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31章 去复归(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宫外,已经有三辆马车在等候了,一辆是芈月母子乘坐,另一辆是女萝、薜荔轮番休息乘坐,第三辆却是用来放行李物品的。缪监亦已经派了一小队兵马,作为护卫之用。

芈月带着嬴稷,登上第一辆马车,薜荔跟上。女萝便带着行李,登上第二辆马车。缪辛指挥着内侍,将一应日常用品,装上第三辆马车,向着芈月行了一礼,道:“奴才祝芈八子、公子稷一路平安。”

芈月点了点头,放下帘子。马车先沿西边直道驰离秦宫范围之后,转折向东,出东门而去。

马车出了城,嬴稷好奇地看着窗外,问道:“母亲,我们现在去哪儿?”

芈月道:“离开秦国。”

嬴稷问:“离开秦国去哪儿?”

芈月道:“去洛阳。”

嬴稷问:“为什么要去洛阳?”

芈月耐心地解释:“因为周天子住在那儿,还因为……张仪曾送给我一张庄园的地契,就在洛阳。”

嬴稷不解地道:“可是周天子已经衰落了。”

芈月道:“可那儿安全,就算周天子已经衰落,但只要他还在,列国纷争的兵灾就不会涉及那儿。母亲现在带你去洛阳,等到你长大成人,天下任你去得。”

嬴稷却有些忧郁地道:“那我们不能再留在咸阳,留在大秦了吗?”

芈月道:“是。”

嬴稷问:“是不是因为荡哥哥当了太子?”

芈月没有回答,只是将嬴稷抱在了怀里,哽咽道:“子稷,你长大了。”

嬴稷道:“可我还不够大,如果我真的长大了,母亲就不必离开宫中了。”

芈月道:“不,是母亲无能。”

嬴稷看着外面,又问道:“母亲,为什么是这些人护送我们,舅舅去哪儿了?”

芈月轻叹:“你舅舅在巴蜀打仗。”

嬴稷又问:“舅舅打完仗会来找我们吗?”

芈月轻抚着他的小脑袋:“会的,如果舅舅在,就有人来保护我们了。”

嬴稷握拳用力道:“我长到舅舅那样大,就由我来保护母亲。”

芈月微笑道:“好,母亲等着子稷长大。”

母子俩正在对话,忽然听到外面马嘶人声,马车亦停了下来。

女萝连忙掀开帘子看,一看就傻住了。

芈月见状,也伸头到帘子外去看,看到外面的情形,也怔住了。

但见眼前一标黑甲铁骑,将她的马车团团包围着,当先一人,正是黑甲戎装的秦王驷。他骑在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芈月。

芈月不知所措,却见秦王驷拨转马头,向来路驰去。

不等芈月发号,那车夫本就是缪监所安排,见状便乖乖地拨转马头,转向跟着秦王驷回程。

芈月脸色苍白,手中帘子落下。

嬴稷却在刚才那一瞬间看见了秦王驷,惊喜万分:“母亲,母亲,外面是父王吗?”

芈月呆坐着,一时没回过神来。

女萝见状,忙答道:“是,是大王。”

嬴稷兴奋地抓住芈月的手臂摇着:“父王是来接我们回去吗?父王是不是与我们和好了?”他虽然年幼不解事,却也知道自己的母亲的确是和父王发生了争执,而争执之后,是冷场,是出宫。在他幼小的心中,以为是母亲触怒了父亲被赶出宫去,如今父王来接他们,那自然是原谅他们了。如此,便是雨过天晴,一家和好了。

孩子的世界,总是这么简单。

可是芈月的心中,却是惊涛骇浪,已经震惊得无法思想,无法呼吸了。

他为什么要拦下她,他不是已经允许他们母子离开了吗?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去西郊行宫,而让他不悦于她的失控,还是……他又有新的想法,不愿意放她走了?

+恩-京+的-书+房 🍏 w ww·E nJ ing· c om·

马车离宫的时候,总是走得那么慢,可是回宫的时候,却只过了片刻,在她还没有理清思绪的时候,就已经到了。

马车停下,缪监恭敬地掀起帘子,道:“芈八子,请。”

芈月牵着嬴稷的手,走下了马车。转身看去,却见宫门口只有她方才离宫时所乘坐的三辆马车,所有的黑甲铁骑,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了,连秦王驷亦已经不在。一切都像她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似的,她并未离开秦宫,只是走到马车里,打了个盹,就下车了。没有离开,也没有拦截。

宫门口,依旧平静如昔。

只不过,刚才是缪辛相送,如今变成了缪监相迎而已。

芈月没有说什么,只是牵着嬴稷的手,走在长长的宫巷中。

两个侍女抱着包裹,茫然而恐惧地跟在她身后。

一直走到宫巷尽头,芈月牵着嬴稷便要转向西边,缪监却恭敬地挡住,笑道:“芈八子,大王有旨,公子稷自今日起,住到大王所居承明殿偏殿去。”

芈月瞳孔放开,手不由得握紧。

住承明殿偏殿,这样的待遇,只有嬴荡当年曾经享受过。

秦王驷,你到底想怎么样?

还没等芈月回答,缪监以恭敬但不容违抗的态度,从芈月手中牵过嬴稷的手,带着一脸极具欺骗性的笑意道:“小公子,咱们去见大王,好不好?”

嬴稷兴奋地点头:“好,好。”

芈月脸色惨白,可是当着天真的嬴稷的面,她什么也不能说。便是说了,也是无用。不管是反抗,还是叫喊,除了让嬴稷受惊、害怕,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之外,都不能改变这一切。

她不能伤害嬴稷,她也根本没有反对的力量,只能木然地站在那儿,眼睁睁地看着缪监带着嬴稷慢慢走远。

风中犹传来嬴稷兴奋的声音:“大监,父王是要带我去骑马吗……”

秦王驷一步步拾级而上,走进明堂。这是一个圆形的建筑,四面无壁,茅草为顶,堆土为阶。明堂正中供着秦国始祖牌位,两边则是用环形分隔着一个个龛位,各有香案,供着一代代秦国先王的灵位。

秦王驷慢慢地走到正中,阳光从顶上射入,令他如立于虚幻之中,与周围的灵位似近却远。

他看着一个个神龛灵位,想着历代先祖创业至今,不知经历过多少难以抉择的关头,那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

自非子立国,复嬴氏之祀,至今已经历经六百多年、三十一君。秦国先祖曾于渭水牧马;为了这块被周室放弃的土地,曾有数代君王死于与西戎作战的战场上;在秦穆公之时,曾试图争霸;亦曾经陷于内乱,数代衰弱。

而今,秦国又到了生死歧途,他该如何取舍,如何决断?

秦王驷看着秦孝公的灵位,很想问他,当初为什么他可以将整个国家给商鞅做赌注来赌国运。还有秦穆公,他在秦国弱小之时,“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丕豹、公孙支于晋”,可是崤山一败,霸业垂成,他又是怎么样的想法?

他抚了抚心口。秦国以变法崛起,而成为诸侯之忌。自他继位以来,秦国无有一日,不处于危机之中。而如今,他征战多年的旧伤时常发作,明明有着未竟的雄图霸业,却不得不提前为身后事考虑。也因此他步步犹疑,竟失去了往日的决断之力。

若换了过去,如王后、太子这般的行为,他是断不能容忍的。若换了过去,一个妃嫔的去留,亦根本不足以让他犹豫不决。

王图霸业犹在,身后之事何托?嬴华无开拓之才,嬴荡只知进不知退,嬴稷幼小而难定未来……那么,他是不是要如张仪所说,在芈八子身上,赌一赌国运?

一边是怕纷争导致国家衰亡,而不由自主地一次次为了平稳过渡而妥协;另一边,却是毕生追求卓越的心性,不甘王图霸业就此没落,忍不住要押一押国运去赌的不甘。

择嫡、择贤,何去何从?

缪监侍立在明堂外,静静地等着。

他并不知道,张仪和秦王驷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张仪说完,秦王驷便亲身率兵,前去堵截芈八子。可是截回之后,他却没有见她,只是将嬴稷接到了承明殿,父子俩关上门,说了很久的话。

然后,今天一早他就进了明堂,一直待到现在。

他在秦宫这么多年,自觉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明白的。可是此时,他却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懂了。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秦王驷也在迷惘当中,而这亦是前所未有的事。他开始服侍这位主子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却已经拥有未来君王的气质。他是那样自信,可以一眼看透一个人,也可以极快地看透一件事。他有强韧的心性,不为言语所动,不为威权所屈,不为手段所惑,更不为荣辱而易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