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六章 乱斗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门口清理出来,我们几个也累得呼呼直喘。这些小姑娘差不多都是九十斤往上,抬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我的胳膊已经有肌肉痉挛的迹象。

前面是什么?孙胖子抬到一半的时候,就气喘吁吁地坐到地上休息。现在他最早缓过来,发现远处的地上有一堆白花花的东西,他用手电照了一下,看清了之后,马上就掏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个位置,“是陶项空!”

孙胖子这一声喊得没有防备,我和熊万毅几个人顿时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掏枪的掏枪,抽甩棍的抽甩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一堆东西”上。

“那一堆东西”的脸朝着我们,我看得清楚,一张惨白的脸,不是陶项空还能是谁?他还有轻微的呼吸,不过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这么看上去,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孙胖子他们的天眼指望不上,只靠肉眼看,陶项空就像死了一样,躺在地上。孙胖子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着杨枭说道:“老杨,那个家伙死了吗?”

杨枭对陶项空这样的出场方式并不意外,他哼了一声,说道:“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

我看着陶项空在一口一口地捯气儿,他的胸口有一个血窟窿,还在汩汩地冒血——这差不多就是他的致命伤了。

“老杨,不是我说,你干的?用我的血干的?”孙胖子有点兴奋了,刚才杨枭在他手掌上的那一刀,他也忘了。

“也是也不是。”杨枭就这么模棱两可地回答了一句。他的目光离开了陶项空,开始注意陶项空附近的一举一动。

我顺着杨枭的目光看去,远处黑洞洞的是一片没有完工的工地,一排脚手架搭在墙上,看着好像是在仿建水帘洞里面的布局,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到这里就停工了。再往里面走就到底了。

“老杨,那些干尸呢?”我向杨枭问道。

杨枭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说道:“应该藏在陶项空的附近。”我听了有点紧张,有意无意地向上抬了抬枪口。杨枭转头看了我一眼,似有似无地翘了翘嘴角,“那些干尸现在还不会露头,只要守在孙大圣的身边,他们就不敢过来。”

“嗯?”我没听明白,孙胖子什么时候成了门神?他有这能耐?

杨枭好像看出来我的心思,在大清河河底时,他对我的印象就不算坏,对我说的话能详尽一些。果然,他接着说道:“刚才我在外面借了孙大圣的鲜血做引,设了一个无生引魂局,让这些干尸去攻击陶项空。本来这里只要有活人,那些干尸就会冲出来,不过无生局用的是孙大圣的血,那些干尸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孙大圣了。”

孙胖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X了?我突然间又想到一件事,“还有一个人,赵敏敏!”

杨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刚才赵敏敏的那一口黑血差点要了他的老命,他好像对赵老师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不过就眼前这点地方,她能藏到哪儿去?

“老杨,我们是不是过去把陶项……”西门链本来想说把陶项空给抬过来,活见人死见尸嘛,他话刚说了一半,外面甬路那边突然响起了连声尖叫:“啊!”“这里是哪儿?”“我要出去!”外面那一百多个睡美人竟然在同一时间苏醒了。

“坏了!”杨枭咬着牙一跺脚,大吼道,“快出去!这里待不住了!”再看旁边的吴仁荻,他的表情也有些难看。

看着杨枭和吴仁荻的样子,我知道是出了大事,不敢犹豫,向着进来的方向跑去。

只跑了几步,就听见后面恶风不善。我不敢回头,凭着以前的经验,我把手枪伸到腋下,对着侧后面就是三枪,随着枪响,后面追我的那个“人”轰然倒地。我扫了一眼,倒地的是一具干尸,不是说守在孙胖子的旁边,干尸就不会攻来吗?

再看孙胖子,他跑在最前面,右面也有一具干尸在追他。

孙胖子的手枪握在手里,可是因为干尸在他后面距离实在太近,他根本没有时间回头开枪。眼见干尸的爪子就要抓到孙胖子的脖子,我抬手一枪,啪!打中了干尸的脑门,红白之物溅了一地,干尸应声倒地。

孙胖子惊魂未定,看着我大叫道:“辣子!你后面!”

孙胖子说得晚了,一双冰冷干枯的手(爪子)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都来不及反抗,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按到了地上。孙胖子想要向这具干尸开枪,无奈又有几具干尸向他冲过去,孙胖子保命要紧,只能先开枪射杀了冲到他身边的几具干尸。

掐住我脖子的手一紧,随后有一张干瘪的人脸张开大嘴向我的脖子咬过来,我已经能闻到他(她)嘴里那股恶臭的味道。

完了,我还记得在水帘洞里,干尸咬死人时的景象。想不到出了水帘洞这么久,我还是逃不过这一劫。眼看我的脖子上就要多出一个血窟窿,就在这时,按住我脖子的那只手(爪子)力量突然卸了,随后那具干尸向后一倒,倒在地上,一支小小的弩箭正好射中了他的脑门,再看弩箭来的方向,吴仁荻正在给他的小号弓弩换上了弩箭。

“都回去!”杨枭大喊道,“干尸已经发狂了,这里守不住!”

我们使了吃奶的劲儿,赶在干尸大部队冲过来之前,跑进了甬路里,杨枭是最后一个进的甬路。在他进来的一刹那,杨枭将手里的一个小瓷瓶摔到了地上,小瓷瓶摔得粉碎。刹那间,甬路里弥漫着一股腐败恶臭无比的味道。

刚才还追着杨枭跑的十几具干尸闻到这个味道,竟然放弃了杨枭,开始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看见干尸进不来,我们已经跳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跳得安稳了一点。我喘着粗气向杨枭问道:“老杨,你不是说,有孙大圣在,干尸就不敢过来吗?”

“有我在,它们不敢过来?可拉倒吧。不是我说,第一个就冲我来的!”孙胖子听了我的话后,有点愤然。

杨枭没有回答我,他只是眯缝着眼睛看着后面那百十来个已经恢复正常的女学生。我又问了一遍,他才回了回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这些小姑娘突然回魂,多了一百多人的生气,那些干尸闻到这么多生气,就开始暴躁了。不过还不足以让他们来攻击我们。”说到这儿,杨枭顿了一下,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干尸来攻击我们是因为那个!”说完,他的下巴向不远处的角落一扬。

杨枭指的角落里,原本摆着的一张羊皮纸已经被人用利器割得七零八落。

这时再没有人说话了,已经很明白了,有人破坏了杨枭以前摆的阵法(无生引魂局),之后又施展手段,使这一百多个女生回了魂。让这一百多个回魂的生气去刺激外面的干尸,始作俑者就在这些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女人身上。

说实话,要不是邵一一和吴仁荻的特殊关系,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邵一一。她一直守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应该第一个知道。可是现在,邵一一正一脸迷糊地看着杨枭,好像没有听懂杨枭话里的意思。

“邵一一,刚才有异常的事情吗?”杨枭对着邵一一说道。看样子,他也没有怀疑邵一一,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可惜邵一一还是摇了摇头,“没有。我进来不一会儿,大家就都醒了,之后,你们就回来了。”听了邵一一的话,我们几乎都是一皱眉。

而那些女学生们,虽然恢复了神智,不过看见我们手里的家伙时,她们都不敢靠前,显得唯唯诺诺的。但是,还是有人看见了熟人就忍不住了。

“熊玩意儿,趁我们睡着了,你们把我们弄过来是什么意思?”说话的是徐渺渺,她正瞪着熊万毅,嘴里又说道,“最近学院里失踪的案子是不是你们干的?你们想把我们卖到哪儿?”说着,好像没有站稳,脚下一个趔趄,还好及时扶住了墙壁,才没有当场摔倒。

熊万毅迎着徐渺渺走过去,边走边说道:“姑奶奶,火上房了,你就别添乱了。谁敢卖你?”

“别过去!”两个人一起出声喊住了熊万毅,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杨枭。他一脸冷笑地看着徐渺渺,对熊万毅又多说了一句:“不想死就别过去!”

刚才徐渺渺说话的时候,我心里就感到不对,不过一直没有想到不对在哪儿?直到熊万毅要过去搀扶徐渺渺,我才猛地想起来是哪里不对——是徐渺渺给我的感觉。太熟悉了,就像是杨枭在大清河地下,装扮成孙胖子来诈我的那次。徐渺渺是假的!

熊万毅的反应也不慢,瞬间把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一转身,两三步就站到了杨枭和吴仁荻的身边。

杨枭有些诧异地瞟了我一眼,不过马上就把矛头指向了徐渺渺,“你是姓赵还是姓陶?”

徐渺渺绷住了脸没有说话。杨枭又说道:“你是自己变回来,还是我把你这张脸撕下来?”

徐渺渺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祖师爷就是祖师爷,这点小把戏还是蒙骗不了您。”她说着,脸上的皮肤已经起了变化,整个头部鼓起了一个一个的肿块。这些肿块蠕动着,和在大清河地下时,由孙胖子变回杨枭的场景一样。一会儿的工夫,“徐渺渺”脸上肿块蠕动完了,露出了她的本来面容——教我们数学的老师——赵敏敏老师。

赵老师身边的女学生已经看呆了,她们还搞不清状况,在犹豫是留在赵老师的身边,还是过来向我们靠拢。

“还看什么?过来!我看着像坏人吗?”孙胖子向女学生们大喊道。可惜,他不喊还好,孙胖子这么一喊,有几个心眼活泛的本来已经要向我们这边走过来,被孙胖子这么一吓,她们又犹豫了起来,反而向赵老师靠拢了。

“孙胖子,你以后没事少说话。”西门链恨得牙根痒痒,对着孙胖子说道。

“我再问你一遍,姓赵还是姓陶?”杨枭看着赵敏敏,冷冷地说道。

“我姓赵,赵敏敏是我的真名,赵子达是我的父亲,我爷爷是赵德君。”看样子赵敏敏被拆穿后,不打算反抗了。

“赵德君!”杨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哼了一声,说道。“就算赵德君还活着,吓死他也不敢打我的主意,想不到他的孙女倒是比他有出息。”说完就是一阵冷笑。

赵敏敏一言不发,直到杨枭说完之后,她才说道:“要是我爷爷还活着,他也会这么干。鬼道教早就名存实亡,教主离教百年,教众又成了活死人,要是换做您,您又会怎么办?”

杨枭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之后,换了话题说道:“林火怎么跟你说的?杀了我,就让这些教众恢复正常?”

赵敏敏摇了摇头,“他倒是没那么说。”她说出这么一句话,杨枭的眼角反而抖动了几下。说道:“他……要活的?”

赵敏敏说道:“是。林火说在您的身上,藏着他的一个什么东西,只要把您带回去,他拿回东西,就会把您放了,不会再为难您。”

“不会为难我?嘿嘿!”杨枭一阵冷笑之后,又说道,“你信吗?”赵敏敏把头低下了,算是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杨枭看着赵敏敏,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也不难为你了,送你上路之前,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林火死了,巫祖也死了,滇国祭坛也完了。”

赵敏敏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我亲眼见过林火的本事,也见过巫祖。我看过教义中关于您的生平,最多也就是和林火斗个平手。至于巫祖……”赵敏敏说到这儿,停了一下,能听出来,她不相信林火和巫祖会死在杨枭的手上。

“不是死在我的手上,”杨枭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少有点泄气,“不过他们的确死了。还有,你们都被林火骗了。干尸是不可逆转的,云南滇国的总坛有几百具干尸,要是能变回来,林火早就把他们重新变成人了。”

“不可能!”赵敏敏还是不信,她说话时有点激动,“不用骗我,林火和巫祖是不会死的。”

杨枭看了一眼吴仁荻,看见他没什么反应,才对着我说道:“沈辣,你和她说!”

你们俩掰扯,有我什么事儿?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说道:“林火死在我手上。”然后我又描述了一番林火老实巴交护林警的相貌。说得赵敏敏有点动容了,她的声音有点颤抖,“那么巫祖呢?”

我看了看吴仁荻,他给了个眼色,不想暴露出来。我叹了口气,指着孙胖子道:“是他把巫祖的头砍下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