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86章 劫西狱(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雀见状,吓得扑过来抱住芈茵的脚:“夫人,您千万别冲动,千万要保重身体,太医说您不能大喜大悲,否则就会……”

芈茵一脚踢开小雀,嘶吼着:“滚开。”她踉跄着扑到板壁上,拔出挂在那儿的宝剑挥舞道:“你们都是废物!都是废物,我要去杀了她,杀了她!”

她说着便提剑冲出门去。小雀挣扎着爬起来,拿着芈茵的披风追出门去:“夫人,夫人——”

芈茵赤着足一路急走,也不理会还站在院中的舆公,径直冲到郭隗书房,翻箱倒柜地寻出郭隗的令符来,冲着随后跟来的舆公挥舞嘶吼着:“你可看见了,这是国相的令符,国相的令符!”

舆公心中蔑视,然则此时也只能恭敬行礼道:“是,夫人,老奴明白,夫人有何吩咐?”

芈茵狞笑,此刻她的笑容如此扭曲,瞧在舆公眼中,素日的美丽已经一分不剩:“叫长史来,速去调集兵马,务必要将芈八子等一干人抓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她赤着足,叫道:“小雀,小雀,取我的披风来,取我的靴子来,我要去前厅点将,我要亲自率众武士,我要亲手抓到她。”

小雀应声匆匆而来,一手抱靴一手抱着披风,匆忙将披风给芈茵披上,又熟练地带着侍女将芈茵的发髻绾起,为她着了靴子。舆公亦早领了令符,去前厅召集了武士,听候芈茵调遣。

此时西狱之中,芈月见黄歇到来,一时恍惚。黄歇亦顾不得再说什么,只抱起嬴稷,带着芈月冲出重围。他的随从早在外接应,与冷向等人杀开一条血路,一直冲到西城门边,却见西城门竟是虚掩未关,众人又惊又喜,当下一声呼啸,一齐冲了出去。

那西城门的几个守卒,这日预先得了好处,傍晚时便装作关门,实则留着门闩未上,见天色已黑,互相打个眼色,一哄而散。

燕国自兵乱之后,吏治本就涣散,更何况这等守城小卒,本就是西市的混混充当,他们本以为是今夜有什么偷鸡摸狗走私盗运之类的事情,见得的好处甚多,哪有不应之理?不承想今日却是出了大事,西市游侠劫狱杀人,冲破西门而去,次日这些人自然是被上官抓着,吃了不少苦头。

此时城门打开,游侠们一哄而散,人群中黄歇护着芈月和嬴稷向外逃去。

过得不久,芈茵率着人马,亦追出西城门,撒布天罗地网,追索芈月行踪。

及至抓了数名游侠,问得与芈月一起逃的,竟还有一名叫“黄歇”之人,芈茵更是妒火中烧,直欲疯狂,赤红着眼睛,便不肯歇息,一定要将芈月三人追捕回来。

舆公无奈,这边暗传郭隗令符,各处关卡均加重兵把守,务必不能让芈月等人逃过关卡,这边继续派兵遣将,慢慢围剿。

天上圆月高挂,月光如水,照得荒野人影可辨。

黄歇和芈月、嬴稷在荒野里奔跑,方才头一批追兵追出的时候,黄歇返身夺了一匹马,三人共骑,又多逃了一段路,只是那马夺来时已经受伤,最终越跑越慢。

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三人正焦急时,前面竟又有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

黄歇催马前行,那马见了水,却是死活不肯过河。黄歇扬鞭催马甚急,那马忽然一声长嘶,便趴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三人见状,只能相视苦笑。

黄歇咬了咬牙,道:“这小河未必就能够阻得住我们。子稷,你到我背上来,我背着你过河。”

芈月听着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叹道:“只怕我们来不及过河了。”

黄歇苦笑:“前有阻碍,后有追兵,皎皎,等后面兵马到了的时候,我去抢下一匹坐骑,你带子稷先走,我来掩护你们。”

芈月摇头,却将嬴稷推向黄歇,道:“芈茵要的是我的命,我带着子稷,怕是逃不过她的追杀。还是你带子稷走,我留下来掩护你们。”

两人正推让间,嬴稷忽然道:“母亲,你听,什么声音?”

芈月听得对岸传来阵阵水声,月光下,但见对岸一队骑兵举着火把而来。

黄歇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忽然说:“若是燕军,不会反应这么快,预先在前堵住我们。也许天无绝人之路,事情有转机。”

芈月又惊又喜,问道:“你说不是燕军,却又是何人?”

黄歇侧耳听着蹄声,一指方才趴地之马,道:“燕人不惯马术,这马见水而惧,对岸马群却能够渡河而过,断不是燕军。依我想来,必是狄戎之人。”

当时列国之马,多数用于车战,偶尔用于侦缉,似后世的骑兵之术,此时刚刚在赵国艰难推行“胡服骑射”。像燕国今晚这样,派出人马来单骑追击,若与敌相遇,也不是在马上交战,而是下马之后,以马为盾,在马身后面用箭射击,或者是人与人搏击。所以这些马匹负重能力甚强,但野战能力与胡人相比,却是远远不如。

故而黄歇见了河对岸的骑兵涉水而来,便猜不是燕军。

眼见身前骑兵,身后马蹄都在逼近,黄歇忽然用东胡语问:“请问对面的是哪路豪杰?”

恩^京^的^书^房…

对面亦有一个粗豪男声用不甚准确的东胡语叫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芈月忽然道:“这声音好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黄歇问:“是敌是友?”

芈月脸上有了喜意:“应该是友非敌。”

眼见对岸的骑兵已经越来越近,月光下隐约可见服饰模样,芈月忽然叫了一声:“是虎威将军吗?”

对面那大汉声音传来,隐隐有兴奋之声:“是芈夫人吗?”顿时水声更急,对方行进也是加速起来。

对面那人,果然是虎威,他听得芈月之声,一夹马加快了涉水的速度,很快就已经过河,站在芈月面前,见芈月形容狼狈,也不禁吃了一惊:“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芈月也是吃惊:“怎么会这么巧,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虎威便道:“大王不放心你,他又不可久离王庭,便叫我来看你。我们走错了路,绕行了一个圈子,再加上入了燕国之后,燕人盘查甚严,因而晓宿夜行,好不容易到了蓟城外,却又入不得城。因此这几日闲着无事便出来狩猎,刚想回营,就看到蓟城火光一片连绵出城,就好奇带人出来看一看……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芈月一指身后:“实不相瞒,我们正在逃亡,后面是追杀我们的人。”

果然听得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甚至隐隐听到芈茵的狂笑之声。

虎威抬头,见追兵已到,忙叫道:“闲话少说,你们快上马,马上有干粮和食水,我来挡他们一挡。”

芈月深深地看了虎威一眼,拱手道:“多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