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二十六章 还较而今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琳琅问:“是谁?”却是画珠的声音,道:“是我。”她忙开门让画珠进来,画珠面上却有几分惊惶之色,道:“西六所里有人带信来,说是芸初犯了事。”琳琅心下大惊,连声问:“怎么会?”画珠道:“说是与神武门的侍卫私相传递,犯了宫里的大忌讳。叫人回了佟贵妃,连荣主子也没辙,人家都说,这是安主子窜掇着,给荣主子宜主子好看呢。”

  琳琅心中忧虑,问:“芸初人呢?”画珠道:“报信儿的人说锁到慎刑司去了,好在大节下,总过了这几日方好发落。”琳琅心下稍安,道:“有几日功夫,荣主子在宫中多年,总会想法子在中间斡旋。”画珠道:“听说荣主子去向佟贵妃求情,可巧安主子在那里,三言两句噎得荣主子下不来台,气得没有法子。”琳琅心下焦灼,知道佟贵妃署理六宫,懿旨一下,芸初坐实了罪名,荣嫔亦无他法。画珠眼圈一红,道:“咱们三个一路进宫来,眼睁睁瞧着芸初……”琳琅忆起往昔在浣衣房里的旧事,正是思前想后心潮难安,忽听门外小太监扣门,问:“琳姑娘在么?”琳琅忙问:“什么事?”

  小太监进来垂手打了个千儿,低声道:“琳姑娘,荣主子身边的晓月姐姐来了,想见见姑娘。”琳琅望了画珠一眼,画珠低声道:“定是为了芸初。”琳琅轻轻叹口气,对那小太监道:“晓月姑娘眼下在哪里?”那小太监道:“姑娘请跟我来。”

  琳琅随着他绕过宫墙,走至厢房后僻静处,却见二人静静伫立廊下,当先一人戴吉服冠,着香色龙袍,领后皆垂金黄绦,饰以杂宝,外罩夔龙团花褂子,正是后宫嫔位在新年里的吉服。她连忙行礼请安:“荣主子万福金安。”荣嫔一把搀住她,道:“妹妹快别多礼。”她低声道:“奴才不敢。”仍旧是规规矩矩行礼如仪。荣嫔长叹一声,道:“好妹妹,我的来意你想必已经知道。芸初往日里与你那样好,就如亲生姐妹一般,这回我是实实没有法子,只求妹妹瞧在往日的情谊上,救一救芸初。”琳琅道:“荣主子,琳琅但凡能使上力,如何不想救芸初,只是您是后宫主位,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琳琅。”

  谁知荣嫔竟双膝一曲跪了下去,晓月见她跪下,连忙也跪了下去。只唬得琳琅面色雪白,连忙亦跪下去:“荣主子,你这样要折煞琳琅。”只道:“晓月姐姐,请扶荣主子起来。”荣嫔双目含泪:“好妹妹,我知道你徜若肯,一定能救得了芸初――只求好妹妹答应我。”琳琅轻轻道:“主子,我自是千肯万肯想救芸初,只是这后宫里的规矩,只怕奴才无能为力,佟贵妃那里,奴才哪能说上话?”伸手去搀荣嫔,荣嫔却是纹丝不动,紧紧攥了她的手:“好妹妹,你是水晶心肝玻璃人,我的意思,你定是一早明白了,眼下别无他法,唯有釜底抽薪。”琳琅见她将话说透,只轻声道:“主子圣眷优隆,主子何不亲自去求万岁爷,万岁爷必然会瞧在主子面上,格外开恩赦过芸初。”

  荣嫔道:“我的情形妹妹如何不知道?我已经是近半年未见过万岁爷了,自从万岁爷为三阿哥的事恼了我,我早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就算见着万岁爷,只怕话还没说完,就叫万岁爷驳回――私相传递,素来为万岁爷所恶,况且芸初是我的亲妹子,指不定还要问我个管教不严,包庇姑息。”说到此处,已经是潸然泪下。琳琅忆起往日与芸初的情谊,百般不忍,只低声道:“主子,求您快起来,大节下您这样子,叫旁人见着如何是好?”荣嫔一手拿绢子握了脸,直哀哀抽泣:“妹妹今日不肯答应,我只好长跪不起。”琳琅心中百般为难,那晓月语带哭腔,道:“我陪主子去瞧芸初姑娘,主子安慰芸初,说琳琅姑娘你在御前得用,必然肯帮这个忙,向万岁爷求个情。芸初还好生欢喜,说,不枉与琳琅姑娘你换帕结拜一场。”

  琳琅听到换帕结拜四个字,忆起昔日两人互换手帕,姐妹相称。自己获罪,她又冒险去探望自己,这一份情谊却不能视若等闲。心中一软,轻轻咬一咬下唇,道:“请荣主子快起来,奴才勉力一试就是了。”荣嫔听她答应下来,大喜过望,道:“好妹妹,你的恩德,我和芸初都铭记一辈子。”便要磕下头去,琳琅忙一把搀住,扶了她起来,道:“主子千万别这样说――成与不成,我心里根本没有底。”

  荣嫔道:“好妹妹,我都明白,只要你肯帮这个忙,就算万一不成,我和芸初一样感戴你的恩德。”琳琅道:“主子快别这么说,往日芸初待琳琅的好,还有主子您的照拂,琳琅都明白。”荣嫔只紧紧攥着她的手,眼圈红红的,似有千言万语,只说:“好妹妹,一切就托付你了。”到底在乾清宫左近,人多眼杂,不便久留,正欲回去,晓月心细,道:“主子,盥洗再走吧。”荣嫔亦觉察过来,踌躇道:“这会子上哪里去……”琳琅道:“主子若不嫌弃,就到我屋子里去。”荣嫔微笑道:“好妹妹,又要麻烦你。”

  琳琅道:“主子说哪里话,只要主子不嫌弃就是了。”引了她回自己屋中去,打了一盆热水来,晓月侍候荣嫔净面洗脸,又重新将头发抿一抿。荣嫔坐在那里,见梳头匣子上放着一面玻璃镜子,匣子旁却搁着一只平金绣荷包,虽未做完,但针线细密,绣样精致,荣嫔不由拿起来,只瞧那荷包四角用赤色绣着火云纹,居中用金线绣五爪金龙,虽未绣完,但那用黑珠线绣成的一双龙晴熠熠生辉,宛若鲜活,不由笑道:“好精致的绣活,这个是做给万岁爷的吧?”琳琅面上微微一红,道:“是。”荣嫔抿嘴笑道:“现放着针线上有那些人,还难为你巴巴儿的绣这个。”琳琅本就觉得难为情,当下并不答话。只待晓月侍候她梳洗好了,打发她出门。

  太和殿大朝散后,皇帝奉太皇太后、皇太后在慈宁宫受后宫妃嫔朝贺,午后又在慈宁宫家宴,这一日的家宴,比昨日的大宴却少了许多繁琐礼节。皇帝为了热闹,破例命年幼的皇子与皇女皆去头桌相伴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由数位重孙簇拥,欢喜不胜。几位太妃、老一辈的福晋皆亦在座,皇帝命太子执壶,皇长子领着诸皇子一一斟酒,这顿饭,却像是其乐融融的家宴,一直到日落西山,方才尽兴而散。

  皇帝自花团锦簇人语笑喧的慈宁宫出来,在乾清宫前下了暖轿。只见乾清宫暗沉沉的一片殿宇,廊下皆悬着径围数尺的大灯笼,一溜映着红光谙谙,四下里却静悄悄的,庄严肃静。适才的铙钹大乐在耳中吵了半晌,这让夜风一吹,却觉得连心都静下来了,神气不由一爽。敬事房的太监正待击掌,皇帝却止住了他。一行人簇拥着皇帝走至廊下,皇帝见直房窗中透出灯火,想起这日正是琳琅当值,信步便往直房中去。

  直房门口本有小太监,一声“万岁爷”还未唤出声,也叫他摆手止住了,将手一扬,命太监们都侯在外头,他本是一双黄漳绒鹿皮靴,落足无声,只见琳琅独个儿坐在火盆边上打络子,他瞧那金珠线配黑丝络,颜色极亮,底下缀着明黄流苏,便知道是替自己打的,不由心中欢喜。她素性畏寒,直房中虽有地炕,却不知不觉倾向那火盆架子极近,他含笑道:“看火星子烧了衣裳。”琳琅吓了一跳,果然提起衣摆,看火盆里的炭火并没有燎到衣裳上,方抬起头来,连忙站起身来行礼,微笑道:“万岁爷这样静悄悄的进来,真吓了我一跳。”

  皇帝道:“这里冷浸浸的,怨不得你*火坐着,仔细那炭气熏着,回头嚷喉咙痛。快跟我回暖阁去。”

  西暖阁里拢的地炕极暖,琳琅出了一身薄汗,皇帝素来不惯与人同睡,所以总是侧身向外。那背影轮廊,弧线似山岳横垣。明黄宁绸的中衣缓带微褪,却露出肩颈下一处伤痕。虽是多年前早已结痂愈合,但直至今日疤痕仍长可寸许,显见当日受伤之深。她不由自主伸出手去,轻轻拂过那疤痕,不想皇帝还未睡沉,惺松里握了她的手,道:“睡不着么?”

  她低声道:“吵着万岁爷了。”皇帝不自觉伸手摸了摸那旧伤:“这是康熙八年戊申平叛时所伤,幸得曹寅手快,一把推开我,才没伤到要害,当时一众人都吓得魂飞魄散。”他轻描淡写说来,她的手却微微发抖,皇帝微笑道:“吓着了么?我如今不是好生生的在这里。”她心中思绪繁乱,怔怔的出了好一阵子的神,方才说:“怨不得万岁爷对曹大人格外看顾。”皇帝轻轻叹了口气,道:“倒不是只为他这功劳――他是打小跟着我,情份非比寻常。”她低声道:“万岁爷昨儿问我,年下要什么赏赐,琳琅本来不敢――皇上顾念旧谊,是性情中人,所以琳琅有不情之请……”说到这里,又停下来,皇帝只道:“你一向识大体,虽是不情之请,必有你的道理,先说来我听听,只有一样――后宫不许干政。”

  她道:“琳琅不敢。”将芸初之事略略说了,道:“本不该以私谊情弊,只求万岁爷给荣主子一个面子。芸初虽是私相传递,也只是将攒下的月俸和主子的赏赐,托了侍卫送去家中孝敬母亲,万岁爷以诚孝治天下,姑念她是初犯,且又是大节下……”皇帝朦胧欲睡,说:“这是后宫的事,按例归佟贵妃处置,你别去趟这中间的混水。”琳琅见他声音渐低,未敢再说,只轻轻叹了口气,翻身向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