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八章 出发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一晃在调查一室已经待了两个月了。本来还以为这调查一室的工作有多惊险刺激。没想到就是在办公室看看文件,然后分类,再送到其他五室去。我心中还有个疑惑,这个好像是四室的活,为什么我们一室在干?

这两个月里,我和孙胖子在民调局已经混了个脸熟,除了六室主任吴仁荻和四室主任林枫不在民调局,没见过之外,其他的人差不多都见过了。

现在想想,要是一直这样朝九晚五,无惊无险的,主任级科员的待遇,再加上每个月四千多不到五千的薪水,对我来说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工作了。

这期间,被二室借调的那几位也都回来了。还没等他们的屁股坐热乎,只隔了一天,二室的主任丘不老就进了郝文明的办公室,二人在里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过能感觉这次的会面不是很愉快,在外面就听见两人的调门越来越高,还时不时拍几下桌子。

以前在部队时也见到过连长、排长之间有争执的,不过都是丘八做派,在部队上还说得过去,可在地方上还是头一次见到,怎么觉得作风和部队上也差不了多少呢。

一室的人似乎也习以为常,主任吵主任的架,他们干他们的活,互不干扰,还真有点相得益彰的感觉。

最后还是高老大一个电话,把他俩叫到了局长办公室。三人不知道怎么商量的,等出来时丘不老垂头丧气,郝文明则很是轻松,像是捡到了什么便宜。紧接着出来的通告却让人大跌眼镜——原调查一室的调查员(除了我、孙大圣、破军和主任郝文明之外的所有人)转入调查二室工作。

怎么看都是二室的丘不老占便宜了,为什么两人的表情正好相反?孙胖子问了破军,我才明白,原来六个调查室的财务支出都是单独核算,一室说是综合室什么都管,其实主要干活的还是其余五室。而二室负责国内事务的范围太广,人手经常不够用,丘不老到一室来借人都成了习惯,这两三年就没断过。月初发薪水后就来借人,月底前准把人还上。经常把一室的人借得只剩郝文明看家。用你一室的人还不用自己花钱,这买卖不干白不干。

这么多年,郝文明一直气得牙根痒痒,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长年累月、坚持不懈欺负人的。这分明是骑着脖子拉痢疾!

现在好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我和孙胖子进了一室后,高老大觉得一室的人员有些过于臃肿,拿他的话说,没什么活儿要那么些人干吗?于是开始有了向其他几室分流人员的意向。之后就是我看到的,丘不老吃惯了嘴,又不敢惹高局长,索性又上门找郝文明说理了。

孙胖子听得津津有味,破军说得也是唾沫星子乱溅。孙胖子还好说,我看了一眼破军,难为了你两米多高的身形,还藏了一颗八卦之心。

这些和我都没什么关系。按时上下班,准时拿工资才是王道。可惜,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多久,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过了几天,我和孙胖子一大清早刚进了调查一室的门口,就看见破军拿着电话正在拨号。看见我们来了,他放下电话说道:“正要给你俩打电话,快点,去二层的会议室。”他说的二层是地下二层。问他发生了什么,破军就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能感觉到这次事出得不小。进电梯时,里面已经站了两个二室的调查员,他俩一脸的严肃,八成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

孙胖子是出名的自来熟,开始和二室的调查员套起词来“哥们儿,什么事闹得这么大?还惊动你们二室了。”

他二人其中一个是从一室转过去的,平时还算好说话。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说:“具体不知道,好像是甘肃那边出了什么事。到了会议室就都清楚了。”

我们到达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了三十多号人,大部分都是原来一室的人,主位上坐了四个人,按顺序是欧阳偏左、郝文明、高亮和丘不老。

我们几个找地方坐了下来,又过了几分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高胖子起身开始了会议,他倒是没有废话,直接就奔了主题“半个月前在甘肃省的一支考古队,在巴丹吉林沙漠发现了西域古国——大月氏国的遗址。昨天在进行第一次内部勘探时发生了意外,五名考古专家和十一名工作人员与地面失去联系,后来又分别派出了两拨人搜寻救援,没想到这两拨人马进了遗址后也失去了联系。从失去联系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十六个小时。

“四室汇总了各方面的消息,判定属于我们民调局的工作范畴。局里决定这个案子由调查二室负责,一室和五室协助。”说到这儿,高亮看了看手表,接着说道:“没时间了,先说这么多,剩下的情况,上了飞机由三位主任给你们介绍。好了,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在停车场集合。”

二室的人马像退潮一样离开了会议室,再看看我们一室,加上主任才四个“精英”,打麻将倒是不缺人手。不过再看看欧阳偏左,我心里又舒服了点。这爷们儿就他自己在这儿戳着,欧阳主任手下应该也有仨瓜俩枣的,不知道为什么都没带来。看见他,我才想起来。欧阳偏左不是负责装备和训练吗?他去能干什么?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耳语了几句后,就走过来说道:“带齐装备,证件用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去准备吧,跟着破军走,一会儿停车场见。”说完不再理会我们几个,和欧阳偏左一道离开了会议室。

四十分钟后,一辆奥迪A4和一辆大巴车载着我们三十多人直接开进了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一架波音747已经等候在那里。

“我靠,这么下本儿?连飞机都准备好了。啧啧……”孙胖子摸着机身说道。

我看着他一脸的艳羡,忍不住说道:“摸两下行了,你再把飞机摸坏了,小心航空公司要你赔飞机。”

“摸几下就能摸坏了?你当飞机是纸扎的?”孙胖子边说边使劲在机身上蹭了几下。

“那个谁,你把手拿开,把飞机都磨花了。”丘不老在登机梯上叫住了孙胖子。

“不至于吧,丘主任。”孙胖子嘴上笑嘻嘻的,表情明显不是很服气,“花了也是航空公司的,您那么紧张干什么?”

“孙大圣,你把嘴闭上。”郝文明走了过来说,“别跟丘主任没大没小的。”

丘不老瞥了他一眼,没有再搭理孙胖子,自顾自上了飞机。

“郝头,你说至不至于?就摸一下而已,又不是他家的。”孙胖子还是不服气。

“你知道个屁!”郝文明低了几个调门说道,“飞机是民调局的,二室用得多,由他们负责维护。”

孙胖子的嘴巴都合不上了,“不是吧……”

我在一旁听了,也有点接受不了,问道:“郝头,你是说民调局有自己的飞机?”

“那么大声干吗?没见过世面。”郝文明很是不屑道。

孙胖子突然来了情绪,说:“郝头,空姐也是民调局的吗?方不方便给介绍一下……”

飞机的内部客舱和我以前见到的也不一样,说是飞机客舱倒不如说是飞行办公室。左右靠窗两排各是一溜儿长椅,中间是一部投影仪。丘不老已经在那里查看资料了。

飞机起飞后,三个主任开始后续的任务说明。主讲的是丘不老,他打开了幻灯,幕布上出现的是一张沙漠中冒出一片瓦砾的图片。

丘不老指着图片说道:“这张照片是事发地点的卫星图片,半个月前,因为一场风暴,大月氏国的遗址从沙漠中露了出来。露出的大部分证实了是皇宫主体,还有一部分是大月氏国的主城区,从资料分析上看应该是某个大官僚的府邸。

“大月氏国的国教是佛教,传说是大月氏国将佛教引入中原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强大的邪教在大月氏国的范围内流传过。基本上可以排除有古代邪教现世的可能。人员失踪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皇宫被沙漠掩埋时,里面还有大量的人员没有逃出来,他们死后的怨气被封在皇宫内,有活人进入皇宫后,就被这股怨气冲了体。

“考古人员是在进入皇宫后失踪的,我认为调查重点就在皇宫内部。这个由我们二室的人负责。一室和欧阳主任负责援助。没问题吧?”

“我有个问题。”孙胖子举手说道,“我们一室负责什么援助?”

“把茶水什么的准备好,别乱跑,老实待着就算是对我们二室的援助了。”二室副主任慢悠悠地说道。以前就听说他和郝文明不和,只是没想到了这种程度,当着郝主任的面就敢找一室的麻烦。

别说我了,就连郝文明的脸上都挂不住了,没想到孙胖子来了一句“那你喝什么茶,普洱行吗?”

这不像是我认识的孙大圣啊,没见过这小子能吃哑巴亏啊?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在兰州机场降落。在机场直接换乘了两架军用直升机。孙大圣嘀咕道:“啧啧……还有直升机?这气势也太大了吧。”我白了他一眼,指着机身上的两个字说道:“你眼瞎了?没看见‘八一’?飞机是解放军叔叔的!”

在天上又飞了一个多小时后,两架直升机降落在事发地点——巴丹吉林沙漠。当地已经被警察和武警封锁,警察还在遗址的周围拉上了警戒线。看样子考古人员失踪的消息可能走漏了,已经有记者陆陆续续赶来了,被警察拦在了警戒线外面。

直升机一落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就跑了过来,说:“哪位是丘队长?”

丘不老走到他的身旁,说:“我是,你是王队长?我们早上通过电话的。”

来人正是考古队的队长,姓王。王队长气喘吁吁地说道:“事情又出了变化……”

“嗯?”丘不老一皱眉,“什么变化?说明白点!”王队长掏出手帕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两个小时前,我们派出了第四拨人下去救援。他们也失去联络了。”

“你再说一遍!”

丘不老瞪起了眼睛说道:“我在电话里怎么和你说的!我们不到,你们没有权利擅自进行任何行动!”

“我也是想早一点把人救出来,还以为这次下去的是武警,能把人都救回来……”王队长唯唯诺诺地说道,越说声音越小。

“下去的是武警?几个人?带武器了吗?”丘不老的声音低了几个调门,眉头却扭成了一团。

王队长不敢直视丘不老的眼神,目光游离地说道:“下去五个人……怕下面有危险,他们都带了枪。刚下去的时候还能联络上,后来响了一阵枪声……就联络不到了。”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等人也围拢过来,三巨头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三人耳语了几句后,带各自人马到了不远处的事发现场——大月氏国皇宫的遗址。

说是皇宫的遗址,其实就是沙漠里冒出的一片瓦砾连着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深坑。现在到了下午一点多钟,阳光斜射进了深坑。借着阳光探路,也只能看到三四米深的位置,再往下就是一片漆黑了。考古队的王队长跟在丘不老的身后,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