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110.好想打开它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箱女的位置会发生变化, 但是箱子里道具的位置却是不会发生变化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去开了某个箱子,看到了箱子里面东西, 那下一个人就没有必要把机会浪费在已经开过的箱子上面。

开箱是危险的, 但危险中也存在收益, 如果开出可以杀死或者超度箱女的道具,亦或者是保险箱密码之类的东西,就是人类占了便宜。

孙元洲说完了这些,目光从人群之中掠过,他的声音冷的吓人:“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是想捡别人的漏子对吧?祝萌,你玩过游戏, 你来说, 箱女能不能进入已经被开过的箱子。”

“自然是可以的。”阮南烛淡淡道, “箱子开过之后也会关起来,箱女自然可以移动到里面去,所以如果有想要规避危险的人,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捡漏,一直饿着算了。”

“听到没有。”孙元洲说,“信息,现在最重要的是信息, 开箱子的时至少两人一组,这样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可以进行记录。”说白了,这是怕开箱的时候直接开出了箱人或者箱女, 在其他人还不知道的时候人就没了。

“对了,昨天小蓟不是开出了一张技能叫做虚假的回应么?”阮南烛把他们刚才发现的事说了出来,避免下一个人上当受骗,“在桌游里面,这个技能代表扮演箱女的玩家可以撒谎,但是在这里,这个技能发生了也一定的变化——箱女可以藏在箱子里,发出你们熟悉人的声音,所以听到声音之后,不要觉得是自己的熟人被抓进箱子里了。”

孙元洲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看向其他人:“还有什么问题么?”

坐在桌子周围的人们都窃窃私语起来,开始讨论阮南烛给出的信息和孙元洲的建议。

“我们也不会强制你们开箱,你们要是觉得自己能饿,就一直饿着吧。”孙元洲做了最后的补充,“等到你自己饿的受不了的时候再去开箱子,也行。”

“我有个问题。”人群里有个姑娘站了起来,林秋石记得她的名字好像是叫宣子慧,她伸手指了指阮南烛,道,“所有内容都是她告诉我们的,如果她骗了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

孙元洲闻言,正欲说话,阮南烛却笑了起来,他扬了扬下巴,语气里充满了挑衅的味道:“你要是愿意,可以完全不相信我的话,我没有什么意见。”

孙元洲说:“没错。”他显然是在站在阮南烛这一边,面对宣子慧的质疑,“如果你可以给我们提供别的信息,没人会介意。”

宣子慧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拉了拉手,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

“如果是在其他的门里面,我骗你们或许还有收益,但这扇门,谎话毫无收益可言。”阮南烛看都没看宣子慧,对她的质疑非常不屑,“多增加几个箱人,难道会降低我的游戏难度?”

“这扇门的性质的确是有些特殊,我们可以暂时不用考虑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开箱这件事上吧。”有人出来当了和事佬。

孙元洲从兜里掏出了便签,把便签分发给了在座的所有人,并且叮嘱大家如果开出了道具或者箱女的技能,一定要说出来,不要隐瞒。

众人收了便签,表情都颇为丰富,显然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之后大家定下约定,每天中午的时候进行信息交流,互相交换自己在前一天的发现,顺便确定一下幸存者人数。

会议结束后,众人纷纷散去。

“你说他们会开箱吗?”林秋石和阮南烛讨论起了这个问题,他们有他可以听箱子,和其他人比起来,安全系数大了很多。

“不会。”阮南烛说,“都是惜命的老狐狸,今天至少没有人会开。”

“那要等到早上?”林秋石也明白了阮南烛的意思,“早饭对吧?”

阮南烛笑道:“对啊,虽然一天只有一顿,但一顿饭也能饿不死。”

“唉。”梁米叶道,“其实仔细想想,这法子也不错。”她说的是门里面的限制,毕竟如果不强迫大家去开箱,这群人绝对干得出在洋房里面住个几个月的事情。

她喃喃道,“谁不想早点出去呢……”

这一夜,许多人都失眠了。或许是因为饥饿,或许是因为恐惧。

林秋石倒也没睡的太好,他大半夜都处于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中,感觉阮南烛突然爬到了他的床上。

“南烛……”林秋石迷迷糊糊的叫了句,“怎么了?”

阮南烛凑到林秋石的耳边,小声道:“林林,你有没有觉得饿?”

林秋石含糊道:“有点……”一天没吃东西,谁会不饿呢,但也只是饿而已,没有到饿的受不了的地步。

谁知道他说完这话,阮南烛竟是从自己的睡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林秋石垂眸一看发现那居然是一块巧克力。

“你一半我一半。”阮南烛捏着巧克力,轻轻的掰开,“咱们偷偷的。”他弯起眼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你带了多少?”林秋石问。

阮南烛道:“不多……”他把包装纸撕开,将巧克力递到了林秋石的嘴边,“吃吧。”

林秋石还没说话,就感到巧克力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条件反射的舔了舔阮南烛的手指,看着阮南烛眸子的颜色沉了下来。

阮南烛道:“甜吗?”

林秋石点点头。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JiNg . c o m .

阮南烛凑过来舔了舔他的唇,道:“果然好甜。”他却没有吃另外一块,而是包起来塞进了自己的睡衣口袋。

“你怎么不吃?”林秋石问。

“我不饿。”阮南烛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眼眸,阮南烛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普通人类的而已,不吃东西也会饿的。

林秋石还想说什么,阮南烛却已经缩进了他的怀里,亲亲他的下巴小声道:“嘘,别说话了,别把米叶吵醒,睡吧。”

林秋石见阮南烛态度坚决,只好息声,伸手重重的搂住了他。

门里面的阮南烛并不瘦弱,只是相较于门外多了几分鲜活,至少如果是在门外面,林秋石觉得自己是不敢生出把阮南烛搂进怀里好好疼爱的想法的……

第二天早晨,梁米叶一起来就瞪圆了眼睛看着在一张床上抱成一团的两人。

“早上好啊。”阮南烛醒来后坦然的和她打了个招呼。

梁米叶道:“你们……”她刚想问你们怎么睡在一张床上,就看见阮南烛亲了亲林秋石的脸颊,唤道,“林林,起来了。”

林秋石迷迷糊糊的唔了声,“早上好。”

梁米叶:“……”卧槽,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黑曜石的头子在和自己的成员谈恋爱?!这岂不是和她的老大差不多?!

林秋石和阮南烛无视了梁米叶的震惊,平静的洗漱之后去了饭厅。

一进到饭厅,看见众人间的那种气氛,他们就知道昨天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门果然不可能那么仁慈的给他们提供的漏洞——不开箱子,早饭也不能吃了。

只有昨天开过箱子的小蓟,还在高高兴兴的往自己嘴里塞着热乎乎的蛋糕,看的周围的人眼睛发红。

小蓟嘿嘿笑道:“看我也没有用,想吃东西就开箱嘛。”

林秋石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其他人。过了一会儿,孙元洲几人姗姗来迟,他们坐下之后,对着大家笑了笑,竟是抬手拿起了桌上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这几人也开了箱子。

“你们开箱了?”昨天质疑阮南烛的宣子慧急切的发问,“开出了什么?”

“运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孙元洲喝了一口粥,才开口,“两个空箱子,一个箱女的技能。”

“又开出技能了!”众人都有点绝望,“开出了什么??”

孙元洲把技能卡片放到了桌子上,林秋石离的近,一眼就看清楚了上面的字:好想打开它。

“这是什么意思??”大家看向了唯一知道规则的阮南烛。

“很麻烦的一个技能。”阮南烛叹气,“箱女可以强迫一个玩家去打开一个指定的箱子……”

众人瞬间陷入寂静之中。

“什么意思?意思不就是她可以指定的弄死一个人?”说话的是个新人,情绪看起来已经接近崩溃边缘,“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阮南烛语调轻巧。

“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阮南烛看到众人脸上浮现出的浓郁绝望之色,缓声补充,“箱女和箱人其实是可以被杀死的,但是需要一些比较特殊的道具,并且杀死的方法是在开箱子之前将道具使用在箱子上。这些道具也是藏在箱子里面,如果能开出来,就能破解箱女的这个技能。”

没人说话,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两百个箱子,谁知道那些道具藏在什么地方。

绝望的气息笼罩了大家,饭桌上再次响起了哭泣的声音。

孙元洲显然对这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新人没什么好感,吃完了东西就起身和同伴一起走了。

阮南烛和林秋石也没有在餐桌浪费时间——反正他们也不能吃东西。

“我们先去看看书房的箱子吧。”阮南烛离开餐桌后提议。

“好。”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到了书房,林秋石随便选了两个箱子,低下头仔细倾听后,确定了箱子里没有别的声音,深吸一口气便打算第一个打开。

“我先来试试吧。”林秋石说,其实他心里没有太多的底,他深吸一口气,抓住了箱子的盖子,然后用力掀开——空的,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在松口气的同时,又感到了一阵遗憾。

他没能开出有用处的道具来。

“下一个箱子你来。”阮南烛却看向了站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的梁米叶。

“我?”梁米叶有些诧异,她已经做好了自己要饿两天的准备了,毕竟是林秋石的技能,况且饿两天也没什么,反正也要不了命,却没想到阮南烛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她。

“嗯。”阮南烛点点头。

梁米叶还欲推辞,却见阮南烛态度坚决,他说:“两天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梁米叶道:“好吧……不过你也不用饿着,我自己带了一些食物进来,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充饥。”

阮南烛笑了笑:“行吧。”

梁米叶选了箱子,林秋石听后点点头,示意可以打开。她和林秋石差不多,开箱子的时候都屏住了呼吸,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面前的箱子,看见了箱子里放着的东西——那是一个卡片,上面写着一个数字:三。

“是保险箱的密码!”林秋石惊喜道。

“运气不错呀。”梁米叶笑了起来,把卡片放进自己的口袋。

阮南烛却没怎么笑,而是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林秋石问他。

“打开保险箱是离开这里最麻烦的法子。”阮南烛说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梁米叶问。

“因为密码可能不在一个人的手里,到时候出门的线索算是谁的?”阮南烛道,“不过现在想这个为时过早,再说吧。”

他们三人正在讨论什么,却听到楼下的饭厅里,传来了一声女孩的哭嚎,这哭嚎声凄厉绝望,正是属于箱女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三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在桌游里面,玩家翻出箱女的技能之后,箱女是不可以随意使用的,必须哭一次之后这个技能才真正的属于箱女,而箱女的哭声虽然暴露了她的位置,同时却也告诉玩家,她的技能又多了一个。

“感觉真糟糕。”梁米叶说了一句。

林秋石和阮南烛都没说话。

整个洋房,都陷在一种绝望的气息之中,林秋石从二楼下来,看见客厅里坐着几个脸色惨白的新人,看起来他们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如同木偶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几人都是魏修德带进来的,只是此时魏修德却不见了踪影,显然是因为这几人变成了拖累后,他就把他们直接放弃了。

林秋石觉得魏修德这人的名字真该改一改,改成魏缺德更合适。

到了午饭时间,二十个人里面只有一半的人动了筷子,剩下的人要么都没来餐厅,要么就眼巴巴的看着。

孙元洲对于阮南烛也没动筷子这件事有点惊讶,道:“你也没开?”

“人家怕嘛。”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肩膀上,柔柔弱弱的说,他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表情楚楚可怜,“万一开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怎么办呀。”

孙元洲道:“那你不能一直不吃东西吧。”看起来他对阮南烛是很有好感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关心他。

阮南烛没有应声。

其实没动筷子的人真不少,还有几个老人也没有动筷子,魏修德倒是拖了小蓟的福,吃了个肚饱,一副满足的样子,看的其他人心情很是不好。

吃完了饭,众人又互相交流了一下信息,目前没有人开出特别有用的道具,只有一个人开出了一桶汽油。

阮南烛解释了汽油的作用,汽油可以限制箱女的一次行动,杀死一个箱人,但是使用的前提条件是你要确定箱人和箱女就在那个箱子里,在不打开箱子的情况下进行使用。

拿到汽油的人松了口气,说自己明天安全了,因为他只要先使用汽油再开箱,就能百分之百的确定自己所开的箱子是安全的。

梁米叶把他们找到了一张保险箱密码的事也说了出来,不过她没有说密码到底是什么,只是表示如果其他人也有找到,他们可以合作,谁找到的密码数字多,谁就拥有钥匙,如果大家找到的都是一张,那就猜拳决定钥匙的归属。

这方法比较公平,而且目前也没有其他人找到密码,所有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

交换完了信息后,众人各自散去。

阮南烛似乎是有些困了,离桌后一直在打哈欠。

林秋石问道:“怎么,身体不舒服么?”

“嗯,想睡觉。”阮南烛说,“先回房间吧。”他揉揉眼睛,一副很困的样子。

林秋石道:“好啊,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他们上了二楼,回到了他们所在的房间。

阮南烛坐在床边,却没有上床,目光落到了墙边的一个箱子上面。

林秋石坐在他身后,有点疑惑:“祝萌?”

阮南烛没说话。

“祝萌?”林秋石走到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怎么了?”

阮南烛猛然回神,他道:“……没什么。”他神色之间出现了些许迟疑,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没什么。”

梁米叶说:“祝萌,你不是没吃东西么,我给你泡碗泡面去啊。”

她居然还带了泡面进来。

梁米叶去厨房烧水,林秋石坐在阮南烛的旁边,他以为是阮南烛不舒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阮南烛的额头的温度并不高:“哪里不舒服么?”

阮南烛摇摇头,他似乎对于自己的状态也有些困扰:“没事。”

林秋石没说话,他顺着阮南烛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墙边放着的一个黑色木箱,依旧是普通的木箱,但阮南烛的眼神,却好似那箱子里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

一个荒谬的念头出现在了林秋石脑海里,他的表情瞬间僵住了,甚至于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祝萌。”他伸手抓住了阮南烛的脸,将他的脸强行转到了自己的面前,“你别看那个箱子了。”

阮南烛没说话,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不对劲。

林秋石道:“祝萌?”

阮南烛伸出手,按住了林秋石的手臂,将林秋石的手臂硬生生的掰开了,然后他转头,目光再次落到了那墙角的箱子上:“那个箱子里好像有重要的道具。”

这句话一出,林秋石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成了真——箱女使用了技能。

好想打开它,它里面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是可以杀死箱女的道具,只要打开它,他们就能离开这里,回到现实的世界。阮南烛的眼神越来越坚定,他慢慢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南烛——”林秋石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直接叫出了阮南烛的名字,用手抱住了他的腰,“南烛,你醒醒!!”

阮南烛不说话,他的力气极大,轻而易举的扯开了林秋石抱着他的手,朝着箱子走去。

“南烛——”林秋石额头上浮起了一层冷汗,他用尽了所有力气,却只能勉强减缓阮南烛行走的速度,“南烛你醒醒,那个箱子不能开!!!”他嘶吼着,想要把阮南烛从幻觉之中唤醒。

但没有用,阮南烛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一步步朝着前面走,眼见就要到达箱子面前。

梁米叶因为林秋石的声音,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见这一幕惊恐道:“林林,怎么了!”

“箱女的技能!”林秋石满头大汗满头大汗,他粗重的喘息着,道,“快来帮帮我!”

梁米叶也冲了过来,想要帮着林秋石一起抓住阮南烛。

然而在阮南烛那巨大的力气面前,他们的阻止简直就是蚍蜉撼树,就在这危机万分的时刻,林秋石忽的灵光一现,嘶声吼道:“梁米叶,快!!去把我的背包拿过来!!”

虽然不知道林秋石的举动有什么用处,但梁米叶还是朝着背包跑去,然后迅速的拿到了林秋石的面前:“然后呢!!”

林秋石道:“你来拖住阮南烛!”他拿过背包,迅速的在里面翻找了起来——他也不知道有用没有,但这是阮南烛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