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六章 若只初见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玉箸打发了人送衣裳去,天色近晚,琳琅这几个时辰不过胡乱咽了几个饽饽,这会子做完了活,方才觉得饿了。玉箸说:“这会子人也没有,点心也没有,我去叫他们给你做个锅子来吃。”琳琅忙说:“不劳动姑姑了,反正我这会子腿脚发麻,想着出去走走,正好去厨房里瞧瞧有什么现成吃的。”因是围猎在外的御营行在,规矩稍懈,玉箸便说:“也罢,你去吃口热的也好。”

  谁知琳琅到了厨房,天气已晚,厨房也只剩了些饽饽。琳琅拿了些,出帐来抬头一望,只见半天晚霞,那天碧蓝发青,仿佛水晶冻子一样莹透,星子一颗颗正露出来,她贪看那晚霞,顺着路就往河边走去。暮色四起,河水溅溅,晚风里都是青草树叶的清香,不一会儿月亮升起来,低低的在树桠之间,月色淡白,照得四下里如笼轻纱。

  她吃完了饽饽,下到河边去洗手,刚捧起水来,不防肋下扣子上系的帕子松了,一下子落在水里,帕子极轻,河水已经冲出去了。她不及多想,一脚已经踏在河里,好在河水清浅,忙将鞋子提在手中,淌水去拾。那河虽浅,水流却湍急。琳琅追出百余步,小河拐了个弯,一枝枯木横于河面,那帕子叫枯木在水里的枝柯勾住了,方才不再随波逐浪。她去拾了帕子,辫子滑下来也没留神,叫那枝子挂住了,忙取下来。这时方才觉得脚下凉凉滑滑,虽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新奇有趣。那水不断从脚面流过,又痒又酥,忍不住一弯腰便在那枯木上坐下来,将那帕子拧干了晾在枝间。只见河岸畔皆是新发的苇叶,那月亮极低,却是极亮,照着那新苇叶子在风里哗哗轻响。她见辫子挂得毛了,便打开来重新辫。那月色极好,如乳如雪,似纱似烟。她想起极小的时候,嬷嬷唱的悠车歌,手里拢着头发,嘴里就轻轻哼着:

  “悠悠扎,巴布扎,狼来啦,虎来啦,马虎跳墙过来啦。

  悠悠扎,巴布扎,小阿哥,快睡吧,阿玛出征伐马啦……

  只唱了这两句,忽听苇叶轻响,哗哗响着分明往这边来,唬得她攥着发辫站起来,脱口喝问:“是谁?”却不敢转身,只怕是豺狼野兽。心里怦怦乱跳,目光偷瞥,只见月光下河面倒映影绰是个人影,只听对方问:“你是谁?这里是行在大营,你是什么人?”却是年轻男子的声音。琳琅见他如斯责问,料得是巡夜的侍卫,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却不敢抬头,道:“我是随扈的宫女。”心里害怕受责罚,久久听不到对方再开口说话,终于大着胆子用眼角一瞥,只见到一袭绛色袍角,却不是侍卫的制袍。一抬头见月下分明,那男子立在苇丛间,仿若临风一枝劲苇,眉宇间磊落分明,那目光却极是温和,只听他问:“你站在水里不冷么?”

  她脸上一红,低下头去。见自己赤足踏在碧水间,越发窘迫,忙想上岸来,不料泥滩上的卵石极滑,急切间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幸得那人眼明手快,在她肘上托了一把,她方站稳妥了。她本已经窘迫到了极处,满俗女孩儿家的脚是极尊贵的,等闲不能让人瞧见,当着陌生男子的面这样失礼,琳琅连耳根子都红得像要烧起来,只得轻声道:“劳驾你转过脸去,我好穿鞋。”

  只见他怔了一下,转过身去。她穿好鞋子,默默向他背影请个安算是答谢,便悄然顺着河岸回去了。她步态轻盈,那男子立在那里,没听到她说话,不便转过身来。只听河水哗哗,风吹着四面树木枝叶漱然有声,伫立良久,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只见月色如水,苇叶摇曳,哪里还有人。

  他微一踯蹰,双掌互击“啪啪”两声轻响。林木之后便转出两名侍卫,躬身向他行礼。他向枯木枝上那方绢白一指:“那是什么?”

  一名侍卫便道:“奴才去瞧。”却行而退,至河岸方微侧着身子去取下,双手奉上前来给他:“主子,是方帕子。”他接在手里,白绢帕子微湿,带着河水郁青的水气,夹着一线幽香,淡缃色丝线绣出四合如意云纹,极是清雅的花样。

  琳琅回到帐中,心里犹自怦怦直跳。只不知对方是何人,慌乱间他的衣冠也没瞧出端倪。心里揣磨大约是随扈行猎的王公大臣,自己定是胡乱闯到人家的行辕营地里去了,心下惴惴不安。玉箸派去送衣裳的人已经回来了,说道:“李谙达见了极是欢喜,说要改日亲自来拜谢姑姑呢。”玉箸笑道:“谢我不必了,谢琳琅的巧手就是了。”一低头见了琳琅的鞋,“哎哟”了一声道:“怎么湿成这样?”琳琅这才想起来,忙去换下湿鞋:“我去河边洗手,打湿了呢。”

  第二日琳琅在帐中熨衣,忽听小太监在外面问:“玉姑姑在吗?李谙达瞧您来了。”玉箸忙迎出去,先请安笑道:“谙达这可要折煞玉箸了。”李德全只是笑笑:“玉姑不用客气。”举目四望:“昨儿补衣裳的是哪一位姑娘?”玉箸忙叫了琳琅来见礼。琳琅正待蹲身请安,李德全却连忙一把搀住:“姑娘不要多礼,亏得你手巧,咱们上下也没受责罚。今儿万岁爷见了那衣裳,还问过是谁织补的呢。”又夸奖了数句,方才去了。

  他回御营去,帐门外的小太监悄悄迎上来:“谙达回来了?王爷和纳兰大人在里面陪皇上说话呢。”李德全点一点头,蹑步走至大帐中。那御营大帐地下俱铺羊毡,踏上去悄无声息。只见皇帝居中而坐,神色闲适。裕亲王向纳兰性德笑道:“容若,前儿晚上吹箫的人,果然是名女子。咱们打赌赌输了,你要什么彩头,直说吧。”纳兰只是微微一笑:“容若不敢。”康熙笑道:“那日听那箫声,婉转柔美,你说此人定是女子,朕亦以为然。只有福全不肯信,巴巴儿的还要与你赌,眼下输得心服口服了。”福全道:“皇上圣明。”笑容可掬向容若道:“愿赌服输,送佛送到西,依我瞧你当晚似对此人大有意兴,不如我替你求了皇上,将这个宫女赐给你。一举两得,也算是替皇上分忧。”康熙与兄长的情谊素来深厚,此时微笑:“你卖容若人情倒也罢了,怎么还扯上为朕分忧的大帽子?”

+恩-京+的-书+房 🍏 w ww·E nJ ing· c om·

  福全道:“皇上不总也说:‘容若鹣鲽情深,可惜情深不寿,令人扼腕叹息。’那女子虽只是名宫人,但才貌皆堪配容若,我替皇上成全一段佳话,当然算是为君分忧。”

  纳兰道:“既是后宫宫人,臣不敢僭越。”

  康熙道:“古人的‘篷山不远’‘红叶题诗’俱是佳话,你才可比宋子京,朕难道连赵祯的器量都没有?”

  福全便笑道:“皇上仁性淳厚,自然远胜宋仁宗。不过这些个典故的来龙去脉,我可不知道。”他弓马娴熟,于汉学上头所知却有限。康熙素知这位兄长的底子,便对纳兰道:“裕亲王考较你呢,你讲来让王爷听听。”

  纳兰便应了声:“口庶”,说道:“宋祁与兄宋庠皆有文名,时人以大宋、小宋称之。一日,子京过繁台街,适有宫车经过,其中有一宫人掀帘窥看子京,说道:

  “此乃小宋也。”子京归家后,遂作《鹧鸪天》,词曰:“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词作成后,京城传唱,并传至宫中。仁宗听到后,知此词来历,查问宫人:“何人呼‘小宋’?那宫人向仁宗自陈。仁宗又召子京问及此事。子京遂以实情相告。仁宗道:“蓬山不远。”即将此宫人赐与子京为妻。”

  他声音清朗,抑扬顿挫,福全听得津津有味,道:“这故事倒真是一段佳话。皇上前儿夜里吹簧,也正好引出一折佳话。”康熙笑道:“咱们这段佳话到底有一点美中不足,是夜当命容若来吹奏,方才是圆满。”

  君臣正说笑间,虞卒报至中军,道合围已成,请旨移驾看城。康熙闻奏便起身更衣,纳兰领着侍卫的差事,康熙命他驰马先去看城。福全侍立一旁,见尚衣的太监替康熙穿上披挂,康熙回头见李德全捧了帽子,问:“找着了?”

  李德全答:“回皇上话,找着那织补衣裳的人了,原是在浣衣房的宫女。皇上没有吩咐,奴才没敢惊动,只问了她是姓卫。”康熙道:“朕不过觉得她手巧,白问一句罢了,回头叫她到针线上当差罢。”

  李德全“口庶”了一声。康熙转脸问福全:“那吹箫的宫女,我打算成全容若。你原说打听到了,是在哪里当差?”福全却想了一想,方道:“那宫女是御膳房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