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花好月圆

秦简2016年02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长乐恨意拳拳,如果此刻她手中有一把利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刺穿拓跋真的心脏。

不错,她是背叛了自己的妹妹,抢走了她的丈夫,夺走了后位,堂而皇之地将一切占为己有。但那又怎么样?她是大历第一美人,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属于她的,拓跋真原本要迎娶的人就是她,李

未央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等道路畅通无阻的时候,她理所当然要给自己让路。只不过李长乐没有想到,在二十多年以后,自己的侄女竟然以同样的手段试图从她手中夺取权力,这是她无论如。何都

不能容忍的,所以绯月必须死。

本以为那个图谋不轨的小贱人死去之后,拓跋真就会回到她的身边,可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把一切都给毁掉了。李长乐不甘心,非常不甘心,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自己的命运就这样为别人所操纵了

,所以她拼命地伸出手去,试图抓住拓跋真的袍子一角:“你.….…不会成功的‘….…哈.….…”她的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响动,似乎在嘲笑,又似乎在警告。

拓跋真当然知道李长乐在说什么,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皇后。年轻的时候,她可以依靠绝美的容貌和出众的才情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等年纪大了以后,她学会依靠家族的支持来巩固自己的后位。

李丞相早已致仕,蒋国公也已经去世,但蒋家却屹立不倒,甚至成为大历的第一家族,手中牢牢掌控着军队。这是因为蒋家有出色的子弟,出色到他们可以支撑住这个日渐庞大的家族不受到任何权力争

夺的影响。但日子久了,再庞大的树木也会有蛀虫,没有谁能长盛不衰.….…

拓跋真微笑道:“放心吧,待会儿太子会来看望你的,希望你们母子相处愉快。”

李长乐死死瞪着他,眼中充满仇恨。她根本不相信拓跋真会让太子来看望她,因为他会恐惧太子站在自己这一边,共同控诉他这个无情无义的人。可拓跋真并未失言,很快她就见到了太子自己的亲

生儿子。

欣喜若狂的李长乐紧紧握住拓跋夙的手,涕泪横流:“你父皇.….…是他.….…是他放的火!”

年轻的太子面上涌现出一阵不安,却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和愤慨,可惜李长乐过于兴奋,以至于她压根没有注意到对方这种奇特的情绪。

“你立刻写信.….…给蒋海他们,让他们起兵.….…起兵救我!”李长乐拼命地说完,用力地咽下喉咙里的一口血沫,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眸子里的恨毒之色。她要报复,她要让拓跋真知道失

去一切的滋味!

太子的手在颤抖,脸色也异常苍白,在他的成长经历中,拓跋真这个父皇过于强势,而且疑心很重,从来不曾给予他足够的信任和帮助。当然,拓跋真对所有人都是如此,并不仅仅对他一人而已。

尤其是近几年来,拓跋真更是变得疑神疑鬼、动辄得咎,以至于太子在朝中不敢轻易地说话。此刻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变成这副模样,拓跋夙涌起的第一个感觉似乎不是愤怒,而是恐惧。他紧张地看了

一眼窗外和门口,似乎在担心那里突然涌出可怕的禁卫,又担心是否隔墙有耳。在这个宫中,他的太子之位越来越不稳当,他不能这样冒险。

尤其,这一次的探访,是皇帝亲口命令他这样做的。尽管他从心底里同情自己的母亲,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去帮助她。所以,他只是嗫嚅着:“母后,您好好养伤,其他的都不要想了,尤其不

要再说那些谋逆的话,若是被人听见,连我都会被拖累.….…”

李长乐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没想到在看到自己落入这种惨状之后,他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难道他看不到皇帝是如何迫害她的么?拓跋真就是要让她活着饱受折磨,所以既不让人照料她,也

不肯给她召御医,任由她被烧伤的地方一点点溃烂、流脓,这是一种残酷的折磨,而她最宝贝的儿子现在却劝说她好好养伤?荒谬!

“在这种地方怎么养伤,你一定要去找蒋海,传我的懿旨!”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恐惧到了极点的太子打断了。太子猛然甩开了她的手,脸上表情简直有点气急败坏的:“母后,你就不要再做白日梦了,你以为父皇是什么人,他会任由我们和外界通信吗

?我实话告诉你,父皇已经对外宣称你伤得很重,现在蒋家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但他们没有丝毫动静,这表示他们已经默许了一切的发生,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这是什么意思,蒋家每个人都知道,但他们对此保持沉默,为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个皇后对于蒋家的重要性吗,他们竟然愚蠢地要舍弃她?不,这不可能,她才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看着李长乐神情不可置信,太子急躁地在殿内走了两步,像是难以掩饰内心的焦躁不安,但很快他就豁出去一样走到她面前,说出了真心话:“蒋家不再需要你了,蒋海的大女儿马上就会成为我的

太子妃,而且蒋家也从家族中选了四个年轻美貌的少女入宫,她们不能立刻取代你成为皇后,但陛下已经给了她们一席之地,其中有一个还被册封为敏妃,父皇很宠爱她。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根本没

有必要跟陛下对着干,这对蒋氏家族是很不利的。虽然这些年他们在朝中风生水起,但还是有很多人在暗地里反对和嫉恨,蒋氏的仇人很多,他们需要陛下的庇护和支持。”

“不,我不信,我绝对不信!”李长乐双眉竖起,眼中怒火直喷,但同时她也意识到这一切是有可能的,不得不从心底里感到冰寒刺骨。

“母后,你别忘记,由始至终你只是姓李的,蒋家不过是你的外祖,一旦他们有了更亲近的人选,是必然会遗弃你的!”太子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的美梦。

李长乐立刻意识到事情的关键,从前蒋家不遗余力地帮助她,是因为她的外祖母还在世,那位老夫人总是偏袒自己的心爱的外孙女,使得蒋家所有人都将李长乐奉为上宾。在蒋家暂且还没有可以推

出来的人选之时,李长乐就是最好的拉拢皇室的媒介。然而等他们找到了更适合的人选,或者直白的说等他们有了直系或者旁系的出色少女,他们的心思就会活络起来。最重要的是,足以影响大局的老

国公夫人已经去世,而蒋家这一代的掌权者对她这个皇后只是空余一些表面上的支持。

她怎么这样愚蠢,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是拓跋真这么多年来的宠爱让她忘记了自己随时处于危机之中,也许是天生的优越感让她以为世界是围绕着自己转动,以至于突然被舍弃了,对于她

而言等同于晴天霹雳!

太子见到李长乐脸色煞白,目光呆滞,心里仿佛有些害怕:“母后,我还要回去见父皇.….…”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

李长乐没想到最后连她的儿子都要离开,一时焦急起来,她慌忙想要抬起手,然而却一下子跌了回去,浑身抖个不停,那模样就像忽然被人抽走了魂魄一样。

太子飞快地跑了出去,丝毫也不顾及储君的礼仪,简直像是后面有什么甩不掉的妖魔一般。

李长乐绝望地望着对方的背影,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成了孤家寡人。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乾坤,她绝对不愿意相信自己就这样完了,不,她绝对不信‘….…于是她挣扎着,撑着自己爬起来,然而浑身的烧伤让她难以动弹,但继续这样躺下去,她只能困死在这个

宫殿里,而这就是她丈夫的真正目的,他要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床上腐烂,她必须想方设法离开这里,李长乐终于站起身,一点点挪动着步子,几乎是忍受着全身剧痛,好容易才勉强走出了宫殿

的大门,只是她并不知道除了满身都是烧伤外,她的头发蓬乱,眼窝深陷,眼下是青色的阴影,左边脸严重烧伤,看起来十足骇人。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厉声呵斥殿外的那些宫女太监:“立刻送

我去见陛下,听见了没有?”

人们面面相觑,皇后伤成这个模样竟然还到处跑,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可是没有人敢阻止她,因为此刻的皇后看起来极其可怕。他们只能按照李长乐的吩咐准备了步辇,送她去皇帝的清心殿。一路

等她赶过去,已经是中午了,太阳明晃晃在头顶上挂着,她满身都是汗,又累又怒。

李长乐虽然伤痛得很,需人搀扶,但那股凶狠的气势支撑着她,一路势如破竹地闯进去。

高高的台阶上,太监先冲出来拦着:“娘娘,陛下没有宣召您!”

李长乐一把挥开了他:“滚!”

然后,她突然瞧见一个皮肤如玉、眼眸如星的美人走了出来,衣裳虽然整齐,发髻却是蓬松的,像是刚刚才梳妆好,却偏偏带了那么一丝慵懒的风情,叫人无论如何都转不开眼睛。

“敏儿见过娘娘。”敏妃略一停顿,红润的樱桃小口轻轻上挑,含着似是而非的笑,动作行云流水,可见早已受到过专门的培养。

好啊,蒋家人根本是早有预谋,一边对着她吹捧呵护,一边背地里准备好了合适人选。

“娘娘不赶巧,陛下正在午睡,怕是不能让您进去.….…”敏妃犹犹豫豫地说着,眼底却含了一丝得意。

李长乐面色枯败,面颊烧伤,早已不像是传言中的绝色佳人,此刻她摇摇欲坠,一脸怒容,这样的皇后绝对当不久了.….…敏妃强忍着心中的微笑,面上显得很恭敬。

李长乐看着眼前取代自己的年轻女子,心里一阵阵抽痛。想当年自己容貌最盛之时,谁在她的面前不自惭形秽,眼前这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然而美人迟暮,皇帝要换美貌的女子陪伴,这话说出去

谁都会觉得理所当然,可李长乐却不甘心,她像是当年的李未央一样,一点都不甘心!一口气暴喝出来:“蒋家送来这么一个狐媚子,竟然挑唆着陛下白日宣淫,是存什么心思?”说着她双眉猛地立起

,喝令左右:“快把这贱人打死,免得她害陛下遗臭万年!”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动,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这一幕。李长乐气得狠了,一把推开搀扶着她的宫女,扑上去就要揪住敏妃,想要用尖锐的指甲抓花对方美丽的面孔,然而敏妃年轻灵活,敏锐地闪开

了,李长乐依旧不死心,充满恨意地再度扑过去,敏妃眼底嘲讽之色闪过,身形猛然避开,李长乐扑了个空,只觉得整个人一脚踩下,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

众人眼睁睁看着皇后从高高的台阶上滚了下去.….…

李长乐一刻不停地滚到底,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朦胧的光影中,她看到一个女子就站在院门外,穿了一件素雅的衣裙,皮肤雪花一般的白,眼睛漆黑,面颊却泛着桃花般的红润。那一张脸.….…

那一张脸李长乐绝对不会忘记

李未央,竟然是她!

只不过,李未央应该早已在冷宫里无望地死去,眼前这个女子却年轻美丽,整个人散发着青春与活力。

这不是少女时候的李未央,因为李长乐清晰记得那时候这个三妹是倾慕并且依赖着她的。

也不是后位被夺时候的李未央,因为那时候的她对自己充满了憎恨、怨毒,以至于冷宫中的怨气迟迟都不肯散去,害得她经常半夜噩梦连连。

阳光下的幻影,只是平静地望着她,眼底既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有平静,像是早已预料到了她的结局。

的确,她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夺走别人心爱的丈夫,总有一日也得交出去。哈哈,报应,真是报应啊。

以为今生再不得相见,谁知自己最后见到的人竟然还是她。李长乐伸出手,向着李未央的影子又哭又笑,说不清心底复杂的感觉是愧疚还是讽刺,终于一口痰没能上来,再也没办法发出一句声音,

就这样永远地垂下了身体。然而,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莫名的虚空,死不瞑目。

宫女匆忙进去禀报,太监们忙着收拾皇后的尸体,而敏妃十分困惑地看着不远处:“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阳光下,李长乐刚刚盯着的方向根本是空无一人。

李未央看着人们为李长乐草草准备了葬礼,因为她得罪了新宠敏妃,所以被皇帝命令披发塞糠下葬,并且还用桃木人封死了棺材,这是极为恶毒的诅咒,让她永生永世无法再入轮回,只能在世上做

不知名姓的孤魂野鬼。

敏妃见到皇后死了,十分的高兴,她耐心地等待着国丧过去,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陛下,后宫不可一日无主。”

正在品酒的拓跋真停了酒杯,笑着望她:“敏儿,不要这样不懂事,你应该明白自己的本分。”后宫不需要一个新的皇后,更加不需要一个出身蒋家的皇后。

蒋敏儿面色一白:“陛下,您”

拓跋真淡淡一笑,勾住她的肩膀搂进怀中:“皇后这个位置不好做,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敏儿,你只是朕乖巧的小鸟,怎么能出去经历风雨呢?”

蒋敏儿心头一跳,想起蒋海说过的那些话,依旧不死心地想要努力一把:“可是.….…可是陛下‘….…”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就好好服侍朕,朕不会亏待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蒋敏儿终于明白,拓跋真的心中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自己这个敏妃,她不过是用来平衡蒋家的棋子而已。咬了咬牙,她面上恢复了以往的恭顺,只是继续言笑晏晏地伺候拓跋真饮酒取乐,拓跋真今

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在她的劝说下果真喝了许多酒。

蒋敏儿知道拓跋真的心情为何这样好,因为蒋海今日在朝中提出请陛下上山封禅,只有到最高的山去祭过天帝,他这个天子才算受命于天,万民景仰。

眼看着拓跋真醉眼朦胧,身体打晃,敏妃手指一转,手中酒杯倏然向地上抛掷。砰地一声,酒杯碎片飞溅。

拓跋真莫名其妙望着她,随即眼底迅速浮现出警惕:“你干什么?”

这一句话说完,敏妃已经退到了一边,大批的铁甲武士涌了进来。这些人都是拓跋真身边的禁卫军,可现在他们的统领却是一身戎装的蒋海。蒋海冷笑道:“陛下,您做错了决定。”

拓跋真一下子清醒了,他的面孔冷沉下来:“原来将军一直虎视眈眈,怎么,你对朕的龙椅也这样感兴趣么?”

“蒋家有五十万兵权,如今连城中十万禁军的控制权也已经握在我们手中,宫中的护卫一半都已经归顺,陛下,你手中还有什么底牌?”蒋海气定神闲地道。

拓跋真笑了:“事情不能说的那么绝对,将军可以出去看看。”

蒋海一愣,随即将信将疑地向殿外望去,外面本是黑漆漆的一片,刹那间亮起成百上千的火把,将笼罩在黑暗里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殿内原本手持利剑的人也把武器瞬间调转了方向.….…蒋海

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将军,其实你稳重有余,开拓不足,并不适合做皇帝。蒋洋性格阴沉,不够魄力。蒋华倒是个人才,可惜气量太过狭窄,朕的太医也救不了咳血之症。至于蒋南么,为将尚好,却骄傲自矜,任性

妄为。朕早已经料准了,你们蒋家出不了皇帝,没想到你们却没有自知之明!”

蒋海想不到多年来的部署只是落入拓跋真的一场陷阱,他不由冷笑:“陛下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三弟四弟马上就会兵临城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拓跋真不屑与他争辩,他也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但这场战争他等了很久,准备了很久,很快就能将这块顽疾清理干净。于是,他挥了挥手,禁军上前将蒋海押了下去。

太子从殿外匆匆而入:“父皇,儿臣救驾来迟了!”

吩咐所有人都退下去,拓跋真笑着亲自搀扶起他:“起来吧,多亏你向朕告密,才能确认他们起事的日子。”

太子脸上满是诚恳:“能为父皇尽心尽力,儿臣万死不辞。”

拓跋真由衷感到一种欣慰,他的手用力地在太子肩膀上拍了拍,正要说什么,却猛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太子,他的儿子却惊呼一声:“父皇,您怎么了?”

拓跋真仰天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柄短剑,血水汩汩地向外冒。

他的眼睛,死死地看着眼前的儿子。

太子却抽出腰间长剑,一剑刺死了刚才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如今看到一切正要外逃的敏妃。然后他大声宣布:“你这贱人竟然敢谋杀父皇,罪该万死!”接着,他回过头来,阴冷地看着拓跋真,

“父皇,儿臣没料到那贱人居然如此大胆,请父皇恕罪”

他的眼睛,带着狡诈、阴狠、刻毒,还有蓬勃的野心。

拓跋真充满惊讶地瞪视着自己的儿子,是了,他一直看低了这个小畜生。他的儿子,怎么会是善良之辈,他分明是借机会谋取自己的信任,既除掉了蒋家,又除掉了自己这个碍事的皇帝,好,很好

,青出于蓝。只可惜,他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坐稳江山,你还太嫩,蒋家不会这样轻易打倒”

他本想说没有自己太子压根坐不稳江山,然而,不等他说完太子已经快步上来,染着鲜血的长剑在他身上连砍数十剑,直到他鲜血淋漓、身首异处为止也不肯罢手。

太子心底的怨毒,此刻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最后拓跋真被砍成肉泥他还觉得不解恨.….…

夫妻,君臣,父子,一个个都变成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拓跋真自己种下的恶果。

李未央看到了殿内发生的一切,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下子猛然惊醒,额头上冷汗涔涔,却突然被人腾空抱了起来。

元烈轻轻将她放在床上,柔声道:“怎么睡着了?”

李未央镇定下来,只是笑了笑,眼波温柔:“不过做了一个梦。”

“是好梦,还是恶梦,梦里有我吗?”元烈顺势将她搂在怀里,好奇地问道。

“不好也不坏。”她斜睨他,眼眸颇为好笑,“怎么连做梦都不消停,非得有你才行?”

元烈小声嘀咕:“明明你自己答应的,以后到哪里都跟我一起啊,做梦当然也要梦见我!”

他一边说着,灼热的气息呼在她的颈项,她只觉得很痒痒,原本肃然的心情也被他逗乐了。

元烈得寸进尺地蹭蹭蹭,她肌肤的幽香始终在鼻端萦绕,让他隐隐欢喜。手便也不规矩地在她的耳垂捻啊捻,让她略微发凉的身体随着他掌心的摩挲一寸寸点燃。

她捉住他的手,低声道:“明天你还要上朝,不早点睡会起不来.….…”

明明呼吸都乱了,分明就是强作镇定。

他很满意她的反应,却缠得更紧,声音带着撒娇:“这么冷的天,不抱住你睡会很冷的。”

冷才怪,身体跟火炉一样。

他的手已经滑进了她的内衫,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身子微颤。

“到底刚才梦到了什么.….…”元烈笑嘻嘻地凑上来,咬住她的脸颊轻轻吮吸。

他的吻如春风一般温暖,引起她身子一阵酥麻,她微微含笑,只见到他的黑发垂在耳侧,眼眸晶亮,更衬得肌肤如玉,面容俊美无双,不由低声道:“你猜猜呢?”

他顿住,似有些困惑,随后却笑了,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鬓角:“没关系,不管你刚才梦到了什么,以后一定都会是美梦。”

她沉默了片刻,随即弯起嘴角,轻轻嗯了一声。

的确,从此没有心结,以后她的人生一定都会是美梦。

明亮的月光照进来,将鸾帐内的一双影子拉得很长很长,相依相偎,缠绵入骨。

惟愿此刻,地久天长。

------题外话------

我觉得这是番外最好的部分,每个人都必须有最适合他的结局,哈哈哈哈哈。

 

共 218 条评论

  1. ☆☆☆ says:

    喜欢未央和元烈谈情说爱的时候,非常好看~看了小说就去看电视剧,电视剧简直糟蹋了小说啊啊啊~

  2. ☆☆☆ says:

    好想长大后自己把这个小说变电视剧,全部都不改,名字不改~

    1. 木仔 says:

      不错哦,可是哪找这么多好看的人?还要演技好,难啊

  3. 匿名 says:

    元烈是元锦丰第二个孩子,裴渊走了八个月栖霞公主就生了第二个孩子,那肯定不会是裴渊的孩子。一定是元锦丰的孩子。

    1. 某个渣妹 says:

      栖霞公主都已经疯疯癫癫的了,能顺利九个月才生下孩子才怪呢。肯定是动到胎气早产的。

  4. 匿名 says:

    其实也不好说元烈到底是谁的儿子,不排除是栖霞跟元锦丰第二个儿子的可能

  5. 匿名 says:

    我又看了一遍身世前后的几章,元烈是栖霞跟元锦丰第二个儿子,栖霞假死前跟元锦丰有一晚,孩子又说是8个月早产,栖霞那么爱元锦丰,若不是发现怀了心爱人的孩子,他被裴渊强奸之后早就一死了之了

    1. 匿名 says:

      你这个解释我接受

    2. 匿名 says:

      当时的栖霞那时候已经疯了,而且栖霞已经出宫半年了。感觉元烈还是栖霞和裴渊的儿子。

  6. 元烈应该是元锦丰的儿子 says:

    小说里面写了元锦丰身边的老太监还有看病的太医都看出来元烈像元锦丰,而且他们性格又那么相似

    1. 匿名 says:

      都说外甥像舅舅,元烈像皇帝也是说得通的啊

      1. 匿名 says:

        歪理

  7. 匿名 says:

    不喜欢作者披露的元烈的身世,分明文中多次强调太子是皇后的儿子,却解释是皇后弟弟的,既然是这样那之前为什么在冷莲那件事上为了太子去求皇上,反正太子也没用,他何必多此一举

  8. 匿名 says:

    元烈是栖霞公主和裴渊的儿子。他的相貌更像母亲–元家的,先天的聪慧像裴后。他的性格,冷静和能力是后天培养的 (未央和越西皇上的双重影响)。觉得作者对他的身世安排的特别合理。裴后的性格和李未央很像。她们的算计都与仇恨有关,不同的是李未央有前世的经验,她算计的人还没成为皇上。裴后不能和皇上直接杠上,不得已只好搞些阴谋诡计, 不然她也会像前世的李未央一样死不瞑目。
    小说绝对比电视剧精彩NNN倍。

    1. 匿名 says:

      没错,元烈就是栖霞公主和裴渊的儿子,他长的最像栖霞公主,李家收养他才一岁多,而真太子死的时候都已经两岁多了,而栖霞公主和皇上的孩子一岁多所以才说大一岁看不出来,栖霞公主被囚半年裴后才去看的,而裴渊走了八个月生的孩子,根本就不能是皇上的,要是皇上的裴后去的时候就应该怀孕六个月了,那可能吗?而且就因为是生的裴渊的儿子,栖霞公主才接受不了惨死的,像元烈的性子那都是后天养成的,有的说像皇上,那都是元氏后代,有相像的那也有可能,外甥像舅吗,

  9. 匿名 says:

    电视剧根本看不下去啊!!把一部很好的作品拍成这样,也是一钟境界了。。。。

  10. 电视剧看不下去啊。。。。。 says:

    电视剧根本看不下去啊!!把一部很好的作品拍成这样,也是一钟境界了。。。。

    1. 无名 says:

      赞,同感。

  11. 匿名 says:

    以前看过这文章但就前几章就封了,现在出电视剧看了一点点就感觉和小说完全不一样,所以对电视剧不感兴趣,没看过小说的人应该会觉得电视剧好看

  12. 匿名 says:

    总觉得这样子安排男主角的身世有些画蛇添足

    1. 匿名 says:

      是啊

  13. 爹爹 says:

    都是看了电视来看书的啊!还是书好看。

  14. 疯丫头 says:

    元烈的身份太差强人意,结局应该内容更丰富些。

  15. 帅炸的小羽毛 says:

    不可置否,思维逻辑神马的我都很严谨,比心♥

  16. 帅炸的小羽毛 says:

    不可置否,思维逻辑神马的都很严谨,文章整体比心♥。电视剧感觉和小说区别简直不要太大,还有就是元烈身世。。迷茫了

  17. 匿名 says:

    大大的赞!耶!

  18. 芸蕙 says:

    好看好看。
    電視劇太差勁了。。

  19. 匿名 says:

    很好看,谢谢

  20. 匿名 says:

    不高兴元烈的身份

  21. 匿名 says:

    裴后从来不对元烈下手,就因为她从头到尾都知道元烈是她裴家人。而被欺骗的元锦丰一心想让元烈继承皇位,刚好圆了裴后想要裴家人坐天下的阴谋。可惜,裴后棋差一着,元烈爱美人不爱江山,天下终归没落入裴家。

  22. 匿名 says:

    为什么有那么多…….和……. 都在写啥

  23. 匿名 says:

    元烈的身世真是复杂

  24. 未央未央 says:

    小说电视剧我都很喜欢,小说更注重艺术效果,更文艺,而电视剧更注重历史,遵循一些套路,其实这是我看的第一部小说,我就是因为电视剧才看这个的,其实不论怎样,我都永远支持我心中的未央,因为《锦绣未央》,让我坚强,让我成为了唐嫣的一名粉丝,谢谢未央,还有大家,我是一名中学生,趁着暑假还有几日,再看一些,马上就要开学了,希望自己能沉下心来学习,再见,未央,寒假见!(。・ω・。)ノ♡

  25. 未央未央 says:

    永远爱你,未央,我的偶像!

  26. 笙歌 says:

    爱元烈未央!!!

  27. rose says:

    不管元烈的身世如何,最后跟未央在一起,结局也是美好的

  28. 匿名 says:

    特别好

  29. 末央未央 says:

    终于看完了,大爱,要是未央成为皇后就好了,没看过隐。

  30. 匿名 says:

    所以元列是栖霞跟裴渊的孩子,意外啊!

  31. 爱如… says:

    所以元列是栖霞跟裴渊的孩子,意外啊!

  32. 匿名 says:

    元烈就是敏德吗?

  33. 匿名 says:

    元烈就是李敏德?

  34. 匿名 says:

    女主开了挂

  35. 匿名 says:

    跟小说比起来,电视剧就是个渣渣。元烈的转折好多。看了两遍,还是小说好。

  36. 未央元烈 says:

    小说好看,不喜欢电视剧。

  37. 薛洋夫人 says:

    很不错的一本小说,可惜电视剧改编过大,毁了这部小说原有的魅力……

  38. (⌯¤̴̶̷̀ω¤̴̶̷́)✧ says:

    好看,只要未央幸福就好 (^_^)☆

  39. 匿名 says:

    终于看完了 还是对元烈的身世放不下心啊…
    为什么

    1. 未央是我老婆 says:

      我!也!是!啊!本来这本书几年前看完(但没看番外)就一心认为元烈是皇帝的儿子,圆圆满满的,怎料几年后看到番外发现原来还有这种操作?!裴渊和公主还有孩子。。。虽然作者那一段我看了几遍都看不懂到底谁跟谁,但是我觉得没必要要把男主的身世弄得那么复杂啊啊啊,总感觉心里怪怪的。
      这本书对我来说也算是神作了,之后看过类似的文虽然也好看,但未央在我心里一直是白月光,从未被超越!除了男主身世和做事生活方面描画得太少,很难带入,没有一起成长的感觉以外~这本书就是完美了!!最后表白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