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二十二章 聚魂钉与定尸铜棺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寻找出口难度大了一些,上面那间斗室空空旷旷的就六个石擎,还找了好一阵。现在面前有上万件的兵器摆放在地面上,难度系数增加了很多。最后还是郝主任出马,在斗室的墙上发现了一个铜质的暗扣,他喊道:“破军,这个你来。”

和上一层斗室不同,第三间斗室就在隔壁。这在破军打开大门的同时,一阵黑不黑、灰不灰的气体涌了出来。破军看见黑气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喊道:“尸气……”他反应出奇地迅速,飞速向后一退,脚刚着地就转身向我们跑来。黑气只差一点就扑到他。

郝文明一拉我和还在发愣的孙胖子,着急地说:“往上走,回上一层!”

湿气?有毒的湿气?我当时没听明白,不过看到郝文明紧张的神情,猜到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跟着郝主任跑回了放着石擎的那间斗室。我们进去了之后,郝文明没有丝毫犹豫,指着我们进斗室的那个洞穴喊道:“都爬出去,快点!”

这下回到了最初我和孙胖子掉落的那个深坑,破军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挡住了进入斗室的洞穴口。破军的衣服虽大,可这个洞穴口也不小,我也脱了上衣,算是基本封住了洞口。

“郝头,什么情况?”孙胖子气喘吁吁地问道。

“都退几步,离洞口远一点。”郝文明看见破军处理完后才说道,“刚才打开的,应该就是放置殉葬尸体的斗室,没想到尸气会这么重。看来传说百节王用三千童子陪葬九成是真的了。”

孙胖子说道:“这个百节活着是国王,死了还要三千童子伺候,真他奶奶的会享福。”

郝文明掏出一个小塑料瓶,从里面倒出四粒黄色的药丸分给我们,嘱咐道:“含在嘴里,压在舌头根底下。别咽下去,这是避尸气的。”我接过一粒含在嘴中,麻酥酥的,一股花椒面的味儿。

“郝头,我刚才好像多少闻了一点,现在才含药,来不来得及?”孙胖子边说边咳嗽了几声。

看见没有尸气从衣服缝里冒出来,郝文明的心才放下,他瞅了一眼孙胖子说:“刚才那种浓度的尸气,你要是直接闻到了,当场就能趴地上。”

我说道:“下面被尸气灌满了,看来是进不去了。下一步怎么办?等欧阳主任派人来救?”

“那倒不用,一会儿就能进去。”破军解释道,“空气和尸气相克,再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把尸气分解干净。看样子那个门后面就是主墓室了,我刚才大意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到达主墓室,要是早点防范,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过了半个小时后,破军先是试探着掀开了衣服的一角,确定没有尸气飘出来,才把衣服整个掀开,对我们说:“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先进去探探。”

“你在这儿待着,我进去。”郝主任挡在了破军的前面,“不是我说,我喊你们,你们再进去,我不喊,你们就在这里继续待着。”

说罢,也不理会破军,自己一闪身钻进了洞穴。

趁着郝主任二探地穴的工夫,我们三个聊了起来。孙胖子先说道:“破军,这个尸气不是经常遇到吧?”

“哪那么容易能遇到尸气?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局里只看见过欧阳偏左人工制作的尸气。”破军有点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尸气能凝结起来也不容易,得有足够的空间,又得密封好,又不能见三光,潮气大也不行,小也不行。埋尸的地点至阴也不行,至阳更不行。就算在民调局干了十年八年的老油条,也有可能从来没亲眼见过尸气。”

“听你说的,好像难度挺高,我和大圣第一次出来办事就能遇到,这概率也不是很小嘛?”我有些郁闷地说道。

破军说道:“那是你们俩命好,以前高老大就说过,要是随便挖个坟就能遇到尸气的话,那和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也差不了多少。”

孙胖子还想说几句,斗室里传来了郝文明的声音“都进来吧,没事了。”

我们三个进去后,刚才还一团一团的尸气已经挥发完了。郝文明正站在通往第二个斗室的台阶上等着我们几个。跟在他的身后,我们四个人走进了刚才破军开了一半的大门。

真让破军说中了,大门的另一边真的是百节王的墓室。这墓室大得邪乎,进了这间主墓室,我竟有一种进了民调局地下二层的感觉。

里面躺着的不光百节王一个。在一个巨大的棺椁周围,密密麻麻地躺着几千具已经风干的尸体。捂了几千年,难怪刚才那么大的尸气了。

比起在水帘洞的干尸,算是大巫见小巫了。孙胖子站在郝文明身边,他看出了问题“郝头,不对啊,他们就是你说的三千童子?看着不像啊。”

和几个月前在水帘洞时见到的干尸不一样,这里感觉不到那种阴森、暴虐之气。我用天眼扫了一圈,这些尸体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残留魂魄的痕迹,就算有冤魂,几千年前也就转世投胎了。留下的这几千具尸体只能算是脱水的肉干。

有郝文明和破军在身边壮胆,孙胖子也学着翻看了几具尸体,看了五六具尸体后,孙胖子发现了问题,郝文明之前说的是三千童子殉葬,可眼前这些尸体几乎都是一脸的胡子,童子他们肯定是不够资格了,说他们是童子的爹倒是绝对有富余。

郝主任进门时就发觉了,看来传说经过几千年后,已经走了样。

古稚国流传下来的文献、资料原本就十分有限,又经过将近三千年的流失,剩下的就少之又少了。关于三千童子殉葬一说,还是通过龙门石窟里的一幅壁画得知的。现在看来,那幅壁画演绎的成分居多,也不是十分的靠谱。

郝文明顾不上理孙胖子了,“别管那么多了,先找暗道吧。出去了再考虑童子怎么变成大爷的吧。”

由于墓室太大,里面的尸体又多,一时没有寻找的方向。破军走到墓室中心,拍了拍棺椁,说:“郝头,不如先把棺材打开,弄不好暗道就在里面。”

郝文明犹豫了一下说道:“下手小心点,别把里面的陪葬品伤了,出去了不好交代。”

孙胖子一听要开棺,突然来了精神,“没问题,保证轻拿轻放。辣子,一起搭把手。”

我不是很情愿地走到他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脑子进水了,还是棺材里的百节王是你亲戚,开棺材而已,你至于这么兴奋吗?”

孙胖子白了我一眼,用同样的音调回答“你脑子才进水了。商周时期的古墓,还是个王墓。你猜里面能有什么?随便拿出来个夜壶都能值好几亿!”

“里面就算有棵摇钱树,一样都得上交,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孙胖子奸猾地笑了一声,没有再理会我,径自向那口大棺椁走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地上的尸体太多,我跨过去时,抬脚不够高,蹭到了一具尸体的头发。“刺啦”一声,裤子竟然被刮开了一个口子。

这是头发还是钢丝?怎么这么硬?我觉得不可思议,蹲在地上,扒开了那具尸体的头发,里面的东西吓了我一跳。我喊道:“郝头,你过来看看,他脑袋里怎么还有根大钉子?”

“钉子?”郝文明皱着眉头走过来,顺着我的手势看去,这具尸体的天灵盖上露出了一个黄色的钉子头。

破军也凑了过来说道:“什么东西?不会是聚魂钉吧?”

郝文明阴沉着脸说:“这么看也看不出来,把钉子起出来。”

破军点了点头,掏出把匕首,刀尖别住钉子头,手上慢慢用力,将一根九寸多长、钢笔粗细的钉子拔了出来,看了看说:“还真是聚魂钉,不可能啊?钉上了聚魂钉,三魂七魄不是应该不离尸体,变成活尸的吗?”最后一句是说给郝文明听的。郝文明看着这根钉子出了神,没有回答破军。

这根钉子钉在死人头里好几千年,刚拔出来,竟然没有一点锈迹,现在才看清楚,钉子居然是用黄金打造的。钉子上还雕刻着类似我腰间手枪上的符咒文。

钉子交到了郝文明的手里,郝主任两条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说:“再看看其他的尸体有没有这样的钉子?”

我们扒开了十多具尸体的头发后,又拔出了十来根钉子。每根和第一根钉子几乎一模一样。

孙胖子也抄起了一根钉子在手里掂了掂,说:“不是纯金的,分量不对。”

“当然不是纯金的。”破军说话了,“这钉子每根有二两,三千根就是六千两黄金。古稚国只有十几万人,一千多里的国土,六千两黄金就算耗尽他们的国库也凑不齐。”

说着掏出甩棍,抻开后对着一根钉子砸了下去。钉子应声而断,露出了里面的铅芯,“看见了吗?外面是鎏金的,里面是铅胎。”转头又对郝文明说,“百节王把陪葬的人都钉上聚魂钉,是什么意思?”

郝文明幽幽说道:“不是百节王。”说着撕开了身边一具尸体的衣服,说是撕开,其实衣服的布料早就烂透了,手指一捻就成粉末了。只见尸身的咽喉、心脏和肚脐的位置各有一个细小的伤口。

“果然是这样!”郝主任叹了口气,指着三个伤口说道:“这三个位置是出魂位,以前有人死后,魂魄出不了体,会诈尸作怪。只要在这三个位置用利器开一个口子,魂魄就会不受控制地离开身体。”

“等一等,我有点乱。”我打断了郝文明的话,“郝头,刚才拔出来的钉子是聚魂的,现在身上的伤口是出魂的,到底是聚还是出?”

郝文明瞪着三个出魂位失了会儿神,过了几秒钟才缓过来,说:“应该是两拨人,一拨人钉钉子,另一拨人开的出魂位。”

孙胖子撇撇嘴说:“真的假的?跟亲眼看见似的。”破军在后面捅了他一下说:“别胡说八道,听郝头说。”

郝文明接着说道:“刚才在斗室里找到的那把铁剑,应该就是第二拨人遗弃的。这些出魂位的伤口就是出自那把铁剑。”

“算了,这些事出去后让欧阳偏左他们操心吧。”出去要紧,郝文明不再理会地上的尸体,转身指着那个巨大的棺椁说:“把棺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他嘴上那么说,我却看见他偷偷藏起了一根聚魂钉。

我们四人一人一角,郝文明喊着一、二、三,我们同时用力,想不到这棺材盖沉得邪乎,就像直接焊在棺材上,纹丝不动。

孙胖子在棺材上面拍了一巴掌说:“这棺材到底是木头的还是水泥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话提醒了郝文明,他用手在棺材上弹了几下,“当!”竟然响起了金属的回音。

孙胖子吓了一跳,“是铁棺材?”

“不是铁的。”郝文明捡起一根聚魂钉,用钉子尖划破了棺材表面的漆皮,露出了一片青铜花纹,“是铜的,怎么不是抱月玉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