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363章 骨肉情(一)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日早朝芈月根本没有通知嬴稷一起去,饶是嬴稷再心急,也只能待在承明殿中等候消息。

消息终于来了,可是听到消息的这一刻,嬴稷再度愤怒地掀翻了案几。

竖漆殷勤地劝道:“大王,大王,您小心踢伤了脚。”

嬴稷气得转头踢了竖漆一下,斥道:“连你也要来气我?”

竖漆却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谁敢给大王气受,小的就算拼死也要为大王出这口气。”

嬴稷看到他这副样子,真是气得连踢他都嫌浪费力气,怒道:“你们……你们这些佞臣,寡人用到你们的时候,没有一个有用的。哼,满朝文武,衮衮诸公,就这么屈服了,竟没有一个敢再去质问的?寡人要你们何用,要你们何用!”

竖漆见嬴稷咆哮,也是无奈。他何尝不知道嬴稷为什么发脾气,想要得到什么,可如今这宫中朝上,都是太后说了算,只有太后拗了别人的,哪有别人拗了太后的。

他这个奴才,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插科打诨、取笑逗乐,当个出气筒,转移君王的怒气罢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当下只得努力赔笑道:“大王,事已至此……”

嬴稷抓起几案上的竹简扔了过去,气得发抖:“事已至此,什么事已至此!只要一天还没有生下来,我就不可能放弃。”

竖漆讨好地道:“只要大王一句话,奴才万死不辞。”

“屁,”嬴稷骂道,“你除了会说这句废话,还有什么用。”

竖漆苦笑:“大王,您说叫奴才做什么,奴才便做什么。”

嬴稷很想叫他去死一死,但毕竟这个奴才是自己幼时的玩伴,虽然没用,但终究还是舍不得让他一条小命就这么玩完,气得抓了一把剑,拔出来就要去找义渠王算账。

竖漆吓得心惊胆战地抱住他的腿痛哭相劝。嬴稷闹腾了一顿,自己倒冷静下来,又将剑放了回去,道:“不,我现在不能跟义渠王翻脸,我不能在母后面前自乱阵脚。我若是闹得凶了,母后就会把我当成小孩子,义渠王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入主秦宫了。我是秦王,这里是我的王宫,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我要像个主人,也要他们打心底承认我才是能做主的人。”

竖漆崇拜地看着他,连连点头道:“大王说得对。”

嬴稷大步向外走去。

竖漆忙道:“大王,您去哪儿?”

嬴稷道:“常宁殿。”

他要去劝谏母后,不是像上次小儿耍赖那样赶走黄歇和义渠王,这次他要堂堂正正地,像个成年人一样,像个秦王,用道理说服母亲。

他一路径直到了常宁殿中。此时义渠王不在,芈月正由太医令诊脉中,见了他的脸色,也知道他为何而来,干脆挥退太医,问道:“子稷,你来此何事?”

嬴稷直直地跪在芈月面前道:“儿臣请母后收回成命。”

芈月道:“什么成命?”

嬴稷道:“儿臣是一国之君,如今母后竟、竟……”

芈月不疾不徐道:“大道理不必我说,你既然打听了今日大朝之事,那庸芮的话,你也听到了。”

嬴稷道:“儿臣不能接受,请母后治庸芮谗佞之罪。”

芈月道:“子稷,当初母亲怀上你的时候,也是受了千辛万苦,有人不想你生下来,为此用了种种计谋来算计、来逼迫,可我终究把你保了下来。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的骨血凝就的孩子。当日我还身处卑微,尚能够保住自己的孩子。如今,谁还能再迫使我杀死自己的孩子?”

嬴稷急了:“母后,这是不一样的……”

芈月截断他的话:“有什么不一样?难道你要说,当初我有了你,就是名正言顺,就可以有将来的荣宠,而这个孩子,不能为我带来荣宠,只能带来谤言,我就可以不要他了吗?子稷,我是一个母亲,这个孩子,同你一样都是我的血肉。你只想着那种可笑的颜面,就不能从心底摒弃那些世俗杂念想一想,他是你的兄弟?”

嬴稷怒道:“儿臣是嬴氏子孙,儿臣自有兄弟。”

芈月的神情变得冰冷,厉声道:“是啊,你的嬴氏兄弟们,一个个都想要你的性命,差点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你宁可认这样的兄弟,而不愿意留下母亲腹中的兄弟?”

嬴稷听着她的呵斥,心中却是满满的不平之意:“母后,难道在您的心中,就只剩下这个孩子了吗?您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父王的存在?义渠君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 恩=京=的=书=房~w w w =e N j iN g = C om

芈月站起来,走到嬴稷面前,冰冷道:“你要承认的兄弟,如今都葬在城外的乱葬岗上。我要你承认的兄弟,可以跟你一起绕于母亲膝下。你选择认哪一边的?”

嬴稷眼泪流下,伏地哽咽:“母后,你为何要逼我?”

芈月冷冷地道:“是你先逼我的。”

嬴稷站了起来,叫道:“母后……”

芈月已经斥道:“若是没有想好,你就出去。”

嬴稷愤然道:“好,儿臣出去,就跪在殿外,母后什么时候改变主意,儿臣什么时候起来。”

芈月听了这话,不禁大怒。她如今怀孕在身,本来脾气就变得格外暴躁易怒,面对群臣还能够冷静下来,权衡利弊,分别处置,对着自己的儿子,可就既没这样的客观,也没这样的理智了,当即变了脸色:“你这是要挟我吗?”

嬴稷道:“不敢。母后曾经罚过儿臣,因为儿臣对母后用了心术。可是今天儿臣用的不是心术,儿臣只凭着做儿子的一份心,求母后改变主意。”

嬴稷说完走到常宁殿外面,也不拿锦垫,就这么冲着硬石路面跪下来。

夏日炎炎,他的脸被晒得通红,额上的汗一串串流下来,但却神情坚毅,一动不动。

此时,魏冉与芈戎亦闻讯赶来,欲劝说芈月,不想一进常宁殿,便见嬴稷跪在正中。见此景况,两人倒为难了,不好大剌剌地就这么当着他的面走进去,更不能溜掉。眼看母子俩怄气,他们这些当舅舅的不出面开解,谁来开解?难道还能装作看不见,坐视他们母子矛盾激化不成?

当下两人对视一眼,不敢叫嬴稷看见,便如做贼似的从走廊一边的侧门溜了进去,却见芈月倚坐在榻上,看着自己尚未隆起的小腹出神。

魏冉先开口:“阿姊。”

芈月回过神来,见了两人道:“冉弟、戎弟,你们来了。”

芈戎表情复杂地看了看芈月的肚子,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竟一下子说不出来,顿了一顿,又看向魏冉。

魏冉只得开口道:“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大王跪在门外……”他想问原因,却忽然间说不下去了。

芈月见状,苦笑一声,自己先把事情说了出来:“他想让我打掉孩子。”

魏冉跳了起来:“他怎么如此糊涂?”

芈戎却带着一丝不赞同的眼神看了看魏冉,放缓了声音,对芈月劝道:“这也难怪大王,他毕竟年少,遇上这种事的确是难以接受。阿姊,你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吗?难道在你心中,义渠君比大王更重要吗?”

魏冉怒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阿姊已经怀上了,怎么可以打掉?妇人堕胎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你怎么不顾阿姊安危?”

芈戎急了,横魏冉一眼,忙对芈月道:“阿姊,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想了想,又道,“为阿姊考虑,就算要生下这个孩子,暗中安置,又有谁敢说什么。只是事情如今宣扬得这么大,却叫人不好办啊,也让大王颜面无存。”

魏冉也愤愤道:“是啊,本是内宫的消息,是谁把它宣扬出去的?”

芈月冷笑道:“我独掌朝政这么多年,不服气的人自然很多,只是无可奈何,却不是甘心臣服。宣扬此事,不管是拿它做文章用来胁迫我让步,还是挑动子稷与我母子不和的,都大有人在。戎弟,你的建议未尝不可,但是却不是在这个时候,更不是用在我身上。”

芈戎一怔:“臣弟……不明白阿姊的意思。”

芈月冷笑道:“言论汹汹,无非是逼我让步。那些士族们,拥有封地军队,敢与国君抗衡,就算当日先王在,也不得不让他们三分。我平定季君之乱,也把秦国的地方势力镇压下去;推行商君之政,又剥夺了他们许多旧有权力。他们如今只是暂时示弱,但随时会抓住各种机会来打压我的权威。我退一尺,他们就要进一丈。我若堕胎,那接下来我与义渠君之事,亦成了罪过,无论我做什么事,都会被指责。若是我生孩子暗中抚养安置,这就是我一生的把柄。”

芈戎也是从楚国的勾心斗角中出来的,听到这话冷汗涔涔,忙道:“阿姊,是我考虑不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