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十三章 临风因甚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北五所有一排堆放杂物的黑屋子,魏长安命人开了一间屋子,带了琳琅进去。小太监端了把椅子来,魏长安便在门口坐下,琳琅此时心里倒安静下来,伫立在那里不声不响。

魏长安咳嗽一声,道:“何必呢,你痛快的招认,我也给你个痛快。你这样死咬着不开口,不过是多受些皮肉之苦罢了。”

琳琅道:“安主子的谕,只说我供认了,方才可以打我四十板子。况且这事情不是我做下的,我自不会屈打成招。”

魏长安不由回过头去,对身后侍立的小太监啧啧一笑:“你听听这张利嘴……”转过脸来,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这么说,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琳琅缓缓道:“魏谙达,今儿的这事,我不知道您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您这样一个聪明人,必然早就知道我是叫人栽赃陷害的,我只不知道我得罪了谁,叫人家下这样的狠手来对付我。只是魏谙达已经是敬事房的总管,不知道以您的身份,何苦还来趟这一趟混水。”

魏长安倒不妨她说出这样一篇话来,怔了一怔,方笑道:“你这话里有话啊,真是一张利嘴,可惜却做了贼。今儿这事是我亲眼目睹人赃并获,你死咬着不认也没用。安主子已经发了话,我今天就算四十板子打死了你,也是你命薄,经受不起那四十板子。”

琳琅并不言语,魏长安只觉得她竟无惧色,正在此时,一名小太监忽然匆匆进来:“魏谙达,荣主子有事传您过去。”

魏长安连忙站起来,吩咐人:“将她锁在这里,等我回来再问。”

那间屋子没有窗子,一关上门,便只门缝里透进一线光。琳琅过了许久,才渐渐能看清东西。摸索着走到墙边,在那胡乱堆着的脚踏上坐下来。那魏长安去了久久却没有回来,却也没有旁人来。

她想起极小的时候,是春天里吧,桃花开得那样好,一枝枝红艳斜欹在墙外。丫头拿瓶插了折枝花儿进来,却悄声告诉她:“老爷生了气,罚冬郎跪在佛堂里呢。”大家子规矩严,出来进去都是丫头嬷嬷跟着,往老太太屋里去,走过佛堂前禁不住放慢了步子,只见排门紧锁,侍候容若的小厮都垂头丧气的侍立在外头。到底是老太太一句话,才叫放出来吃晚饭。

第二日方进来瞧她,只说:“那屋子里黑咕隆冬,若是你,定会吓得哭了。”自己只微微一笑:“我又不会带了小厮偷偷出城,怎么会被罚跪佛堂?”十一岁的少年的眼睛明亮如天上最美的星光:“琳妹妹,只要有我在,这一世便要你周全,断不会让人关你在黑屋子里。”

👻 恩·京^の^书·房w W W…E nJi Ng…c o m …

屋中闷不透气,渐渐的热起来,她抽出帕子来拭汗,却不想帕上隐隐沾染了一缕异香。上好的龙涎香,只消一星,那香气便可萦绕殿中,数日不绝。乾清宫东暖阁里总是焚着龙涎香,于是御衣里总是带着这幽幽的香气。四面皆是漆黑的,越发显得那香气突兀。她将帕子又掖回袖中。

她独个在这黑屋子里,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像是一月一年都过完了似的,眼见着门隙间的阳光,渐渐黯淡下去,大约天色已晚,魏长安却并没有回来。

门上有人在“嗒嗒”轻轻叩着门板,她忙站起来,竟是芸初的声音:“琳琅。”低低的问:“你在不在里面?”琳琅忙走到门边:“我在。”芸初道:“怎么回事?我一听见说,就告了假来瞧你,好容易求了那两名公公,放了我过来和你说话。”

琳琅道:“你快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没得连累了你。”

芸初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我回去听见说你和画珠来瞧我,偏没有遇上。过了晌午,姐姐过来瞧端主子,正巧说起乾清宫的事,才知道竟然是你出了事。”

琳琅道:“芸初你走吧,叫人看见可真要连累你了。”芸初问:“你这是得罪了谁?”琳琅道:“我不知道。”芸初说:“你真是糊涂,你在御前,必然有得罪人的地方,再不然,就是万岁爷待你特别好。”

琳琅不知为何,猛然忆起那日皇帝递过帕子来,灯外的纱罩上绣着浅金色龙纹,灯光晕黄映着皇帝的一双手,晰白净利,隐着力道。那帕子轻飘飘的执在他手上,却忽然有了千钧重似的。她心乱如麻,轻轻叹了口气:“万岁爷怎么会待我特别好。”

芸初道:“此处不宜多说,只一桩事——我听人说,那魏长安是安主子的远房亲戚,你莫不是得罪了安主子?”

琳琅道:“我小小的一名宫女,在御前不过月余功夫,怎么会见罪于安主子。”她怕人瞧见,只连声催促芸初离去,说:“你冒险来瞧我,这情份我已经唯有铭记了,你快走,没得连累你。”芸初情知无计,只再三不肯,忽听那廊下太监咳嗽两声,正是递给芸初的暗号,示意有人来了。琳琅吃了一惊,芸初忙走开了。

琳琅听那脚步声杂沓近来,显然不止一人,不知是否是魏长安回来了,心中思忖,只听咣啷啷一阵响,锁已经打开,门被推开,琳琅这才见着外面天色灰白,暮色四起,远远廊下太监们已经在上灯。小太监簇拥着魏长安,夜色初起,他一张脸也是晦暗不明。那魏长安亦不坐了,只站在门口道:“有这半晌的功夫,你也尽够想好了。还是痛快认了吧,那四十板子硬硬头皮也就挺过去了。”

琳琅只道:“不是我偷的,我决不能认。”

魏长安听她如是说,便向小太监使个眼色。两名小太监上前来,琳琅心下强自镇定,任他们推攘了往后院去,司刑的太监持了朱红漆杖来。魏长安慢悠悠的道:“老规矩,从背至腿,只别打脸。”一名太监便取了牛筋来,将琳琅双手缚住。他们绑人都是早绑出门道来的,四扭四花的牛筋,五大三粗的壮汉也捆得动弹不得。直将那牛筋往琳琅腕上一绕,用力一抽,那纤细凝白的手腕上便缓缓浮起淤紫。

皇帝在戌初时分回宫,画珠上来侍候更衣。皇帝摘了朝服冠带,换下明黄九龙十二章的朝服,穿了家常绛色两则团龙暗花缎的袍子,神色间微微有了倦意。等传了点心,芳景上来奉茶,皇帝忽然想起来,随口道:“叫琳琅去御茶房,传杏仁酪来。”

芳景道:“回万岁爷的话,琳琅犯了规矩,交敬事房关起来了。”

皇帝问:“犯规矩?犯了什么规矩?”芳景道:“奴才并不知道。”皇帝便叫:“李德全!”

李德全连忙进来,皇帝问他:“琳琅犯了什么规矩?”李德全这日随扈出宫,刚回来还未知道此事,摸不着头脑。画珠在一旁忍不住道:“万岁爷只问魏谙达就行了。”皇帝没有问她话,她这样贸贸然搭腔,是极不合规矩的,急得李德全直向她使眼色。好在皇帝并没有计较,只道:“那就叫魏长安来。”

却是敬事房的当值太监冯四京来回话:“万岁爷,魏谙达办差去了。”李德全忙道:“糊涂东西,凭他办什么差事去了,还不快找了来?”冯四京连忙磕了个头,便要退出去,皇帝却叫住他:“等一等,问你也一样。”

李德全见皇帝负手而立,神色平和,瞧不出什么端倪,便问冯四京道:“侍候茶水的琳琅,说是犯了规矩,叫你们敬事房锁起来了,是怎么一回事?”

冯四京道:“琳琅偷了东西,奉了安主子的吩咐,锁到北五所去了。”李德全问:“偷东西,偷什么东西了?”冯四京答:“就是万岁爷那只子儿绿的翡翠扳指。魏谙达带了人从琳琅箱子里搜出来,人赃并获。”

皇帝“哦”了一声,神色自若的说:“那扳指不是她偷的,是朕赏给她的。”

殿中忽然人人都尴尬起来,空气里似渗了胶,渐渐叫人缓不过气来。冯四京唬得磕了个头,声调已经颇为勉强:“万岁爷,这个赏赐没有记档。”凡例皇帝若有赏赐,敬事房是要记录在册,某年某月某日因某事赏某人某物。冯四京万万想不到皇帝竟会如此说,大惊之下额上全是涔涔的冷汗,心中惶然恐惧。

皇帝瞧了李德全一眼,李德全连忙跪下去,说:“是奴才一时疏忽,忘了将这事告诉敬事房记档。”

殿中诸人都十分尴尬,那只翡翠扳指既然是御用之物,自然价值连城。况且皇帝自少年初习骑射时便带得惯了,素来为皇帝心爱之物,随身不离,等闲却赏给了一个宫女。人人心里猜忖着这里面的文章,只是都不敢露出什么异色来。冯四京却连想都已经不敢往下想。

最后还是李德全轻声对冯四京道:“既然琳琅没偷东西,还不叫人去放了出来。”

冯四京早就汗得连衣裳都湿透了,只觉得那两肋下嗖嗖生寒,连那牙关似乎都要“咯咯”作响。只“嗻”了一声却行而退,至殿外传唤小太监:“快,快,跟我去北五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