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61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我在单位请了假,身体好一些,能上班了,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情。

这段时间,我病的昏昏沉沉,经常想到的是很老的一句话,失去了,才知道有多珍贵,才知道,没有好好珍惜。

比如我的健康,比如程家阳。

我有的时候,半夜起来喝水,想起从前我们在一起,我到了半夜就口渴,叫家阳拿水给我喝,喝干了水,闭着眼,在他的睡衣上把嘴巴擦干,他抱着我的头,轻轻放在枕头上。

我这样想着就发起呆来,原来我们曾经是这么亲密的人。如今天各一方。

怨我自己,我活该。

我想,在地球的另一端,他跟他的新婚妻子在做什么呢?他会不会在夜里起床,拿水给她喝?然后可能突然想起我,就象现在,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一样。

程家明来看过我,带来许多五颜六色的小百合。我看着他的脸,说着说着就不说话了,他就说:“你这也太没礼貌了吧,怎么对着一个人,想着另一个人?”

我说:“你们长的还真象呢。”

他把手臂张开,对我说:“来吧,我不在意吃点亏。”

我笑了一下。

他说:“乔菲,你不要这样,谁都可以,但你不要这样笑。”

“为什么?”

“太凄凉。”

波波也来看过我,带来一个男孩,是个憨厚的美国青年,会说中文,他对我说:“要挺住,同志。”

我的病好了大半了,知道他是她的未婚夫,这好了的一半几乎就要吓回去。

这年头怎么了?

人人都忙着结婚,订婚?

我转念一想,也对啊,眼看着过了春节,翻过一年,我就又长了一岁了,都多大了。

病好的差不多了,我提起精神去上班,那天特意擦了胭脂,否则一张苍白消瘦的脸,很是恐怖。

大病初愈,同事们嘘寒问暖,问我吃什么药,现在还打不打点滴,我哑着嗓子应酬了一番,师姐替我解围说,可让这孩子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看这汗出的。

我得以坐下来,拿出面巾纸,擦虚汗,闭着眼擤鼻涕,再睁开,以为又看到幻像,程家阳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叠文件。

他看了看我,眼神冷漠。

我说:“师兄。”

他说:“病好了?”

“恩。”

他点点头,把材料交给师姐就出去了。

时间这么短,就从国外回来开工了?

加勒比的阳光真是好,家阳从来很白皙的脸上有红红健康的颜色。

我看到他就想起来,家阳婚礼的时候,我让师姐帮我垫了一份500元的红包。

中午在食堂吃饭,我要把钱还给师姐,她推回来:“不用了,你自己收着吧。红包没送出去。”

“怎么了?”

她有顾虑,看了看我们旁边没有别人,才低声说:“你不知道,以后再不要打听这件事了。”

“到底怎么了?”

“你没看见,家阳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吗?他那个婚没结成。”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师姐也是不吐不快吧,话题打开便要说的仔细。

“没见过这种女人,家阳马上就要在结婚证签字了,她翻悔了。当时扔下所有人自己离开。留下家阳收拾残局。你不在场,你不知道,当时多少人出席仪式呢,那两家都是什么身份?

哎,这也就是家阳,换做别人啊……”

后面的话我是一句也听不见了,只是又问她:“您说,程家阳他没有结婚?”

程家阳

我坐在办公室里,回忆起婚礼那天的情景。

仪式开始之前,我跟小华在休息厅里,化妆师在她美丽的脸上仔细描绘,扑好了最后一层粉,她回头看我,她还真的是很漂亮。

“你怎么不出去应酬一下客人?”她问我。

“我想仔细看看你。”我说,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小华微微笑,我们在镜子里互相看着对方,我把脸埋在她头发里,亲吻她。

“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家阳。”

“什么?”

“我们要几个孩子呢?”

“响应国家政策嘛。”

“不好。我们要两个小孩子,一男一女,这样不会寂寞。”

“好啊,听你的。”

她向我笑,幸福洋溢在脸上。

我看着她说:“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问你。”

“说。”

“小华,你辛不辛苦?”

“……”

“你就是‘我就不信注册不上’,对不对?

跟我打游戏,跟我聊天,其实是知道,对面的这个人是我,对不对?你对我,了解的真多。

所以,你早就知道乔菲了,她的背景你当然也是掌握的。

那个寄到她学院的传真,也是你,对不对?”

我慢慢的清楚的说,在镜子里看着她,

“我跟她的事情,你都知道,可是,小华,可是你还是要我,还是要跟我结婚。

你苦心孤诣的做这些,做这些根本不符合你的学识,你的风度,你的为人的事情,都是为了这么一个破败的我,你觉得值得吗?”

我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抚摩,我没有一点点夸张,我的心里,真的为小华不值。

我向她笑了一下:“我何德何能?让你为我这样?

小华,你告诉我,真的,你辛不辛苦?”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张脸,在这个时候,凝固成青石的雕塑一般,冰冷,坚硬。

有人推门进来叫我们:“家阳,小华,时间到了,出去吧。”

“走,”我拉起她,“我们去结婚。”

虽然时间仓促,不过会场仍然准备的豪华温馨,红色天鹅绒的地毯和帘幕,四处用各种白色,淡黄的花朵点缀,前面长桌上,放着我们等会儿要签定的结婚协议,下面坐着双方亲友,眼里仿佛都有笑意,在他们眼中,我与文小华是多么门当户对的一对璧人,殊不知,幸福平静的表象下,一个心灰意冷,一个翻江倒海。

我心里低低的笑,所以,谁的故事,谁知道。

主持人历数我们的恋爱之路的时候,我看见我在高翻局的同事们,乔菲没有来,我想,那这个女人还有一颗心,没有残忍到,出卖了我,又来观我行刑的地步。

我是不能想起这个人,想起她的名字的。

后果是,心脏闷钝的疼痛,闭上眼,追悼起从前透支了的欢娱,但觉从此后,人生无望。

主持人碰一碰我:“家阳,家阳。”

哦,原来此刻应该我亲吻小华。

我搂过她,唇印在她的唇上。

冰凉。

下一个环节,我们就要签字,成为受国家法律认可保护的正式夫妻。

我手里握着钢笔,眼前是模糊一片,探,又直起来,皱着眉,千回百转,脑海里,飞速浮现的是另一个女人的年轻容颜,耳朵里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强的变成一个声音:我不能。

我要放下笔的那一瞬间,听见小华喊我:“家阳。”

我看她。

她的声音很低,只有我听的见:“我现在要离开,剩下的局面,请你摆平。”

随即在众人的惊讶中,小华提着裙摆,迅速的独自离开会场。

情况继尔有些失控,

我松一松领结,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吸烟。

有人议论,有人质问,有人离开。

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抬起眼,是我哥,家明,我们互相看看,他突然笑了:“恭喜。”

我在“中旅”大厦的房子住,每天上班,等着我父亲召见,可是,一直也没有动静,不知会有怎样的风暴。

乔菲病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再来上班,憔悴的纸人一样。

我当然知道,这大概是为了什么,因而心里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这个壮的牛一样的人也病了?是不是,轮也应该轮到她为了我,吃点苦,遭点罪了?

我再也不去找她,这个女的折磨我,可谓是相当有手段。

不过,要不然怎么办?

我等着她来找我,请我原谅?

这大约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了,我是男人啊,脸皮总得厚一点,难不成,我像她对我那样,再报复回去?虽然我心里很想这样,不过,我们又不是拍百集长剧《创世纪》,最主要的是,我跟乔菲,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再没有时间做无谓的浪费。

我们必须在一起。

下了班,我开车去她家里找她,只有她的室友在,告诉我,她下午从单位回来就又出去了,等一等,就快回来的。

我坐在她的房间里等乔菲。

视线被一张放在桌上的照片吸引,乔菲站在海边的礁石上,头发被风吹起来,紧着鼻子,皱着眉,笑的怪模怪样。

我就笑起来。

上次几乎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在她这里发现有我的印记的一些什么东西,我不就是在这里吗,这是我在大连为她拍的照片。

这是我眼里的乔菲啊。

等了很久,她也没有回来。

她的朋友又有朋友来,我只好先回去,临走之前,告诉她,不用对乔菲说,我来过。

我晃晃悠悠的买了薄荷味的雪糕回家,出了电梯间,听见有人咳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