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七章 半尸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孙胖子回头看了左右一眼,确定了我就是在说他之后,孙胖子向赵敏敏一瞪眼,“就是我砍的,怎么地吧!”

“你?砍了巫祖的头?”赵敏敏哼了一声,“不是我小看你,你真不像有那个本事。”

“有没有本事不是靠嘴说的。”孙胖子也学着赵敏敏的样子哼了一声,“不是我说,巫祖而已,像这样的,我哪年不砍他十个八个的?很稀罕吗?再说了,他不人不鬼的,还在水里面伏击我,孙爷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捅瞎了他的眼睛,然后一刀下去,砍了他的头。”

孙胖子讲故事的水平一流,加上他当时就在现场,吴仁荻是怎么提着半个巫祖的身子从水里出来的,他看得一清二楚,说得有模有样的,将水帘洞里吴仁荻杀死巫祖的事情搬了出来,只是男主角换成了他。

赵敏敏脸上有点动容,冷冷地看着孙胖子没有再说话。她已经开始半信半疑了。

米荣亨趁着这个机会,向赵敏敏的位置靠近了几步说道:“陶项空已经死了,你的那些教众也已经回不来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你跟我们上去,我能保你活命。”

米荣亨说完后,杨枭和吴仁荻都没有再说话,算是都默许了。

想想也是,我们看着人多,但真要是动手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赵敏敏一直深藏不露,除了喷杨枭一脸血之外,剩下的我们对她一无所知。刚才在干尸堆里,陶项空被咬得支离破碎,可是她赵敏敏就像没事人一样,还能从容易容,我们抬着她都没发觉。她的本事和杨枭是一个路子的,就算差了几个等级,也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八成赵敏敏还有什么杀手锏没露出来。

再看我们这边,吴仁荻是指望不上了,他自废武功十三天,能力已经向我们小调查员看齐了。杨枭比他强点但有限,连续大出血一千几百CC,小脸煞白不说,就连站着都直打晃。真要是动手就得指望我和孙胖子他们了。

“你保我的命?真是可笑。”赵敏敏冲着米荣亨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么谁又来保你们的命?你不会是指望我这位祖师爷还能回光返照,能把你们都带出去吧?”

赵敏敏转头又看向杨枭,说道:“祖师爷,我从懂事的时候,就知道鬼道教者,以血为本,血溢则强,血亏则弱。您现在的气血是小亏呢?还是大亏呢?”说完又是呵呵一笑。

“赵老师,您怎么了?”有几个和赵敏敏要好的女学生怯怯说道。她们看出来赵老师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没事,你过来,到老师这儿来,帮老师个忙。”赵敏敏向离自己身边最近的女学生招了招手。我和孙胖子他们几个人同时喊道:“别过去!她不是你们老师了!”

“别听他们的,学院里的失踪案件就是他们干的。”赵敏敏说道,“到老师这儿来,老师能保护你。”

那个女学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赵老师的身边。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三四五个,一转眼,几乎所有的女学生都跑到赵敏敏的身边了。甚至还有胆子大的站在赵敏敏的身前,给她挡成了一道人形屏障。

说什么都没用了,这样的场合下,和只相处了几天的我们相比,赵老师的话还是有说服力的。

眼睁睁看着赵敏敏的身边人越来越多,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她守着这么多的人有什么用?

就在我胡思乱想赵敏敏的用意时,突然脑袋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沈辣,这个距离,一枪干掉她,有没有问题?”我吓了一跳,这是杨枭的声音。

再看杨枭,他还在一动不动地盯着赵敏敏,完全看不出来刚才是他对我说的话。难不成刚才我听错了?说话的是吴仁荻?我又向吴仁荻的方向看去,脑袋里面又响起了那个人说话的声音:“别瞎看了,是我!听懂了就点点头!”

是杨枭,他正假装擦汗,趁机向我瞪了一眼。他还有这本事?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脑袋里的杨枭说道:“一会儿我给你一个信号,你只管开枪,记住,打要害,要一枪毙命,她不会给你第二枪的机会。”

我又轻轻点点头,杨枭转过头冲着赵敏敏说道:“我现在是气血亏虚,不过对付你这个孙子辈足够用了,小丫头,今天我就替你爷爷教训教训你……沈辣!开枪!”

杨枭是学会孙胖子这一手了,我举起手枪,对着赵敏敏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咔吧一声,枪声没有响起来,一颗子弹卡在弹仓里。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子弹卡壳?!

我的枪声没有响起来,倒是提醒了孙胖子,他也抽出了手枪,对着赵敏敏就是一枪。由于前后左右全都是女学生,孙胖子怕失手,最后选择了赵敏敏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啪!一声枪响,赵敏敏应声倒地。周围的女学生乱成一片。这时我连连拉动套筒,已经将卡壳的子弹吐了出来。

“打中了!”孙胖子高呼,就要过去查看赵敏敏的尸体,心脏部位中枪,九成九是死了。后面杨枭和吴仁荻同时喊道:“别过去!”“待着!”

孙胖子已经走了几步,听到他俩的话,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我也看出了不对劲,赵敏敏虽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可是她中枪的部位却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赵老师死了!他们杀了赵老师!”刚才第一个走到赵敏敏身边的女同学哭着向赵老师的身前走去,到了赵敏敏的身边,哭声戛然而止,她发现倒在地上的赵老师不像是中枪身亡的样子。

赵敏敏虽然躺在地上,但是她的身体正慢慢地抖动着,而且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赵老师没死,快过来救……”她的话还没有喊完,身后的赵敏敏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将喊话的女学生按在地上,张嘴对着她脖子上的颈动脉咬了下去。

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容易死!我和孙胖子一起向赵敏敏开了十多枪,中枪的赵敏敏只是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顿了几顿,之后继续咬着那个女学生的脖子,一口一口地吞咽着伤口里冒出来的鲜血。直到我和孙胖子的子弹打完,也没有对赵敏敏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我们的手枪可是民调局特制的,无论是人是鬼,中枪必亡。林火就是死在我的枪下,不可能连一个赵敏敏都解决不了!我换上最后一个备用弹夹,枪口对着赵敏敏,却在犹豫开不开枪。

孙胖子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他收了手枪,抽出甩棍,不过没有上前的意思,反倒是后退了几步,问道:“吴主任,老杨,枪打不死她!现在怎么整?”

吴仁荻这时已经到了我的身后,他从腰后面抽出了一把长匕首,和三叔给我的那把一模一样——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把这样的短刀。吴主任手握短刀对着赵敏敏的头,一刀劈了下去。这一刀劈得虽然呼呼带风,但平心而论,和当初在水帘洞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眼见赵敏敏的头就要分家,她好像察觉到了,放开了女学生的身体,双脚一蹬地,身子借力后退了十多米远。

那个女学生已经气绝身亡,周围的女同学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有哭的,有喊的,有叫的。有机灵的已经跑到了杨枭的身后,其他的人都一一效仿,转眼之间,赵敏敏的周围就剩下我和吴仁荻两个活人。

我抬枪还要射击,被吴仁荻拦住,“她是半尸,你现在打不死她。”

半尸?我有点头大了,之前郝文明就和我说过,民调局这种特制的枪弹并不是万能的,弹头上面的符咒对于一些横跨阴阳两界的生物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让他举一个例子的时候,郝主任的原话是:“不是我说,见到半尸就绕着走。”

半尸,顾名思义就是半人半尸的生物。民调局的资料室里是这么记录的:半尸,是人在死前,通过特殊的方法,将魂魄禁锢在自己的体内,死后,魂魄不离自身。肉身不腐,体内不生尸气,行动坐卧与常人无异(曾经在一个时期内,半尸被认为是长生不老的一种形式。)

半尸很巧妙地维持了体内的阴阳平衡,民调局的一般制式装备很难对半尸形成杀伤力。但是半尸的弱点也十分明显,三年之后,半尸体内会慢慢产生尸气,皮肤和肌肉也会逐渐萎缩,阴阳平衡被打破,半尸也就会变成类似僵尸的物体。此时,民调局的制式装备会对第二阶段的半尸产生杀伤力。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干尸吗?

这就是为什么吴仁荻刚才会说,我“现在”打不死她。

赵敏敏退到了十多米远的墙角,她的嘴角还滴滴答答淌着别人的鲜血。看着我和吴仁荻,她嘿嘿一笑,“就这么点本事吗?我真有点失望了。哼哼!”

我观察到,赵敏敏说话的时候,眼睛在有意无意地瞟向吴仁荻手中的短刀。她似乎已经看出来这把短刀不是凡品,眼神里无意中流露出忌惮的表情。

吴仁荻也在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敏敏。他说道:“我就说嘛,外面的干尸怎么可能放过你,原来你们是同类,那么那个陶项空呢?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吴仁荻说话的时候,女学生的人群里有人尖叫了一声。我回头看去,就见其中有一个女学生倒在地上,她的左胸和肚脐的位置插了两根巨大的铜钉。她身边站着杨枭,正手握着第三根铜钉,插进了女学生的咽喉。

这名女学生浑身不停地颤抖,她脸上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原本一张清秀可人的女人脸,正慢慢变成一个年轻男子的模样——是陶项空,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三根铜钉钉在陶项空的身上,他算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他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就连眼神也像被定住一样,没有一点生气,直勾勾地望着甬路的顶棚。

赵敏敏见到这个场景,哀嚎了一声,不顾吴仁荻的短刀,直冲向陶项空。没想到,吴仁荻另外一只手抬了起来,手上握着的是那支小小的弓弩,对着赵敏敏的大腿一箭射了过去。不知道这个弩箭是什么材料做的,离弦之后,竟然没有一点风声,电闪一般射进了赵敏敏的大腿。

第三支弩箭射出来,射中了赵敏敏的手背,箭身穿过手背,钉在了地面上。赵敏敏这才放弃了前行,她的头无力地倒在地面上。

我、孙胖子和熊万毅他们几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没有我们插手的地方,就这么一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形势就彻底逆转了。

“你们俩想得不错,胆子也够大。可惜了,对手找错了。”杨枭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一位老师在教育他那两个顽劣的学生,“今天的事情,当年你们的祖父辈就曾经干过,想不到过了一百多年,事情又重演了,只不过结局都一样。”

赵敏敏和陶项空躺在地上,就像没听见一样,一语不发。

杨枭看着他们俩,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除了你们之外,鬼道教还有活人吗?”

“没有了。”陶项空的眼神多了一点生气,他又说道,“从今天起,鬼道教就算彻底散教了。我们死撑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杨枭还想说什么,被吴仁荻拦住了。吴主任对着赵敏敏和陶项空说道:“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再说一遍。”

陶项空和赵敏敏没理吴仁荻,一副等死的表情。他俩的态度,吴仁荻并没有感到意外。吴主任又说道:“如果说得我满意了,我会考虑留下你们当中的一个人。”

“我说!”陶项空先一步,拦在了赵敏敏的前面,“之前我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一直到我父亲他们从四川回来,带回了所谓的‘不老仙方’。我和敏敏因为是刚成的亲,我父亲特准我们在有了子嗣之后,再开始修炼那个‘不老仙方’,因此我和敏敏当时逃过了一劫。”

陶项空的脸色死灰死灰的,眼神有点空洞,好像是在回忆当时的场面,他接着说道:“修炼了‘不死仙方’之后,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还开始疯狂地嗜血,有的时候相互攻击,将实力最弱的咬死,啃食其血肉。我无奈之下,只能抓几个活人,供养教众。不过只要有血食供养,他们就会恢复神智一段时间。

“我当时还怀疑他们是错练了‘不老仙方’,走火入魔了。为此,我和赵敏敏特地按着我父亲当年得到的地址,去了云南,费了一番周章之后,找到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林火。”

“林火好像猜到了我们会去找他一样。他把我和赵敏敏带到了死人潭瀑布里面的山洞,我在里面又见到了无数和我父亲他们一样的行尸,也见到了一个像神一样存在的巫祖。林火和巫祖对我们还算客气。林火说我父亲他们并算不上真正的‘长生者’(干尸),他们还可以重新变回正常人。但是我向他恳求时,林火又微笑不语,后来,在我再三恳求,长跪不起下,他才给了我三条路。”

陶项空说得有点急了,他喘了几口粗气,平静了一下心态,又接着说道:“第一,放任不管,我父亲和教众们就会变成真正的长生者。第二,让我去寻找一个叫做吴勉的人,只要知道了这个人的下落,林火就会把我父亲和其他人恢复到正常。第三……”

说到这儿,陶项空顿了一下,看了杨枭一眼,犹豫了几秒钟后继续说道,“第三,带祖师爷回去,他也会让外面的那些人恢复正常。我们当时就表示,不知道祖师爷的行踪,就算知道,也远不是祖师爷的对手。”

“没想到林火就像早有准备似的,给了我们一小瓶巫祖的血浆,说只要祖师爷沾上巫祖的血,就会失去神智,任由我们摆布。之后,不再理会我们的哀求,将我和赵敏敏赶出了死人潭的祭坛。”

“出了祭坛时,我们俩万念俱灰。先不说那个姓吴的我们能不能找到,就连祖师爷也离教百年,凭我们的本事也不可能找得到。我和赵敏敏当时就死心了,但是这些教众和血亲又不能不管。我们也只能先回来,走一步算一步了。”

“为了方便照料这些不人不鬼的教众,我和赵敏敏一直守在这附近。由于我们俩修炼鬼道教,衰老得要比正常人缓慢,怕生意外枝节,我和赵敏敏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变换身份和容貌,继续守在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