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四十三章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皇帝听她颠三倒哭诉着,一时只觉真假难辩,沉吟不语。端嫔抽泣道:“臣妾罪该万死……如今臣妾都已从实禀明,还求皇上明查。臣妾自知罪大恶极,可是臣妾确实冤枉,且不论君臣,只论人伦,臣妾怎么会魇咒皇上?”

  皇帝淡然道:“朕当然要彻查,朕倒要好生瞧瞧,这个以魇咒之术来栽赃陷害的小人到底是谁。”

  皇帝素来行事果决,旋即命人将传递魇魔之物进宫的宫女、太监,所有相干人等,在慎刑司严审。谁知就在当天半夜里,出首告发的宫女小吉儿忽然自缢死了。皇帝下朝后才闻奏此事,震怒非常,正巧宫女递上茶来,手不由一举,眼瞧着便要向地上掼去,忽然又慢慢将那茶碗放了下来。琳琅只见他鼻翕微动,知道是怒极了,一声不响,只跪在那里轻轻替太皇太后捶着腿。

  太皇太后倒是一脸的心平气和:“我看她倒是自个儿胆小,所以才寻了短见。可怜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家,哪里见过这阵仗。吃不住刑或是一时想不开,也是有的。”皇帝倒是极快的亦镇定下来,伸手端了那茶慢慢吃着。

  太皇太后又道:“依我看,这事既然到了如此地步,不如先撂着,天长日久自然就显出来了。至于那宫女,想想也怪可怜的,不再追究她家里人就是了。”宫人在宫中自戕乃是大逆不道,势必要连坐亲眷。皇帝明白她的意思,欠身答了个“是”。太皇太后望了琳琅一眼,吩咐她:“去瞧瞧有什么吃的,你们万岁爷这会子准饿了。”

  琳琅奉命去了,太皇太后瞧着她出了暖阁,方才道:“你今儿是怎么了,这样沉不住气。”

  皇帝道:“孙儿是不明白,皇祖母为何如此。”

  太皇太后微微一笑,说:“其实这事你心里再明白不过,就是那宁贵人将计就计,反陷了端嫔在那陷阱里。也不怪你生气,她们是闹得过份。不过那画珠是你皇额娘赏给你的人,老话儿说的好,打老鼠莫伤了玉瓶。魇咒皇帝是忤逆大案,这事若再追下去,牵涉的人越多,越是让人笑话。我这个皇祖母,就做一回恶人罢。”

  皇帝听她一一点破,一腔的话只得闷在那里,缄默不语。太皇太后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像这样三纲五常都不顾的人还留在后宫里,确实是个祸害。”略一沉吟,轻轻击了两下手掌。

  崔邦吉便进来垂手听命,太皇太后道:“你去延禧宫传旨,赏宁贵人雄黄酒一壶,不必来谢恩了。”崔邦吉怔了一下,陪笑道:“太皇太后,这离端午节还早,只怕他们还没有预备下这个。”太皇太后头也没抬,只慢慢用那碗盖拨开那茶叶,沉声只说:“糊涂!”崔邦吉这才明白过来,心中一悚,不声不响磕了个头,自去了。

  琳琅命人传了点心回来,正巧遇上崔邦吉领人捧了酒出去。匆忙间顶头差点撞上,崔邦吉忙打个千:“奴才该死,冒犯主子。”琳琅待下人素来和气,且是太皇太后面前的总管太监,所以微笑答:“谙达说哪里话。是我自个儿走得急了些,没瞅见谙达出来。”崔邦吉道:“奴才还有差事,主子恕奴才先告退。”

🍓 恩 # 京 # 的 # 书 # 房 # w ww #E nJing # Co M

  琳琅心里微觉奇怪,见他去得远了,却听锦秋说:“听说是又赏了宁主子东西,这位宁主子,倒真是有福气,连太皇太后都这样待见她。”琳琅倒也没放在心上。她每日皆是陪太皇太后与皇帝用晚膳,太皇太后歇了午觉犹未起来,皇帝起驾去了弘德殿,她便在暖阁里替太皇太后绣手帕,这日她没来由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兼之做了半日针线,眼眩头晕,便先放下活计,叫锦秋:“到园子里走动走动。”

  天气渐热,园子里翠柳繁花,百花开到极盛,却渐渐有颓唐之势。锦秋陪着她慢慢看了一回花,又逗了一回鸟,不知不觉走得远了,远远却瞧见三四个太监提携着些箱笼铺盖之属,及至近前才瞧见为首的正是廷禧宫当差的小林。见了她忙垂手行礼,琳琅见他们所携之物中有一个翠钿妆奁匣子十分眼熟,不由诧异道:“这都是宁贵人的东西――你们这是拿到哪里去?”

  小林磕了一个头,含含糊糊道:“回主子话,宁贵人没了。”

  琳琅吃了一惊,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方才喃喃反问:“没了?”小林道:“今儿午后突然生了急病,还没来得及传召太医就没了。刚刚已经回了贵主子,贵主子听见说是绞肠痧,倒叹了好几声。依规矩这些个东西都不能留了,所以奴才们拿到西场子去焚掉。”

  琳琅震骇莫名,脱口问:“那皇上怎么说?”小林道:“还没打发人去回万岁爷呢。”琳琅这才自察失言,勉强一笑,说:“那你们去吧。”小林“绷艘簧熳湃俗匀チ恕A绽帕⒃谀抢铮对肚谱潘窃诼塘旎湓阶咴皆叮ソピ兜们撇环置髁恕D窍挛缟蔚奶舯臼羌承睦锍隽宋⒑梗凰克康奈⒎缙松侠矗檀腔ú莸那宓闫唇腥司醯煤馇止恰

  因着办喜事,明珠府上却正是热闹到了极处。他以首辅之尊,圣眷方浓,府上宾客自是流水介涌来。连索额图亦亲自上门来道贺,他不比旁人,明珠虽是避客,却也避不过他去,亲自迎出滴水檐下。宾主坐下说了几句闲话,索额图又将容若夸奖了一番,道:“公子文武双全,甚得皇上器重,日后必是鹏程万里。”明珠与他素来有些心病,只不过打着哈哈,颇为谦逊了几句,又道:“小儿夫妇此时进宫谢恩去了,不然怎么样也得命小儿前来给索相磕头,以谢索相素来的照拂。”

  纳兰与新妇官氏入宫去谢恩,至了宫门口,官氏入后宫去面见佟贵妃,纳兰另由太监领着去面圣,那太监引着他从夹道穿过,又穿过天街,一直走了许久,方停在了一处殿室前。那太监尖声细气道:“请大人稍侯,回头进讲散了,万岁爷的御驾就过来。”

  纳兰久在宫中当差,见这里是敬思殿,离后宫已经极近,不敢随意走动,因皇帝每日的进讲并无定时,有时君臣有兴,讲一两个时辰亦是有的。刚等了一会儿,忽然见一名小太监从廊下过来,趋前向他请了个安,却低声道:“请纳兰大人随奴才这边走。”纳兰以为是皇帝御前的小太监,忽又换了地方见驾,此事亦属寻常,没有多问便随他去了。

  这一次却顺着夹道走了许久,一路俱是僻静之地,他心中方自起疑,那小太监忽然停住了脚,说:“到了,请大人就在此间稍侯。”他举目四望,见四面柔柳生翠,啼鸟闲花,极是幽静,不远处即是赤色宫墙,四下里却寂无人声。此处他却从未来过,不由开口道:“敢问公公,这里却是何地。”那小太监却并不答话,微笑垂手打了个千儿便退走了,他心中越发疑惑,忽然听见不远处一个极清和的声音说道:“这里冷清清的,我倒觉得身上发冷,咱们还是回去吧。”

  这一句话传入耳中,却不吝五雷轰顶,心中怦怦直跳,只是想:是她么?难道是她?真的是她么?竟然会是她么?本能就举目望去,可恨那树木枝叶葳蕤挡住了,看不真切。只见隐隐绰绰两个人影,他心下一片茫然失措,恰时风过,吹起那些柳条,便如惊鸿一瞥间,已经瞧见那玉色衣衫的女子,侧影姣好,眉目依稀却是再熟悉不过。只觉得轰一声,似乎脑中有什么东西炸开来,当下心中一窒,连呼吸都难以再续。

  琳琅掠过鬓边碎发,觉得自己的手指触着脸上微凉,碧落道:“才刚不说听说这会子进讲还没散呢,只怕还有阵子功夫。”琳琅正欲答话,忽然一抬头瞧见那柳树下有人,正痴痴的望着自己。她转脸这一望,却也痴在了当地。园中极静,只闻枝头啼莺婉啭,风吹着她那袖子离了手腕,又伏贴下去,旋即又吹得飘起来……上用薄江绸料子,绣了繁密的花纹,那针脚却轻巧若无,按例旗装袖口只是七寸,绣花虽繁,颜色仍是极素淡……碧色丝线绣在玉色底上,浅浅波漪样的纹路……衣袖飘飘的拂着腕骨,若有若无的一点麻,旋即又落下去。她才觉得自己一颗心如那衣袖一般,起了又落,落了又起。

  碧落也已经瞧见树下立有陌生男子,心下骇异,喝问:“什么人?”

  纳兰事出仓促,一时未能多想,眼前情形已经是失礼,再不能失仪。心中转过一千一万个念头,半晌才回过神来,木然而本能的行下礼去,心中如万箭相攒,痛楚难当。口中终究一字一字道出:“臣……纳兰性德给卫主子请安。”

  ――――――――――――――――――――――――――――――――――――――――

  《南歌子》

  暖护樱桃蕊,寒翻蛱蝶翎。东风吹绿渐冥冥,不信一生憔悴,伴啼莺。

  素影飘残月,香丝拂绮棂。百花迢递玉钗声,索向绿窗寻梦,寄余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