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125.吃鱼的人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至于这场战斗的结果……林秋石缓步走到了屋子门口, 透过门板的缝隙朝着里面看去。

只见屋内被黑暗笼罩, 但也能勉强看出屋内一片狼藉。所有的家具都散落一地,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躺在屋子中央,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鱼人怪物。这正是昨天林秋石在屋子里看到的那只黄眼鱼怪,它依旧活着, 但气息已经非常虚弱,即便是林秋石走到了它的身边, 它也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林秋石的动作非常小心, 特别在靠近这条鱼时,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这条鱼到底是否还有战斗力。

好在实际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好一些, 这只怪物的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它的血液也不是鲜红色, 而是一种让人觉得不愉快的墨绿色,粘稠又腥臭,它躺在地上,对于林秋石和阮南烛的靠近根本无动于衷, 即便是两人已经走到了它的面前, 它也没有动一下。

阮南烛盯着它看了看, 沉默片刻后,伸出脚尖轻轻的踩了踩它的皮肤, 见它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后, 才道:“是快要死了。”

“嗯。”林秋石观察着面前的怪物,见它气息越来越微弱, 最后呼吸的频率也停住,就这样没了生气,这才从怀中掏出了餐刀,“我来吧。”

“等等。”阮南烛忽的开口。

林秋石扭头看着他,他本以为阮南烛会说出阻止自己动手的话,却不想他只是从背包里掏出一双塑料手套,递给了林秋石:“戴上手套,别沾上它的液体。”

从鱼人怪物身上流下墨绿色液体让人的确是让人看了就觉得非常不愉快,既然能避免,那就尽量不要和身体产生接触,因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林秋石点点头,接过手套戴在手上,握紧了手中的餐刀,开始半蹲在地上切割眼前鱼怪头顶上那根像是刺一样的东西。

他的动作很小心,且随时警惕的关注着鱼怪的动静,就是怕它还没有死透突然暴起。

但比较幸运的是,直到林秋石把那根长长的刺从它的头上取下来,鱼怪都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事实上它的确已经彻底死掉了,那双黄色的眼睛依旧大大的睁着,然而身体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呼吸带来的起伏。

林秋石起身,把手里的长刺递给了阮南烛,然后把塑料手套取下扔在了旁边。

这是一根长长的尖刺,大约有半米左右,非常的坚硬,可以轻易的洞穿结实的木板,它的上面也沾染了许多墨色的血迹,可以想象出,在刚才那场战斗中,它在白眼鱼怪的身上肯定也留下了不少伤口。

阮南烛把尖刺用塑料袋包裹起来,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背包。

林秋石道:“线,长剑,开胃酒,都准备好了。”

阮南烛抬头看了眼天空,道:“等晚上吧。”

林秋石点头。

他们三人去了甲板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聊天。其他人依旧在船舱里穿梭,寻找着门和钥匙的线索。

“这扇门看起来还挺简单呢。”顾龙鸣说。

“哪里简单了。”阮南烛淡淡道,“要不是林林发现了蚊虫的线索,恐怕我们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面对满身是虫子的NPC,大家都会条件反射的想要离他远一点,却不知道他才是离开这里的关键。

“也是。”顾龙鸣挠挠头,“你们两个都好厉害。”

阮南烛道:“你真名叫什么?”

顾龙鸣听到阮南烛的问话,微微一愣后,随即露出了喜色,他知道阮南烛问出他真名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阮南烛已经同意了他加入黑曜石。比林秋石还要厉害的人……顾龙鸣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真名:“我真名叫叶鸟。”

阮南烛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等从这扇门出去,我便来找你对接。”

“你知道我住哪里?”顾龙鸣奇怪道。

“当然知道。”阮南烛道,“不然我怎么会放心你和我家林林一起过门。”他不但知道顾龙鸣住哪里,还知道顾龙鸣的真名,这次询问只是想试探顾龙鸣的诚意罢了。

顾龙鸣:“……”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前几天发生的事,今天聚集到餐厅里吃饭的人又少了许多,只能看见零零星星几个坐在餐桌上的人。

这些人坐在餐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东西,气氛看起来倒也还算和谐。

阮南烛他们当然没有吃鱼,只是让林秋石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其他人似乎对鱼并不像他们那么反感,甚至于那个本来晕船的兄弟,今天都吃了几口鱼肉。

“你不觉得恶心了?”顾龙鸣没忍住,问了坐在他旁边的人一句。

“好像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恶心。”沈觉新前几天一直吐的不似人形,但今天状态似乎好了一点,至少脸色没有那么蜡黄了,他说,“唔……我感觉好像好多了。”

林秋石道:“你还是别吃了,这鱼肉一看就不新鲜。”

沈觉新挠挠头:“还好吧。”他说着又吃了一口,居然没有露出难看的表情。

林秋石看着沈觉新的动作,神情略微有些复杂,他之前尝过鱼的味道,非常的恶心,这会儿嗅到了同样的鱼腥味,想来鱼的味道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不知道沈觉新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鱼肉没问题了……

林秋石正在想着这事,便看到阮南烛筷子一动,竟是也夹了一筷子的鱼肉,缓缓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祝萌?!”林秋石被阮南烛的动作吓了一跳,没想到阮南烛也会尝这个鱼肉。

阮南烛吃完鱼肉后蹙起眉头:“……真的不腥了。”

恩*京*的*书*房 🌳 ww w_E nJiNg_c o m _

“不腥了?”林秋石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他听完这话,尝试性的吃了一点,确定那鱼肉的味道依旧寡淡腥臭,“明明还是腥的……等等……”他看向阮南烛,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思议,“难道开胃酒,是随机的?”

阮南烛沉默,筷子戳着盘子里的鱼肉。

现在活着的人还有十一个,餐厅里现在只坐着七个人,七个人里面除去阮南烛至少有三人都在拿着筷子吃着面前的鱼肉,从他们的表情里看来,吃鱼肉这件事是一点都不勉强,甚至看起来颇为津津有味。

林秋石有种不妙的感觉,他道:“祝萌,别吃了,我们回房间去。”

阮南烛却没有动,他垂了眸子,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鱼肉上面,仿佛鱼肉带着什么极为吸引人的魔力,让他一时间无法轻松放下。

他的表现看的林秋石头皮发麻,他给顾龙鸣使了个眼色,顾龙鸣便心领神会的和他一人一边抓住了阮南烛的手,硬是将他带出了餐厅。

然后三人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屋子后林秋石就赶紧把床单扯下来,将阮南烛牢牢的绑在了椅子上。

好在林秋石做这一切的时候,阮南烛的表现都还算平静,最多只是皱起他那漂亮的眉头,道:“你绑着我做什么?”

林秋石很冷静的说:“我怕你吃鱼。”

阮南烛不说话了,他歪了歪头,神情之间出现些许困惑的味道,好像是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吃鱼这种行为也有些不明白,林秋石以为他会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道了句:“好吧。”

这扇门似乎太过简单了,简单的让人失去了警惕之心。林秋石让顾龙鸣把阮南烛搬到船舱走廊上,以防被变化的房间带走,自己则独自回到了餐厅,然后发现餐厅里面的所有人几乎都开始吃着面前餐盘里的鱼。

那原本充满腥味且寡淡无比的鱼肉在他们的眼里却好像变成了什么不可多得的美食,埋头其中大快朵颐,完全没有注意到林秋石的到来。

林秋石只看了一眼,便转身了,他到达甲板上时,看见之前提醒他的小沫脸色苍白的一个人蹲在角落,看见他便对着他投来了惊惶的眼神。

“怎么了?”林秋石问了她一句。

“厨房……”小沫语气微弱的开口,“厨房里……出事了……”

“什么?”林秋石道,“出什么事了?”

“他们好像都疯了似得。”小沫离林秋石远远的,似乎有些害怕和人靠近,“他们在吃鱼,像疯子一样的吃鱼。”

虽然只是短短几语,但林秋石还是明白了小沫话语的含义,他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点。”

小沫道:“你……你要过去看吗?”

林秋石:“嗯,我过去看看。”

小沫闻言便不说话了。

林秋石转过身,去了餐厅旁边的厨房,厨房的位置也是固定的,还没到便会闻道一股子浓郁的鱼腥味。

林秋石的脚步停在了厨房门口,他没有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片怪异的咀嚼声。透过窗户,他看到了厨房里可怖的情形。

只见几人蹲在地上,把脸埋在一条巨大的鱼身上,这条鱼没有经过烹饪,呈现出一种惨淡的死白色,鱼肉里面的血丝清晰可见。而屋内的三人,却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些,几乎整张脸都放在鱼肉里面,隐约能看见他们脸上的餍足之色,仿佛眼前的鱼肉是什么极为美味的食物。

即便是林秋石的承受能力很强,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由的感到了一阵反胃。

他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跨进厨房里,叫了一声:“你们没事吧?”他想看看这些人是否还有理智。

但眼前的事实却让林秋石的心渐渐凉了,眼前的人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喊话,依旧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鱼肉上面,他们甚至连头也没有抬,看起来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的范畴了。

林秋石见到此景,马上想起了什么,转身就走。他在担心阮南烛,担心阮南烛身上也会出现这些变化。

在林秋石走后,顾龙鸣便把阮南烛连带着椅子一起搬到了走廊上,走廊是不会随便变化的,所以林秋石回来时,看见阮南烛还坐在椅子上,只是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祝萌。”林秋石叫了他,“你再忍忍,忍过今晚就好了。”

“我真的好饿。”阮南烛垂着头,一律发丝垂在他的脸颊旁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又憔悴,还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楚楚可怜,他抿着唇,眸子里好像泛着水光,“林林,我想吃东西。”

林秋石赶紧从包里掏食物出来,但是放到阮南烛的嘴边,他却又抿了唇,道:“不要,我不要吃这个。”

“那你要吃什么?”林秋石问。

“我要吃鱼。”阮南烛说,“你让我吃一点好不好?”他微微抬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林秋石。

说实话,如果是其他事情,面对这个样子的阮南烛,林秋石可能会马上心软,但是此时他却不得不硬下了心肠,道:“不行。”

阮南烛可怜的表情瞬间不见了,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冰,语气也冷漠的吓人:“林秋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门外阮南烛的表情,冷漠,高傲,仿佛俯视蝼蚁的神。

“我知道。”然而林秋石却丝毫不为所动,他伸手抬起了阮南烛的下巴,一字一顿,“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吃鱼?想都别想。”

阮南烛盯着林秋石的眸子,似乎是想要从他的眼神里寻找到一些动摇,但最后他显然失败了,语气又软了下来:“林林,林林,人家真的好想吃鱼……”

他的态度如此循环往复,但奈何林秋石心硬如铁,丝毫不为所动。

顾龙鸣在旁边看的是佩服极了,他道:“林林啊,你这都能忍住?”

林秋石:“忍不住怎么办?难道放他去吃鱼?”他把餐厅和厨房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顾龙鸣,顾龙鸣听完后苦着脸:“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他想到了什么,“难道是那只黄眼鱼人的死后的某种加速效应?”

“不知道。”林秋石抬手看了看时间,此时离晚上还有四个小时,他们必须要熬过这四个小时。

阮南烛身上的状态仿佛是那些正在啃鱼的人的缩影,林秋石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整个船上目前还算正常的人不超过四个,其他人都好像中了邪似得。

无论阮南烛怎么威逼利诱,林秋石都假装没听见,最后他好像是有些累了,也不再开口,只是沉默的坐在椅子上。

林秋石则开始准备晚上要做的事。

现在满船都是开胃酒,长剑在他手中,线也出现了,他简直像是个要进入迷宫救下公主的骑士——虽然目前看来他的公主是被他亲手绑在了椅子上。

顾龙鸣看着阮南烛的状态叹气,他挠挠头,说:“奇了怪了,之前你和我都尝过鱼肉吧,为什么中招的变成了祝萌?”

林秋石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这肯定是有什么隐藏条件在里面,或许就是没有尝过鱼的人才会中招,但现在一切都是他们的猜测,这个猜测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必须要快点结束这扇门。毕竟林秋石不可能一直将阮南烛绑起来。

第一次如此期待入夜,眼见着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林秋石把顾龙鸣一起把绑着阮南烛的椅子搬回了屋子。

阮南烛一直没怎么说话,但以林秋石对他的了解,他能从阮南烛的眼神里看出,阮南烛还没有放弃。

“林林。”阮南烛忽的开口。

林秋石看了眼阮南烛。

“林林,你要单独去打败他么?”阮南烛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你让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好。”林秋石说,“你看你,又骗我。”

阮南烛还在振振有词,说:“我没有骗你,到时候你去了,我在旁边帮你打掩护。”

林秋石听着阮南烛说话的语气,觉得自己本该要生气,但却忍不住笑了出来:“打掩护,怕是我在前面杀怪,你在后面吃鱼?”

阮南烛瞅了林秋石一眼,不吭声了。

“鱼就那么好吃?”林秋石问他。

阮南烛抿抿嘴唇,不说话,

“比我还好吃?”林秋石又道。

“那当然是你更好吃了。”阮南烛嘟囔着,他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都非常不对劲,像个小孩子似得,“可是我现在太饿了,我又不能把你吃进肚子里,我舍不得。”

林秋石闻言失笑。

顾龙鸣在旁边默默的吃着狗粮,心想这两人行不行啊,都这种样子了,都还要秀一波恩爱。

林秋石看着外面渐渐沉下来的天色,心中庆幸还好自己和顾龙鸣还是正常的,不然这扇门恐怕是真的麻烦了。

天黑之后,阮南烛倒是安静了不少,一直静静的看着窗户外面,林秋石本来以为他休息一会儿还会继续闹着要吃鱼,却没想到他居然睡着了。

“要不要把他放到床上?”顾龙鸣小声的问林秋石,这都把阮南烛绑了一天了。

林秋石思考片刻摇摇头:“不,继续绑着。”他目前不能确定阮南烛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万一这家伙是在装睡,以他的武力值,恐怕自己和顾龙鸣两个人都不能拦下他。

况且现在马上晚上,怪物就要出现,阮南烛出去后很容易出现意外。

“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顾龙鸣看着林秋石把长长的刺从包里取了出来,道,“相互有个照应啊。”

“你在这里看着他。”林秋石摇头拒绝了顾龙鸣的提议,“我一个人不行,你和我一起也是没什么用,况且他现在状态不好,边上得有人守着。”

顾龙鸣见林秋石态度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祝他一切顺利。

林秋石点点头,应了顾龙鸣的祝福。

天色暗下来之后,林秋石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终于,他的耳朵捕捉到了某些细微的声音,这声音他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正是某种巨大的物体在木地板上移动的响声。

林秋石看了眼顾龙鸣,道:“我去了。”

顾龙鸣说:“哥,你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嫂子的。”

林秋石:“……”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句话不太对味儿?

顾龙鸣看见林秋石的表情,低声笑道:“好了,开个玩笑,况且这哪里是什么嫂子,去吧,早去早回。”

林秋推门而出,先去了餐厅。

餐厅是迷宫的起点,也是蚊虫线的起点,从那里顺着蚊虫连成的线就能寻到那只怪物。

林秋石拿着长剑,顺着线小心翼翼的往前走,随着的他的步伐,很快他便听到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响动,这声音像是野兽在啃食肉类,而这船上唯一的肉类来源……隔着宽阔的甲板,林秋石看到了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那是一只巨大的鱼人怪物,身型健壮,布满了墨色的鳞片,只是和昨天相比,它身上多了许多密密麻麻的伤口,林秋石自然知道这伤口是怎么来的。此时鱼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它身下已经被啃的乱七八糟的人身上,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缓步走到了他身后的林秋石。

林秋石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在小心之余,又充满了狠绝。他抓着手里的长刺,缓缓抬起,然后猛地落下——直接刺中的鱼人的颈项。

鱼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身上涌出了大量墨色的鲜血,随后便软倒在地。

林秋石并不敢托大,在鱼人倒地之后又猛地补上了几下,直到确定它死透了,才松了口气。

他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便用手中的长刺剖开了鱼人的腹部,忍着恶心一通翻找之后,在残渣碎屑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把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青铜钥匙,虽然模样并无奇特之处,可在此时林秋石的眼中,世界上没有比这钥匙更可爱的东西了。

他将钥匙捡了起来,放进兜里,离开了甲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