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一章 初到麒麟市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欧阳偏左这才看到两张符纸已经烧成了灰烬,他脸色大变,蹦起来,手指着孙胖子说:“老实讲,是不是你点的?”

孙胖子听了这话,气得一口血好悬没喷出来,激动地说:“欧阳主任,我没事放火点它干吗?我也是奔三的人了,早过了玩火的年纪了。”

我在一旁也替孙胖子说道:“欧阳主任,符纸真是自己烧起来的,我亲眼看见的,大圣只是早我一步提醒你。”

欧阳偏左抽出了只剩灰烬的那两个格子,把灰烬清理干净后,格子底部露出两个名字二室鲍喜来,二室李庭。

看清了名字后,欧阳偏左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几个数字,“出事咧……”

五分钟后,民调局的会议室里,高亮已经等在那里了。奇怪的是除了欧阳偏左之外,再没有主任级别的人在场,就连郝文明都不知去了哪儿。

高亮和欧阳偏左一直在耳语,等人到得差不多了(其实只有二室的十来个人,和我们一室的三个精英),照例由高局长开始发言,刚才在欧阳偏左那里自燃的那两个人是二室的调查员,他们俩一天之前去了麒麟市,调查一起连续有人无辜昏迷的事件,没想到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这两人就出事了。

知道他俩的符纸自燃后,高亮马上联络了两人,两人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高局长查了两人电话的卫星定位后,联系了当地的警察,去查看两人的情况,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

除了确定鲍喜来和李庭出了事之外(最低限度是昏迷、无意识),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甚至到底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民调局自从成立以来,很少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高局长开始安排第二拨人马,要重新调查麒麟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由于几个主任都不在民调局内(雨果还在做驱魔的善后工作,欧阳偏左留守民调局),此次事件由二室副主任王子恒负责,他已经先一步去了麒麟市。二室剩下的调查员随后赶上。我、孙胖子和破军照例还是前去协助。

完了,这次落后娘手里了。上次在沙漠里,当着郝文明的面,王副主任就敢对我们一室的人冷嘲热讽的,现在郝主任不在身边,天知道王子恒要怎么折腾我们几个。

高局长安排完行动,叮嘱了这次行动用的是公安部特案室的招牌后,便散了会。欧阳偏左和郝文明的关系匪浅,他爱屋及乌,临走时还嘱咐了我们三个几句,这次还是二室主力。我们一室只是去协助的,别随便逞强。

麒麟市是南方的一个地级市,虽说不大,但也有三百万的人口。可惜当地没有机场,下了飞机,又坐了五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在后半夜,我们一行人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在来的途中,我们就得到消息,两名符纸自燃的调查员已经找到,是在一个公园的仓库里发现他们的。

发现他们时,两人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状态,外界的刺激对他们没有任何反应,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两人身上没有任何外伤,身上的财物和民调局的装备都没有丢失。看起来他俩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着了道。

王子恒就守在两人的身边,看来他也是没有什么头绪。王副主任紧锁着眉头,翻看着两人出事之前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看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线索。

当地警察局还安排了几名警察,来协助部里特案室的领导,调查这些天来经常有人无故昏迷的案件。他们之前和王副主任接触过,不过他们的帮助对王副主任的调查作用不大。

和警察聊了一会儿,麒麟市有人昏迷的事情已经闹了小半年。开始是发现半夜有人倒在大马路上,有人路过也不在意,还以为是个醉鬼,没想到天亮时,倒地的人也没醒过来。有好心人打了120,把人送到医院。

进了医院时,那人已经人事不知。经由医生诊断,此人已经丧失行为意识,成为一个标准的植物人。但是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外伤的痕迹,全身各主要脏器也看不出来病变的迹象。医生也琢磨不透这个人是怎么变成的植物人。

警察局接手后,起初还以为这只是一起个案,没想到过了几天,突发昏迷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每两三天就有一个人变成了植物人。开始还只是三更半夜时出事,后来大白天就有人突然昏倒。

当地警察成立了专案小组,省厅还派了专员督办,想尽了办法也没找到线索,昏迷的人还在陆续不断增加着。两天前,来了两个部里特案室的特派员督办此案,本来警察们还以为终于有了希望,没想到希望那么快就变成了失望,还不到一天,两个调查员就被人发现昏倒在麒麟市中心公园的仓库里。两个调查员转眼成了受害者。

这边刚听完警察们的介绍,那边王副主任也没了耐心,他把我们聚集到医院的会议室,开上了小会。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不过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仔细检查了鲍喜来和李庭,发现他们俩昏迷的原因都是少了一魂二窍。他二人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要掏出武器的迹象。

“我相信鲍喜来和李庭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暗算的。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要加倍小心,别步他俩的后尘。”

王子恒说完,从身边的公事包里抽出了几张纸,接着说道:“我把鲍喜来和李庭来麒麟市后调查的地方分成了三个区域。你们分成三组,分别调查这三个区域。不论发现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第一时间联络我和其他几组人。”

说完,王副主任把资料分到他们二室自己人的手中,和在沙漠时一样,还是没有我们一室的人什么事。

我和孙胖子各自点上一根烟吐着烟圈,看着王子恒没有说话。破军已经习惯了王副主任的作风,等他给二室分完组,发了资料后才对他说:“你们出去调查,我们几个干什么?”

王子恒皱了皱眉头说:“你们负责后勤,外面那几个警察就交给你们了,看看他们对植物人事件有什么看法。”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什么事自己处理。有事没事都别给我们打电话。”

“那我们一室的人来干什么!”孙胖子不干了,他和王子恒在沙漠时就有了底火,现在有了发泄的机会。

“我没让你们来。”王子恒一声冷笑,不再理会孙胖子,带着二室的人扬长而去。

“我们一室哪儿得罪他了?一次一次的,他还没完了?”孙胖子看着他们的背影,恨恨地说道。

破军很不见外地从孙胖子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说:“别理他,民调局里除了丘不老,他看谁都不顺眼。这次的事儿不简单,让他们待在这儿更好。”

抽完烟后,我们三个离开了会议室,门口等候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就留下了一个年轻的。

问了这个小警察,才知道几分钟前,在一户居民区的楼道里发现了线索,王子恒已经到了现场,警察局里已经乱翻天了,有头有脸的全去了案发现场。

我向小警察问道:“这都是第几个了?”

“七十九个,四个半月。”

孙胖子惊愕地说道:“四个月,一百二十多天,就有九十七个人出事,差不多一天一个!”

“咳,”小警察拦住了孙胖子的话,解释道:“孙领导,没有那么多,是七十九个人。”

“差不多。”孙胖子拍了拍小警察的肩膀说,“天都亮了,你们这里有什么吃早饭的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解决温饱问题就靠你了。”

小警察有点不习惯孙胖子的自来熟,他比孙大圣高一个头,反而要弓着腰来迁就这位部里领导的亲和动作。

“我们这里是小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也就是粉团、豆浆之类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各位领导的口味。”小警察笑着说道。

孙胖子听到有吃的就来了情绪,问:“什么粉团,好吃吗?”

“我们小地方的口味,不过还不错,有咸的,有甜的,值得尝尝。”

孙胖子有点等不及了,接着问:“那就别愣着了,快点走啊,地方远不远?”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说:“大圣,你倒是在哪儿都不见外啊,我们是来办公事的,没有那么多讲究。吃的东西随便凑合一口就行了。”

孙胖子没等说话,小警察先微笑着对我们说道:“您别客气,我来就是为几位领导服务的,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呵呵。”孙胖子越看小警察越顺眼,连连拍了他几下肩膀说:“小鬼,好好干,有前途。”

出了医院的大门,小警察拦了辆出租车,正要上车时,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苦着脸说道:“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局里的电话,所有警察都要放下手里的活儿,上街巡逻。不过,那家粉团店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我就不陪各位领导了。”

破军已经坐进了车里,听到这话,打开车门对小警察说:“要不先送你去警察局吧,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小警察摇了摇头说:“我们是两个方向,不顺路。我再打车就行了。”说着告诉了司机粉团店的地址,又抢先给了车钱,没等我们客气就转身上了另外一辆出租车。

我叹了口气,对破军说:“用不用和局里联系一下,听听局里的意思?”

“不用吧。”孙胖子冷笑一声说,“王副主任他们能解决,再说了,王副主任不会喜欢我们插手他们工作的。”

破军的意思也是倾向孙胖子,他说:“有问题的话,王子恒会联络局里的,我们不用太主动。”

五六分钟后,就到了小警察说的那家粉团店,可能还没到吃早饭的时间,小店里空空荡荡的,一个客人都没有。

小警察介绍得没错,粉团的味道很是不错,光口味就有七八种,咸的有咸肉、火腿,甜的有豆沙、芝麻等等。孙胖子替我和破军做主了,一种口味两个,加上豆浆和咸菜,足够吃饱了。

我们吃得正欢时,破军的电话响了,是民调局的内号。破军听了没几句,他的眼睛就直了,紧接着嘴里的豆浆全呛了出来,咳嗽了一阵后,说道:“别,别吃了,二室又出事了!”

孙胖子刚把一个咸肉粉团咽下去,问:“不是有王副主任看着吗?”

我递给破军一杯水顺顺气,他喝了之后咳嗽好了很多,答道:“出事的就是王子恒,两分钟前,巡逻的警察发现他躺在一个居民楼的楼道里。已经往医院送了,现在二室的人都往医院赶。”

我和孙胖子顿时没有了胃口,孙胖子把已经送到嘴边的粉团又扔回了盘子里说:“王子恒也成了植物人,那我们怎么办?”

破军说道:“这次王子恒没成植物人,发现他时,王子恒的四肢已经骨折,肋骨也断了最少四根,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大量出血导致昏迷。”

虽然我们三个对王子恒都没什么好印象,但现在听到他的下场这么惨,心里难免有点黯然。

孙胖子喃喃道:“都打成这样了,人还能要吗?”

我和破军都没理他的话头,我对着破军说道:“局里什么意思?我们是继续查下去,还是回去,局里再派人手?”

破军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抽了一口,说:“我们原地待命,尽量别做刺激凶手的事情,局里安排了主任级别的人马,正往这儿赶。”

孙胖子拿起破军放在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了火,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破军吐出一个烟圈说:“结账走人。”

还没等出粉团店,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刚才分手的小警察从车里跳了出来,和我们走了个对头,他说:“幸好我来得及时,各位领导还没走,和你们一起来的王主任出事了。”

孙胖子说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你还特意来通知我们?不是我说,小鬼,有眼力见儿。”

小警察笑了笑说:“我来不光是为了通知这件事,我们局长下了指示,为了确保各位领导的安全,每组领导的身边都会安排一个配枪警察,你们也知道,最近我们麒麟市厄运不断,我们局长再也受不了大的刺激了。”

上了小警察的车,走了没多久,就看见对面大街上有四个熟人溜溜达达,正是二室的调查员。他们是从一室转过去的,和破军的关系不错。这四个人的身边也跟着一个警察,看来王子恒出事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了。

破军让小警察停了车,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看见了破军,那四人的表情才算好了一点。正要走过来的时候,四人好像同时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对着破军咧开嘴笑了起来。

他们把破军笑毛了,破军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还以为自己的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没有看见,一幕匪夷所思的景象却出现了。本来还笑得合不拢嘴的四人突然一翻白眼,同时瘫倒在地。

“出事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破军,他打开车门,几步跑到了四人的身边,那四个哥们儿已经昏迷,破军逐一号了他们的脉搏,又翻开他们的眼皮,看了看瞳孔有什么变化。

破军手脚麻利,等我和孙胖子过去时,他已经检查完了,说:“他们也是丢了一魂二魄。”

凶手就在附近!我和孙胖子四处查看,破军低声道:“别乱看!我们不是对手,现在别刺激他,等主任们到了再说。”

我伸手摸枪,说:“他就在附近,只要能找到他,我就能解决问题。”

破军说道:“辣子,别乱来,你看见他时,被解决的八成是你。”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枪柄,听了破军的话,又只能慢慢松开。

“那不是一般人。能转眼之间就拘走四人的魂魄,郝文明都未必是他对手。”破军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人,咬牙说道。

孙胖子说道:“那他怎么放过我们了,就对二室的人下手。”

破军抬起了头,看了我和孙胖子一眼说:“他可能觉得我们最弱,不值得他动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