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说明

匪我思存2016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本文的回目,全部取自纳兰词。花前月下,《侧帽》风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此二集珠玑琳琅,清美惋丽,叫人想见满清第一才子的文采风流,史上的纳兰绝非我所描写成的儒弱模样,再汗,我纯粹是偏心我家偶像。见有看官大人相询,特在此将每章回目作小小说明。

第一章,天为谁春。出自《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此章为开首第一回,人物众多,且时间背景是正月十六,故名为“天为谁春”。

第二章,六龙天上。《纳兰词》放在家里,这一句忘了出自哪阙词里。关于六龙――皇帝的车需用“紫盖”,还有“翠华”,那是一种用翠鸟的羽毛做装饰的旗子,所以古文有“建翠华之旗”之说。驾车需用六匹马,曰“六龙”。唐代诗人杜牧有诗《长安晴望》“回视六龙巡幸处”,后人索性用“六龙”指代皇帝。此章第一回侧面提及康熙,故名“六龙天上”。

第三章,萧瑟兰成。出自《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作怜花句。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兰成为瘐信的小字,瘐兰成亦是大才子,纳兰以此自况,云萧瑟,甚为贴切。此章为纳兰首次正面出场,且忆及旧事,凄然肠断,故名“萧瑟兰成”

第四章,穹庐此声。出自《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与《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此章写御营行在,千帐穹庐,箫簧相和,悠悠此声。故名为“穹庐此声”。

第五章,欲渡浣花。出自《生查子》“短焰剔残花,夜久边声寂。倦舞却闻鸡,暗觉青绫湿。天水接冥鳎唤俏髂习住S射交ㄏ睹吻嵛蘖Α!保苏轮杏辛绽旁诤优箱揭碌那榻冢识坝射交ā薄

第六章,若只初见。出自《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此章为男女主角初次见面,且此阙词为本文十分重要关节处,所以名为“若只初见”。

第七章,辜负春心。出自《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此章中福全移花接目,瞒天过海,另择他人嫁与纳兰,故名为“辜负春心”。

第八章,心期天涯。出自《清平乐》“风鬟雨鬓,偏是来无准。倦倚玉兰看月晕,容易语低香近。软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此章琳琅与纳兰咫尺相望,不能交一语,故名“心期天涯”。

第九章,药成碧海。与第一章同出自《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这一章福全奉皇命赐婚纳兰,药成碧海,悔之晚矣。故而名为“药成碧海”

第十章,未能无意。出自《浣溪纱》“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十分天与可怜春。掩抑薄寒拖软障,抱持纤影藉芳茵。未能无意下香尘。”此章中琳琅无意间初值内寝,其幽香脉脉,皇帝初次怦然,亦为无意,故名“未能无意”。

第十一章,十分天与。与第十章同出自《浣溪纱》“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十分天与可怜春。掩抑薄寒拖软障,抱持纤影藉芳茵。未能无意下香尘。”十分天与可怜春,此章是正经的惊艳,可怜可爱,故名为“十分天与”。再闲扯一句,皇帝为天子,自然是“天与”,嘿嘿,牵强附会。

第十二章,尽教残福。出自《浣溪纱》“五字诗中目乍成,尽教残福折书生。手等勾鞘鼻椤1鸷笮钠诤兔舞茫昀淬俱灿氤畈Oρ粢谰尚〈懊鳌!辈懈N嘀「#梢晡淘莸男腋!4苏轮辛绽懦趺汕囗阍馊讼莺Γ闪1⌒叶獭

第十三章,临风因甚。出自《摸鱼儿》“问人生、头白京国,算来何事消得?不如罨画清溪上,蓑笠扁舟一只,人不识。且笑煮鲈鱼,乘著蒲丝碧,无端酸鼻,向岐路销魂。征轮驿骑,断雁西风急。英雄辈,事业东西南北。临风因甚成泣?酬知有愿频挥手,零雨凄其此日。休太息,须信道、诸公哀哀皆虚掷,年来踪迹,有多少雄心,几番恶梦,冷点霜华织。”汗……好像又有错别字吧……我真素白字大王。这一章写琳琅不知为何置身风头浪尖,且转忆纳兰,临风因甚成泣,叹叹。故名“临风因甚”

第十四章,关心芳草。出自《浣溪纱》“肠断班骓去未还。绣屏深锁凤箫寒。一春幽梦有无间。逗雨疏花浓淡改,关心芳草浅深难。不成风月转摧残。”此处的“关心芳草”,亦有版本作“关心芳字”。此章中皇帝一力承担,援手相助,故名“关心芳草”。

第十五章,新月才堪。出自《千秋索》“游丝断续东风弱,浑无语半垂帘幕。茜袖谁招曲槛边,弄一缕秋千索。惜花人共残春薄,春于尽纤腰如削。新月才堪照独愁,却又照梨花落。”此章皇帝与琳琅城楼步月,钩月如眉,故名“新月才堪”。

第十六章,心字成灰。出自《梦江南》“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此前一章纳兰隐约猜测到琳琅与皇帝之间不寻常的暧昧,黯然神伤,故名为“心字成灰”。

第十七章,新恨暗随。出自《清平乐》“麝烟深漾,人拥缑笙氅,新恨暗随新月长,不辨眉尖心上。六花斜扑疏帘,地衣红锦轻沾,记取暖香如梦,耐他一晌寒岩。将愁不去,秋色行难住。六曲屏山深院宇,日日风风雨雨。雨晴篱菊初香,人言此日重阳。回首凉云暮叶,黄昏无限思量。”接上回的新月才堪,此回琳琅拒绝皇帝,新恨暗随新月长。故名“新恨暗随”。

第十八章,月在花飞。汗,这个出自纳兰的哪阙词也不记得了。此章是中秋佳节,桂香浮动,琳琅却初闻噩耗,与纳兰各处伤心,故名“月在花飞”

第十九章,阑风伏雨。出自《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樱桃一夜花狼藉。刚与病相宜,琐窗熏绣衣。画眉烦女伴,央及流莺唤。半晌试开箧,娇多直自嫌。”

阑风伏雨本指夏秋之际的风雨,此处指阴雨连绵,本章为本文转折处,凄风苦雨,故名“阑风伏雨”。

第二十章,嚼蕊冰弦。出自《浣溪纱》“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此章赏雪盛宴,繁华到了极处,纳兰以相国公子,重情重义,一诺千金,此阙词为某匪最心爱的纳兰词之一,且又应景,故名“嚼蕊冰弦”。

第二十一章,兰襟亲结。出自《百字令》“怕见人去楼空,柳枝无恙,犹埽窗间月。无分暗香深处住,悔把兰襟亲结。尚暖檀痕,犹寒翠影,触绪添悲切。愁多成病,此愁知向谁说。”只找到这几句,原文太长记不得了。此章有船,表用我多解释了吧。

第二十二章,寻思常自。这个也忘了,只记得整句是好像是“寻思常自悔多情”?汗,回家再翻书好了。

第二十三章,情知此后。出自《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犁花月又西。”这一章在南苑的风光旖旎,此生不再,情知此后来无计,故而名“情知此后”。

第二十四章,鉴取深盟。出自《踏莎》“燕归花谢,早因循、又过清明。是一般风景,两样心情。犹记碧桃影里、誓三生。

乌丝阑纸娇红篆,历历春星。道休孤密约,鉴取深盟。语罢一丝香露、湿银屏。”这一章是夜半无人私语时,所以道休孤密约,鉴取深盟。

恩#京#de#书#房# w ww # E n J i n G # co m

第二十五章,算来好景。出自《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惟许有情知。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堪思。一钩残照,半帘飞絮,总是恼人时。”最后的幸福啊,所以道算来好景只如斯。第二十六章,还较而今。这个也忘了,模糊记得原句像是“还较而今情长在”。

第二十七章,白璧青蝇。出自《霜天晓角》“重来对酒,折尽风前柳。若问看花情绪,似当日、怎能彀。休为西风瘦,痛饮频搔首。自古青蝇白壁,天早已、安排就。”青蝇即黑色的苍蝇,白璧无瑕,青蝇玷之,此章琳琅遭陷害,实是青蝇白璧,可怜。

纳兰词卷数众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匆忙解释,疏漏之处,殆笑方家,见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