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七章 辜负春心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康熙道:“这桩事情就交由你去办,别委屈容若。”福全只道:“皇上放心。”康熙点一点头,转脸示意,敬事房的太监便高声一呼:“起驾!”。

  清晨前管围大臣率副管围及虞卒、八旗劲旅、虎枪营士卒与各旗射生手等出营,迂道绕出围场的后面二十里,然后再由远而近

  把兽赶往围场中心合围。围场的外面从放围的地方开始,伏以虎枪营士卒及诸部射生手。又重设一层,专射围内逃逸的兽,而围内的兽则例不许射。皇帝自御营乘骑,率诸扈从大臣侍卫及亲随射生手、虎枪手等拥护由中道直抵中军,只见千乘万骑拱卫明黄大纛缓缓前行,扈从近臣侍卫,按例皆赏穿明黄缺襟行褂,映着日头明晃晃一片灿然金黄。

  在中军前半里许,御驾停了下来,纳兰自看城出迎,此时一直随侍在御驾之侧,跟随周览围内形势,康熙见合围的左右两翼红、白两纛齐到看城,围圈已不足二三里,便吩咐:“散开西面。”专事传旨的御前侍卫便大声呼唤:“有旨,散开西面!”只听一声迭一声飞骑传出:“有旨,散开西面……”远远听去句句相接,如同回音。这是网开一面的天恩特敕,听任野兽从此面逃逸,围外的人也不准逐射。围内野兽狼突豕奔,乱逃乱窜。康熙所执御弓,弓干施朱漆缠以金线,此时拈了箭在手里,“夺”一声弦响,一箭射出,将一只窜出的灰狼生生钉死在当地。三军纵声高呼:“万岁!”山响如雷,行围此时方始,只见飞矢如蝗,密如急雨,康熙却驻马原地,看诸王公大臣射生手等驰逐野兽,这是变相的校射了,所以王公大臣以下,人人无不奋勇当先。

  福全自七八岁时就随扈顺治帝出关行围,弓马娴熟,在围场中自是如鱼得水,纵着胯下大宛良马奔跑呼喝,不过片刻,他身后的哈哈珠子便驮了一堆猎物在鞍上。此时回头见了,只皱眉道:“累赘!只留耳朵。”那哈哈珠子便:“绷艘簧薅钕拢员甘卤锨宓懔晕锸俊

  纳兰是御前侍卫,只勒马侍立御驾之后,身侧的九旌明黄大纛烈烈迎风作响,围场中人喧马嘶,摇旗呐喊,飞骑来去,他腕上垂着马鞭,近侍御前所以不能佩刀,腰际只用吩系佩箭囊,囊中插着数十尾白翎箭,只听康熙道:“容若,你也去。”纳兰便于马上躬身行礼:“微臣遵旨。”打马入围,从大队射生手骑队间穿过,拈箭搭弓,嗖嗖连发三箭,箭箭皆中,无一虚发。康熙遥相望见,也禁不住喝了一声采。众侍卫自是采声如雷动,纳兰兜马转来,下马行礼将猎物献于御前,依旧退至御驾之后侍立。

  这一日散围之后,已是暮色四起,纳兰随扈驰还大营,福全纵马在他左近,只低声笑道:“容若,今儿皇上可当真了,吩咐我说要将那宫女赐给你呢。”

  容若握着缰绳的手一软,竟是微微一抖。心乱如麻,竟似要把持不定,极力自持,面上方不露声色。幸得福全并无留意,只是笑道:“皇上给了这样天大的面子,我自然要好生来做成这桩大媒。”容若道:“圣恩浩荡,愧不敢受。王爷又如此替容若操劳,容若实不敢当。”福全道:“我不过做个顺水人情,皇上吩咐不要委屈了你,我自然老实不客气。”有意顿一顿,方道:“我叫人去打听清楚了,那宫女是内大臣颇尔盆之女,门楣虽然不高,但此女品貌俱佳,且是皇上所赐,令尊大人想必亦当满意。”话犹未落,只见纳兰手中一条红绦结穗的蟒皮马鞭落在了地上,纳兰定一定神,策马兜转,弯腰一抄便将鞭子拾起。福全笑道:“这么大的人了,一听娶亲还乱了方寸?”

  纳兰只道:“王爷取笑了。皇上隆恩,竟以后宫宫人以降,本朝素无成例,容若实不敢受,还望王爷在皇上面前分辩。”

  福全听他起先虽有推却之辞,但到了此时语意坚决,竟是绝不肯受的表示了。心里奇怪,只是摸不着头脑。他与纳兰交好,倒是一心一意替他打算。因听到李德全回话,知琳琅已不可求,当下特意打听到内大臣颇尔盆之女在宫中,那颇尔盆乃费英乐的嫡孙,承袭一等公爵,虽在朝中无甚权势,但爵位显赫,不料他一片经营,纳兰却推辞不受。

  福全待要说话,只见纳兰凝望远山,那斜阳西下,其色如金,照在他的脸上,他本来像貌清竣,眉宇之间却总只是淡然。福全忍不住道:“容若,我怎么老是见你不快活?”纳兰竦然回过神来,只是微笑:“王爷何出此言?”

  福全道:“唉,你想必又是忆起了尊夫人,你是长情的人,所以连万岁爷都替你惋叹。”话锋一转:“今晚找点乐子,我来窜掇皇上,咱们赌马如何?”容若果然解颐笑道:“王爷输得还不服气么?”福全一手折着自己那只软藤马鞭,哈哈一笑:“谁说我输了?我只不过没赢罢了,上回不算,这次咱们再比过。”

  容若举手遮光,眺望远处辂伞簇拥着的明黄大纛,道:“咱们落下这么远了。”福全道:“这会子正好先试一场,咱们从这里开始,谁先追上御驾就算谁赢。”不待容若答话,双腿一夹,轻喝一声,胯下的大宛良驹便撒开四蹄飞驰,容若打马扬鞭,方追了上去。侍侯福全的哈哈珠子与亲兵长随,纵声呼喝亦紧紧跟上,十余骑蹄声疾促,只将小道上腾起滚滚一条灰龙。

  皇帝回到御营,换了衣裳便留了福全陪着用膳。因行围在外,诸事从简,皇帝从来亦不贪口腹之欲,所以只是四品锅子,十六品大小菜肴。天家馔饮,自是罗列山珍海味。皇帝却只拣新鲜的一品烹掐菜下饭,福全笑道:“虽然万岁爷这是给臣天大的面子,可是老实说,每回受了这样的恩典,臣回去还得找补点心。”皇帝素来喜欢听他这样直言不讳,忍不住也笑道:“御膳房办差总是求稳妥为先,是没什么好吃的。这不比在宫里,不然朕传小厨房的菜,比这个好。”尝了一品鸭丁溜葛仙米,说:“这个倒还不错,赏给容若。”

  自有太监领了旨意去,并不是撤下桌上的菜,而是所有菜品早就预备有一式两份,听闻皇帝说赏,立时便用捧盒装了另一份送去。福全道:“皇上,臣有个不情之请,想求万岁爷成全。”他突然这样郑重的说出来,皇帝不禁很是注意,哦了一声问:“什么事?”

  福全道:“臣今日比马又输了彩头,和容若约了再比过。所以想求万岁爷大驾,替臣压阵。”皇帝果然有兴致,说:“你们倒会寻乐子――我不替你压阵,咱们三个比一比。”福全只是苦愁眉脸:“臣不敢,万一传到太皇太后耳中去,说臣窜掇了万岁爷在黑夜荒野地里跑马,臣是要吃排头的。”

  皇帝将筷子一撂,道:“你兜了这么个圈子,难道不就是想着窜掇朕?你赢不了容若,一早想搬我出马,这会子还在欲擒故纵,欲盖弥障。”福全笑嘻嘻的道:“皇上明鉴,微臣不敢。”皇帝见他自己承认,便一笑罢了,对侍立身后的李德全道:“叫他们将北面道上清一清,预备松明炬火。”福全听他如斯吩咐,知道已经事成,心下大喜。

  待得福全陪了康熙驭马至御营之北广阔的草甸之上,御前侍卫已经四散开去,两列松明火把远远如蜿蜒长龙,只闻那炬火呼呼燃着,偶然噼叭有声,纳兰容若见康熙解下大氅,随手向后扔给李德全,露出里面一身明黄缺襟行袍,只问:“几局定输赢?”

  福全道:“看皇上的兴致,臣等大胆奉陪。”

恩`京-の-书`房 Ww w # EnJ i nG # c o m

  皇帝想一想,说:“就三局罢,咱们三个一块儿。”用手中那条明黄结穗的马鞭向前一指:“到河岸前再转回来,一趟来回算一局。”

  三人便勒了各自的坐骑,命侍卫放铳为号,齐齐纵马奔出。皇帝的坐骑是陕甘总督杨岳斌所贡,乃万里挑一的名驹。迅疾如风,旋即便将二人远远抛在后头。纳兰容若纵马驰骋,只觉风声呼呼从耳畔掠过,那侍卫所执的火炬只若流星灼火,一划而过眼前。穷追不舍,皇帝驰至河边见两人仍落得远远的,不愿慢下那疾驰之势,便从侍卫炬火列内穿出,顺着河岸兜了个圈子以掉转马头,暗夜天黑,只觉突然马失前蹄,向前一栽,幸得那马调驯极佳,反应极快便向上跃起,他骑术精良,当下将缰绳一缓,那马却不知为何长嘶一声,惊蹶乱跳。侍卫们吓得傻了,忙拥上前去帮忙拉马,那马本受了惊吓,松明火炬一近前来,反倒适得其反。皇帝见势不对,极力控马,大声道:“都退开!”福全与纳兰已经追上来,眼睁睁只见那马发狂般猛然跃起,重重将皇帝抛下马背来。福全吓得脸色煞白,纳兰已经滚下鞍鞯,抢上前去,众侍卫早将皇帝扶起。福全连连问:“怎么样?怎么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