“打是亲骂是爱,它这是爱的表现。对了,大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们队长老王吗?他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到你,还说你有女人缘,要给你介绍对象。你见不见?”

孙胖子重新穿好衣服,嘿嘿笑道:“见啊,干吗不见?闲时致,忙时用——辣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胖子抬头就看见我已经掏出了手枪,指着他的脑袋说道:“老王当时死在水帘洞了,你亲眼看见的。说吧,你是谁?别告诉我你是孙胖子的孪生兄弟。”

“呵呵呵呵……”孙胖子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我看得有些发憷。他笑着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对我这点本事还是有点自信的。还以为和你回了民调局也不会有人发现,没想到还不到十分钟就被看穿了,我到底有什么破绽?告诉我,我下次会注意。”孙胖子说得言辞恳切,我一时都不明白,他是在戏耍我,还是真的向我请教。

“还有下次,你以为我不敢开枪?”我把枪口调高了一寸,对准了他的太阳穴,“要不要试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