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48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我早上就去见主任,他看到我,很是意外:“乔菲,你回来了?怎么不早跟系里打个招呼呢?”

“我出院之后在巴黎没有电话卡了,就联系不上了。”我说。

“你身体好些了?”

“基本上没什么事了。”我的手攥起来。那上面有一道伤痕。

“好好,过几天你们就毕业典礼了,你工作的事……”

“我想去上海看一看。”我说。

主任看看我:“不想留在这里?”

“不知道。”

“好,那你先去吧,休息休息,跟同学聚一聚。有事,我再找你。”

我从主任的办公室出来,去校园外面的话吧打便宜的长途电话,我的手里是黄维德的名片,我想碰碰运气。

接电话的是个好听的女声:“您好,黄总工程师办公室。”

原来还是真的,我说:“您好,我找‘黄总工程师’。”

“黄总现在不在,您是哪位?可愿意留言?”

“嗯,我是他的朋友,”我说的吞吞吐吐的,我觉得现在要求他,“朋友”也算不上,“我姓乔……”

“您是乔菲小姐?国家外语学院的乔小姐?”我话音未落,对面的女生便问。

“是我。”

“黄总现在巴黎,还没有回来,不过他给您留了话。”

到底还是东北人啊,老黄这人粗是粗了点,不过还是很实惠的。他病还未养好,就交待了国内的部下接待我的事。

“乔小姐愿意什么时候来上海,请就打这个电话与我联络,我们会为您安排交通及食宿,我是黄总的秘书杰瑞米。”

哇,这样盛情,我反而觉得很不好意思,我说:“谢谢啊,我,我再过几天吧,可能去上海。”

这下我很有资格教训小孩子了,要与人为善,多做好事,自己的路也会越走越宽。

不过,我的心里,总有些东西,模模糊糊的上下沉浮,又不知道是些什么,看不清,捕捉不到,却让人不安。

我走出话吧,阴沉很久的天开始下雨了,雨滴不大,淅淅沥沥的,我要回寝室,穿过校园,经过操场,雨水滴在小土坑里,冒出飞泡,啪啪的清脆的碎裂。

我忽然知道是什么让我心中不安,难以割舍。

程家阳。

在我要离开这里,去别处工作之前,我会去见他,有些话要告诉他,我从不后悔跟他在一起,他给我的比我这一辈子想要的还多。

不过我没有想到,跟他,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而且,这么快。

我上午刚见了主任,下午又被叫到他的办公室。

主任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陌生人,另一个也是陌生人,程家阳,面无表情地看我一眼,低下头,填表。

这是做什么?

我来不及镇定一下自己,看不明白这阵势。

主任出去之前对我说:“不认识吗?这不是师兄嘛,程家阳,这是外交部人事部门的同志,你叫李老师,他们两个过来考核你。”

外交部?考核我?

我慢慢坐下。

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也没跟我说一声。他们来考核我?怎么我要去外交部工作吗?

我觉得从来都是有能力应付突发情况的,不过我眼前坐的是程家阳,我一看到他就蒙。这是老毛病了。现在我是一头泡在雾水里的空白。我抬头看看他,这人低头,极为专心的在填他手里的表格,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见他的手,他还是那么瘦。我这样看着他,就叹了一口气,他的笔就突然停住了,不过他还是没有抬起头看我一眼。

他身边的李老师样子挺和蔼的对我说:“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好像全世界都知道这事了。

“没事了。”

“我们来是为了给部里选拔年轻翻译,学校推荐了你,当然了,你成绩确实是不错的,不过也得经过考试,今天是面试,程老师,程老师……”

家阳停下笔,我们的对话开始用法语进行。

“请用法文进行自我介绍。”

“我叫乔菲,22岁,在保罗瓦莱里留学回来。”

“专业。”

“法语文化,翻译倾向。”

“籍贯。”

“辽宁。”

“爱好或特长?”

“无。”

“……”

家阳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我由最初的不解和迷惑,变成懊恼。

“先生,我不明白。”我说,仍然用法语。

这个时候,他抬头看我一眼,白净的脸上,眉头微蹙,眼光深不见底,这个乱我心神的罪魁祸首。

“我并没有申请去外交部工作。”

“否则呢?否则你要做什么?”他说。

“我已经决定去上海找工作,不过我想这并不需要报告。”

“上海?”他向别处看看,从鼻子里轻笑了一下,“去干什么?当打工翻译还是企业职员?”

“我已经接洽了米奇林上海公司,”我赌气地说,我很不爽他的态度于是又补充道,“做什么也比留在这里好。”

他突然就一抬头望定我:“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为什么怎样都比留在这里好,这里有什么东西对不起你?”

他还没有这样跟我说过话呢,我看看他几乎恼羞成怒的样子,自己也没了劲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愣住看着他。

我们虽然用法语说话,不过态度和语气肯定不同寻常,旁边的李老师看看家阳:“程老师?您还在问问题吗?”

他皱着眉头把表格扔给他的同事,自己往外走。

李老师看看他,看看我,又看了看程家阳扔给他的对我的评估表格。他可能也觉得诧异,说:“乔菲,你面试合格了,再过一个星期去部里考笔试和听力。”

我站起来,我很清楚地对程家阳说:“我不会去的。”

他走到门口了,听到这话,回头看我,想说什么,有同事在,又不得发作,咬咬牙就走了。

剩下我自己呆呆的站在那,发生了什么事?家阳他为什么对我这样?

我在操场上找了个旮旯抽烟,我想起他从前对我的温言软语和他刚才的冷若冰霜,兜女人善变,其实男人才是不可捉摸的东西。

感情有多深沉,有多疯狂,都不能弥补我们现实中存在的差距。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可是做不成情人,也不至于形同陌路,形同陌路,也好过刚刚他对我的态度。

可是他的那张脸啊,怎么看都好看。

我眯着眼睛想。

会不会他心里还挺喜欢我的?要跟我演一出偶像苦情剧?

这种想法像个小苍蝇一样愉快地冒出来,我迅速的又找了一个苍蝇拍把它消灭了。

乔菲,你不要再意程家阳了。

我的烟吸完了,我把烟头狠狠的摁在地上,站起来抻了个懒腰,夏天的雨,来得快散得也快,现在有阳光从云朵里透出来。

我打算去食堂吃饭,大学里的饭菜,我现在是吃一顿少一顿了。

有辆车在我身边停下来,有个人从那上面下来,对我说:“上车。”

我不知道是什么在那一刻弄花了我的眼,是雨后初霁的阳光,还是这个一直藏在我心里面的男人。

程家阳

乔菲皱着眉,仔细看看我,表情在这一刹那很奇怪。

“乔菲,上车,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她忽然笑了:“师兄,你要请我吃饭吗?好啊。”她乖乖的上了车,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乔菲的惯常伎俩:装没事人。

我发动车子,没有看她。

“去哪里?就附近好不好?我等会儿还跟同学约好打扑克。”

我加大油门,奔向去海滩的高速公路。

“师兄,这是去哪里啊?我,我都跟你说了,我还回去打牌呢。”她有点着急了,不过还是一脸笑容。

“你闭嘴!”我心里这个恨啊,“把安全带绑上!”

我风驰电掣的一路狂奔出城,我真的不想这么失态,我以为我控制得住,可是,说到底,我还是个没有道行的人,不懂得四两拨千斤,不懂得适时的装傻,有道之人,在我旁边,此时终于闭嘴了,也在想对策。

我在海滩把车子停下,自己下车,迎着海风点起一支烟。

终于见到乔菲,但我们此时的距离却比这过去的一年还要遥远。

我有许多事情想在她这里弄个明白,可是千头万绪,不知道如何开始。

但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乔菲她非常出色,她应该留在外交部,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出路,她会有最好的前程。

为了她还是为了我自己,我的脑袋里模糊一片。

无论如何,我们一起生活过,乔菲,她是比我有心眼儿,不过也不是毫无破绽的,我知道不能来硬的,我跟她讲道理。

她走到我身后。

我转过身说:“刚才跟你吼,对不起啊。我,”我笑一下,“心情不太好。”

我的态度出乎有道之人的预料,她愣一下:“啊,没事儿。”

“乔菲,去外交部工作的事儿,你真得考虑一下。我当你是朋友,这么劝你。你自己想想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别人想进进不来,你怎么还不希罕啊?”

“我觉得不太适合我自己。”

“你不是一直想当职业翻译吗?进到部里,要培养有培养,想锻炼能锻炼,你去企业工作,不是那回事儿啊。专业不荒了才怪呢。”我说的是实情,“你的专业成绩这么出色,如果那样,太可惜了。”

“我在别处也有可能当职业翻译啊。”她的嘴很硬。

“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

我说得很慢,有些话在自己的脑袋里也没有成型:“不要考虑太多,毕业是个坎,你要当大人了,以前的事儿,不值得考虑,”

乔菲听了这话,似乎有些震动,她抬头看看我,浅褐色的猫眼,我看来,迷迷蒙蒙。

“再说,你家,你不考虑吗?在这儿无论如何还离家里近一点,还能照应到。真去了那么远,你爸爸妈妈有点事儿找谁啊?”

她低下头:“谢谢你啊,不过,我得考虑,我现在决定不了。咱们回去吧。”她说着往车那边走。

她看不到我,我便得以仔细的看她,瘦了,身子在裙子里空空荡荡的,头发还是那么好,这是这个人的头发,柔韧的,坚强的,我从来握不住的。

我知道,这些话会在她的心里发生作用。

乔菲,她是个滑不溜手的泥鳅,心却是软的。

我抬起头,看见远处有人在放风筝,风筝很高,渐渐的变成黑点。

我觉得自己疲惫,像个没有卷轴的放风筝的人,赤着一双手拉风筝的线,要把它拽回来,直到自己血肉模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