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40章

纪缓缓2016年0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乔菲

可是这天下午,祖祖费兰迪接到巴黎的命令,假期提前结束,他必须马上回去。

接到电话时,我们正坐在农庄的墙头上看工人收葡萄。他收了线,很为难:“真是的,还没跟你在亚维农城里逛一逛。”想一想,又有了好主意,“我跟表哥说,让他们带着你,反正现在是周末。”

“我才不呢。”我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他看看我,其实还挺高兴,嘴里说:“那真遗憾。”

“遗憾什么,以后再来呗。等你再休假。”

他更高兴了。

我跟祖祖与他的亲戚们道别,又乘连夜的火车赶回蒙彼利埃。他回家收拾行李,我回家睡觉。

第二天我睡醒了,准备去火车站送他,打开窗帘一看,哎呀这天气还真会应景,这终年阳光普照的地中海城市居然在这一天下起雨来。

这里是不兴打雨伞的。

因此雨不大却足够把人淋湿。

我到的时候,穿着制服的祖祖在月台上等我,我从远处看着他,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高大矫健,穿着深蓝色的军服,头戴帆帽。祖祖费兰迪非常英俊。

我走过去,他看着我。

我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可这个时候发现语言贫乏。

我们只得拥抱在一起,直到他上车。

我心里想,他可真暖和。

过了一周,我收到他从巴黎寄来的卡片,图案是我曾跟他说过的,我最喜欢的埃菲尔铁塔。背面,祖祖只写了一句话,我很想念你。

我也结束了短暂的假期,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学习。导师是一位香港女士,姓王,曾是联合国的同声传译官,普通话说得让我自叹不如。

第一堂课便开始同声传译的训练。

老师放一段大约5分钟的法文录音,我们边听边进行译制,说出来的汉语同时被录下来。

我听了自己的录音结果,前言不搭后语,中间居然还穿插法语和英语还有我家乡的口头语,王老师问我:“乔菲,你说清楚,什么叫‘内个啥’,你总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只想找个地缝。

王老师说:“知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大家说:“在哪里?”

“听到的东西,以为听懂了,马上就脱口而出,殊不知你说的时候,就已经漏掉了后面的相关内容,没有把译入语听的完整清楚,进行整合,是不可能做出好的同传的,还有,你看看你们,怎么没有一个人动笔?之前是不是白教你们速记了?”

于是这样,我以为熬过第一层炼狱,可第二层来得更是恐怖。我们仍旧是每天上午上课,听大量的录音带,作同传练习,下午仍是自由活动时间,大家捉对厮杀,这样连听带说,直让人头晕脑涨,有呕吐感。

人到了压力极大的时候,就会对自己所从事的事情的意义产生会怀疑。

我为什么养熊取胆,生活得不错,却又偏向虎山行呢?

我为什么要遭这份洋罪呢?直学得自己都开始掉头发,每天像得了强迫症一样,凡是听到的法语立马就要拿汉语说出来。

我想给爸爸妈妈赚钱,以我现在的能力水平,毕了业找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小康应该没有问题。

我没有太高的要求,真的。

如果不是钱,那是为了什么?

有一个人的影子在我的心里旋转。

他工作时精力充沛,冷静自若的潇洒作风,那样子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

程家阳。

我这样想着他,就好像真地看到了他,不过态度不好,一只手左右开弓的拍我的脸:“笨蛋,不学习,又笨又懒。”

打得我疼了。

用力挣扎着起来,发现是小狗祖祖用前爪打我。

我把薯片给他,他乐不得的跑了。

我拧拧腰,继续听广播。

程家阳

小华的节目重新开播,电视上的她仍旧是神采奕奕,高贵漂亮。因为是中断之后再开张,小华请了众多的名人明星捧场道贺。

领导面对镜头说:“这是一个面向未来,面向大众的节目。”

城中著名的CEO说:“在这里做访谈,心情愉快。”

名导演说:“我最欣赏的是这个节目的文化氛围。”

留美回来的篮球巨星说:“我喜欢这节目。”

新晋的小明星说:“大家好,我四江曼玉,请大家继续资慈则样好浪漫好温馨的秀。”

金玉其外。

我在部里的咖啡厅里看到她的节目。晚上加班,大人物要与外国要人通电话,交换对海湾问题的意见,我在这里待命。旁边有几位新闻司的同事,议论着什么,我听他们说:“哎可惜了可惜了。”

“什么事可惜了?”我问。

一个回答:“我的一个同学,去海湾采访,被炸掉一条腿。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来呢。”

我愣了一下。

“孩子还小呢,给前妻带着。他说不让把这信儿告诉在青海的父母。”

“是不是姓赵?华新社的?”

“啊对。家阳,你也知道?”

“听说过。”

我的手机响了,是小华,她的节目刚刚结束。

“家阳,你猜收视率是多少?”

“多少?”

“20%,创访谈节目新高。厉不厉害?”

“恭喜你。”

我想跟她说说,她的同行老赵的事,话到嘴边,没说出来。听见电话的另一边,有人说,恭喜恭喜,这样欢乐的时候,我又何必泼她冷水?

“你什么时候下班?过来接我。”

“我?”我向四处看看,“今天挺多东西得准备,我睡值班室。”

“那好吧。给我打电话啊。”

晚上我回了跟乔菲一起住过的房子,她走之后,我自己也很少来这里。

洗澡,喝水,上网。很巧,“我就不信注册不上”也在。

我问:“你的小说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正收尾呢。你不忙吗?”

“工作完成,回家休息。”

“身边没有女人?”

“哈哈。”

“为什么哈哈?”

“没有女人在身边。”

“奇怪,我以为你恋爱了。”

“为什么这么以为?”

“你很久没来。是吗?恋爱了?终于决定再战江湖?”

“怎么说都行。”

“这是什么回答?”

“是有个女人。只是……”

“只是,她不是原来那个?”

果然是作家,隔着网络,也猜得透人心。我没有回答她。

“你知道的,”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原来的那个怎么样?你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她变成什么样?”

我一下子就点了“离开”。

然后躺在床上吸大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