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63.第七扇门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进门的时间一天天往前推进, 林秋石和阮南烛的准备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

这倒是林秋石第一次和网站上的人一起进门, 阮南烛告诉他网上的活儿都有风险性,所以进入门后要隐藏好自己现实的身份, 如果被发现了,是很麻烦的事情——对于这种说法, 林秋石强烈怀疑是他让自己穿女装的借口。

不过当阮南烛陪他一起换上女装之后,林秋石心里那点不平衡的感觉总算好多了。

程千里似乎知道了林秋石在想什么,语重心长的让他保持初心,不要被阮南烛可怕的思想腐蚀。

林秋石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程千里:“你为什么不理我……”

林秋石在手机上打字:我在融入哑女的角色。

程千里:“……”林秋石,你怕是完蛋了。

有时候适应能力太好, 反而变成了一件不太妙的事情。

终于,穿着裙子在别墅里过了几天之后,林秋石迎来了进门的那天。那天他正坐在餐桌上吃饭, 突然出现了一种玄妙的感觉,这感觉他非常熟悉。林秋石放下手里的筷子,转身随意推开了一扇屋内的门,毫不意外的看见门外的景色, 变成了十二扇铁门。

其中五扇铁门上面贴着封条,另外六扇铁门无法拉开, 唯一能打开的那一扇, 就是门主人的那扇。

林秋石深吸一口气,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拉。

门应声而开, 林秋石眼前的画面调转,周围的景色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这似乎是个地下室的楼梯,空气里泛着霉菌的气味,楼梯很长,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林秋石慢慢往上走,拐过了好几个弯后,才看到了几个人站在大厅里面等待。

他一边把手腕上的镯子取了下来,一边观察着周围,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点,就是那个线索里的疗养院。虽然是疗养院,却带着医院独有的一种消毒水味。随处可见丢弃的病床,林秋石路过一个病床时,甚至还在上面看到了干涸的褐色血渍。

此时人群已经聚集了八人,加上他一共九个,有人看见他便不感兴趣的移开了眼神,有人看见他却开始饶有兴趣的打量起来,那眼神深处隐隐带了别的意味,林秋石面色不变,全当做没看见。

有人走到了他的面前,微笑着对他伸出手:“你好,我叫江英睿,可以认识你吗?”

林秋石用手机打字:抱歉,我不能说话,我叫林秋秋。

江英睿道:“哦,不好意思,你是第几次进门?”

林秋石:第六次。

江英睿似乎对林秋石很感兴趣,即便是林秋石冷淡的态度也没有赶走他,最后林秋石不得不很直白的说:不好意思,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江英睿看见字笑了笑:“好吧。”

他倒也没有纠缠,转身走开了。看来他是想找林秋石组队的,不过林秋石却非常明显的拒绝了他的邀约。

他们所在的这个大厅,在疗养院的一楼,外面就是荒草丛生的庭院,往上就是疗养院的病房。

疗养院一共六层,功能分区非常的清楚,不过看起来这里的人精神状态都不太妙,至少林秋石就在墙壁的上面看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涂鸦。

就在林秋石观察周围的时候,他的肩膀被轻轻的碰了碰,林秋石转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面孔虽然是陌生的,但穿的衣服却很熟悉,他开口道:“你好,我叫阮白洁。”

林秋石心领神会:你好,我叫林秋秋。

阮南烛笑了:“很高兴认识你。”

这次阮南烛变的模样依旧漂亮,一头黑色的长发,穿着白色的长裙,虽然个子比普通女孩子高很多,但那独特的气质却十分吸引人眼球,他微微一笑,即便林秋石知道他是个男人,还是心中一动。

阮南烛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们组队吧?”

林秋石点点头。

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了他们两人身上,林秋石明显感觉其中有些不怀好意的眼神。

-恩-京-de-书-房w ww ^ EnJi nG^ c o m. 🍌

虽然他并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但门内到底是法外之地,在里面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负责任。再加上死亡的威胁,经常会有人做出一些比较过分的事情——这些都是阮南烛给林秋石科普的。

林秋石听完之后深有所感,说岂不是我们两个很危险。

阮南烛说:“你想多了。”

林秋石当时还在想什么叫他想多了,今天却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因为有不长眼的人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开始用下.流的话骚扰他们。具体什么话林秋石就不再赘述,那人说完这些话后,阮南烛露出有些生气的表情。

那人见状反而更加兴奋,伸出手来就要想抓住林秋石的头发,林秋石正在想要怎么“柔弱”的揍翻这人,就看见阮南烛直接抓住了那人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扭。

林秋石听到了骨骼碎裂的脆响和杀猪般的嚎叫。

众人的眼神从暧昧变成了惊恐,阮南烛这货居然还没忘记冲着林秋石嘤嘤嘤,用楚楚可怜的表情说:“秋秋,秋秋,他好可怕啊。”

林秋石:“……”可怕的明明是你吧。

这下彻底没人敢过来和他们打说话了,并且大家非常有默契的离他们两个远了点,搞得林秋石哭笑不得。

就在这时,林秋石看到了他们的目标。一个穿着黑色T恤,牛仔裤,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少年。这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龄,模样很清俊,刚从外面的院子走进来,眼神落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他犹豫片刻,朝着林秋石和阮南烛走了过来。

“你好,我叫封永乐。”少年做了自我介绍,和他在网站上告诉他们的化名一样:“请问可以和你们组队吗?”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对着少年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似乎觉得他的手也会被直接扭断。

谁知道阮南烛甜甜一笑:“可以呀。”

封永乐松了口气,却注意到其他人的眼神不太对,他有点奇怪:“出什么事了?”

阮南烛指了指角落里正在痛的已经要晕过去的那人,道:“刚才这人骚扰我们,被我打跑了。”

封永乐看了眼那人,又看了眼阮南烛,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阮南烛和林秋石怎么用这娇弱的身躯打跑那人的。林秋石居然从他的眼神里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也不可能解释,只能学着阮南烛装出一副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只无辜的小猫咪的样子——林秋石觉得自己也是很熟练了。

万幸封永乐也没有深究。

人陆陆续续来到齐,和林秋石上次进的第六扇门人数差不多,依旧是十四个人,只不过这次新人只有一个,这会儿正缩在墙角看着周围的场景瑟瑟发抖。

人来齐不久之后,便有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她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糟糕,露出的颈项上面布满了青色的血色,眼神冷漠的看了一下众人:“请随我到四楼来。”

众人跟随着她的脚步,到达了四楼。

“你们的治疗会在七天后开始。”护士语气冰冷,“这七天里面,希望你们好好的习惯一下疗养院里的设施。”她说到这里,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你们会喜欢这儿的。”

之后,她又告诉了众人一些规矩,比如只能在食堂里面吃饭,不能食用外面的食物,每天晚上八点之后不能离开房间。说完这些,护士转身就走,留给他们一个冷漠的背影。

“卧槽,真恐怖。”有个女生不住的嘟囔,“这人到底是人是鬼……”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住宿的地方一共有八间,每一间都有两张上下床,也就是一间里面可以住四个人,当然你要是不乐意的话,当做双人间也可以使用。

林秋石阮南烛和刚才那个封永乐自然的住到了一起,期间有个叫薛之云的姑娘想要和他们住在一起,却被阮南烛拒绝了。

当然拒绝的理由非常的婊,阮南烛这货说:“哎呀,人家不习惯和太多人住一起呢~”

薛之云说:“已经有三个了,就不能凑我一个吗?”

阮南烛:“不行的呢,我和林妹妹一见如故,一定要住在一起的。”

薛之云说:“那他呢?”她指了指封永乐。

阮南烛很无耻的说:“孩子算什么人呀。”

薛之云黑着脸走了,封永乐的脸色也不好看,林秋石在这一刻居然有点理解这两人的心情,神他妈一见如故,他妈孩子算什么人,真的是婊里婊气举报了。

不过最后的结果就是阮南烛成功的拒绝了第四者插足,保住了他们的三人间。

这里的居住环境可以说是相当恶劣了,最惨的是封永乐在他床铺里面找到了几片人身上掉下来的完整指甲。

封永乐被子抖干净,道:“我们是要在这里住七天?”

阮南烛道:“差不多吧。”

封永乐:“唉,希望能熬过去。”

阮南烛道:“熬?我倒不觉得是熬。”他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封永乐问。

阮南烛:“你没看资料?”

封永乐:“看了。”

阮南烛:“记得里面疗养院里的病人是怎么离开这里的么?”

封永乐道:“你是说那条隧道……”

阮南烛说:“先看看情况。”

他们两人说话,林秋石则在研究他的墙壁,他的墙壁上有很多奇怪的划痕,像是用指甲抠出来的,可以想象当时睡在他这张床上的那人恐怕精神状态也不太妙。

“时间到了,先去楼下吃午饭。”阮南烛道,“Npc规定的事,还是要乖乖听的。”

三人转身下楼,到了护士说的二楼餐厅,这里已经开餐了,到处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

说实话,林秋石第一次在门里面看到这么密集的人。按理说人多的地方,总会不那么怕,但事实上在看到这些人的精神状态后,林秋石却感到后背窜出一股子凉意。

餐厅里的病人们明显处于不正常的状态里,他们有的人神色麻木,有的低头对着自己窃窃私语,有的盯着地板一动不动,总而言之,这个疗养院根本不像是疗养院,反而像一个大型的精神病院。

“早点吃完走吧。”阮南烛道,“毕竟精神状态这种东西,是可以传染的。”

的确,要是和不正常的人一起待久了,自己也会变得不正常起来。

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其他有几个队伍也过来了,其中就有企图和林秋石组队的那个江英睿,他似乎对林秋石很感兴趣,冲着林秋石远远露出一个笑容。

林秋石当做没看见。

三人吃完了饭,便打算在疗养院内部逛一逛。他们先去了最顶层的治疗室。这里到底不是医院,治疗的手段有限,但几乎每个房间里都摆满了病床,有些病床还躺着奄奄一息的病人。

封永乐道:“也不知道这里死了多少人。”

阮南烛:“人肯定是死了不少。”

林秋石继续往前走,注意到墙壁上出现了许多的涂鸦,这些涂鸦模糊不清,但也能辨识出大概是一些救命,死亡之类的字眼。

“哎?这里有人在吃东西。”封永乐突然在一间病房面前发现了什么。

林秋石凑过去从窗户望到病房里面,发现有个病人正在用叉子吃面条,他吃的很慢,一口都要咀嚼很久。

“不是说不能在外面吃么?”封永乐嘟囔了一句,他可是带了食物进来的。

阮南烛瞅了他一眼:“你可以试试啊。”

封永乐道:“算了算了。”

三人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异常情况便打算离开,但刚走几步,林秋石就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音,那是一种轻微的噗嗤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刺破了。他的脚步顿住,朝着刚才看的房间望去,结果这一眼让他呼吸都停顿了片刻。

只见刚才那把用来叉面条的叉子,此时插入了吃面条的人的眼睛里面。叉子直接只剩下一个柄露在外面,那人的眼睛血流如注,却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按理说这么深的伤口,人肯定已经死了,可他却慢慢的把叉子拔了出来,又开始继续吃面条。

林秋石:“……”他默默的拉了拉阮南烛的衣袖。

阮南烛扭头,也看到了这一幕。

封永乐的反应是他们中最激烈的,骂了句脏话,搓着手臂:“卧槽,这他妈也行?”

行不行林秋石不知道,反正屋子里的那人挺行的,把自己的血当做番茄酱和面一起吃了,还吃的津津有味。

他甚至似乎注意到了门口看着他的人,朝着这个方向,露出一个笑容。

这画面着实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三个都默契的没说话,转身走了。并且这天结束回到住所后,封永乐就默默的将自己所有的零食都扔进了垃圾桶,再也不提加餐的事。

在这一层逛了一会儿之后,天色便暗了下来。

他们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但在进门之前,林秋石却注意到了一个事情,他拍了拍阮南烛,拿出手机打字:我们不是住在四楼么?

阮南烛:“对啊,怎么了?”

林秋石:“……可是这人的门牌号为什么是502。”

阮南烛抬头一看,发现靠近楼梯的一间房间的门牌号居然真的变成了502,而其他房间依旧是4xx,他道:“502,你记得资料里怎么写的么?”

林秋石当然记得。

502这个房间,在疗养院里属于很特殊的一个房间了。

因为里面死了一个护士长和一个护士,据说护士长是因为怀了医生的孩子打胎失败后,选择从502里面跳楼自杀,之后502就开始闹鬼。

传说这里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里面传来婴儿的哭声和女人痛苦的哀嚎,之后又有护士在502自杀,这个房间便被封存起来不再使用。

所以,在这里,502是个非常特殊的数字。

今天下午分配房间的时候,林秋石还在庆幸他们住在四楼,没想到出去逛了一圈回来,这门牌号就被换了。

说实话,一般人进出屋子也不会太注意门牌号,林秋石记得这个房间是一男一女的,他看了眼阮南烛,询问他的意见。

“我和他们说吧。”阮南烛道。

突然出现的502,应该是个非常明显的死亡条件,既然如此告诫一下团队里的人也无妨。

于是阮南烛敲响了面前的房门。

“有事吗?”开门的是团队里住在这里的一个姑娘,她看到外面的人面露警惕之色。

“你的房间号好像出了点问题。”阮南烛开门见山,

那姑娘支出个脑袋,果然看见了上面的变化的数字,她脸色大变:“什么时候——”

“不知道。”阮南烛,“我们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你们要不要换个房间?”这里的房间倒是很充裕——并且会越来越充裕,因为人会越来越少。

“行。”那姑娘受了阮南烛的好意,感激的点点头,“谢谢你们的提醒。”

“举手之劳。”阮南烛说。

他们通知完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这会儿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离护士规定的八点钟还有半个小时。

林秋石洗漱完毕,坐在床上开始玩连连看。阮南烛则坐在他的上铺,思考着什么。

封永乐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找了个话题:“没想到你们是两个姑娘。”

阮南烛:“不然呢?”

封永乐:“我以为你是个男生呢。”

阮南烛:“谁说女子不如男?”

林秋石靠在床头静静的想着,谁能想到眼前的女权主义者是个大吊萌妹呢……

八点马上就要到了,林秋石却听到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追逐奔跑的声音,这声音清脆中带着些慌乱的味道,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阮南烛说:“我去。”

林秋石却比阮南烛还先起身,他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开了门,想看看是谁在外面跑。

开门之后,林秋石却只看到了空无一人的走廊,他心中微紧正欲关上门,却感到有个东西卡在了门口,

林秋石低头,看到自己的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红色的高跟鞋,就这样突兀的立在门框边缘。

林秋石:“……”

阮南烛走到林秋石的面前,也看到了那双鞋。他环顾四周,没有用手去拿,而是转身回了屋子,从厕所里拿出一个脏兮兮的马桶塞,一棍子就把那高跟鞋给敲出去了。

林秋石被阮南烛的举动所震撼。

同样被震撼的还有封永乐,他呆滞的看见阮南烛随手把马桶塞一扔,表情冷静去厕所洗了洗手。

回来之后发现这两人还在盯着自己看,阮南烛倒是有些奇怪了:“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林秋石掏手机打字:因为你好看。

阮南烛笑眯眯亲了林秋石一口:“还是秋秋可爱,来,姐姐亲一口。”

林秋石有点不好意思:男女授受不亲。

阮南烛看了林秋石打的字后表情很奇怪,他一直都知道每次自己穿女装的时候林秋石就会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林秋石打完字之后就后悔了,他猛然想起,他眼前可爱的白洁姑娘并不是什么姑娘,而是个很凶残的男人。

林秋石:“……”唉,眼睛真是太会骗人了。

外面又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这次林秋石没有开门,虽然那声音似乎就围绕在他们的房间附近。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疗养院都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一切都是寂静的,也因如此,那奔跑的声音变得格外刺耳。而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林秋石敏锐的听力还捕捉到了小孩隐隐约约的啜泣声,虽然这声音非常小,阮南烛和封永乐应该都没听到。

于是林秋石缩在床上,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睡吧。”上铺的阮南烛和他说了晚安,“如果睡不着的话,欢迎来找我哦。”

林秋石没吭声,这会儿打字太麻烦了,他懒得和阮南烛交流。

很快,阮南烛的呼吸声就变得平稳起来,以林秋石对他的了解,知道他肯定是入睡了。

林秋石看了眼自己旁边的封永乐,看见他还在盯着天花板发呆,莫名的有了点慰藉——至少不能入眠的人,不只是自己一个了。

封永乐似乎也注意到了林秋石的注视,他扭过头对着林秋石露出笑容,小声道:“睡不着吗?”

林秋石点点头。

封永乐看着林秋石,眼神里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温柔,吓的林秋石赶紧把眼睛闭上了。他总觉得再不闭上假装睡觉,封永乐会说出很可怕的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你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了。

林秋石:确认过眼神,遇见的不是人……

阮南烛:????

威福利山疗养院疗养院就是美国恐怖故事第二季荆棘屋的原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