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62.准备工作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谭枣枣想让林秋石帮着她劝阮南烛, 但林秋石自觉并没有这个立场去做这件事。毕竟进入门内又不是旅游, 无论是自己过门亦或者是带人过门都需要承担极大的风险,一旦出事可能前面的努力就完全功亏一篑, 性命堪忧。

所以之后林秋石没有再在阮南烛面前提这事。

这会儿夏天已经过去,天气渐渐凉了下来, 学生们放了寒假,年关也快到了。

别墅里面走了几个人回去过年。林秋石本来以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过,没想阮南烛说自己也不回去。

“你也不回去?”林秋石略微有些惊讶,他对阮南烛这个人知之甚少,他不知道阮南烛在现实中的生活背景,也不知道阮南烛到底为什么会进门。

“不回去。”阮南烛说, “我家里没什么人了。”

林秋石哦了声,并未深究,低头开始研究年夜饭的菜单。阮南烛不是个挑嘴的人, 基本什么都吃,是个很好养活的人。

林秋石盯着菜单,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犹豫片刻后道:“对了……你介意, 我问你个问题吗?”

阮南烛看着电脑,头也不回:“说。”

林秋石:“你的死亡原因是什么?”

阮南烛动作一顿, 抬手把电脑合上, 看向林秋石。

林秋石被阮南烛的眼神吓了一跳,正想说我就随便问问,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就听到阮南烛说了句:“我不知道。”

林秋石:“啊?”

阮南烛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死亡的原因的。”

林秋石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有道理,不到死去的那一刻谁知道自己会怎么死的。这么想着,他倒是非常幸运,因为他知道自己会怎么死去,所以心中少了些对未知的迷茫。

“也没什么好知道的。”阮南烛抬手看了看表,“差不多了。”

林秋石知道他又要进门,正想劝他说今天晚上就是除夕,不然咱休假一天吧,结果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人就不见了。

林秋石:“……”唉,算了算了。

他下楼,开始准备年夜饭。

这会儿别墅里就剩三个人,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易曼曼也留了下来,这会儿正在厨房里剁肉馅。别看易曼曼长相清秀,但剁肉的姿势却看起来颇为凶残,拿着两把菜刀咚咚咚不到一会儿就把肉剁了个粉碎。

林秋石也不知道他们年夜饭是什么规矩,决定饺子和菜都做点。

林秋石把买来放进池子里养着的鱼捞起来,干净利落的杀掉之后开始刮鳞:“你们吃松鼠鱼么?还是做酸菜的?”他记得阮南烛什么都吃,只要味道够好。

易曼曼道:“都行啊,松鼠鱼吧,看着好看。”

林秋石点点头,点火烧油。

就在他热油的时候,别墅的门铃却响了起来,易曼曼正在揉面腾不开手,林秋石道:“我去开门。”他走到门口,通过监视器看了看外面,发现居然是谭枣枣和张弋卿两人。

林秋石稍作犹豫,给阮南烛打了个电话,阮南烛这会儿肯定不会进高级门,低级门十几分钟就能解决,现在应该已经从门里面出来了。

果不其然,阮南烛接通电话问他什么事。

“谭枣枣带着张弋卿过来了。”林秋石说,“要放他们进来么?”

“放。”阮南烛说。

林秋石嗯了声,抬手打开了门。

谭枣枣看见林秋石,道:“新年快乐呀秋石!”

林秋石点点头:“你们进来吧,在客厅里随便坐,我正在做饭,他知道你来了,你等一会儿就行。”

谭枣枣说了声好。

张弋卿跟在谭枣枣身后,整个人几乎瘦了一圈,下巴上全是青色的胡茬,看起来憔悴的惊人。但他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神情也说不上热切,看得出这人还是很傲气。

林秋石只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这人到底如何和他没关系,到底带不带,他也没有发言权。

谭枣枣和张弋卿坐到了客厅里,片刻后,阮南烛从二楼的楼梯上了走了下来。今天他穿的是一件无领的黑色毛衣,因为屋子里还算暖和便没有穿外套,这毛衣稍微有些贴身,更是衬得他肩宽腰细,是个标准的衣架子。他的头发略微有些长了,没有去剪,而是随意的在脑后扎出一个小小的发髻。

阮南烛走到谭枣枣面前的沙发前坐下,拿起一个枣子啃了一口:“说吧。”

谭枣枣苦笑:“南烛……抱歉……”

阮南烛:“你道什么歉?”他看向张弋卿,语气一点没客气,“有事情赶紧说,今天除夕,不想留外人吃饭。”

张弋卿抿了抿唇,表情绷出一个紧绷的弧度,就在谭枣枣以为他会生气的时候,他却道:“阮先生,我对我之前的无礼感到非常抱歉,希望您能原谅我。”

恩`京-de-书`房 🌕 Ww w #EnJi nG # c o m

阮南烛靠在沙发上,神情懒散:“说吧,你在第二扇门里遇到了什么。”

张弋卿叹气:“很糟糕的事。”

到底是写过剧本的,描述起来倒也活灵活现,说是第二扇门里面白鹿的人极其不靠谱,给出的线索不但是错的,还比他先死了。而最惨的是第二扇门带了点大逃杀的味道,张弋卿最后不得不对队友动了手。

阮南烛听着他的话,不动声色:“你杀了人?”

“没有。”张弋卿说,“我只是把他们打伤了,让他们无法移动,但……”

但门里面,伤了的人几乎就等于死了,只要门一开,门里面的怪物都会躁动起来,到时候没办法移动的人,就只能在那儿等死。

阮南烛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说:“那你这次来是想做什么?”

张弋卿叹气:“我……想恳请阮先生原谅我之前的冒犯。”他当时太自负,再加上阮南烛长得实在是漂亮,在娱乐圈混了太久的他自顾自的给阮南烛贴上了花瓶的标签,再加上白鹿那边的对阮南烛的污蔑……

阮南烛:“白鹿那边说了什么?”

张弋卿没敢直接说,表情有点尴尬:“话很难听……”

阮南烛:“但说无妨。”

张弋卿咳嗽一声,语气低低的:“说您以色侍人……”说的倒也挺委婉,直白点就是说阮南烛靠着他那张漂亮的脸蛋来拉客。

阮南烛冷冷的笑了,他说:“嗯,我知道了。”

张弋卿欲言又止。

最后谭枣枣没忍住,小声说:“阮哥,您能不能帮帮张哥,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阮南烛说:“我不会带他。”他语气笃定,没有一点商量的味道。

谭枣枣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是劝不动阮南烛了。

“不过,我可以给你介绍另外一个组织。”阮南烛说。

张弋卿道:“另外一个?”

阮南烛从张弋卿的表情里读懂了迟疑,淡淡道:“放心,白鹿那种垃圾给他提鞋都不配,不过我得给你先打个预防针。”

张弋卿:“嗯?”

阮南烛:“那组织的首领是你的粉丝。”

张弋卿:“……”

阮南烛:“还是脑袋有点残的那种,把你所有的电影都买了天天窝在家里看。”

张弋卿干咳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羞耻。

阮南烛道:“如果你想清楚了,我就给你他的联系方式。”

张弋卿这次没有犹豫,直接点头同意,虽然不能让阮南烛亲自带着,但想来他介绍的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至少比白鹿那群坑爹货靠谱吧。一提到白鹿张弋卿就一肚子的气,最后还是靠着他,白鹿另外一个成员才活着出来。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走吧。”阮南烛看了看表,很不客气的送客。

谭枣枣支着脑袋看向厨房,委屈道:“阮哥你就不能留我们吃个饭么?闻起来好香啊。”

这会儿林秋石正在厨房里炸鱼,一屋子都是鱼浓郁的香气。

“不能。”阮南烛很是无情,“快点走。”

谭枣枣:“……”每到这时候,她就开始想念门里面的阮南烛了,至少阮白洁姑娘比阮南烛还多了点人情味。

蹭饭失败,谭枣枣和张弋卿只能告辞。

他们谈完,林秋石的松鼠桂鱼刚做好,端出来看见阮南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走了?”

阮南烛点点头。

“哦。”林秋石道,“你饺子喜欢吃什么馅的,我准备了韭菜白菜和香菇……

阮南烛看向林秋石,这会儿林秋石正穿着围裙,表情柔和的看着他,暖色的灯光从他头顶打下来,在他的脸颊上镀出一层淡淡的橙色,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柔和,充满了一种独属于俗世的温暖味道。

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阮南烛隔了一会儿才回答:“白菜吧。”

林秋石并未察觉出阮南烛的异样,点点头转身回了厨房继续做菜去了。

吃年夜饭,看春晚,虽然家里只有三个人,但气氛却很不错。

看完之后三人又去楼顶上放了烟花,烟花是易曼曼买的,林秋石本来以为阮南烛不会陪他们,没想到他却表示一起也无妨。

天空很黑,漂亮的烟花在他们头顶上炸开,其他地方也响起了爆竹的声音。在今日的夜里,他们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出现,也不用害怕突然死去。

新的一年到了,林秋石抬头看着夜空,竟是开始期待起了未来。

除夕之后,大家陆陆续续的回了别墅。

程千里和程一榭是最先回来的,两人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大部分都是他们那边的特产。

“是我妈非让带的。”程千里埋怨,“十斤肉啊——我让她邮过来她非说不一样,这怎么不一样了?是沾染了我的汗水更香了吗?”

易曼曼:“你能不能别说的那么恶心?”

程千里:“哇,嫌弃恶心你一会儿别吃!”

据易曼曼说,程千里他们家里做的腊味是最好吃的,特别是腊肉,切的薄薄蒸好之后香的不行。炒豌豆片也特别的香,熬汤味道也好,总而言之很是受欢迎。

当时林秋石来的时候这腊味已经被吃光,只有等着这次带过来才有口福尝尝。

程千里和程一榭都是普通家庭,如果他们没有遇到门,或许已经因为遗传病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此时他们还在,虽然凶险,但到底有一线生机。

生活那么美好,谁不想继续下去呢。

林秋石看着他们笑了起来。

年过完之后,就又要开始忙正事了。

阮南烛找到了林秋石,告诉他一些事情。

“我要再进第六扇门一次。”阮南烛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去?”他这次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通知林秋石,而是以询问的口气提了这个事。

“是不是你要去找我第七扇门的线索?”林秋石问。

“是也不是。”阮南烛说,“我手上其实已经有一张第七扇门的线索,只是从线索上来看,不是很适合进人。”

林秋石想了想:“线索是什么?”

阮南烛道:“也是一幅画。”他并没有详细说,“但是根据画的背景,很有可能是个没有规律遵循的世界。”

林秋石:“没有规律遵循?”

阮南烛点点头解释:“越到后面,规律存在的痕迹就会越淡,甚至无迹可寻。”

林秋石闻言有点惊讶:“那岂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阮南烛平淡道:“对,最危险的时候根本不会给你时间思考,只能依靠直觉。所以……”

林秋石:“嗯?”

阮南烛说“所以以后你也得自己去多刷刷。”

直觉这种东西,多数情况下还是靠的是经验,只有见过了千奇百怪的门内世界,才能在遇到异常情况的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那这次我也去。”林秋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现在有你带着,总比我一个人过门的时候安全吧,多练练,以后才不会没命。”

“好。”阮南烛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具体进门时间还未定,但阮南烛先告诉了林秋石这扇门的线索,这次是个地名:威福利山疗养院。

威福利山疗养院位于美国的肯塔基州,是个历史上很有名的疗养院。

这个疗养院成立于1910年,成立的目的是治疗当时严重爆发的结核病。但因为其混乱的管理,却反而成了病人的葬身处。

据说在疗养院里面死掉的人不计其数,而疗养院里面的医疗手段也充满了一种恐怖片里才有的荒诞和可怖。

医生们甚至干出了将气球塞入病人肺部使气球膨胀,把病人的肋骨拆掉——只为了让肺部扩充呼吸到更多的氧气。

当然这样的行为只能带来痛苦和死亡。在威福利山疗养院里面死掉的人数超过八千。好在之后结核病逐渐被治愈,疗养院也空闲了下来。

但这里并没有被废弃,而是被当做了养老院继续使用,只是在使用过程中,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却不断经受虐待,电击手段在当时是属于正常治疗手段,可想而知,这里几乎成为了另一个地狱。

这样的背景,让人看了就毛骨悚然,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地方在门里面,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

林秋石看完资料后,问了阮南烛:“这扇门是在网站上接的活儿么?”

阮南烛:“对,你也可以去网站看看,你现在已经可以自己接活儿了,不过也不要接的太频繁,毕竟网站上有些人是很不靠谱的。”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这网站他平时也在看着,上面什么千奇百怪的人都有,一般的发布任务领取任务也就算了,但酬劳却相差的很大,甚至还有人用身体当做薪资。

“进门的时间大概是在下个月初,我已经把镯子寄出去了。”阮南烛说,“等着吧。”

林秋石道:“好的,我知道了。”

离下个月初还有二十多天时间,宽裕的很。

从家里回来后的这段时间,程一榭也带着程千里进了几次门,不过都是低级的门,危险性不是很大。

程千里还是怕鬼,但他越怕,程一榭就越不让他躲。用程一榭的话来说就是,见的多了就不怕了。

这要是一般人林秋石觉得这法子应该还是有用,但程千里的智商摆在那儿,林秋石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毕竟这货看个电影一个月都能忘,林秋石经常发现他在看同样的影片。

“你上次不是看过了吗?”有一次林秋石实在没忍住,

“我看过了??”程千里一脸惊讶,“我怎么不记得了。”

林秋石:“你是金鱼吗……凶手是A。”

程千里:“卧槽你别剧透啊!”

林秋石看他的表情不像是作假,于是放弃了,叹着气想着怪不得程一榭那么头疼这个弟弟。

年后,张弋卿那边也有了回复,他和阮南烛介绍的人对接上了,还和那人进了一次门。

张弋卿对那人的实力表示了赞扬,但也委婉的说了一点那人的缺点。那人缺点其实也不算什么,就是太迷张弋卿了。

“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的笑死了。”谭枣枣和林秋石说这事儿的时候笑的直打嗝,“你不知道我当时都快笑死了,张弋卿一去那儿,那兄弟就拉着张弋卿看张弋卿自己演的电影,这多尴尬啊,尴尬完了之后那人还拿出一个本子,上面全是写的这电影的影评,至少有个七八万字了吧。”

林秋石:“……”他听着都觉得羞耻。

“我当时也在,你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张弋卿那样吃瘪的表情,我真的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谭枣枣笑的很不客气,“最惨的是他还要人帮忙,不敢说出来!”

林秋石勾起笑容:“那门里顺利吗?”

谭枣枣:“顺利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多人门里门外完全是两种性格,门里面那粉丝兄弟还是很靠谱的。”她道,“你呢?是不是又要进门了?”

林秋石嗯了声。

“那多注意安全啊。”谭枣枣叮嘱。

“我会的。”林秋石说。

好不容易从六扇门里出来了,又要进去,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非常折磨人的事。甚至于心态很容易直接崩溃,这也是为什么阮南烛并没有强求林秋石跟着他的缘故。

但林秋石的表现总是让人惊艳,好像死亡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他态度坦然,神情平淡,这些阮南烛也能做到。但他做到的原因,却是经历了无数次可怖的门内世界。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阮南烛才是个普通人。

不过林秋石倒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几乎没有想要去尝试什么刺激的事。

他喜欢平淡,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而现在突然被拉入了门的世界,林秋石也很快习惯,并且习以为常,他向来都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

进门的时间快到了,阮南烛又开始带着林秋石在商场里逛。

有了上次的经验,林秋石小心翼翼的问:“南烛,我这次不用穿上次的衣服了吧?”

阮南烛看了他一眼:“不用。”

林秋石正欲松口气,就听到阮南烛:“这次你穿裙子。”

林秋石:“啊??可是我还没练好伪音啊!!”

阮南烛:“当哑女有什么不好么?”他语气冷静的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你不快乐吗?”

林秋石:“……不快乐。”

阮南烛:“那就学着快乐。”

林秋石差点没当场给阮南烛跪下。

他意识模糊的回到了别墅,面对一干人投来的怜悯的眼神顿时悲从中来,说:“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程一榭坐在沙发上,少有的开了口,语气里带着三分同情七分冷淡:“总要有人倒霉的。”

林秋石:“……”

程千里说:“对啊,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林秋石:“……”他自暴自弃的想着剩下的时间干脆去练伪音好了,阮南烛要是一直这么恶趣味,他总不能当一辈子哑巴吧。

阮南烛对林秋石的识时务很满意,他说:“你比陈非强点。”

陈非听到这话差点没哭出来,他门内的体型是个一米八几的壮汉一点都不适合女装,被阮南烛折腾了几次,每次都被门里面的其他人当成穿女装的变态,然而付出了那么多的他,此时却被无情的厌弃……这还真是,太棒了!!陈非露出哀怨的表情,却在心中大笑起来,感谢林秋石拯救众人于水火之中,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林秋石看着陈非的表情默默哆嗦了一下,他总觉得这个表情不像是在哀怨,倒像是在憋笑啊。

所以说,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劝说阮南烛放弃这个奇怪的爱好……

作者有话要说:  林秋石:只要不让我穿女装你干什么都行!

阮南烛:干你行不行?

林秋石默默的捡起了地上的裙子。

阮南烛: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