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三十章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皇帝还未及换衣裳,依旧是一身蓝色团福的缺襟行袍,只领口袖口露出紫貂柔软油亮的锋毛,略有风尘行色,眉宇间倒似是镇定自若,先行下礼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太皇太后亲手搀了他起来,牵着他的手凝视着,过了片刻心疼的道:“瞧这额头上的汗,看回头让风吹着招了凉。”苏茉尔早亲自去拧了热手巾把子递上来,太皇太后瞧着皇帝拭去额上细密的汗珠,方才淡然问道:“听说你是骑马回来的?”

皇帝有些吃力,叫了一声:“皇祖母。”太皇太后眼里却只有淡淡的冷凝:“我瞧当日在奉先殿里、列祖列宗面前,对着我发下的誓言,你竟是忘了个干干净净!”语气已然凛冽:“竟然甩开大驾,以万乘之尊轻骑简从驰返数十里,途中万一有闪失,你将置自己于何地?将置祖宗基业于何地?难道为了一个女人,你连江山社稷,列祖列宗,大清的天下都不要了吗?”

皇帝早就跪下去,默然低首不语。苏茉尔悄声道:“太皇太后,您就饶过他这遭吧。皇上也是一时着急,方才没想的十分周全,您多少给他留些颜面。”太皇太后长长叹了口气:“行事怎能这样轻率?若是让言官们知道,递个折子上来,我看你怎么才好善罢干休。”

皇帝听她语气渐缓,低声道:“玄烨知道错了。”太皇太后又叹了一口气,苏茉尔便道:“外头那样冷,万岁爷骑马跑了几十里路,再这么跪着……”太皇太后道:“你少替他描摹,就他今天这样轻浮的行止,依着我,就该打发他去奉先殿,在太祖太宗灵前跪一夜。”苏茉尔笑道:“您打发皇上去跪奉先殿倒也罢了,只是改日若叫几位小阿哥知道,万岁爷还怎么教训他们?”一提及几位重孙,太皇太后果然稍稍解颐,说:“起来罢,平日见他教训儿子,几个阿哥见着跟避猫鼠似的。”可那笑容只是略略一浮,旋即便黯然:“琳琅那孩子,真是……可惜了。御医说才只两个来月,唉……”皇帝刚刚站起来,灯下映着脸色没一丝血色,太皇太后道:“也怪琳琅那孩子自己糊涂,有了身子都不知道,还帮着太后宫里挪腾重物,最后闪了腰――你皇额娘这会子,也懊恼后悔的不得了,适才来向我请罪,方叫我劝回去了,你可不许再惹你皇额娘伤心了。”

皇帝轻轻咬一咬牙,过了片刻,方低声答:“是。”太皇太后点一点头,温言道:“琳琅还年轻,你们的日子长远着呢。我瞧琳琅那孩子是个有福泽的样子,将来必也是多子多福。这回的事情,你不要太难过。”顺手捋下自己腕上笼着的佛珠:“将这个给琳琅,叫她好生养着,不要胡思乱想,佛祖必会保佑她的。”

那串佛珠素来为太皇太后随身之物,皇帝心下感激,接在手中又行了礼:“谢皇祖母。”道:“夜深了,请皇祖母早些安置。”太皇太后知道他此时恨不得胁生双翼,点点头道:“你去吧,也要早些歇着,保重自个儿的身子,也就是孝顺我这个皇祖母了。”

皇帝自慈宁宫出来,李德全方才领着近侍的太监赶到。十余人都是气息未均,皇帝见着李德全,只问:“怎么回事?”李德全心下早料定了皇帝有此一问,所以甫一进顺贞门,就打发人去寻了知情的人询问,此时低低的答:“回万岁爷的话,说是卫主子去给太后请安,可巧敬事房的魏总管进给太后一只西洋花点子哈巴狗,太后正欢喜的不得了,那狗认生,却从暖阁里跑出来,卫主子正进来没留神,踢碰上那狗了。太后恼了,以为卫主子是存心,便要传胫杖,亏得德主子在旁边帮忙求了句饶,太后便罚卫主子去廊下跪着。跪了两个时辰后,卫主子发昏倒在地下,眼瞧着卫主子下红不止,太后这才命人去传御医。”

李德全说完,偷觑皇帝的脸色,迷茫的夜色里看不清楚,只一双眼里,似燃着两簇幽暗火苗,在暗夜里也似要噼叭飞溅开来。李德全在御前当差已颇有年头,却从未见过皇帝有这样的神色,心里打个哆嗦。过了半晌,方听见皇帝似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起驾。”一众人簇拥了皇帝的暖轿,径直往西六宫去。

皇帝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语,直至下了暖轿,李德全上前一步,低声道:“万岁爷,奴才求万岁爷――有什么话,只管打发奴才进去传。”皇帝不理他,径直进了垂华门,李德全亦步亦趋的紧紧相随,连声哀求:“万岁爷,万岁爷,祖宗规矩,圣驾忌讳。您到了这院子里,卫主子知道,也就明白您的心意了。”见皇帝并不停步,心中叫苦不迭,两名御医、敬事房的总管并些太监宫女,早就迎出来了,黑压压跪了一地。见皇帝步履急促已踏上台阶,敬事房总管魏长安只得磕了一个头,硬着头皮道:“万岁爷,祖宗规矩,您这会子不能进去。”

皇帝目光冷凝,只瞧着那紧闭着门窗,道:“让开。”

魏长安重重磕了一个头,道:“万岁爷,奴才不敢。您这会子要是进去,太后非要了奴才的脑袋不可。只求万岁爷饶奴才一条狗命。”皇帝正眼瞧也不瞧他,举起一脚便向魏长安胸口重重踹出,只踹得他闷哼一声,向后重重摔倒,后脑勺磕在那阶沿上,暗红的血缓缓往下淌,淋淋漓漓的一脖子,半晌挣扎爬不起来。余下的人早吓得呆了,皇帝举手便去推门,李德全吓得魂飞魄散,抢上来抱住皇帝的腿:“万岁爷,万岁爷,奴才求您替卫主子想想――奴才求万岁爷三思,这会子坏了规矩是小,要是叫人知道,不更拿卫主子作筏子?”他情急之下说得露骨直白,皇帝一怔,手终于缓缓垂下来。李德全低声道:“万岁爷有什么话,让奴才进去传就是了。”

皇帝又是微微一怔,竟低低的重复了一遍:“我有什么话……”瞧着那紧闭的门扇,镂花朱漆填金,本是极艳丽热闹的颜色,在沉沉夜色里却是殷暗发紫,像是凝伫了的鲜血,映在眼里触目刺心。只隔着这样一扇门,里面却是寂无声息,寂静的叫人心里发慌,恍惚里面并没有人。他心里似乎生出绝望的害怕来,心里只翻来覆去的想,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什么话……自己却有什么话……便如乱刀绞着五腑六脏,直痛不可抑。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惧,背心里竟虚虚的生出微凉的冷汗来。

屋里并不宽敞,一明一进的屋子,本是与另一位答应同住,此时出了这样的事,方仓促挪了那人出去。旁的人都出去接驾了,只余了慈宁宫先前差来的一名宫女留在屋里照料。那宫女起先听外面磕头声说话声不断,此时却突兀的安静下来。

正不解时,忽听炕上的琳琅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忙俯近身子,低声唤道:“主子,是要什么?”琳琅却是在痛楚的昏迷里,毫无意识的又呻吟了一声,大颗的眼泪却顺着眼角直渗到鬓角中去。那宫女手中一条手巾,半晌功夫一直替她拭汗拭泪,早浸得湿透了,心下可怜,轻声道:“主子,万岁爷瞧主子来了――规矩不让进来,这会子他在外面呢。”

琳琅只蹙着眉,也不知听见没有,那眼泪依旧像断线了珠子似的往下掉着。

李德全见皇帝一动不动伫立在那里,直如失了魂一样,心里又慌又怕。过了良久,皇帝方才低声对他道:“你进去,只告诉她说我来了。”顿了一顿,道:“还有,太皇太后赏了这个给她。”将太皇太后所赐的那串佛珠交给李德全,李德全磕了一个头,推门进去。不过片刻即退了出来:“回万岁爷的话,卫主子这会子还没有醒过来,奴才传了太皇太后与万岁爷的旨意,也不知主子听到没有。主子只是在淌眼泪。”皇帝听了最后一句,心如刀割,他心急如焚驰马狂奔回来,盛怒之下惊痛悔愤交加,且已是四个时辰滴水未进,此时竟似脚下虚浮,扶在那廊柱上,定了定神,但见院子里的人都直挺挺跪着,四下里一片死寂,唯有夜风吹过,呜咽有声。那魏长安呻吟了两声,皇帝蓦得回过头来,声音里透着森冷的寒意:“来人,将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给我叉下去!狠狠的打!”

忙有人上来架了魏长安下去,慎刑司的太监没有法子,上来悄声问李德全:“李谙达,万岁爷这么说,可到底要打多少杖?”

李德全不由将足一顿,低声斥道:“糊涂!既没说打多少杖,打死了再算数!”

――――――――――――――――――――――――――――――――――――――

回目:纳兰性德《转应曲》

明月,明月。曾照个人离别。玉壶红泪相偎,还似当年夜来。来夜,来夜。肯把清辉重借。

――――――――――――――――――――――――――――――――――――――――

关于太后与太皇太后:

关于史实上的孝惠太后,确实很蠢,老被人当枪使,而且还牵涉到康熙中期的储位之争,康熙对她,大约真是无可奈何之至。

康熙与她前期的关系并不亲厚,但她毕竟是孝庄的亲侄孙女,所以孝庄在中间斡旋,两人还可以维持相对的客气。这个是有史料的,康熙每日必至孝庄处请安,但她那里,只是二三日去一次。两人关系的转折在孝庄死后,康熙伤心欲绝的情形之下,孝惠受孝庄的照拂多年,亦是悲伤欲绝,所以大大增加了康熙对她的好感,两个人在同样痛失亲人的情况下,感情得到拉近。所以后期康熙对这位嫡母的态度,要体贴许多。

说完了史实讲我的虚构,孝惠太后人无所长,想必缺心眼儿,容易被人利用。此次就是被后宫的人所利用,再加上她潜意识里,对这个“有几分像端敬皇后品格”的女人,肯定是痛恨之至,怎么样她都是被董鄂妃间接导致守了一辈子活寡嘛。再加上……掩嘴偷笑……有网友说的对,更年期。史实上她今年四十一岁,正好更年期……

她并不知道琳琅怀孕,不然也不敢这样过份的虐她了,所以出了事她也很害怕,去向孝庄请罪,孝庄出于全局的考虑,自然是会保全她的,所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再加上咱们小玄子心急如焚的赶回来,劈面她就先拿话逼住了小玄子――关于江山社稷,列祖列宗那套,然后对小玄子不软不硬的作出一个定论,即要他同意认定这件事情是意外。小玄子明知真相绝非如此,但太皇太后作出这样的态度,他亦无可奈何,只得将火气全撒到魏长安头上去。最后孝庄再来软的,话里有话的安慰气急败坏的小玄子,你已经有了好几个儿子,而且琳琅还年轻,你们还可以再生嘛……

我是尽量想写好这位史实上睿智机敏的孝庄文皇太后的,只恨笔拙,只能这样尽自己的努力去描摹,恐连皮毛也未能道之一二。

关于魏长安:

有人说他只是各为其主,皇帝拿他撒气,有失身份。汗,老早我就在红茶馆那边说过,在迟疑这一脚踹出去,是否有伤圣德。

只有一点要说明,魏长安绝非无辜,前次扳指的事情,他是重要的合谋。此次亦是重要的合谋,他配合太后对琳琅找碴儿,直接导致了琳琅受罚。

恩^京^de书^房e n j i n G^ c o m. 🌂

想一想,皇帝的骨肉血脉竟比不上一条狗?皇帝心中该是如何痛心疾首、痛入骨髓,恨之衔骨,只怕在心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而且魏长安是职位是敬事房总管,这个职位十分有权力,实质上是直接掌管控制着整个后宫妃嫔,想一想,出了这种事,皇帝还能将这个人留下,继续祸害后宫?

而且皇帝此时处死魏长安,有杀一儆百的警告作用。

关于纳兰容若:

在史实上,康熙十九年,纳兰确实是以侍卫司上驷院马政,这个大家稍稍去翻下史书便知道了,不是我的杜撰。更不是我私自叫小玄子打发他去当弼马温:)

另外,纳兰对这段牧马生涯,有一阙《浣溪纱》:“已惯天涯莫浪愁,寒云衰草渐成秋。漫因睡起又登楼。伴我萧萧惟代马,笑人寂寂有牵牛。劳人只合一生休。”

请大家注意这一句:“伴我萧萧惟代马,笑人寂寂有牵牛。”陪伴我的只有这箫瑟的马匹,而你(织女,纳兰在自己词中多次以织女喻心上人)却有着自己的牵牛星相伴。原谅我翻译的浅白,这是我的个人理解。不过这句话醋意横飞,令人遐想啊啊啊……

想来纳兰放马之时,正巧琳琅重新宠冠六宫,纳兰得知,捧醋狂饮,所以写了这样一阙词。

掩嘴偷笑,对此词的个人理解纯为博大家一笑,表认真放在心上。

 

共一条评论

  1. 有情皆苦说道:

    写历史小说要双倍功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