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32.幻想

西子绪2020年07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门内最糟糕的事情, 是不但要面对可怖的怪物,还得面对身边随时可能背叛的队友。门里面的他们虽然乍看起来像是可以互相信任的伙伴, 可只要一旦出现了意外, 那伙伴这个词随时可能换种意思。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 虽然外面传来了导游的声音, 但却根本没人敢动。阮南烛还是趴在林秋石身上,他轻轻的拍了拍林秋石的肩膀, 道:“走。”

林秋石:“就这么出去?”

“应该不会出事了。”阮南烛道,“况且总不能在庙里过夜吧。”

倒也是这个道理, 林秋石想了想:“不如我先出去,如果出了什么意外, 你们再见机行事。”

“一起吧。”阮南烛却是道, “信我一次。”

林秋石见阮南烛态度坚决, 便背着他朝着神庙外面试探性的走了几步, 他刚离开神庙的门,便看见导游站在之前和他们分开的地方,正微笑着冲着他们挥舞着旗子:“过来呀,快过来呀。”导游冲着他们叫道,“天快黑了, 我们得趁着天黑之前赶回去。”

林秋石环顾四周,发现刚才从天上下下来的刀子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门口那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告诉他,刚才的一切的确不是他的幻觉。

他慢慢的走到了导游身边,如阮南烛所说的那样, 并未发生什么可怕的意外。程千里跟在他们身后,一直朝那具尸体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熟悉——当时林秋石陪着他看山村老尸的时候,他就保持着这一副随时想要尖叫的模样。

不过好歹程千里是忍住了,憋的整张脸都开始发红。

见到他们没出什么意外,剩下的人也开始往外走。

导游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那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微笑着询问大家今天玩的是否开心,有没有领略到神庙独有的风情。

团队里没人理她,她也说得津津有味,根本不在意众人的答案。

从来时的小路往回走,天色开始变暗,丛林之中多了几分幽寂。插在树梢上的旗帜,被大风吹的猎猎作响,像是怪物展翅欲飞的羽翼。

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他们安全的达到了住宿的竹楼,吃了一顿并不美味的晚饭。

导游离开的时候和他们约定了时间,说明早八点,不见不散。

蒙钰问明天去参观哪个景点。

导游的神情却神神秘秘,说明天去的地方很特别,等到时候就知道了,大家一定不要迟到。还说今夜晚上山风很烈,夜半时分,最好别出门。

这提示她不说大家也清楚,倒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晚饭的味道实在是糟糕,阮南烛看起来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勉强吃了点东西。他从到达这个世界开始,状态就很差,此时看起来满目疲惫,随时可能睡过去。要是一般人是他这个样子,大约会让人觉得不精神。但奈何阮南烛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即便是看起来身体不适,可却硬是有种病态的美感。

徐瑾在旁边酸溜溜的说阮南烛都睡了一天了,哪有那么困呀。

阮南烛用自己的下巴在林秋石颈项上蹭了蹭,柔声道:“对不起呀,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林林哥,给你添麻烦了。”

林秋石:“……不麻烦。”

徐瑾:“……”呵,这对狗男女。

面对不美味的晚餐,程千里还是塞了个肚饱,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林秋石其实挺佩服他的,毕竟这晚饭实在是太难吃了,换作一般人吃这么多基本只能降低求生欲。

吃完饭,众人便各自散去准备休息。

阮南烛沾床就睡,几乎是瞬间进入了深眠状态。

林秋石和徐瑾没他那功夫,于是两人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徐瑾讲了一点她在门外世界的事情,说她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今年刚毕业,过马路的时候被强行拉进了这个门里,她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后来才意识到没有梦境会这么真实。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林林哥。”徐瑾说,“我好害怕。”

林秋石靠着窗户,道:“我也不知道,别想太多,早点睡吧。”

徐瑾瞅了眼正在睡觉的阮南烛,咬咬牙,颤声道:“林林哥……”

林秋石:“嗯?”

徐瑾说:“我冷……”

林秋石:“……”阮南烛,看看你把人姑娘给教坏了,他虽然对女孩子不了解,但也不是智障,徐瑾这动作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林秋石面露无奈,只能装作听不懂,说:“哦,你冷啊,那我去给你拿床被子吧。”

徐瑾:“……”为什么和她想的不一定,她咬咬牙,跺跺脚,放下了最后的矜持:“那多麻烦呀,我……能和你挤一挤吗?”

林秋石冷静的拒绝了:“你太胖了,感觉有点挤不下。”

徐瑾陷入了迷之沉默,她看了眼已经陷入熟睡的,瘦弱的阮南烛,又看了看自己,发现一时间竟是无法反驳。

林秋石:“还要被子吗?”

🍋 恩*京*的*书*房ww w_.E njing_c o m _

徐瑾自暴自弃:“不要了,我脂肪多,坚持一下应该能挺过去。”

虽然知道这样挺不厚道的,但林秋石还是有点想笑。不过说回来,这门内世界那么凶险,哪有多的心思谈情说爱,也不怕两人情到浓时突然冒出来一个鬼头导致终身不举……

徐瑾大约是看透了林秋石的直男灵魂,终于死心的躺回床上,停止了尬聊。没一会儿就传来了安静的呼吸声,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林秋石心想你们睡的可真快啊……他闭上眼睛,尽量放松了身体,让自己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阳光将林秋石从床上唤醒,他睁开眼睛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身边的人还在不在。

阮南烛却是已经醒了,坐在床边慢慢的梳头发,他听到林秋石的动静,头也不回:“早上好。”

“早上好。”林秋石应道。

“昨天我睡得早,后半夜没发生什么吧。”阮南烛问。

“没有。”林秋石说,“林子里很安静,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阮南烛:“我是说你和徐瑾……”

林秋石满头问号:“我和徐瑾能发生什么?她难道有什么问题?”

阮南烛:“……”他安静了一会儿,问出了一个问题,“你上个女朋友是因为什么和你分手的?”

林秋石:“女朋友?我没……没交过女朋友。”他自从学了设计之后,基本就和社交无缘了,上学的时候天天做作业接私活,工作之后天天加班,别说女朋友了,连个姑娘都没见过。

阮南烛:“哦,挺好。”

林秋石:“……”他总感觉从阮南烛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微妙的表情。

洗漱完毕后,众人一起吃了顿早餐。

对于今天要去的地方,所有人都很好奇,但好奇之中又带着点担忧,因为总感觉今天的情况会比昨天还要凶险。

“尽量人多点一起走吧。”蒙钰说,“这样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昨天死了两个男人,此时队伍还剩十四人,虽然数量很多,但总感觉要真出事了人再多也没用。

程千里拍了拍林秋石的肩膀,说我今天和你们一起吧。

林秋石道了声可以。

八点钟,导游准时出现在了外面,她还是穿着昨天同样的装束,脸上挂着同样的表情,挥舞着那把红色的小旗:“人齐了吗?人齐了就要出发啦。”

“齐了。”蒙钰回答。

“好,那我们走吧。”导游说,“今天我们去的地方比较特别,大家到了那里之后,一定不要高声喧哗,要尊重当地的习俗。”

众人纷纷点头。

导游见状露出笑容,道:“事不宜迟,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出发吧。”

因为这里特殊的环境,除了行走之外也没有别的交通工具。今天导游带着他们走了另外一条路,那条路一直在往山上蜿蜒,周遭依旧是茂密的树林。

大家跟在导游后面艰难的行进,但路实在是太难走,很快就有人体力不支,跟不上大部队了。

“能不能休息一会儿?”队伍里有人询问了导游。

“休息倒是可以休息的。”导游看了看表,“但是我们一定要在正午之前到达目的地哦。”

“为什么?”那人有点奇怪,“为什么要在正午……”

“因为你们要在那里参观六个小时。”导游很平静的解释,“如果在十二点之前没有到达目的地,你们就只能在天黑之后下山了。”她说完这个,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相信大家不会想在夜晚走这样的山路的。”

大家听到这句话,表情都不太好看。

走不动路的也开始咬咬牙想要继续坚持,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

林秋石怕阮南烛的身体扛不住,半路就背上了他,也亏得阮南烛体重轻与常人,不然他还真没办法。

不过即便如此,阮南烛还是吸引了一些嫉妒的眼神。

女孩子体力到底是比不上大男人,能被背起来休息一下,自然是十分值得艳羡的事情。

好在就在众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导游口中的目的地——一片密密麻麻的高塔。

这些高塔高的足足有几十米,矮的也有三四米,立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工艺才能在如此艰难的环境里修建出这样宏伟的建筑。

众人看着这些宏伟的建筑,均被其震撼,一时间陷入了寂静之中,甚至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凶险之处。

好在导游的声音将他们拉回了现实,她说:“接下来是六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到时间后,我会来接大家,就请大家在此好好参观,领略异域风情吧!”她说完转身就走,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看着她的背影,程千里忍不住骂了脏话,说也亏得这里是门内世界,不然这导游怕不是已经被打死好几次。

“走吧,过去看看。”林秋石放下了阮南烛,跟着众人一起进入了塔群。

这塔群大大小小,高度各有不同,但比较相同的就是每个塔下面都有一扇木门,用生锈的锁锁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祭祀的地方?”林秋石觉得奇怪,“可是祭祀的地方不是有神庙么?”

“我觉得应该是墓地。”阮南烛观察了一下,

林秋石:“墓地?”说到墓地,他马上想起了昨天被推下来时的那木台,“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用来天葬……”

阮南烛道:“开一个塔进去看看。”

他说着,和林秋石他们走到了僻静处,然后掏出发卡开始工作。

生锈的锁轻而易举的被打开了,阮南烛推开木门,露出了黑漆漆的塔内。里面没有光,散发出了一股子陈旧的气味,林秋石用手机照亮了里面,果然在塔底看到了一具已经腐朽的尸骨。

“的确是坟墓。”阮南烛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林秋石道,“难道钥匙不在庙里?”

阮南烛摇摇头,没说话。

重新把门锁上之后,他们朝着塔群最中心走去,林秋石看到了最高的那座塔。那座塔的形状有些特殊,在一众小塔的簇拥下分外醒目。塔的最上面有个非常漂亮的雕塑,看起来有些像一块圆盘,圆盘之下是一些流云的图案,只是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一座塔上,显然大家都觉得这塔里会有什么关于钥匙的线索。

到了塔下之后,先过去的人却是发现那塔上的不是木门而是一扇石头门,石门也没有锁上,就这样虚掩着。

“这塔里也是尸骨么?”有人发问。

“谁知道呢。”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就在众人犹豫着要不要进塔里的时候,林秋石却又听到了鼓点的声音,他表情一变,立马将这个事小声的告诉了阮南烛。

“鼓点?”阮南烛道,“从那里传来的。”

林秋石:“远处。”他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昨天鼓点响起来没多久后,就开始下雨了……不,准确的说是开始下刀子。”

阮南烛环顾四周:“看来只能进塔。”

这四周都是荒郊野外,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唯有眼前的高塔,能让人躲进去。

“进吧。”阮南烛抬手就要推门。

“你们要进去?”站在不远处的蒙钰语调有些好奇。

“对。”阮南烛道,“有什么问题么?”

“你们不怕进去之后出事么?”蒙钰说,“就这么贸然行动……”

阮南烛:“如果怕就在外面等着吧。”他指了指头上的天空,“我只是感觉又要下雨了。”

蒙钰脸色微变。

其他人听到要下雨了这句话,都开始骚动了起来,昨天惨死的青年还历历在目,没人想要经受千刀万剐之苦。

阮南烛推开了眼前看似沉重的石门,扭身就进了塔里。

林秋石紧随其后,他将手电筒的灯打开,看清楚了塔里面的情况。这座塔似乎并不是坟墓,至少在一楼没有看见尸骨。

他们进来之后其他的人见没有事情发生也陆陆续续跟了进来。

“这塔应该有□□层的样子。”阮南烛道,“既然进来了,那就上去看看?”他停顿一下,“我想仔细看看塔顶上的那个建筑。”

林秋石知道阮南烛提的事情定然有其原因,便一口应下了他的提议。

于是四个人便开始往上爬。

团队里的其他人看见他们的动作,都表露出了不赞同的意味。也对,在不知道会如何触发死亡条件的世界,似乎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什么都不做,钥匙可不会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除非身边的人都死光了。

塔的楼梯很狭窄,只能够一人通行。

阮南烛走在最前面,林秋石则走在最后。

他们一路往上,一边爬塔一边观察着塔内的情况。

“有东西。”走在最前面的阮南烛突然出声。

这是他们爬的第八层,应该离塔顶不远了,林秋石拐过楼梯,看到了阮南烛口中的东西。

那是一面漂亮的鼓。

被放置在第八层的中间,鼓身是红色的,其上有一些细节雕塑,虽然并无太多的装饰,但依旧可以看出其精致。

在场的三人都立马想到了歌谣里的那只鼓,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唯有徐瑾,神情却似乎有些恍惚,她喃喃道:“好漂亮的鼓啊。”她走到了鼓旁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别碰。”阮南烛叫住了她,“这鼓有问题。”

徐瑾没有说话,神情看起来有些痴迷。

“你没事吧?徐瑾?”林秋石察觉出了她的异样,开口叫了声她的名字。

然而徐瑾的下一个动作却是伸出了手,在那漂亮的鼓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

“咚”——清悦的鼓声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林秋石整个人都被震了一下,强烈的眩晕感袭击了他,他捂着耳朵痛苦的闭上眼,整个人都差点栽倒在地上。

为了稳住身体,林秋石伸出手扶住了旁边的墙壁,然而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本该是石头的墙壁时,整个人却僵住了。

石头不见了,指尖上的触觉,像一种更加柔软的东西——人的肌肤。

林秋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睁开了眼,看到了面前的景象。

本该存在的石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皮肤,皮肤还在缓缓的蠕动,伴随着心脏的脉搏。

“我的阿姐从小不会说话,在我记事的那年离开了家……”女孩子的歌声在林秋石身后响起,他僵硬的转身,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的脸上没了皮肤,只剩下红色的血肉,甚至隐约可见白色的骨头。而她的怀里正抱着一面漂亮的红鼓,黑洞洞的眼睛沉默的凝视着林秋石,纤细的手微微抬起,又重重落下,在洁白的鼓面上,留上一个又一个的血色手印。

“玛尼堆上坐著一位老人,反反复复念著一句话……”歌声还在继续,女孩敲着鼓,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

林秋石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下一刻,林秋石身体剧震,如同触电一般,他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原本的小女孩不见了,他回到了那座冰冷的石塔里,旁边站着两个熟悉的人。

“林秋石。”程千里惊恐的看着他,“你……你在做什么……”

林秋石低下头,看见自己的手正放在那面红鼓之上。

鼓面的质地很柔软,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是属于人皮的触感。

“秋石。”阮南烛的声音传来,他问他,“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女孩。”林秋石将自己的手从鼓上移开,他说,“一个浑身是血,被活活剥皮的女孩,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突然跑过去敲了鼓。”程千里说,“我拦都拦不住。”

“敲鼓?敲鼓的不是徐瑾么?”林秋石看着这一面鼓,只觉得浑身发凉,他想离这面鼓远一些。

“她?她没跟着我们上来啊。”程千里莫名其妙,“一直留在底下呢。”

林秋石:“……”

阮南烛却好似明白了什么,他走上前,轻轻的按住了林秋石的肩膀:“别担心,没事的。”

林秋石苦笑:“这怎么会没事。”能看到那些东西,显然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阮南烛:“冷静一点,你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林秋石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刚才看到的画面:“我看到这座塔的墙壁,变成了人皮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无话可说,只想瘫在椅子上静静的要波营养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