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九百一十六章 分歧

小桥老树2015年01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北城开发已经进入攻坚期,前期通过各种渠道投入了大量资金改造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有国家的钱、省里的钱、银行的钱以及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在这些资金推动下,北城正在一点一点发生着变化。

年轻的侯卫东已经是老练的执政者,他一直在往火里面添柴,小心翼翼地控制水温,毕竟大力开发南城才是市委一把手段宜勇在各种公众场合、各种媒体、市委文件中反复强调的,这也是北城开发陷入困难的原因之一。

按照侯卫东的思路,北城是要大力开发的,开发北城才是解决南城问题的最终之道。但是,他必须执行市委决定,不能唱反调,北城所有工作只能少说多做,就事论事,不大力宣传,这在眼球经济的时代吃了大亏。

侯卫东要维护段宜勇的威信,保持班子团结局面,只能选择如此方式。

与岭西鸿飞教育集团的会面在两天后举行,照例没有记者跟随没有新闻报道。

🍐 恩`京-de-书`房ww w ,E nJin g ,c o m

教育集团对与侯卫东会面保持了足够的重视,高层主要领导悉数到场,郭兰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会议。

会议开得很和谐,稍稍有一些平淡。

“你还要在岭西待多久?!”会议结束后,离开集团的侯卫东打通了郭兰电话。

郭兰早就等着这个电话,看到电话闪烁,就拿着电话走出会议室,寻得一个安静的角落,“我还在继续开会,会议结束以后,我再给你打电话。这两天都在岭西,等我妈把事情办完一起回上。海。”

“我等你。”

“好。”拿着电话走进会议室,郭兰心神不定,很难将思路集中到会场上。

会议室的争论非常激烈,双方势均力敌,无法说服对方。

“我认为北城值得投资,茂云是人口大市,对技术培训有极高的需求,关键是北城还是一片处女地,我们在底部建仓无论如何也不会亏损。”持支持意见的是总经理杨平。

持反对意见的是她的副手腾辉,腾辉一直想取代杨平,唱反调是他经常做的事情,这一次倒不是纯粹唱反调,而是确实对投资方向产生了疑问,“根据集团安排,我对茂云进行了详细调研,茂云的情况和介绍中还不完全一样。茂云市委作出决定,要加大开发南城的力度,也就是说,南城才是重点,北城并非城市发展的中心。市委决定是有道理的,所有市民都不愿意搬到北城,南北城有一道山口,山口就是整个房价的分界线。”

董事长滕勇道:“按你的说法,侯卫东和段宜勇是有矛盾的?”

腾辉道:“具体什么矛盾我倒没有弄得清楚,但是他们两人在如何开发城市上肯定存在着分歧,请建委干部吃饭他们都承认这一点。”

滕勇问:“两人谁更有前途?”

杨平道:“我认为是侯卫东。”

腾辉得意洋洋被抛出了重磅炸弹:“段宜勇更有前途,据我得到的准确情况,段宜勇和省委副书记高义云关系很深,侯卫东原来是有后台的,先是祝焱,后是周昌全,现在祝炎调走了,周昌全死了,他在省里面没有人支持,就是没牙的老虎,我不看好他。”

滕勇看着一言不发的郭兰,道:“郭部长,你曾经是侯卫东同事,怎么判断此事?”

郭兰道:“以前认为侯卫东要失败的人最终都失败了。”

“你这么看好侯卫东?有什么理由??”

“没有理由。”

如果要投资办校,郭兰就是校长人选,腾辉则另有打算,反驳道:“没有理由,怎么能够说服人?”

郭兰平静地道:“没有理由就是最大的理由。”

会议持续了很久,最终由董事长一锤定音:由于存在风险,项目暂缓。

散会以后,郭兰正准备与侯卫东联系,总经理杨平找到了她。

“郭部长,我给导师打了多次电话,才请动你这尊真神,谁知是这个结果。”

“这也很正常,茂云局势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看不清楚很正常。”

“郭部长,你真的有心出来做事?到了你这个职位很少有人能舍弃。”

“那个职位就是鸡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和导师多次讨论,老师建议我追寻本心,所以我才愿意参加考察。”

“太好了,我有一个想法想和你商量,集团不愿意干,我可以辞职找几个朋友,单独出来干。”

“是为了这个项目吗?”

“也是也不是,董事长为人还是不错的,难就难在这是一个家族企业,家族私利掺杂着企业建设,所以我准备出来,免得麻烦。听到侯市长的介绍,我还真觉得是个好机会。”

“不管怎么说,我对侯市长还是有信心的,有些人只看到眼前的表面的东西,没有意识到人才是决定性的力量。”郭兰知道很多事,但是不能说得太明白。

杨平道:“我们是师兄妹,既然都觉得这个项目不错,他们不做我们来做,我们各自都投一点钱,组建一个公司,操作这个项目,不知郭部长有没有兴趣?”

“我们是一个导师,不要太客气,以后不叫我郭部长,就叫郭兰,或者师妹。如果要投钱,得投多少?”

“参照其他省市价格,投资教育地价有很多优惠政策,我们考虑拿下两百亩土地,只要有土地,项目立了起来,社会资金、银行资金会追着我们跑。”

郭兰对教育项目挺有兴趣,以前为了解决经济问题开了服装店,不过是权宜之计,投身于教育事业,算是女承父业,是一个好选择。当前唯一问题是投资多少?她想了一会儿,心态坦然起来,有钱就多投,无钱就少投,量力而行。

离开教育集团,郭兰看了看表,没有打车,信步而行。到了小区楼下,她摸了摸铜钥匙,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房间有吃的吗?我没有吃饭,不想到外面,我去买面条和卤菜,就在家里吃吧。”

听到家里两个,侯卫东心里又纠结起来,纠结在于它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熊和鱼掌他都想要。对于他来说,很多事情都能够割舍,唯一下不了决心的就是与郭兰的感情,或许这就是他最大的弱点。

敲门声响起,他莫名激动起来,快速来到门前,轻轻打开房门,迎面看见了未施粉黛俏生生的郭兰。

关上门,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过了良久,郭兰这才喘过气来,道:“我总有深深的负罪感,你的召唤就像是海妖,让我明知有罪也要前来。”

“我们都是老派的人,很难潇洒,如果有可能,在当初就不遇到你。”

“我也在想,不遇到你就好了。”

侯卫东紧紧抱住了郭兰,凝视着脸上那几粒俏皮的小痣,“可是,这辈子没有遇上你,人生又少了好多滋味。”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不觉得遗憾。我们终究有一天要分手,现在每一次相遇都是赚的。”郭兰吻了吻侯卫东的脸颊,“我带了点细面条和卤肉,先去煮面吧!”

“不,现在我不想吃面条。”

侯卫东在郭兰耳中轻轻说了两句,惹得郭兰举起拳头在他胸前捶了两下。说了一些情话,两人初见面时的淡淡陌生感就消散殆尽。

“走吧!今天让我来服务。”侯卫东身体开始发热。

走进浴室,郭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她解开了第一粒纽扣,又道:“你转过去吧!”

尽管两个人到了这种关系,她还是不习惯在明亮的地方解衣,脸红红的,肤如凝脂。

第一粒纽扣解开,侯卫东转过身来,面对郭兰,温柔地为其解开了第二粒扭扣,露出了一小片温润肌肤。

“下地狱我也认了。”侯卫东道。

“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郭兰回应着。

……

“你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啊!腹部很平,曲线很美,这是属于我的。”

……

“我是属于你。”

……

“我爱你!”

“我也爱你!猴子!”

“永远!”

“永远。”

……

激情之后,皮肤上有细密汗珠。互相为对方洗去汗珠,终于心平气和地回到了客厅。

郭兰脸色红润地在厨房里忙碌,不一会儿,浓浓面香弥漫在房间。她将面条端进客厅,“你以后要少吃一点面条,特别是在晚上?”

“为什么?”

“你稍稍比以前胖了一些,不控制要发福。”

“没办法,每天坐的时间太多,以后我会注意的。”侯卫东津津有味地吃着面条,“今天晚上我不用减肥,再多也不用怕,理由很简单呢!晚上肯定还有大运动量。”

“哼,一点没有正形。”

吃过简单晚餐,两人搬了椅子坐在阳台上看看夜晚的岭西街景。

侯卫东道:“教育集团讨论的怎么样?”

“教育集团虽然是省内最大的民营教育集团,可是我不看好他,集团还是一个家族式企业。”郭兰道:“北城真的需要教育企业吗?”

“当然需要,茂云是人口大市,还没有一所好的职业院校,我们需要更多的有技术的合格职业人才,这是长久需求。从短期来看,引进了学校,增加了人气,促进了各行各业的消费,都是好的。等到人气聚集以后,北城土地就不是现在这个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