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407章 情肠断(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义渠王闯入章台宫的时候,天色已晚,芈月正倚在榻上休息。义渠王用力抓住她的胳膊问道:“我问你,我、芾和悝加起来,和你那个秦王儿子,你选择谁?”

芈月骤然惊醒,努力平息怦怦乱跳的心以及被吵醒后自然升腾的怒火,令吓得跪地的宫女们退下后,才甩脱义渠王的手问他:“你怎么会忽然问这种话?”

义渠王却执着地问她:“我只问你,你选择谁?”

芈月本能地想回避,然而看到义渠王此时的眼神,她知道已经不能回避,直视着他,一字字道:“我谁都不选择。三个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个人。”

义渠王坐在那儿,整个人忽然沉静下来,那种毛躁的气质顿时从他的身上消失了。他一动不动地坐了良久,抬起头,深沉地看着芈月:“你是我的妻子吗?”

芈月道:“当然。”

义渠王问:“那么,你愿意跟我走吗?”

芈月道:“不。”

义渠王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此时看上去有些骇人,他忽然笑了:“其实,你一直在骗我,对吗?”

芈月道:“我骗你什么?”

义渠王道:“秦国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对吗?”

芈月看着义渠王越来越近的脸,直至距离不足一掌之时,终于说了一个字:“是。”

义渠王纵声大笑:“果然,老巫说的是对的,你这个女人,根本不可信,你根本就是一直在利用我。”

芈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义渠王,脸上平静无波。

义渠王哈哈大笑,笑得停不下来,半晌,才渐渐止了笑,道:“好,你既无心我也不必强求。我与你之间,各归各路吧。”

芈月问他:“你想怎么样?”

义渠王抓起芈月的肩膀,逼近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忽然冷笑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我要毁了这咸阳城,毁了你的江山。”

说罢,他将手一松,芈月跌坐在席上,看着义渠王大步走了出去。

天边的夕阳只余一缕光线,等到义渠王的身影消失,天色就此黑了下去。

章台宫的消息很快传入承明殿,嬴稷兴奋地站起来,在殿内来回走动,叫道:“好,太好了,寡人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唐棣在旁侍候,此时也忙笑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嬴稷脚步停住,扭头看向唐棣,忽然道:“寡人记得,你父亲乃是墨家巨子,墨家子弟擅长机弩之术……”

唐棣的笑容顿时凝结在脸上:“妾身不明白……”

嬴稷上前两步,按住唐棣的肩头兴奋道:“你去告诉你父亲,让他想办法,若帮寡人除去义渠君,寡人就封你为王后!”

唐棣瞪大了眼睛,眼中有一丝兴奋闪过,但随即又变成惊恐。她退后一步,伏下身子磕头道:“大王,妾身没有这样的野心,妾身之父亦是大王的臣子,大王有事尽可当面吩咐于他。”

嬴稷看着她,缓缓收回手,冷冷地问:“这么说,你不愿意?”

唐棣磕头道:“大王,墨家机弩之术,用于守城,用于护民,不曾用于暗算。妾身做不到,妾身之父亦做不到,求大王明鉴!”

嬴稷话语冰冷:“看来,你是不愿意为寡人献上忠诚了。”

唐棣抬头,已经是泪流满面:“大王不信妾身,现在就可以让妾身去死,我父女皆可为大王去死。墨家没有这样的能力,妾身更不敢欺君,大王明鉴!”

唐棣不断磕头,嬴稷看着她的样子,不知道是失望还是灰心,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所有的侍从都随着嬴稷离开,一室皆静。

只剩下唐棣的贴身侍女扶桑扶起唐棣,叫道:“夫人,夫人,大王已经走了。”

唐棣抬头,额上已经是一片血痕,她双目红肿,瘫坐在扶桑怀中,却微微笑了。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Jing = c om

扶桑不解地问:“夫人,您这又是何必?大王既然要您效力,还承诺封您为王后,您为何要拒绝此事,还惹得大王动怒?”

唐棣摇摇头道:“你不明白的。”

扶桑无奈,只得转身去拿水盆打水,为她净面重新上妆。

直至室内空无一人,唐棣才忽然低低地笑了。此时,她的自言自语,只有自己听得到:“你自然是不明白的,在太后和大王之间,我们唐家只能做纯臣。我今日助大王暗杀太后的人,异日大王会就怀疑我们有暗杀他的能力了。这个烫手的后冠,我不能要。”她抚着自己的腹部,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在两个聪明绝顶的权力巅峰人物面前,她一步也不能妄动。

章台宫,庸芮接诏,匆匆入宫。

芈月问他:“义渠之事,到底怎么样了?”此时此刻,她不能不有所行动了,不能再任由嬴稷和义渠王之间的矛盾激化,必要的时候,不管伤害了谁,她都要把这件事按下去。

庸芮刚刚从拷问犯人的现场接诏出来,闻言跪下磕头:“臣有罪。虎威的尸体,是在臣的老宅中发现的。臣那老宅本已多年不曾居住,只留了几个老仆日常打扫,没想到满城搜索虎威不见,却在那里发现虎威的尸体。臣已经查到那日虎威出门,到那商贩死亡,中间似有人故意做了手脚,那商贩之死,也是极有疑问的……”

芈月打断他,沉声问:“你查到了什么?”

庸芮道:“臣以为这次行动很可能与赵国人有关。臣一路追查,发现西郭外有一个赵人经常落脚的酒肆,谁知道等臣率兵过去的时候,那酒肆里面的人已经逃走了。臣抓获了外面那些酒客,经过拷打,有人招认说,曾经看到过容貌酷似赵主父的人进出……”

芈月拍案而起,咬牙道:“赵雍,他还敢再来咸阳。立刻派人去给我搜,务必将人拿下!叫人去函谷关外,张贴画像,凡见赵雍者,皆有赏!”

庸芮伏地不动,不敢说话。赵雍此人胆大妄为,又神出鬼没,最喜白龙鱼服,潜行各处,近距离窥探各国国君行事风范。此人身边似有精擅乔装改扮的门客,自己又极有这方面的天分,所以他这些年扮过策士,扮过军汉,扮过强盗,扮过侍从,扮过商贩,亦扮过胡人,却是扮什么像什么,人皆只在他走后,才发现是他。想要捕获他,却是难如登天。

芈月想起赵雍数番入秦的险恶用心,以及无礼之事,不由得咬牙切齿,强抑怒火问道:“还问出了什么?”

庸芮微一犹豫,还是立刻回道:“甚至还有人招认说……”

见他顿了一顿,芈月便知有异,追问道:“说什么?”

庸芮只得坦言:“说在这家酒肆中看到了春申君。”

芈月听了顿时失态,叫道:“子歇?不,这不可能!”

庸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芈月。

芈月渐渐平静下来,细忖了忖,还是摇头道:“不,黄歇不会算计于我。他可能是猜到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罢了。”

庸芮问她:“太后就这么有把握?”

芈月道:“是。”

正在此时,芈戎匆匆而入,叫道:“太后,不好了。”

芈月道:“怎么?”

芈戎道:“义渠君率兵来到西门外,要大王交出蒙骜与庸芮,为虎威偿命。”

芈月道:“大王呢?”

芈戎道:“大王也是刚得到消息,已经带着兵马出宫了。”

芈月的心沉了下去。她这一生,从未像此刻这样绝望,这种分裂之痛,痛彻心扉。她退后一步,摇晃了一下。

芈戎扶住了她,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太后,你没事吧?”

芈月摇头,低声道:“我没事。子戎,你去告诉义渠君,三日之后,我会给他最后的答复。”

芈戎一怔:“是。”

看着芈戎走了出去,芈月怔怔地发呆,半晌,转头对缪辛道:“你……明日去请黄歇入宫。”

章台宫,假山下。

黄歇自回廊绕过来,看到芈月一身白衣,独立树下,似要随风而去。

看到黄歇走来,芈月笑了一笑,道:“子歇,你还记得这里吗?”

黄歇抬起头,看着那一座小小的假山,轻叹:“原来这座假山,这么小啊!”这一处地方,便是仿他们初见面时的那座假山而造,只是昔年天真无邪的小童,再也找不回来了。

芈月淡淡一笑,两人沉默着。

半晌,芈月忽然道:“你还记得,当时我们说了什么话吗?”

黄歇低声道:“记得。”每句话、每个字都记得,刻骨铭心。

芈月低声道:“赠玉之礼,是吗?”

黄歇低声道:“是。‘小子黄歇,奉国君之命披甲持戈,迎战贵军,今日不幸,你我狭路相逢,请允我以此美玉,问候阁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