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Part 21

顾漫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晓玲觉得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惊奇。

  比如说现在,六级考试前一天的晚上,她居然被微微拉着去买衣服。

  好吧,虽然是她先说,考试前放松放松不看书了,可是微微也不用反应这么快,立马两眼放光的拉着她直奔学校周边的服饰店吧……

  二喜和丝丝也觉得很惊奇。

  吃完晚饭回宿舍,晓玲和微微都不在,书本却都在桌子上,显然不是去上自习了。二喜一时无聊,发短信问晓玲在哪。

  很快晓玲短信回来――在陪微微买衣服。

  二喜被强烈的雷到了,问明是哪个店,拉着丝丝就跑过去参观。跑到那个店,推开门,恰好看见微微从试衣间里走出来。

  二喜和丝丝一下子愣在了门边。

  从来没见过这样绚烂夺目的微微。

  一向扎起来的长发散开,发梢自然的微卷,落在白皙的肩膀上。身穿一袭绯红色及膝长裙,漂亮的V领设计露出精巧的锁骨,裙子的料子很薄,紧紧的贴在肌肤上沿着身体的曲线滑下来,勾勒得纤腰一握撩人之至,稍一移动,裙摆泛起波浪,裙下白皙匀称的长腿耀目生辉,直令人移不开目光,脚上踩着细高跟水晶凉鞋,衬得脚踝盈盈可爱。整个人说不出的艳光四射,容色摄人,这小小店内一时竟为之一亮。

  店里片刻很无声很无声,晓玲呆了一会才看到二喜和丝丝,马上炫耀说:“怎么样,我帮微微配的,很有眼光吧。”

  有眼光绝对有眼光,二喜正要夸奖,就见镜子前的微微回头郁闷的抱怨:“晓玲,你就不能帮我挑件良家妇女点的吗?”

  晓玲:“……”

  二喜:“……”

  丝丝:“……”

  店员默默的吐血ing,这裙子哪里不良家妇女了!你自己身材太火撑得太曲线关我家纯洁的裙子什么事啊!!!

  一阵沉寂后,晓玲无语的转身继续挑衣服,二喜走进店里问微微:“怎么想起买衣服啊?”

  微微:“因为我发现我去年买的衣服居然起球了>o<”

  二喜默,这我早跟你说了吧,可你前几天不还穿得很欢快吗?

  丝丝说:“那你也不用现在出来买衣服吧,明天考试哎。”

  “呃……”微微词穷,跟奈何见面的事她现在还不想跟人说啊,于是含糊道:“那个……明天晚上我有面试!”

  这可不算骗人,明天的面试啊,那可是的攸关一生的面试!

  二喜听了惊诧了:“你要暑假打工?哪个地方这么变态把面试日期定在周六晚上啊,明天考完试都五点二十了。”

  微微濉

  那个“变态”……好像是她来着……

  下午奈何提出见面的时候,微微的心情……怎么说呢,就好像刚刚才发觉自己肚子饿,天上就啪啦啦掉下一堆鸡腿。

  惊吓有之。

  惊喜有之。

  不知所措有之。

  紧张忐忑有之。

  甚至还胡思乱想,奈何约她见面真的只为视频的事么,会不会?这只是借口?但是这个念头太自恋了点,微微pia的一下把它拍回脑海深处了。

  万般思绪一起涌上心头的后果就是微微当时有点死机--,回答奈何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分钟了,而且只简单回了个“好”字。

  奈何似乎并未在意她的迟缓,得到肯定答复后很直接的发来他的联系方式。

  “我的手机,13xxxxxxxxx。”

  微微看着那行数字,心剧烈地跳起来,竟然比刚刚奈何提出见面的时候还要激动几分。

  奈何的手机啊。

  终于,终于,现实中也有牵扯了呢。

  微微赶紧拿笔记下了号码,写完想起自己似乎也应该报上手机号,可是,她现在没手机啊==

  她的手机去年就被偷掉了,然后微微发现没手机的日子实在太清净太舒服了,就一直没再买。其实学生能有多少事非用手机不可呢,宿舍里有同班同学,什么事情都能通知到。

  但是现在,如果不给手机的话,奈何会不会以为她没诚意啊,微微迟疑的打字:“我的手机被偷掉了还没买>o<”

  为了表示自己绝对很有诚意见面,微微主动问:“我们在哪里见?我在A大,北四环外,你也在B市吧。”

  虽然从没问过彼此的详细信息,但是言谈之中总有蛛丝马迹,奈何肯定也是猜到她在B市才会约她见面的吧。

  “嗯,我在。”奈何淡淡应道:“我去A大接你,你什么时候有空?”

  微微被这个“接”字震住了,脑子浑浑的有啥说啥:“我明天考完试,五点半以后就有空了。”

  “六点我在A大东门等你?”

  “五点半吧。”省得还要多等半个小时,话说奈何似乎对A大很熟啊,脑子里模糊地掠过这个念头,微微没怎么思考就把五点半这几个字打了出去,然后就愣了,她、她、她是不是表现得太急切了啊,泪。

  越想越不好意思,快速的敲定时间地点后,微微扔下一句“明天到时候我打你手机,有事我先下了”就匆匆跑了,然后就坐着对电脑发呆,一会又蹲着对衣柜发呆……

  ……

  “良家妇女型的,去试试。”

  见微微傻傻的又陷入沉思,晓玲没好气的把手里的衣服扔给她。真是的,自己发呆让她动脑子,还敢挑三拣四,哼!

  微微宓谋ё乓路呓砸录洌换岽┖贸隼矗峥醋虐蛋档阃贰

  这次不是连衣裙了,白色褶皱收腰的中袖上衣,配上湖蓝色淡雅印花短裙。做工和剪裁都很普通的两件小衣服,穿在微微身上却有精致的感觉,而且蓝白这样清爽的天空色,也的确收敛了几分微微骨子里的艳色。

  一句话评价,就是比较良家妇女啦。

  微微自己也比较满意,虽然不太习惯膝上几公分的短裙,但是穿上去就没有再扭捏,落落大方的站在镜子前。

  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微微总觉得哪里不对,想了一会,“哎,鞋子。”

  脚上的鞋子还是之前那双水晶细跟凉鞋,也是晓玲帮忙挑的。

  晓玲说:“这双鞋很漂亮啊,穿短裙就要穿这种凉鞋才好看。”

  微微摇头:“太高了。”

  她本身身高就169了,这双鞋子的后跟有七八厘米,这样加起来她就有177……

  万一奈何……没这么高怎么办……

  >o<

  这次没再劳烦晓玲,微微自己选了双白色的微跟凉鞋换上,得到舍友们的一致认可后,微微开始和店员砍价。

  在她身后,二喜悄声说:“这件上衣,很保守啊……”

  领子那两排竖着的小扣子扣得紧紧的,什么都不露。

  晓玲点头:“很清爽干净,满适合微微的,面试的话,学生气点也好。”

  二喜不作声了,心里呐喊着,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这上衣扣那么紧更诱惑更诱惑吗?什么叫禁欲的美感这就是啊着就是啊!

  二喜默默的泪了。

  最终,微微以200块的价格买下了这三件东西,第二天直接穿着去考试了,因为约在五点半,考完没有时间回宿舍换装。

  结果……

  震翻了考场一堆人。

  其实微微这一身装束很普通了,但是微微平时很少穿裙子啊,倒不是排斥裙子什么的,只是上课的地方离宿舍远,穿裙子不方便骑自行车。

  所以今天不过稍稍换下装,就惊落眼球无数。微微一向被人看惯了的,今天都觉得有点不自在起来,幸好考试很快开始了,让她从这种遄粗薪馔蚜顺隼础

  六级考试异常的顺利,中间有一篇阅读居然和微微近期在英文报纸上看过的文章大同小异,这给微微省下了不少时间,做完卷子再选择性的检查完毕,才五点十分不到。

  于是微微便望着答题卡神游,原本因为考试而沉静下来的心渐渐不安分起来,磨蹭了几分钟,微微果断的站起身,提前交了卷。

  从考场出来,微微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时间越来越近了,马上就五点半了,奈何应该已经在来A大的路上了吧,他现在……也会像她这样紧张吗?

  走在行人稀少的校园大道上,微微一会脚步轻快,一会步伐迟缓,就如同她的心情,一会雀跃,一会又忐忑。手里紧紧握着的是记录着奈何手机号码的纸片,其实号码她都已经背下来啦,可是就怕记忆出错,一会找不到奈何。

  微微的考场离东门比较近,走了大约十分钟,东门就隐隐在望了。明知奈何多半还没到,微微还是老远的就眺望起来。

  考试还没结束,东门附近的人不多,只寥寥几个人进出,微微没看到任何形似奈何的人,却吃惊的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肖奈?

  那个站在门外柳树旁的人是肖奈吧?

  他怎么在这里?

  看样子他也在等人?谁这么有面子,居然让肖奈大神这么等。

  脑中这样想着,微微自动自发的走向大门的另一边,她可没勇气和肖奈站在一块。然后走了几步她才发现东门外的另一边居然停了一辆大卡车。

  呃……

  没办法,只好仍然向肖奈所在的方向走去,而就在这时,肖奈竟若有所察般的抬眸向她看来。

  微微的脚步一顿,视线不经意的与他相触。

  微微不记得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肖奈站在何处,何处便霎时成为风景,非关外貌,气质使然尔。

  此刻便是这样,肖奈不过是静静的站在那,那一片的气场彷佛都不一样了,带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清雅悠远。

  朦胧中,微微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微风轻拂的柳树。

  青竹般秀逸潇洒的男子。

  沉静的等待的姿态。

  在哪里见过呢?微微模糊的想着,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低头走路,可是总觉得……

  忍不住又抬头。

  于是,再度对上肖奈的目光。

  他仍然静静的注视着她,目光淡淡,却未稍离,这几乎给了微微一种错觉――他在等她走近。

  但是怎么可能呢?微微可不敢如斯自恋。

  可是他干吗一直看着她?难道肖大神见过她?知道她也是计算机系的?所以朝她多看了两眼?

  嗯,这个想法比较合理,那……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啊,毕竟是同一个系的师兄来着。

  可是……会不会被当成搭讪>o<

  微微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可是慢慢的、慢慢的,还是走近了……

  到底没有抵抗住这样长时间注视的压力,做好被反问“你是谁”的准备,微微停下了脚步,鼓起勇气打招呼:“肖师兄,好巧。”

  一秒。

  两秒。

  三秒。

  ……

  没有回应。

  微微微窘的低下了头,心里尴尬极了,心想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直接走过去就好了嘛,打什么招呼啊,现在被冷冻了吧。

  要不,悄悄飘走?

  胡思乱想着,微微忍不住抬头看向他,却看到肖奈稍稍的弯起了嘴角,注视着她的黑眸中竟似乎蕴藏了一点点笑意。

  然后微微便听到了他的声音。

  “不巧。”略嫌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徐徐道:“我在等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