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的书房

第89章 本座与你当年事

肉包不吃肉2021年09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墨燃再次醒来时,已是天光大盛,日头很高了。

墨燃翻了个身,眨眨眼,看到楚晚宁竟还在睡。

或许是喝了貘香露的原因,又或许他最近身子不太好,总是多梦不安,都这个时辰了,居然还梦得沉浓,他背对着他,一头墨色长发散落,流淌于枕席之间,好一盏夜晚的颜色。

墨燃:“…………”

既然师尊不起床,当徒弟的就更加没必要奋发图强了,床铺很舒服,不如高卧。

但卧着又无趣,墨燃便蹭过去玩起了楚晚宁的头发。

师尊的发间总有些淡淡的花香,柔软如烟,绵密如雾,是墨燃最喜欢抚摸的事物之一。

手指在那雾霭薄流中穿过,绸缎般细腻的触感,绕在指间泛起抓心挠肝的酥痒。

墨色的回纹床帘随着窗口漏进的风,微微摆动。

眯起眼睛,晨起时的精力总有些旺盛,何况指端的滋味那么好,那么熟,那么……

他掠起楚晚宁的一缕长发,细细闻嗅。

这温软的长发,将过往时光,慢慢从前世搭了过来。

虽说重生后,他就尽量少去回忆从前跟楚晚宁那些太过香艳的风流烂账,但不知为何,今天早上就是有些想。

喉间,也似乎有些渴。

不愿再去碰眼前人的身体,但头发总是可以的,他闭上眼睛,轻轻吻过指间的墨色。

这墨色……

死生之巅的巫山殿,也是这样的墨色,千丝万缕地垂下来,把墨燃笼在其中。他握着男人劲瘦的腰,指腹下面是一层薄薄的肌肉,和女人全然不同的触感。

楚晚宁坐在他腰胯之间起落着,他一定是很痛的,一直蹙着那双锐利的眉,凤眸碎光点点,狠戾绝望间,却也染着一抹稠艳桃红,他是那么恨,那么不甘,可是又那么无助可怜。

墨燃以胜者之地位,好整以暇,又无不恶意地命令着他。

“动得再快些。”

“……”

“这么缓,你是没力气吗?”

即使是这样,楚晚宁依旧是不屈的,他微微喘了口气,含恨的眼睛,湿润薄红,而后咬住嘴唇,近乎是自残般地粗暴动作起来。

太痛了。

他重复着,弓起的背部渐渐有些痉挛,冷汗湿透了身子,他不求饶,也不吭声。

眼前是墨黑的长发垂落,墨燃的眼睛在夜色中显得炽亮,兽欲、疯狂、喜悅,舒适在眼底交织着。

恩·京+的+书·房 - e n j i n G - c om

“……唔!”

忽然一声闷哼,身上的男人似乎终于疼得支撑不住,墨燃眸色一沉,蓦地坐起来,抱住那具汗涔涔的躯体,那人在微微地发抖,忍得那么辛苦,还是忍不住颤抖……可是墨燃坐起来之后,只进入地更深,脏腹都像要被刺穿。

那个施凶行暴的人,无不温柔地抚摸着他,却是极尽恶毒。

“楚晚宁,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我这样干?”他锁住怀里的人,缓缓抽插着,耳鬓厮磨,亲昵至极,不寒而栗。

“晚夜玉衡,北斗仙尊……呵,还不是,要这样主动分开腿,要我操你。”

手在对方腰上游弋,他一边向上顶着他,感受楚晚宁将自己含的那么紧,明明兴奋到胸腔里火花四溅,却仍不住故作镇定,百般折辱。

“你不是说我卑劣,不是看不起我吗?可是楚晚宁,现在是你在讨好我呀。”他饱含恶意地啮咬着对方的下巴,“你低下头,你看看自己是怎样吮吸我的,嗯?咱们俩,究竟是谁更下贱啊,我的好师尊?”

“……”楚晚宁颤抖着,闭上眼睛,不愿再听这样的污言秽语。

这……是他的第一次啊……

是和曾经喜欢的人,但却如酷刑一般。生不如死。

“睁眼。”

耳边是他冷冷的命令。

“你要再闭着,薛蒙还在我手里,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无法可施,他最终还是缓缓睁开了水光潋滟的眸子。

被他掐着,逼迫着低头去看自己吞吐着徒弟的性器,啪啪的肉体碰撞,带出粘腻的血和稠液,淫靡不堪。

“起来点。”

他软着腿脚,最后一点尊严让他不愿借着墨燃的搀扶,缓缓起身。体内的性器抽出大半,还剩一点点怒狰的头抵在穴口。

墨燃握着性器,浅浅地捅了几下,并不深入,只让楚晚宁看着自己被弄,楚晚宁的睫毛一直在簌簌颤抖,不知是痛,是屈辱,还是刺激。

“你真的奸淫荡啊。”墨燃轻声说,“早知这样,在当你徒弟的时候,就该搞你了。”

他到底是个痞子,不识风雅,总也不入流。

这样粗鄙的句子像是刀刃一样,扎去楚晚宁的心脏。

他忽然仰起头,闭上眼睛,沙哑的嗓音第一次响起。

他说:

“墨燃,你杀了我吧。”

那人握着他腰的那只手,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

随后墨燃笑了,笑容依旧是甜蜜可爱的,梨窝深深。

“好啊。”

楚晚宁倏忽睁开眼。

墨燃在那双让他欲火焚身的湿润眸子里,看到自己有些扭曲的笑意。

“你要求死,我不拦着。只是死法却由不得你选。我要让你在你的好徒儿薛蒙面前被千人骑万人操,哦,最好让薛蒙也参与进去。你说,是不是够好?”

“你——!”

狠话像毒蝥刺向男人的软肋,这只叫墨燃的蝎子张牙舞爪,欣赏自己的成果,看见楚晚宁瞬时脸色煞白,虽然极尽忍耐,但微张的嘴唇依旧不自觉地细细颤抖着,墨燃忽然觉得又是餍足,又是怜悯,又是痛快,又是刺激,他再次揽过楚晚宁,深深地埋进他体内,开始急促又密室地抽插起来,近乎是疯魔地:“呵,怎么这么傻,当真了?”他低沉地笑着,而后用力亲吻他,揉搓着他,喘息道,“别乱想,我骗你的。”

楚晚宁在他怀中被撞得几乎破碎,但魂灵,更像是早已成了齑粉。

“骗你的。”墨燃粗重地喘息着,觉得干的不过瘾,又把他推倒在地,压在他身上,抬起腿来侵入他,臀部快速而用力地耸动着。

“我哪里舍得了你……你只能是我的……只能被我要……”

细长冷白的手指反抓着地面,却什么也抓不住。

楚晚宁终是无助的,只能任由他摆布,被他干的失神,眼眸中的光亮渐渐涣散。

忽然间,他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眸。

楚晚宁轻轻道:“墨燃……”

“墨燃,如果,你还有一点点情分……还有一点点良知……”

他的睫毛在手背下微微颤抖着。

“就请你……不要再这么做……”

“墨燃……”

声音蓦地哽咽了。

那是墨燃,前世,第一次听到他哭。

“墨燃,我受不住了……”

“疼……”

忽然,楚晚宁一个翻身,把墨燃从腥甜的回忆里惊起,往事如鸦雀散,只留心脏砰砰。

指间的长发已溜走,但那人侧身睡了过来,一张面容近在咫尺,墨燃甚至瞧得清那根根纤长睫毛。

真好看。他想。

平心而论,楚晚宁并不是那种阴柔相貌,他五官英挺,有着刀劈斧削般的浓烈,其实较寻常人更有男子气概。

可偏偏越是这样,便越是叫人心痒。

墨燃太想看这铁骨铮铮、不可一世的男人在自己身下雌伏,销魂蚀骨。

心跳越来越快。

他盯着楚晚宁的脸,目光一寸寸移,落到那色泽浅淡,因为熟睡而微微张开些许的嘴唇上。

不由自主地靠近。

只要再近一点,就能亲到。

甘露般的滋味。

墨燃喉结耸动,感到无尽的干渴。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快要碰上了。

忽然,欲火焚灼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清明,他猛地僵住,脸色煞白。

他在干什么!!

蓦地坐起来,墨燃死死凝视着床上的那个男人——楚晚宁,楚晚宁,再习惯与他缠绵,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自己这是做什么?疯了?

难不成真的喜欢他吗?

猛然被这个念头惊骇到了,墨燃面色青白、神思不属。

最后他深吸了口气,把脸埋在掌心里狠狠揉搓,暗骂一声,逃也似的披衣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boss:我tm大费周章给你开个心眼,你居然完全没有想起师昧,脑子里还全是你和你师尊的小剧场?我看我就是个圣诞老人,来给你这傻子送车钥匙的吧!怒不可遏!

前世有车也必然伴随着玻璃渣,前世刀子我就不预警了,说过全是车刀车刀刀车刀车的,哈哈,另外看到字数是不是很害怕23333

 

共 5 条评论

  1. 随便~说道:

    怎么这章没有评论?是我网卡了吗?
    若真是没人评论的话,那我一刷路过~ ›.‹

    1. 匿名说道:

      来啦来啦(⁎⁍̴̛ᴗ⁍̴̛⁎)

  2. 玖.说道:

    N刷冒个泡

  3. 匿名说道:

    其实是有很多评论的,换了网址后就不见了

  4. 穆雨说道:

    555555这是晚宁的第一次啊,墨燃居然那么对他。。。。
    小心追妻火葬场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