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十七章 戏散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道:“没事儿,刚才孙厅长的枪走火了,放心,没伤着人。”

我说话的时候,熊所长已经到了戏船的下面,听见我的这个解释,他咕哝了一句:“走火?连走五六枪的火?你们的配枪是全自动连发的?”

看到那些扛着包袱下船的戏伶们,熊所长好心过去搭把手。没想到那些人躲躲闪闪的,尽量避免熊所长触碰包袱里的东西。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熊所长心里越发起疑了。

等看见有人背着戏班班主下来,熊跋上前搭了把手,问:“他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戏班老板刚才在船上滑了一跤,头碰戏台上了。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在后面一直没有说话的萧老道说道。

这时候就该发生点什么事情。在萧老道后面下来的是戏班子里的文丑,他手里拿着两个包袱,一个是他自己的,另外的一个是现在正在昏迷的戏班班主的。下船时,他手提的两个包袱坠得厉害,他一脚踩空,人从踏板上摔了下来。

熊所长眼尖,在他落地的时候扶了他一把,这个文丑虽然没有摔着,可手中的包袱没有抓住,包袱掉在地上散开,金银元宝落了一地。

熊所长和我们村长的眼当时就直了,唱戏这么好赚?

“都别走了!”熊所长大喝一声,走到我和孙胖子的面前,指着满地的金银元宝说道:“两位领导,这些东西,你们不解释一下吗?”

看走眼了!和昨天被孙胖子教训得一愣一愣的熊所长相比,现在的熊跋还是有几分担当的,竟然敢对着厅长这么说话。

熊所长看到我和孙胖子都没有说话,就将那个文丑抓住,“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文丑傻了眼,刚才船上的事已经够让他心惊胆战了,现在又被熊所长这么一吓,直接将他的心理防线冲垮,一五一十地将刚才船上发生的事讲了出来。边说还边比划,加上他的想象,又添油加醋了一番。

熊跋和村长听了后,反应各自不一,熊所长瞪了文丑一眼,说:“你就算编故事也编一个好一点的吧?你自己说,你编鬼故事,我能信吗?”

“老熊,你先等等。”村长拦住了他,回头对我说道:“沈处长,你是领导,还是当事人之一,还是你说说吧。”

我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说:“我说的你信?”

村长把熊所长也拉了过来,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大领导,不会骗自己的老乡亲的。只要是你说的,我和老熊都信!”

熊跋也是一点头,说:“沈处长,你就说吧,没有你的话我们很难办。”

我点了点头,指着那个倒霉的文丑说道:“他说的也差不多,把四海龙王和太上老君下凡的那段掐了就差不多了。信不信由你们。”

熊所长真的接受不了,脸一沉,说:“沈处……”他还没说完,被村长一把拦住,村长说:“我信。”

看熊所长一脸诧异的样子,村长扭过头对他说道:“以前村里有人在河里打鱼的时候,捞出过这种元宝,成色和地上的差不多。”

顿了一下,村长才说到正题:“地上的东西不管是怎么来的,都是我们小清河村的,你们就这么拿走,不合适吧?”

正在争吵的时候,爷爷带着三叔和我亲爹他们一帮人也赶过来了。看见满地的元宝,所有人的眼睛都冒出了火。这元宝的归属,众人各执一词。甚至,萧老道还说这批元宝是罗刹骨,是恶鬼用来迷惑世人的手段,他要把所有的元宝都封印在凌云观的地宫中,以道家的正气来压制元宝上的邪灵之气。

“萧老道,你可拉倒吧。”老沈家没有傻子,说话的是我亲爹,“凌云观?是凌云观影视娱乐公司吧?把元宝封印在地宫?是封在你们公司的菜窖吧?”

最后,还是我爷爷说了句话,这一晚上心惊胆战的也不容易,这批元宝大刀切白菜,一家一半。一半也比没有强。这时,戏班班主还没有醒,一个唱武生的最后做主了。一家一半就一家一半,不过分完之后,戏班马上就走,剩下的戏不唱了。

唱不唱戏的这时也没人在乎了,爷爷看了一眼一时有点无所事事的熊所长后,和村长耳语了几句。村长点点头,走到熊跋的身前,将他拉到了河边的树林里,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再回来时就只有村长一个人了,要不是远远地看见熊跋往回走的身影,还真以为他是被村长灭口了。

戏班的人不敢回村里,打电话把自己的人叫到河边。当着我爷爷的面,分好了元宝,他们不敢久留,带上自己的那份,坐上车(他们自己的,一辆黄河大客)离开了小清河村的地界。

戏班的人走了,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萧老道说:“老道,他们都分完走了,你呢?别装糊涂了,装不过去的,快点点金子吧。”

萧老道瞪了他一眼说:“我跟你说,出家人眼里不分什么厅长不厅长的,你这套对我没用。再说了,你一个外地人,这是我们小清河的家务事,有你什么事?”

“别那么说啊,他是外地人,萧老道你好像也不是本地人吧?”说话的还是我亲爹,他和萧老道一直就不对付。自从小时候,萧老道要收我当徒弟,我爹就认定了他是人贩子,碍着我爷爷的面子,没有敢和他翻脸。现在,半是给孙厅长出头,半是给自己出气,对着萧老道开炮了,“我记得你不是本地人,粉碎‘四人帮’那年你才进的凌云观吧?当时凌云观的老道姓魏,他死了之后,你才接的凌云观。”

萧老道脸上半青半白,想要反驳我爹的话,又找不到理由。最后,我爷爷说道:“老萧,你也别磨蹭了,戏班子的人把元宝都分了,你不分就真说不过去了。这样吧,你观里也不容易,就把银的拿出来,你多留一点金的吧。”

爷爷是好意,可萧老道听了差点没哭出来,他包袱里装的全都是金元宝,当初就为了抢这点东西,差点没和戏班老板打起来,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将这些元宝搬到了村委会的路上,爷爷不知怎么讲的,村长竟然同意了再分出三成元宝给沈氏宗族作为公费。而且给得极为豪爽:“老沈大叔,你这么说就是见外了,你又不是往自己家搬,反正现在也没入账,就给你们老沈家族三成,要是不够,您老再说话。”

在我的记忆中,没见过村长这么大方过啊,这位村长以前是大队会计,有名的铁算盘,特长就是雁过拔毛,现在能这么大方,难不成是看我旁边这个“厅长”的面子?

我正在散想,那边村长自己已经给了答案:“老沈大叔,有个事儿和你合计一下。你说这么多的元宝是从哪里来的?沈厅长,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相反的,你刚才说的话我是百分之一百相信。”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吧,别绕圈子了,再把自己绕进去。”没等我说话,爷爷已经接上了他的话茬儿。

孙胖子也走到我的身边,小声嘀咕道:“小心点,你们这村长说话眼珠子直转,没好屁,现在他八成是在下套。”

我哼了一声,说实话,不管我是不是“处长”,这位村长都不太敢给我下套。在小清河村这一亩三分地里,说了算的就一个,就是我这位当年一把火点了长途车站的爷爷。我们小清河村的村长历来都是摆设,真正能做主的是我们沈氏宗族的族长。要不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凡是沈氏宗族族人不得入村为保(保正),村长的位子说什么也轮不到他做。就是这样,每到村里换届改选的时候,几个村长候选人都要连番提着点心匣子到我爷爷家,为的就是要听到一句话:“好好干,选举的时候我投你的票。”爷爷的一句话,就代表了村里人口超过八成的沈姓人都会投给他一票。

村长看了孙胖子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我一会儿到您家说去?”

“你就别吊胃口了,在这儿说吧,小孙厅长他是我孙子的老战友,不是外人。”爷爷看着村长有点不耐烦了,他也着急要去清点一下,我们沈氏宗族能分到多少元宝,偏巧,村长一个劲儿在他耳边磨叽。事后爷爷跟我说:早知道他这么磨叽,当初就不应该选他当村长。

村长赔了个笑脸,说:“老沈大叔,我以前看过咱们村的村志,自从道光三年村里有村志以来,不算今晚,在这条大清河里一共捞出来过六十多个金银元宝。我看过其中几个的图片,和今晚扔在船上的元宝一模一样。”

爷爷以前倒也是听过几次,最近的一次也是最多的一次,是在十多年前。那是有一个打鱼的,在大清河打了一辈子的鱼,没想到突然有一天,这个渔夫突然阔了,把房子扒了起了小楼,天天大鱼大肉不算,还给他的手摇橹装上了马达,每天在河里撒网,奇怪的是打到的鱼他看也不看,大部分直接扔回河里,大点的才带回家里下酒。左右邻居看了都奇怪,这打鱼的不过了?村里有人眼红,写了匿名信到派出所,说他走私贩毒,贩卖军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虽然匿名信写得扯淡之极,但有一条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还稍微靠谱的。派出所把渔夫找来问话。想不到渔夫怯官,问一答百,没几句话就说了:他有一次在河里打鱼的时候,一网下去,等收上来才发现网住的不是鱼,是十六个金元宝。

一个金元宝就有一斤多重,当时的金价,渔夫就是贱卖也卖了小一百万。消息传了出来,当时还造成了一个小轰动,家里只要有船的,都下了大清河,就算没船,只要会两下狗刨的,都敢一猛子扎到河底摸金子。可惜,大清河里除了鱼鳖虾蟹之外,再捞不出别的什么东西。

金元宝没捞出来,还搭上了一条人命。我的一个远房大哥一个猛子扎下河就再没上来,找到他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儿了,他的双脚都被水草缠住,整个人泡在河水当中,死时双手高举,就像摆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眼看情况越发不受控制,就在这时,当初那个买渔夫金元宝的人来了,他找专家鉴定过,渔夫卖给他的金元宝是假的,里面主要的成分是铅和铜,只掺杂了极少量的黄金成分。

消息传来,轰轰烈烈的捞金运动终于在一片叫骂和哀号声中结束了。本来那件事情都快被遗忘了,今天村长再次提起,我们这些人都是一愣。我爹说道:“你的意思,今晚的金子也是假的?”

“我可没那么说。”村长摇了摇头,“还有,当初那十六个金元宝也是真的。”

“你说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道。

“别那么大的声,再把人招来,我好不容易把老熊哄走。”村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被人看到,才轻声说道:“当初那个买金元宝的人是我亲戚,他是被派出所的人以倒卖黄金的名义抓了进去。在派出所里,让他改了说法,第二天假金元宝的说法就有了。”

我爹说道:“你说清楚,到底金元宝是真的还是假的?”

村长嘿嘿笑了一声,说:“买到金元宝的第二天,我的那个亲戚也拿不准,就找了首饰圈里的行家。那个行家给的结论是元宝是纯金不假,只是纯度稍微差了一点。不过因为元宝属于老金,受工艺所限,这也是正常现象;而且正因为是老金,所以价格上可以再高一点。”

爷爷听了直点头,说:“你的意思是说,当初在河底捞出来的金元宝是真的,只是怕再出事,才出了这样的结论?”

“可以这么说,不过那个已经不是重点了。”村长说话的声音因为兴奋有点发飘,“重点是,从今晚的情形能看出来。在我们大清河的河床上,应该还有大量的金银散落着。这要有一天的工夫,就能把它们全找出来。”

村长说出了他的想法。两年前,在大清河上游,建了一个水坝。只是这两年都是防涝防洪,水坝的作用就是泄洪,闸门就从来没有关闭过。

现在只要水坝关上闸门半天,河水就能放干,河床上面的东西自然就一览无余。而且水坝上面从上到下,几乎都是我们老沈家的人,村长的这个计划能不能实现,就看爷爷的一句话了。

村长说完他的想法,就该爷爷挠头了,暂时关上水坝半天,这事可大可小,大清河下游还有三个村子,河水一干,想瞒都瞒不住。村长看出了爷爷的心思,说:“老沈大爷,我刚才一直想来着。就让大坝上出一个通告,就说要测试一下屯水的能力,大坝暂时关闭闸门一天。”

我看了村长一眼,从小就认识他,到现在还没看清他到底是什么人。从河边回来这一路也就走了十来分钟,他竟然能谋划这么多。这是什么人呢?

爷爷有点被他说动了,再加上萧老道在旁边一个劲儿地掺和说:“老沈,你还犹豫什么?这是真正的捡金子,赶早不赶晚。只要你一句话的事。”

爷爷想了一阵,还是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行,我答应甘县长了,还有几天的大戏没唱。就算是关水闸,也得等船戏散了吧?”

“呵呵。”村长笑了起来,说:“老沈大叔,戏班都跑了,还怎么唱戏?再说了,这几天咱们村里为了唱船戏天天死人,你以为甘县长就不头痛?正好,借戏班跑了这个引子,这船戏就散了吧。放心,不用您老出面,甘县长那里,我去说。”

看到众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爷爷也只好点头,随了大流。

好事不赶晚。第二天我睡醒之后,就听说村长已经和甘大叶县长说好了,由于这次百岁船戏准备得不充分,造成了几名群众的意外身亡。加上之前请的戏班突然无故离开,这次的百岁船戏到此为止,善后的工作由村里自行解决。

当天下午,上游的清河水坝下了通知,在明天上午八点起,水坝进行关闸屯水测试。测试时间大约十小时,开闸时间另行通知,望下游各村做好准备。

这就要动手了。戏不唱了,太爷爷的寿也拜了。剩下的事儿我本来不想参与,和孙胖子商量着是不是早点回去。没想到孙胖子不知吃错了什么药,非要看看大清河的河底到底有什么东西。

也就是因为他的这份坚持,我和他才拉开了鬼戏之后,另一个故事的序幕……

敬请继续阅读:民调局异闻录2 清河鬼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