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220章 女医挚(三)

蒋胜男2016年06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景氏正坐在她的下首,闻言顿时花容失色:“这可不得了。王后,蜀中那个地方,去了岂不是另一个公子通?”

芈姝顿时暴怒,啐了她一脸:“闭嘴,你敢诅咒我儿?”

景氏大惊,连忙告罪,踉跄退了出去。

芈姝急切地抓住了玳瑁,说话都不禁带了哭腔:“傅姆,你说怎么办?”说着,她不禁咬牙切齿,“又是那个张仪的提议。此事必有芈八子从中作祟。这贱人,她是想要我子荡的命啊!”

玳瑁目露凶光,道:“王后,如今也顾不得了,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芈姝犹豫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玳瑁冷笑:“咱们就先下手为强,去了她的根苗。”见芈姝神情不定,忙劝道,“王后放心,有些事老奴来做,不必脏了王后和公子的手。”

芈姝凝视玳瑁,神情渐渐转为凛冽,冷冷地叹了一声:“罢罢罢,是她不义,不是我无情。”

这一日,女医挚采药归来,走过回廊时,忽然背后有人叫她道:“医挚。”

女医挚回头,看到玳瑁从廊后绕出,对她道:“医挚,我这里有你的一封家信。”

女医挚正自不解,玳瑁已拿出一封鱼书交到她手里,神秘一笑,便走了。

所谓鱼书,便是将帛书夹在两片木简中,又将木简做成鱼形,以喻隐秘和迅速之意。女医挚回了房间,拆开鱼书,却见一片帛书中尽是斑斑血迹。她打开那帛书,里面便跌出半根手指。她颤抖着拾起手指,看完帛书,整个人便如风中秋叶,抖得缩成一团。

她最怕的一天,终于来了。

她人到了秦国,可她的儿子、她的丈夫还在楚国,还在楚威后的手中。

如今,故技又重施。这一番,她是否还要违背良知,再度成为恶人的工具呢?

孰去孰从,谁能够告诉她方向?

一月之后,大军集结,整装待发。秦王驷准备宣布入蜀的人选,嬴荡亦已做好出征的准备,只待一声令下了。

这一日,天气炎热,女医挚提着药罐,进了常宁殿西殿。

嬴稷正坐在堂上捧书苦读,见女医挚提了药罐进来,抬头道:“挚婆婆,这是什么?”

女医挚道:“这是避暑的药茶。季芈吩咐,公子夏日行走烈阳之下,容易中暑,让我熬些药茶给公子喝。”

嬴稷道:“好,我这就喝。”

-恩-京-の-书-房w ww ^ En J i nG^ c o m.

女医挚倒了药茶,嬴稷正准备端起药碗喝下,忽然听到室外芈月的声音传来,便放下碗站起来,恭敬侍立相迎:“母亲。”

薜荔掀起帘子,芈月走了进来,见女医挚也在,倒是一怔:“医挚,你也在啊。”

嬴稷诧异道:“咦,母亲,不是您让挚婆婆给我熬避暑药茶喝的吗?”

芈月脸色微变,笑道:“哦,既是避暑药茶,大家都喝一碗吧。薜荔,你叫女萝也进来喝一碗。”

薜荔道:“是。”

女医挚脸色一变,道:“慢着。”

芈月道:“怎么?”

女医挚道:“这、这药茶我原预备着给公子稷用的,所以没准备这么多。”

芈月神色不动:“哦,这倒无妨,你再去熬制一些来就是了。”

女医挚脸色苍白,只得行礼道:“是。”就要往外走去。

芈月忽然叫住了她:“医挚。”

女医挚抬头回望,目光中尽是不舍和凄凉。

芈月道:“医挚,我是你接生的,子稷也是你接生的。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从楚国到秦国,从我母亲开始,你服侍过我们祖孙三代,名为君臣,实同骨肉。这些年来我们是怎么过的,你一直跟我们在一起,都看得到。你究竟有什么为难之事,不能同我们说?”

女医挚凄然苦笑:“是,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是一起走过,我服侍季芈的时间,比和我亲生骨肉在一起的时候更长。我亲手接生公子,眼看着他从一个婴儿长到如今这样一个英伟少年,看着他如此单纯地待我如亲人,你以为,我会怎么做?”

芈月脸色一变,失声道:“医挚……”

女医挚微微一笑,身子一软,便已倒下,嘴角有一丝黑血渗出。

芈月抢上前,扶住了女医挚,叫道:“医挚,医挚,你怎么样了?”

嬴稷也扑上去从另一边扶住女医挚,叫道:“挚婆婆,你怎么了?”

女医挚眼泪缓缓流下:“我这一生,身不由己,总是要被迫做一些违心的事。幸而神农祖师庇佑,容我一次又一次地躲过真正的灾难。可是这一次,我躲不过去了……”

芈月心头一痛,叹道:“医挚,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与我商议?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再难的事,我也会有办法的啊!”

女医挚却摇了摇头,道:“季芈,你的苦,我又何尝不知?公子戎、莒夫人身在楚国,您尚且无能为力,更何况我……”她的气息变得微弱,两行眼泪流下,“她们,一次次拿我儿子的性命来要挟我。是,我心心念想着我的亲生儿子戊儿,可是公子稷,是我一手接生,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就算死也不会伤害他。可我不能不顾我的戊儿,我这个母亲,本就亏欠他太多了。我一直不在他身边,我把别人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爱,到最后我已无法分清,到底爱谁多一点。可我心里却知道,我对戊儿亏欠得更多一点。既不忍杀了我最爱的孩子,又不能坐视我亲生的儿子死去,所以,我只能自己死。”

芈月泣不成声道:“医挚,挚姑姑,对不起,一直是我母子亏欠于你……”

女医挚道:“季芈,其实有这一天,我早就想到了。医者行医救人,本来就不应该入宫廷、争富贵。唉,我真后悔,当日没有听扁鹊师傅的话,行医于草泽,守住本心。从我入宫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我的箱中,还有一些解毒之药。季芈,你和公子稷留着防身……”她说到一半,便已顿住,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芈月失声惊叫道:“挚姑姑……”

嬴稷道:“挚婆婆。”

薜荔和女萝也一起跪下痛哭。

芈月抱着女医挚,一字字地发誓道:“医挚,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白死,绝不会让那些恶毒之人放肆作恶而不付出代价。你的命,我一定会找人赔上。”

宣室殿内,秦王驷正与樗里疾商议,缪监匆匆进来,对秦王驷附耳说了几句话。

秦王驷大惊,拍案道:“愚妇,坏我大事。”

樗里疾道:“大王,出了什么事?”

秦王驷挥了挥手道:“你出去吧。”

却听得殿外一个女声道:“樗里子是宗伯,此事正应该请他留下。”

樗里疾惊诧地转眼看去,见芈月一身白衣,拉着嬴稷走进来,身后是女萝和薜荔捧着鱼书、药碗以及竹简。

芈月走到秦王驷面前跪下哭泣道:“大王,求大王为臣妾和子稷做主,严惩凶手!”

秦王驷微微闭了一下眼,手中拳头握紧,强抑心头怒火。此刻若不是有樗里疾和芈月在,他会立刻冲到椒房殿中大发雷霆,指着芈姝痛骂一顿。

但此时,他只能端坐在上,用极冷漠的声音问道:“芈八子,你这又是何意?”

芈月转头示意女萝和薜荔将东西呈上,跪地悲号:“妾身泣血禀告大王:前日王后的女御玳瑁去找女医挚,以其儿子的性命要挟女医挚在子稷的避暑药茶中下毒。女医挚忠心耿耿,不忍对子稷下毒,被逼无奈之下,服毒自尽。这鱼书中,就是玳瑁拿来要挟女医挚的家书,还有女医挚儿子的断指;这药碗之中,就是玳瑁强迫女医挚下的毒,大王若是不信,相信现在去王后的宫中搜查,还能搜到这种毒药。这竹简记录的乃是女医挚临死前的口供,请大王为臣妾做主,为子稷做主。”

秦王驷拿起竹简看了以后,又打开鱼书,看到里面的家书和断指,眼中怒气升腾:“来人,封椒房殿搜查,将此事相关之人,交由永巷令审问。”

芈月磕头泣道:“多谢大王。”

樗里疾脸色苍白。他踉跄着走出宣室殿外,忽然眼前一暗,周遭都黑了下来。

他一抬头,惊见天边乌云密压压地聚拢,一道惊雷轰隆炸响。

樗里疾长叹道:“这天地,又要变色了!风云忽至,措手不及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