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67.江英睿之死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医生或许不是疗养院里的人?”封永乐听了阮南烛的话, 完全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他茫然道,“难道说院长道是鬼?”

阮南烛:“你看到院长室里摆满的遗照了吧?”

封永乐点点头。

阮南烛说:“那个护士显然可以轻松的对这里的Npc下手, 如果那个院长在疗养院里,几乎是不可能逃掉。”他说到这里, 沉吟片刻,“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有可以躲开护士的方法。但我们到这里都没有看见过他,所以我更倾向于第二种猜测。”

林秋石仔细听着阮南烛的分析。

“第二种猜测。”阮南烛竖起了第二根手指,轻声道, “他根本就不在疗养院里。”

封永乐还是一脸茫然,林秋石却已经明白了阮南烛的意思——那个院长藏在进门的人里面,如同阿姐鼓里的徐瑾一样。

见封永乐还是不明白, 阮南烛只好轻叹一声,仔细解释了一遍。

听完之后,封永乐满目不可思议:“可是这怎么可能,在门外进来的人里面, 这也太犯规了吧……”

阮南烛:“犯规又如何,这些世界本来就没有固定的规则。”

封永乐挠挠头, 有点没转过弯的样子。

“当然, 现在只是猜测,一切还有待求证。”阮南烛道,“不过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钥匙和院长室的那些照片肯定有什么关系。”

封永乐点点头:“对了, 我们不是要去看看那个存放尸体的房间么?”

阮南烛:“先吃了早饭再说。”

于是三人又开始继续慢慢吃东西。

🐹 恩+京-de-书+房+ ww w +EnJi nG - c o m +

解决了早餐之后,他们便按照昨日的计划奔着存放尸体的地方去了。

到了那个房间,林秋石不出意料的发现屋子有一部分尸体不见了,原本堆积满整个房间的裹尸袋此时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看起来有一部分在昨天晚上被挪去了别的地方。

阮南烛看着房间里的这些尸体沉思起来。

“这些没了的尸体肯定是被搬到隧道里面去了。”封永乐在旁小声的说,“难道我们要晚上偷偷跟出来,可是如果中途遇到了那个护士……”他说到这里,可能是想起了死状凄惨的薛之云,浑身打了个寒颤。

阮南烛:“出来被护士杀了,也比等死强,况且有些规矩,是不必遵守的。”

的确如此,林秋石还记得当时他们在雨中女郎的世界里,阮南烛就没有听从管家的规矩进入画室破坏了女主人的画才得到了离开门内的钥匙。如果每个世界都乖乖的听NPC的话,他们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有些规矩,是必须遵守的,有些规矩,却不能遵守。当然,评判这个标准的界线需要自己决定,一个错误的抉择可能就意味着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看来经历的门越多,的确越容易从里面总结出一些比较可靠的经验,阮南烛那样大量的刷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林秋石如此思考着。

“那咱们今晚就偷偷出来看看?”封永乐在旁小声的建议道。

阮南烛道:“到时候再看吧。”他眼神一转,“我想再去院长室看看。”

“可以啊,一起呗。”封永乐觉得自己实在是没什么主意了。

于是三人再次去了院长室。

之前他们来的时候,院长室门口还挂着一把大锁,但现在这把锁已经被人破坏掉了。想来是其他的玩家想要进去,但又没有开锁的技能所以只能使用暴力解决。

不过这样倒也方便,阮南烛伸手拉开了门,露出院长室后面的景象。

和之前他们来的时候,屋子里的景象并无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桌子上的书籍被人翻阅过了没有放好,墙壁上的遗像似乎也被人移动过。

林秋石将目光放到了那副空着的相框上面。

那副相框看起来是最特别的,就这么突兀的挂在一片遗像中间,简直像是未完成的画卷,想让人将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它填满。

阮南烛低着头,看着抽屉里那具婴儿的尸骸,他一直在思考什么事情,表情看起来分外的严肃。

“你说。”阮南烛忽的出声,“有多少人进过这房间了?”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封永乐:“肯定不少的……”他说,“地板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脚印,我倒是觉得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进来过了。”这个院长室的位置并不隐蔽,想要发现并且进来探查是很容易的事情。

就在他们三人打算再仔细看看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尖叫,这叫声一听就是他们团队里某个姑娘的声音。

封永乐神色一凛:“出事了?”

阮南烛:“下去看看。”

于是三人奔向了一楼叫声所在的位置,很快就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一楼走廊的某个角落,到处都布满了鲜血,鲜血之中,趴着一个人——不,那已经不能被称作人了,他浑身上下的骨头似乎都断掉,血肉也被抽了出来,只留下一张皮,就这么静静躺在地上。

林秋石看到这人便露出惊讶的眼神,虽然他看不见这人的脸,但可以从衣着上认出,死掉的这人正是江英睿!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看了眼阮南烛,却见阮南烛无辜的摊了摊手,示意眼前这状况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他怎么死了?”封永乐也很惊讶,“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不知道——”发现尸体的是个姑娘,她说,“本来想去附近看看,结果却看到了这个。”

“没人看见发生了什么?他怎么死的?”有人问。

这个问题并无人回答,看来大家都不知道江英睿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时候团队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到齐。除去昨晚死掉的两个和眼前的江英睿,还剩下十一个。大家表情严肃的看着江英睿的尸体,开始窃窃私语的讨论起了他到底为什么会死的那么惨。

阮南烛走到了江英睿的旁边,开始简单的检查起尸体。

他检查了一会儿,便起了身。

旁人问他发现了什么没有,阮南烛摇摇头:“没有。”

江英睿的死法太奇怪也太突然,林秋石本来还想着他要是给他们使绊子该怎么办,却没想到这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阮南烛检查完了尸体,站起来视线在人群里扫了一圈。

林秋石敏感的感觉他在找什么东西。但阮南烛应该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因为下一刻,他便招呼着林秋石和封永乐离开。

他们三人离开之后,到了一个偏僻的地点。

阮南烛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慢慢的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道:“这是我在江英睿口袋里找到的。”

“什么?”林秋石一愣,发现阮南烛的口袋里有一个小小的木头娃娃,那个娃娃只有拇指大小,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这是什么?玩具吗?”封永乐问。

阮南烛的手指摩挲着木头娃娃,手指忽的一动,娃娃便从中间裂开,露一个更小的娃娃。林秋石这才明白,这居然是俄罗斯套娃的最后两个娃娃。

俄罗斯套娃都是一个套着一个,最大的套着最小的,眼前的套娃只剩下了两个。

“应该是个重要道具。”阮南烛说,“也就是昨晚江英睿为什么没有死的原因。”

他从某个特别的地方获得这两个套娃,这套娃救了他一命。

只是不知道为何,逃过了夜晚,却突然死在了白天。

封永乐:“那他为什么会死了……”

阮南烛叹气:“我也想知道啊,你就不能不要一直问问题,给点建议行不行?”

面对阮南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封永乐表情略微有点尴尬,讪笑两声:“抱歉,你太厉害了,我怕我分析反而打断了你的思路。”

阮南烛表情似笑非笑:“秋秋,你怎么看?”

林秋石打字:杀了他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医生?

阮南烛:“怎么说?”

林秋石:我没在白天见过那个护士,江英睿到底做了什么触发了死亡条件,我觉得这个条件肯定会很特殊,而且之前按照你的推测,如果医生就在我们的团队里……会不会是江英睿在一楼走廊那里,发现了什么关键的线索?

阮南烛:“有道理,我们再去看看。”

此时一楼的走廊上又恢复了寂静,刚才围过来的人群已经散开,只留下江英睿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原地。

林秋石这次自己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封永乐在旁边嘟囔道:“你们两个姑娘怎么胆子那么大,都不怕的么……”

林秋石瞅了他一眼没吭声,阮南烛则笑眯眯道:“有什么好怕的,我知道我家秋秋会保护我的。”

封永乐表情微妙的唔了一声。

江英睿的死状很奇怪,他的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伤口呈现出一种撕裂伤,简直像是被撕开了。说实话,林秋石一直觉得江英睿就这么突然死了,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他慢慢剥开了江英睿的衣服,发现了别的东西,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怎么?”阮南烛看见了林秋石的表情。

林秋石对着阮南烛招了招手。

阮南烛走到了林秋石的面前,低下头,看见了江英睿的尸体,只见江英睿穿着衣服的后背上,竟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刀口,这些刀口一看就很深,因为江英睿的尸体本来就已经很破,刀口又被鲜血糊满,所以倒也不容易被发现。

阮南烛之前没太关心江英睿的死法,便漏掉了这些线索,他蹙眉,表情看起来非常的严肃。

他的腿好像也断了,林秋石飞快的打字,后背还有伤口……

阮南烛陷入沉思。

林秋石:我有一个猜想。

阮南烛抬头,看见了林秋石黑色的眸子,他知道,他们两个此时此刻,想的是同一件事:“江英睿昨晚已经死了?”

林秋石重重点头。

阮南烛:“的确有可能。”

仔细想来,当时早上江英睿出现的时候的确是疑点重重,既然他已经怀疑了是阮南烛动了手,那么如果没出事,那肯定第一时间就是把门上的502拿下来当做证据证明是阮南烛杀的人。但他却没有,反而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众人先后到达后,才姗姗来迟。

当时他来的时候脸色极差,林秋石也没太在意,毕竟经历了晚上那种事情,脸色好才有鬼了。

不过仔细想想,他们好像的确有一些很微妙的细节。比如江英睿身上换了一套衣服,再比如,江英睿来了之后说了几句话,在发现没办法证明是阮南烛动的手之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开。

之后没过多久,他就死在了这里。

林秋石想到了阮南烛从他兜里掏出来的俄罗斯套娃。

阮南烛道:“你说,他到底死没有。”他的手指摩挲着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套娃。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阮南烛:“我觉得没有。”他笑了起来,声音有些低沉,“你看他撕裂的伤口,像不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出来了。”

林秋石:“……”阮南烛不说他还不觉得,一说,他就起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佛真的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从江英睿的腹部挣扎,最终撕裂了他的腹部,从里面硬生生的挤了出来。

林秋石: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女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叫胡蝶。”阮南烛说,“对她没什么印象。”

林秋石:嗯,我知道了。

他们两人说话跟打哑语似得,听得封永乐一头雾水,最后他实在是没忍住,道:“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江英睿昨晚就死了,可是他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阮南烛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怎么走到第六扇门的?”

封永乐道:“我运气好啊。”

听着他的话,林秋石却莫名的想到了程千里,这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阮南烛是最不耐烦十万个为什么的,这要是在门外恐怕早就冷着脸走人了,但好歹门里面他的名字是叫阮白洁,所以态度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伸手拍了拍封永乐的肩膀说:“既然是靠运气,你知道那么多有用吗?”

封永乐:“……”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想反驳一下。

林秋石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想笑,说实话,他现在有些怀疑阮南烛当初对他刮目相看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强烈的好奇心,不爱问为什么了。

因为江英睿的死,他们三人都开始注意那个叫胡蝶的女生。

胡蝶虽然叫做胡蝶,模样却不太好看,性格也不太合群,和另外一个男生做了搭档,但两人却经常分开。

其实这样的人在门里面并不特殊,因为毕竟是在门内世界,在没有确定伙伴确实可以信任之前,一个人行动反而比较安全。

胡蝶就是如此,连到餐厅吃饭,都是一个人,吃完了就走,没有一点含糊。

她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甚至于林秋石都怀疑是不是他们想多了,因为根据他们的推测,事实的确有些匪夷所思。

“今天晚上还要值夜班,我们多吃点吧。”晚饭时间,封永乐吃的比平时多了很多,他道:“真希望能顺利找隧道。”

林秋石点点头,算是附和了封永乐的话。

今天可以说是发生了很多事了,一口气就死了三个人,终于到来的死亡让大家的神经紧绷起来,却也莫名的松了口气——至少如果没有找到钥匙出去,他们活下来的概率又大了一点。

八点一到,疗养院安静下来。

林秋石私下里找了个机会把502房间号交给了阮南烛让他收起来,也不知道他到底藏到了哪儿。

三人躺在床上等着天黑,很快,走廊上便传来了熟悉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我们真的要出去吗?”封永乐看起来非常担忧。

“嗯,你要是怕可以待在屋子里。”阮南烛也没有为难封永乐。

“算了,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吧。”封永乐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你们两个姑娘……万一真遇到了什么事儿,我也好搭把手。”

林秋石看了阮南烛一眼,心想这姑娘怕是比你厉害多了。

阮南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却态度坚决的让封永乐留下来。封永乐本来还想继续争辩,却被阮南烛伸手按住了肩膀。

“你就在这里待着。”阮南烛告诉他,“听到没有?”

“哎……哎……懂了,你轻点轻点。”封永乐觉得肩膀要被按断了——他第一次发现眼前的姑娘力气这么大!

“嗯。”阮南烛道,“我们走了。”

两人等着高跟鞋的声音一走远,立马开门跑到了左侧的楼梯,确定那东西没有跟过来后,松了口气。

这会儿封永乐不在,林秋石总算是能说话了,他低声道:“怎么不让封永乐跟过来?”

阮南烛很冷静的说:“我怕他拖我们后腿。”

林秋石:“……只是这样?”他还以为是因为封永乐有什么问题呢。

阮南烛沉默片刻:“他的问题太多了。”

林秋石:“……”这才是真的理由吧……

阮南烛:“走了。”

林秋石跟在他身后,两人直奔放置尸体的房间。

那房间位于三楼的拐角处,他们到达之后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在旁边观察了片刻。

林秋石小声道:“还没人过来。”

阮南烛:“等吧。”

原本堆积在走廊上的病人们全都不见了,好像一到晚上,这个疗养院就只剩了死寂。密密麻麻的病床摆放在走廊上,床单上附着着各种污渍,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这样的地方,与其说是治疗病人的地方,倒更像是在加速病人们的死亡。

两人站在楼梯口等待着外面传来的动静,没带封永乐过来是对的,看他的性格也不像是耐得下心的人。林秋石站在原地用手机玩数独,阮南烛站在他旁边静静的看着,两人间的气氛倒也冲淡一丝恐怖的感觉。

大约在十点左右,走廊上传来了响动。

林秋石神色一凛,立马收起了手机。

阮南烛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楼梯拐角处,朝着走廊的方向看过去。

“怎么样?”林秋石轻声问,“收尸体的人来了吗?”

阮南烛扭过头,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奇怪。

林秋石见状,也走到拐角,朝着放尸体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瞬间明白了阮南烛为什么表情会是这样。因为尸体的确开始动了,只是却没有人搬动,而是自己在动。

黑色的裹尸袋从屋子里面僵直的蹦了出来,朝着走廊的另一边尽头去了。

林秋石:“……”你们真是死了都省力又省心啊。

阮南烛:“走吧,跟着。”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两人也不能确定这些尸体会不会发现他们,所以动作还是格外的小心,沿着墙壁,尽量没有发出声音。

裹尸袋里的尸体,很有秩序的蹦跳着,林秋石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阮南烛突然牵住了他的手。

林秋石一愣,见阮南烛对他做了个口型:别紧张。

林秋石心中微微一松,感觉真没那么紧张了。说实话,虽然平时也遇到过这些东西,但这么近距离的相处,却是头一回,两人顺着尸体蹦跳的方向慢慢下了两层楼梯,到了一楼的大厅。

很快,便找到了他们想找的东西——一条隐藏在楼梯后面的隧道。

那隧道白天看的时候,是一扇关起来的小铁门,因为太小了,还堆积着各种各样的杂物,很难有人会注意到。

此时小铁门被打开,露出了后面黑黝黝的通道,而这些尸体,则开始非常有秩序的朝着通道里面慢慢的移动。

林秋石看到这通道:“要进去看看吗?”

阮南烛道:“不了,既然知道在哪里,我们明天早上再去看。”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去是非常冒险的举动,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那就这么回去了?”林秋石小声询问。

“嗯。”阮南烛说,“走吧。”

林秋石同意了阮南烛的意见,毕竟阮南烛是老手了,在这些事情上肯定比他经验丰富。

于是两人顺着走廊又静悄悄的回到了住所。

只是在回去的时候,林秋石突然看到了什么,他疑惑道:“南烛,怎么楼顶好像有灯亮着。”

阮南烛朝着那方向看了一眼,随即皱起眉:“是院长室。”

林秋石愣住。

阮南烛:“里面有人。”

林秋石:“要过去看看么?”

阮南烛稍作沉吟,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