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80.第九扇门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秋石数了数, 确定他要进的门的确是第四扇后, 才走到门口,伸手将面前的铁门拉开。

随后他身边的景色一变, 林秋石四周的房间变成了低矮的古式建筑,脚下的地毯也变成了一条狭窄的青石板路。

这是林秋石第一次独自进门, 没了阮南烛在旁护着,心中未免多了几分忐忑。不过很快,这种忐忑就消失了,变成了冷静和淡然,林秋石一边朝着青石板前面走去,一边环顾着四周的景色。

这次门内的世界似乎是了一做古朴的小城, 周围的建筑全是古香古色的小楼,每座小楼外面都挂着一盏漂亮的红灯笼。现在天色已暗,每盏红灯笼里面都散发着莹莹光芒, 照亮了人们前行的道路。

并不宽敞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道路两旁是林立的商铺和一些少量的住宅楼,林秋石还看到了一些商铺的门口立着雄伟的石狮。这些商铺的牌匾上写的是繁体字,林秋石在心中暗暗的想, 这次门内世界,不会是古代什么的吧……

他一路往前, 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该去的地方。

进门的次数多了, 林秋石也有了经验,基本上每次最开始到达门里面的时候,只会有一条道路供人选择。只要顺着道路一直往前, 就能到达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那里通常都会有人等着,但这次林秋石却好像是第一个到的。

林秋石走进了一家开着门的大院。

大院很宽敞,中庭里面种植着茂密的草木,看起来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林秋石站在原地等着,没有忘记将手上的镯子取下来。

几天前他便将这个镯子邮寄给了那个发布委托的高中女学生,他们两个同时戴上手镯后,才能在同时一时间进入同一扇门。

而如果委托能顺利完成,女学生则会把手镯还给他。当然,也有的人可能会心生贪念不想归还,不过每个发布任务的人都在网站上抵押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出现失信行为,那么这些抵押物就没办法拿回去了,甚至还有可能被网站追责,所以这么做的人并不多。

也不知道那姑娘长什么模样,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了一个人。

他在看见那个人的时候,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

那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长相还算英俊,看见林秋石后对着他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如果说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壮汉的身上,上面穿着一件蓝色的露脐装,下面是一条很短的白色小短裙,小短裙被风一吹,林秋石甚至怀疑自己看见了他裙子底下的白色底裤。

壮汉不算太长的头发上,挂着一个橙色的胡萝卜发卡。

林秋石看着壮汉的装束,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虽然非常不愿意,但是他还是想起了网站上委托人给他描述的衣着。

“人家会穿着蓝色的露脐装,白色的小短裙,头上戴着一个胡萝卜发卡哟。”论坛上的“女高中生”是这么描述自己的,“到时候我们的暗号是,我先说皮卡皮卡,你说皮卡皮卡啾~~好不好呀~?”

林秋石当时还觉得这姑娘有点可爱,但是现在……

大约是壮汉也认出了他的装扮,于是迈步走到了他的面前,用那粗犷低沉的声音说:“皮卡皮卡!”

林秋石:“……”他听到这句皮卡皮卡,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晃了晃。

“皮卡皮卡!”壮汉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口音带着点东北味,于是显得更男人了——如果不是穿着这身衣服,那还真是一条好汉。

林秋石听见自己艰难的吐出一句话:“皮卡皮卡啾……”

“大兄弟!”壮汉一巴掌拍到了林秋石的肩膀上,高兴道,“我叫顾龙鸣!你呢?”

林秋石:“我叫余林林……你……”

顾龙鸣大概也知道林秋石显然因为他的外貌被打击的很惨,赶紧解释,说:“我真的是个高中生,虽然不是女的!”

林秋石:“……你留级了十几年了?”

顾龙鸣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气十足,他伸手把头上的发卡取了,说:“我这不是怕你认不出来我吗,还特意去买了这么一套衣服,还好你把我认出来了。”

林秋石心里有点痛苦,心想如果经常遇到这样人,也难怪阮南烛认错顾客成了家常便饭,他一点也不想和这样的“女高中生”做搭档。

说到阮南烛,林秋石又想起了自己告诉阮南烛自己接了这个委托时阮南烛那微妙的表情,看来他是早就料到了今天……都是穿女装的,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林秋石不由自主的怀念起了祝萌和阮白洁。

“你这儿是第几回进门啊?”顾龙鸣显然是非常开朗的性格,他大马金刀的随便在旁边找了块石头坐下,说,“我这真是第四次,每次都贼他娘的恐怖。”

林秋石:“……你注意一下。”

🍔 恩·京*的*书·房 w w w ·E nJing · c om

顾龙鸣:“啊?注意啥?”

林秋石:“你注意一下你的坐姿。”

只见顾龙鸣双腿岔开,小短裙下的白色内裤被一览无余……还有那微妙的鼓起,林秋石看的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这有啥。”顾龙鸣倒是完全无所谓,“我有的你不都有吗?没啥好看的!”

林秋石:“……”我他妈——他差点没忍住说了脏话。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顾龙鸣还是合上了自己的腿。

林秋石趁着其他人还没来,把这扇门的线索告诉了顾龙鸣。

顾龙鸣听完之后一头雾水,说:“什么哭儿郎,听都没听过。”

林秋石正欲和顾龙鸣解释,院子外面便走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从两人数人的态度上看起来,他们应该也是认识的。

他们本来还在说话,结果一看到坐在院子中间的顾龙鸣就露出愕然之色。

顾龙鸣的承受能力显然很强,对于这种异样的完全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适,甚至还笑眯眯的对着两人打了个招呼。

女人侧脸对着男人说了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林秋石还是听见了。

她说:“这应该是一种心理障碍,不要歧视人家……”

男人赶紧移开眼神点了点头,林秋石从他的表情里仿佛看出了自己刚才的模样,如果真是易性癖就算了,顾龙鸣这货这个样子显然只是为了骗他接活儿啊。

林秋石痛苦的想,男人果然都是大骗子。

外面陆陆续续进来了七八个人,其中也包含了两个第一次进门的新人。

这两个新人都是姑娘,进来之后就一直吓的直哭,大家安慰了几句见她们还是不停便也作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强的承受能力,而且通常对于每个人来说,第一扇门都是最难的,是真正的鬼门关。

趁着人来的空隙,林秋石再观察了一下院子里的情况。

这院子很大,他们待的地方是中庭,里面种植着茂密的观赏植物,林秋石敏锐的听力还捕捉到了潺潺水声。这水声似乎是建筑后面传过来的,从声音上判断,至少也是一条不小的河。

院子靠近右边的位置还有一个挺大的池塘,不过光线太黑,林秋石也看不清楚那池塘周围到底是什么,只是想着明白再来看。

院子里的建筑物还要再靠里面一些,此时隐匿在一片矮矮的树木之中,林秋石正在观察,便看到树木里面出现了一点星火般的光芒,朝着他们缓缓靠近。

“你们来啦。”那点星火停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那是个打着红色灯笼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漂亮的旗袍,长发飘飘,面容有些让人看不清楚,她道,“这边请吧。”

众人便跟着她往前走。

“你们想要参加的河神节还剩七天。”女人走在最前面,身姿摇曳,很是吸引人的眼球,只是这时候大家也没心思想别的,“你们就先再等等吧,不会太久……只要七天之后,就能满足你们的愿望。”

她露出一个笑容,苍白的脸在黑暗之中显得有些鬼气森森:“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有什么事,可以叫佣人,天色已经暗了,早些休息吧。”说完这话,女人转过身,缓步消失在了黑暗里。

“大家分一下组吧,这里面一般只能两个或者三个人一间,多的话反而容易出事的。”说话的人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林秋石记得他的名字似乎叫严师河。看他这么老练的样子,不太像是第四次进门的人,林秋石在心中猜测他或许也是带人一起过门的。

就在一瞬间,十二个人的队伍迅速的分成了五组,等到林秋石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剩下顾龙鸣在对着他笑了。

“小哥哥,我们住一起好不好啊?”不得不说,穿着短裙的一米八壮汉对你叫一声小哥哥实在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愉快的事,顾龙鸣伸手抓住了林秋石的手臂,娇羞的摇了摇,“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林秋石艰难道:“好好好,你别摇了,我手好疼。”

其他人对着林秋石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顾龙鸣哈哈一笑,他本来是个低音炮,硬是假装娇嗔简直让人头皮发麻:“真是好~”

林秋石的表情已经近乎麻木,他从来没有这么想念过阮南烛。

虽然分成了六组,但实际上供他们居住的房间根本不止六间,面前的一排都是,至少有个十二三间客房。

不过林秋石随便找了两间观察了一下,感觉这些房间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至少目前的他没有发现。

这会儿天色已晚,他便和顾龙鸣随便找了一间靠中间位置的房间住了进去。

房间和外面庭院的风格相似,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味道。不过问题来了,一间房只有一张床……虽然床是挺大的,但是……

林秋石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女高中生”。

顾龙鸣被林秋石看的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了好了,我既然都和你相认了那明天就不穿女装了,你别这么看着我。”

林秋石:“这不是你的爱好啊?”

顾龙鸣:“不是啊。”他说着脱掉了上身的露脐装,“不过今天穿了之后感觉还挺好的,你要不要也试试?”

林秋石摇摇头,心想不了不了,我已经试过了,不太开心,毕竟得当个哑巴。

房间里的照明就只有一盏油灯,这油灯虽然小,但是亮度却挺高的,照的整间屋子都亮堂堂,也不知道是什么工艺。

林秋石和顾龙鸣躺到了床上,顾龙鸣睡里面,林秋石睡外面。

“你是不是特别厉害啊。”顾龙鸣盖着被子,就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露在被子外面,眼巴巴的瞅着林秋石,“你可要保护我。”

林秋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可是我只想保护女高中生。”

顾龙鸣:“那我明天还穿……”

林秋石;“……”他安静片刻,认命了,“好吧,其实我觉得你也挺需要保护的。”虽然长得比我还高,身型比我还壮,但是谁叫你有一颗脆弱的心呢。

两人闭上眼,林秋石很快便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睡的迷迷糊糊的林秋石,听到了打梆子的声音,有人在外面喊,夜半三更,小心火烛。

这声音由远及近,又渐渐远去,就在林秋石又要睡着的时候,他却隐约间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起初林秋石以为这是猫叫,因为太细太小了,但他敏锐的听力让他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声音是从他们屋子里传来的。

当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林秋石一个激灵彻底没了睡意,他睁开眼睛,看到了顾龙鸣粗狂的睡颜,这货睡的死沉死沉,显然一点也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动静。

林秋石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很快找到了发出哭声的地方——竟然是他背着的包。

林秋石稍作犹豫,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起身走到了自己包的旁边。

进门的时候,他背的是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包的容量很大,里面放了一些换洗衣服和必备的生活用品,还有少量应急食物。

林秋石将包撑开了一点,很快发现了发出哭声的东西。包里哭泣的,竟然是他那次从威福利山疗养院里面带出来的婴儿骸骨。他进来的时候是将婴儿骸骨放在一个木盒子里,而此时,林秋石确定,哭声正是从木盒子里发出来的。

他稍作犹豫,将那木盒子从包拿了出来,听见木盒里传出婴骸细细的啼哭声,这哭声如同小猫的哭叫,充满了哀戚的味道。

为什么婴骸会突然哭起来——林秋石握着木盒子,想起了阮南烛的话,这些从门内带出来的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在关键时刻会起到救命的作用,此时它突然啼哭,难道是提醒自己什么?

林秋石如此思考着,他拿着木盒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很快发现了异样的情况——只要离门越近,婴骸的哭泣声越小,它似乎是在排斥这间屋子!

林秋石心中一凛,赶紧去床边把顾龙鸣叫了起来。

“怎么了?”顾龙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快起来,我们换间房子。”林秋石道,“快点!”

顾龙鸣瞬间清醒了,他坐起来道:“这房子有问题?”他也听到了小孩的哭声,目光落到了林秋石手上的盒子上,表情有些悚然:“这是什么东西在哭——”

林秋石道:“别问了,赶紧的。”

顾龙鸣哦了声,没有再纠结,慌乱的穿了他的肚脐装和小短裙。

林秋石:“……”他开始后悔让顾龙鸣穿衣服了。

两人离开了房间后,林秋石手里的婴骸果然停止了哭泣。

顾龙鸣道:“那我们去哪儿啊……都这么晚了……”

林秋石没说话,拿着木盒在走廊上走了一圈,发现婴骸只对固定的几间房间有反应,此时天色已晚,在外面游荡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事。林秋石便选了一间婴骸进去之后没有哭的屋子住了进去。

“可以睡了吗?”顾龙鸣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道:“睡吧。”

顾龙鸣哦了声,倒头就睡,不到三分钟身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林秋石对这种说睡就睡的人实在是佩服,他叹了口气,勉勉强强的闭上眼睛。后半夜,林秋石都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里,他心里有事,不敢睡的太死。之前的门有阮南烛把关,这扇门却没有,林秋石只能靠着自己,所以即便是做好了准备,心中依旧有着淡淡的不安。

好在直到第二天,都没有什么事发生。

十二个人准时出现在了主屋的大厅里,大厅里面摆上了品种丰富热气腾腾的早餐。

认亲成功的顾龙鸣总算是放弃了他那一身小短裙穿上了正常的衣服。不得不说他底子好,换上正常衣服后看起来还蛮英俊的,加上身材不错,应该会很吸引小姑娘们的眼球。但在这里吸引眼球不可能了,毕竟大家都深深的记住了这货穿着小短裙撒娇的可怕模样。

早饭的味道还算不错,反正顾龙鸣挺喜欢,一口气吃了五六个拳头大的馒头,喝了两碗粥,还吃了两个咸鸭蛋,一脸美滋滋的模样。

和其他食不下咽面色愁苦的人比起来,他简直像是来这里旅游的。

林秋石真的很佩服这种粗神经的人。

他简单的吃完饭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出去逛了一圈,特别是去昨天晚上婴骸哭泣的那几间屋子看了看。

这些屋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林秋石还是找到了一点异样的地方——屋子里的窗纸上,多了几个小小的洞。

这些洞很小,位置也很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弄出来的。

但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却看到院子里有几个佣人,手里面拿着几个火红色的大灯笼在朝着外面走。

他想了想,上前一步问他们去哪儿。

佣人们回答说是河神节要到了,街道上需要布置一下,每家每户的门口都得挂上这样的红色灯笼。

林秋石道:“河神节?是什么样的节日啊?”

“是庆祝河伯诞辰的节日。”佣人们回答的中规中矩,“是我们镇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

他们刚来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提到过河神节的事,想来这个河神节,应该和钥匙有着重要联系。

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他扭过头,看见顾龙鸣支了个脑袋过来,说:“怎么样,林林,有什么线索了么?”

林秋石说:“没有。”

顾龙鸣遗憾道:“好吧,这才第一天呢,别急。”

林秋石说:“我不急。”反正急也没用,反而是折磨自己。

顾龙鸣说:“对了,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啊。”

林秋石说:“什么不对劲?”

顾龙鸣说:“就是……这个房子的风水构造。”

林秋石不懂风水方面的事,但看顾龙鸣这么说,似乎他是懂一些的,林秋石问道:“怎么说?”

顾龙鸣道:“一般房子都是坐北朝南,就算不坐北朝南,也会尽量选取阳光充足的朝向。但是这栋房子不一样啊。”

林秋石继续听着。

顾龙鸣指了指太阳的方向:“这栋房子是坐南朝北,门窗都朝着阴处,还有,我刚才发现……”

林秋石:“嗯?”

顾龙鸣说:“这房子里一些重要摆件的方向,都是和阳宅完全相反的。”

林秋石隐约明白了顾龙鸣的意思:“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房子不是阳宅?”

“对。”顾龙鸣点头道,“对,通常情况下,只有阴宅才会这么干。”阴宅,就是给死人住的房子。

林秋石的表情沉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标题的门数是按照林秋石进门的数量取的,不是他进门的等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