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030 痛打浪子

秦简2016年02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未央要去南院,必定通过偏僻的后花园。她让所有的丫头妈妈都躲在暗处,自己只带了白芷一人,撑着伞慢慢往前走。

磅礴大雨中,尽管白芷已经尽力将伞撑好,李未央的半边肩膀还是湿了。

高进躲在芭蕉叶下,小厮在他身后,拼命撑着一把伞。

“少爷,三小姐过来了!”小厮提醒他。

高进的一双眼珠子已经紧紧钉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她一身云锦袄裙,上面是喜鹊登梅的粉底刺绣,藤黄线香掐牙,下面是同色红锦大镶滚衫裙,走起路来婷婷袅袅。高进一直从头打量到脚,越看越是激动。

哈哈,只要过了今天,这小美人可就是他的了!

白芷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视线在盯着她们,心中不由忐忑:“小姐,奴婢有点害怕。”

李未央淡淡一笑:“没什么可怕的。”

她的声音有如冰铃在风中叩响,让高进有一种被挠了一下心肝的感觉,顿时控制不住,扑了出去,就要抱个满怀。

就在他扑过去的瞬间,高进的手一麻,接着,一阵钻心的疼。

李未央扬起眉,一脚朝着高进下身重要部分狠狠地踹了一脚。

-恩-京-de-书-房w ww ^ E nJiNg^ c o m. 🌂

脚踹在重要部位的同时,高进也正好手疼的快要断了,他尖叫一声后,整个人向后栽倒。

李未央拔出高进手掌心的锥子,白芷则快速取出一个布袋,将他的脑袋一下子蒙住,随后大喊:“快来人啊,这院子里有贼!快来人啊!”

不一会儿,跟在身后的那些丫头妈妈们快速涌上来。李未央指着高进,冷冷道:“狠狠打,往死里打!”

“谁敢打我!”布袋里的人大叫起来,“我是表少爷!”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就是一愣。

李未央冷笑:“表少爷怎么会跑到这后花园来?分明是这贼人巧言令色,妄图脱罪!给我狠狠打!”

这里的丫头妈妈们,在见识了三小姐对待画眉的手段以后,便都隐隐对她存了三分畏惧之心,听了这话哪里还有不动手的。

高进拼了命的大叫,恳求、咒骂等等,可是却被丫头妈妈们死死按住,没头没脑一通乱打,几乎是狠命的,生怕三小姐觉得她们不出力气。

李未央看向不远处的芭蕉树,却见到一个人影一闪,飞快地消失了。

足足打了半个时辰,直到所有人打得没有力气了,这才气喘吁吁的纷纷停了下来,而布袋里原本准备偷香窃玉的浪子,早已被打的出气多进气少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吩咐道:“将这贼人丢出去!”

四个妈妈七手八脚,将被打得半死的高进从墙头丢了出去。

原本跟着的小厮这才敢过来,颤巍巍拿开布袋一看,却见到自家公子的额头被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眼棱缝裂,两眼翻白,哼哼唧唧话都说不出来,心知这下可坏了……

下过一场雨,窗外芭蕉碧绿的叶子一低头,一颗露水如珠地滑落下来,清脆一声砸在地上,裂为数瓣。大夫人不知为什么,总有点心烦气躁,手里的佛珠转了半天,终究还是放了下来。她对这一旁的李长乐道:“今天我怎么总是心绪不宁的,好像有什么……”

李长乐垂下眼睛,掩住了眼底的冷意,自然是要出事的,不过对她们来说,可是大好事。

大夫人话刚说了一半儿,伴随着门帘被掀开的声音,一个人快步走进来,许是一路跑过来,收脚不住,扑地栽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好不容易停下,也顾不上擦去脸上的土,冲着大夫人就喊:“大夫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此人正是跟在高进身边的小厮秋子,大夫人面色不好看了:“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这么乱闯!还不快出去!”

秋子面色发白:“不好了,不好了……出、出大事了啊!”他跟活见了鬼似的,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刚刚少爷在花园,他,他……”

大夫人心中一顿,惊道:“他又……出了什么事?”

她本来想说他又闯了什么祸,但话到嘴边想起不妥,连忙换了。李长乐轻轻勾起了唇畔,这也是预先说好的戏码,表哥得手以后,便派小厮来报信,就说少爷不小心把三小姐错认为一个婢女给收用了,到时候母亲知道,虽然会生气,却一定会为他遮掩的,这么一来,不就能除掉李未央这个眼中钉了吗……

“少爷原本在后花园里,谁料、谁料……”秋子急的满头大汗,“谁料三小姐突然带了一群人过来,把少爷痛打了一顿……”

大夫人一愣,瞳底似有冰霜凝结,脱口道:“李未央?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子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夫人冷声道:“他又看上李未央了?!糊涂!真是糊涂!”就在这时候,她听见旁边传来一声清脆的碎瓷声,却是李长乐失手打碎了茶杯,茶水翻了一地。

在这个瞬间,大夫人突然明白了什么,她厉声道:“除了大小姐,其他人全都滚出去!”

秋子还要说什么,却被其他人硬是驾了出去,李长乐一张美丽的面孔煞白的,她惊讶于表哥的失手,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母亲的诘问。

“你好糊涂!”大夫人终于不再冷静,眉往上竖着,慈和的面容变得气急败坏。

“母亲!”李长乐有片刻的惊慌失措,随后却镇定下来,一张嫣红小嘴咬牙切齿,尖锐的声音细薄如刀,“我是想收拾那丫头——”

“你太沉不住气了!”大夫人捏紧了双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李长乐吃惊地望着她,在她的印象里,从未见过母亲如此失态的样子,“母亲……”

“我说过多少次,你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怎么能跟这种贱人牵扯!”大夫人猛地站住了步子,回过头来,她的神情本是僵硬的,然后就如一下子从黑夜里跳出的血红朝日,变得异常鲜丽残酷:“原本还想留着她将来有用,事到如今,只能将错就错!一定要除掉那个贱种!”

------题外话------

……

 

共 9 条评论

  1. 宛若 says:

    李长乐心太狠。

  2. 大仙女•﹏• says:

    嘿嘿嘿嘿嘿嘿。

  3. 血色海棠 says:

    作死的娃啊

  4. 洛伊荭 says:

    人美又如何

  5. 未央宫 says:

    我要是李未央,我让他这辈子做不成男人

    1. 星空物语 says:

      说的对!!????????????????

    2. 嗜血冰月 says:

      贊成

  6. 冬日霜雪 says:

    哈哈,人家是主角嘞〒_〒
    。。。。。。

  7. 桃子味儿的熊本熊 says:

    以往惯例,李长乐这是典型的自作自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