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新春番外:肖宝贝……们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身为计算机系神人和系花的产品,肖小朋友从小就表现出了他对计算机的狂热爱好。具体表现为,刚刚学会爬的时候,他就不畏艰难地爬到了爸爸开着的笔记本旁边,对着键盘心满意足的尿了一场尿,彻底报废了爸爸的电脑。

当然下场也是凄惨的——被客厅接电话回来的年轻爸爸抓住,狠狠地拍了两下他肉嘟嘟的小屁股。

等到稍微大点的时候,他就抱着爸爸的腿不放:“爸爸给琮琮买一个小电脑吧。”

爸爸:“为什么要小电脑?”

肖小朋友很有志气地回答:“工作。”

年轻的爸爸顿时产生了后继有人的自豪感,弯腰抱起他:“什么工作呢?”

琮琮:“按ABCD!”

爸爸:“……”

肖宝宝的大名是爷爷取的,叫肖明琮。爷爷煞有介事地对这名字做了一番解释——明者,日月也,日月者,天之灵气也。琮者,玉器也,玉石者,地之精华也。

所以我们肖明琮肖宝贝,毫无疑问是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啦!

咳……

老人家的自鸣得意先别管。单就小朋友本身来说,说是精华也实在不为过。长相上像美艳的妈妈多些,小小年纪修眉明眸,漂亮俊秀……当然,胖乎乎了点儿。聪明灵敏的脑瓜据说像足了爸爸,一点点大逻辑清楚得不得了,对数字尤其敏感。不过活泼好动十分有破坏力的性格却不知道像谁。

一天晚上,微微好不容易把他给哄睡了,拉着肖奈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修玩具。微微看着一堆四分五裂的玩具,有些苦恼:“琮琮到底像谁呢,我小时候没这么皮啊,我有些玩具现在还好好的,我妈收着呢。是不是像你?”

“不像我。”肖奈一口否决,把小汽车的轮子按上去,说:“我小时候从来不拆自己的玩具。”

……呃,所以?

“别人的应该拆了不少。”肖奈遥思状。

微微:“……”

好吧,知道儿子像谁了,不过琮琮啊,你还是要像爸爸学习!别拆爸爸妈妈给你买的呀。

琮琮小朋友精力旺盛,活泼过头,从来不甘寂寞。还不会爬的时候喜欢在摇篮里讲婴儿国的外星话,而且必须有观众在场应和,不然就扭动踢腿表示抗议。刚刚能爬就裹着尿布滚着奶瓶四处乱爬熟悉地形,到能走就更不得了了。

哄他睡觉是全家最头疼的事情。小朋友很懂得给爸爸妈妈分配工作的。每天爸爸妈妈下班去爷爷奶奶那接他回家,吃饱喝足后,先坐在爸爸怀里看爸爸用电脑,咿呀咿呀的提出一些建议。睡觉前呢,喜欢缠着妈妈玩玩具、讲故事,而且每天都要妈妈陪床才肯乖乖睡觉。

这天微微哄他睡觉,不知不觉自己也睡着了。睡了一会,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抱了起来往外走,一会又被放置在了另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微微眼眸微睁,拨开某人解睡衣扣子的手:“不要,没力气。”

扣子只解一半,半遮半掩也别有风情。某人从善如流的不解了,直接扯下来,手从底下伸进去,俯下身在她耳边说:“微微,我们抓紧时间,把该生的都生了吧。”

“啊?”微微被他弄得气息紊乱,一时没听懂。

身上的人似乎带了些恼意,斩钉截铁地说:“再生一个,让他们自己玩去。”

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话,按B市现在的政策是可以生两个的。两人早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决定要两个孩子的,但是这么快就再生微微却是没想过。倒不是担心工作问题,微微还是蛮幸运的,遗传到了她妈妈的体质,怀孕期间居然没有孕吐啥的,脸也白白嫩嫩的,一点没长东西。只要前三个月小心些,后面就可以正常上班了。

生是不怕,可是带呢?现在琮琮大部分时间是爷爷奶奶在带着,大学教授的时间相对比较自由,又请了保姆帮忙,才勉强应付得过来。要是再生个琮琮这样的小魔王,公公婆婆会不会揭竿起义啊>o<

这事肖奈在床上提了一次就没再提,微微觉得他是一时心血来潮,便也没多想。隔了几天肖奈抱着儿子去了趟书店,带回来一堆童书,然后坐在阳光洒照的地板上给儿子读童书。

他的声线还是一贯的清冷,可是在这光线的照射下,在小孩时不时的咿呀声中,却莫名地显得柔和而慵懒。微微靠着他坐着,随手拿了本菜谱看,一心二用的听着他读故事……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按照肖奈的惯例,童话书里的小主角们的名字都被改成了明明或者琮琮。

第一本童书是这样的:

“明明带着妹妹去放羊,他们来到一个小山坡,山坡上长满了青草……”

第二本童书:

“小虫,小鸭,小猪住在森林里,是快乐的三兄妹……”

第三本童书:

“虫虫哥哥和小猪妹妹……”

……

琮琮听了N个故事后委屈了,认真地抗议:“为什么琮琮没有小猪妹妹!”

微微听到某人漫不经心的回答。“很快就有了。”

微微:“……”

微微坐起来,拿书敲他:“你干什么呀==”

肖奈:“培养琮琮做哥哥的责任感。”

微微:“……”

琮琮总结发言:“妈妈,琮琮要带小猪妹妹玩。”

于是,时隔两年,微微又怀孕了,长辈们最先知道,都欢喜得不得了,人老了还有什么追求,就想着含饴弄孙享享天伦之乐了。

微微的舍友们也飞快的知道了,纷纷来电表示震惊。

晓玲:“微微,你家大神为什么对生孩子这么热衷?”

微微:“……他热衷闪电战。”

二喜:“你跟你家大神,才见面就恋爱了,才毕业就结婚了,才结婚就生孩子了,孩子才生没多久就生二胎了。微微啊,接下来你想干吗了?”

微微:“……晚上我问问他下一步计划==”

丝丝:“呜呜呜,你都有两孩子了,我还剩女着,不行,下个相亲对象不管咋样我都嫁了!”

至于公司里,因为微微又穿上了防辐射服,于是大家也不告而知了。嗷嗷带娶的群众纷纷表示受到了严重的刺激,纷纷觉得肖奈很无耻。哪有这样的,领先一步就算了,领先两步也忍了,居然现在还要再来一步,无耻太无耻。

愚公抢天呼地:“老子什么时候才能生小孩啊!”

莫扎他:“你还是先摆脱处男吧……”

愚公:“知道你脱处了,别显摆了。”

莫扎他忧郁地炸毛:“脱的是不能生孩子的处,有毛用有毛用!”

大家还没来得及理解他话中的深意,就听传闻有恐女症的阿爽喃喃自语:“我不想要老婆,但是要孩子,怎么弄?”

大家七嘴八舌的表示这事有难度:“……只听说过隔山打牛,没听说过隔空生子的……”

微微的第二胎特别安静,怀得比第一胎还舒服,基本没什么不适感。大家都觉得是个女孩,早早就取好了名字,叫肖明玥。

然而十月落地,居然还是一个男孩。大家有点计划外的失落,但是更多是对新生命的欢喜。本来要改名字的,但是奶奶熟悉的那个命理大师说,这时辰这斤两,叫肖明玥最好,不能改绝对不能改,于是虽然是个男孩,还是叫明玥。

明玥宝宝生下来就十分安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睡觉,不然就在摇篮里沉思,要是有人来看他,他就静静地躺摇篮里跟人对视,看一阵,研究完毕,扭头,闭眼,继续睡觉。

长得像谁一时还不太看得出来,不过微微觉得是像大神多些,不过大神也没这么闷啊。

唉~~~

微微觉得很疑惑,为啥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极度闹腾,一个极度安静呢?就不能中和一下吗?这基因是怎么分配的!

极度无聊的微微坐月子的时候,就靠思索这个问题来打发时间了。

自从弟弟出生,琮琮就安份了不少,经常踩着小板凳趴着摇篮上看弟弟,跟弟弟说话,间或用小胖手摸他,捏他,但是明玥宝宝就是不理他。

明琮唱电视里学来的歌给他听,本来还在沉思中的小宝宝听了一会,翻过肉呼呼的小身子,拿屁屁对着他,开始睡觉了。小哥哥不爱对着胖屁屁唱歌,停了下来,失落了好半天,然后忧虑地跑到妈妈的床前说:“妈妈,弟弟好像有点笨。”

正在喝鸡汤的微微被呛到了。

明琮为笨弟弟担心了好多天,直到不久后上了幼儿园了才释然。上幼儿园第一天回来,他就很高兴的对妈妈说:“妈妈,弟弟笨点也没关系,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很笨。”

微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