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27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程家阳

我带了鲜花去医院看吴嘉仪,在门口跟他的经纪人通报,助理进去请示了她才请我进去,又嘱咐:“时间请不要太长,嘉仪还要休息。”

吴嘉仪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见我进来,招呼我过去。盗墓笔记小说

“你这个大忙人,还来看我?”

我笑一笑,看到她的报纸翻到娱乐版,醒目的标题是“吴嘉仪为情所困,自杀未遂”。

我说:“咳,都是一些八卦消息。”落霞

她却说:“干我们这一行,职业就是为了给别人制造八卦话题。”

我们并非熟识的朋友,那天我在医院的门口看见她被人从救护车里抬出来,回去告诉旭东,他发呆了好久,求我替他来看看她。我现在没有话说,看着吴嘉仪不施脂粉的脸,发现其实也是年轻弱质的女子,浮萍一样飘在尘世的话题上。

“家阳,我知道他要结婚了。从朋友的朋友的口中。真是的,恋爱的时候那样,现在要分开了,跟我连个交待都没有,还要别人告诉我结果。

那天下午,我就这样想,煎中药的时候,马虎了,烧干了,火还没有闭。所以出了这样的意外。

你也是替他来看我吧。

不用否认,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这样,是我自己愿意这样,不怪旭东。

好像死过一回,我也看透了。

过不去的,无非是自己的一道关罢了。

请你告诉他,不必这样躲闪我,放轻松,以后做不成朋友,也不用像躲债一样。”

旭东结婚的头一天,我将吴嘉仪的话说给他听。这个粗枝大叶的人听着听着,怔怔的就流下眼泪来。

“家阳你在心里骂我吧?”

“不至于。”

“你不是看到了我对她什么样子吗?你觉得我不想跟她结婚吗?我玩了这么多年,也只对这一个上了心。可是,我也是,不得已……”

旭东的事情,我哥哥家明也知道,他对吴嘉仪颇赞赏,我们说起这件事,在自己家的书房里。

他在看克拉克盖博的老电影《一夜风流》,流落的富家女爱上插科打诨的记者,纯真无邪的年代,公主爱上青蛙的故事。

家明看见我从旭东那里拿了做男傧相的礼服来。

“那他到底还是就范了。”家明说。

“……”

“那个女人为他这么做,倒是勇气可嘉。她有多爱他,为他自杀,就可见一斑。可惜看错了人。”

我坐在他旁边,口干舌燥的想替旭东辩解。

“他也是不得已。”

“借口罢了。”

家明是这样的人,说起别人的事情,总是看笑话一样的语气。

“你呢?你不也是一样?”

我想起去年,他一直没有住在家里,当时在家里跟父亲闹革命,我母亲说,他有一个女人,为他怀孕,几乎要结婚了,可是事情结束的无声无息,他不久搬回家里来住。

家明突然笑了:“你一直想知道我那个时候怎么回事吧?我今天告诉你,愿与君为戒。”

“洗耳恭听。”

“我很爱一个女人,同居在一起,她怀了我的小孩,那个孩子已经挺大了,我亲耳听过心跳。

可是,你也知道的,父亲母亲不同意,因为她的家境。

他们当然要不择手段的阻止我跟她结婚。

从我这里行不通,于是找到她,给她一笔钱。她同意了,打掉了那个孩子。

他轻描淡写的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你不恨他们?你还搬回来住?”

“恨他们?”他看看我,“这就是为什么,我挺佩服那个女明星,如果那个女人也有这般坚决,现在不就有小孩子管你叫叔叔了?”他说完还笑了一下,“所以周围的环境怎样,压力有多大,说是‘不得已’都是借口,当事人的态度才是关键。”

我觉得家明说的有道理,第二天婚礼上,我看到旭东憔悴无望如将入地狱,又同情起此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样子。

可是每个人仿佛都有故事。

仪式上,神父问女人愿不愿意嫁与旭东为妻,她过了好久终于说“愿意”,已然泪盈于睫。

城市故事中的众人,都有怎样坚强的心,能够负担这种种的不如意,完成此生?

五一假期,原本计划与乔菲出游星马泰的我躲在家里上网。

我与“我就不信注册不上”聊天,他问我:“你状态可好些了?”

“嗨凑活活着。”

“那就是还没好。可见你是真的爱她。你这样跟自己过不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去看看她。”

“不知道说些什么。”

“也不用说些什么。看看她过得怎样。要是真的爱你,一定也跟你一样颓唐,折磨自己。”

网友的话让我想起吴嘉仪。

菲对我,有没有她对旭东那么多。

不不不,我当然不想要她折磨自己,我从来希望她能过得比我好。

可是,否则感情用什么衡量?

我打电话给菲,她的手机关机;又拨到寝室,同屋的女孩过了好久才接电话,对我说:“哦,她没回家,她刚出去。不知道,是个朋友吧。您打她的手机。”

我拿了车钥匙就走。

到了外面发现突然下起雨来。

车子在马路上开得飞快,一种莫名的担忧与不安全感让我心急如焚。

乔菲

刘公子说:“飞飞你下来,你不下来,我就上去,你看着办吧。”

我说:“你还真是厉害,我手机关了,还查到寝室的号码。”

“快,快,下雨了。我车子就在你们楼下。”

我坐在床上。心里恨恨得想,真是我不找事事找我。

我在厕所里蹲着抽了一支烟,穿上雨衣下楼。

刘公子说:“怎么这么久?”

“你找我有事,请直说。”

“用得着这么严肃吗?飞飞,笑一笑。我没事,看看你。”

“你没事,我有话跟你说。如你所见,刘公子,我就是一个学生,以前做过什么,是因为生活所迫,你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过你跟程家阳的那种日子。

你不缺我这样一个人。我对你更没有亏欠,请你放过我。”

他仔细看着我。

“如果你想包养一个情妇,我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好的对象。

请你不要在我身上做无用功。”

我说完了下车要走,车门被刘公子按住。

“你说得这么痛快,怎么连让我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请讲。”

“我这人是不是长了一副说谎的嘴脸?怎么我说的话很少有人信?

飞飞,乔菲,你当我又是什么?

你觉得‘倾城’那么多的小姐,我会记住每一个人?卸下浓妆,你觉得我会认出来每一个人?我找你,无非想交个朋友,或者说想从程二的手里抢点儿什么。刚开始的时候谈价钱,可能是我的不对,对不住你,我是个生意人,一直以为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不过,正如你所说,我不缺你这样一个姑娘,你不愿意,我绝不勉强。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不要看扁我。”

雨在此时越下越大,浇在塑胶操场上腾起薄薄烟雾。

我深吸一口气,镇定心绪。

“刘公子,你说得过了,我们这种人,不被你们看扁就已经觉得万幸了。现在,我能不能下车?”

“再见。”

我打开车门,下车,雨衣不小心刮在刘公子的车门上,大雨滂沱,浇在脸上,挡住视线。坐在里面的刘公子伸手帮我解开刮在他车上的雨衣的死结。

瓢泼大雨,我侥幸逃过纠纷的一颗忙乱的心,慌张中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 says:

    其实我更喜欢程家明这个人物。鲜活生动。好像能看到他的样子在眼前似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