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二章 前因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就听见陶项空又说道:“他们使用了那个仙方之后的三天里,逐渐有人死亡,到了第四天头上,活的人已经不到一半了。我开始以为仙方有问题,就在准备给他们收尸掩埋的时候,死的那些人慢慢地开始活了。”

“先死后生,我又以为仙方起了作用,想要问我父亲要仙方时,被他一口回绝。这时我父亲也经历了死后重生的经历,重生之后和我说了他的感觉,他感觉到这个仙方有个致命的缺陷,不过是什么缺陷他又说不出来。”

“死后复生的人已经没有了饮食的习惯。开始我以为这和道家所谓的辟谷差不多,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又不像。到了年底,这些人不吃不喝的后遗症显现出来了,他们的皮肤、脂肪和肌肉慢慢地开始萎缩,看着就像风干的腊肉一样,我看得直恶心。不过也就是这样,他们还是有生命体征,起码还有心跳和脉搏,虽然很弱,但还是能感受得到。而我父亲嘴里说过的致命缺陷也突显出来,这些变成干尸的教友,开始变得异常的嗜血。”

杨枭好像对干尸的事很是抵触,听到陶项空越说越兴奋,他终于忍不住说道:“可以了,干尸的事情,我比你清楚。你讲女校的事就行了。”

陶项空点点头,继续说道:“这个地宫在学校建校之前就有。当初女校建校时,我父亲他们还没有去云南找您,我的一位族叔混进了筹建办公室,学校的建筑图纸就是他画的。他将地宫的主要位置都避过了地基。”

“后来建体育馆时,是我用了些手脚和钱财,买通了建筑工程师和包工头,把体育馆建造在地宫的入口之上。不过后来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被我逮到这里来,当做活食献祭给了各位教友。”

他说到这件事的时候,语气非常平淡,仿佛死在他手里的不是和他一样的人,而是蝼蚁猪狗一样的存在。

陶项空接着说道:“本来这些教友对人血的需求十分有限,一两个活人的鲜血够他们消耗两年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的‘饭量’也开始慢慢增加,现在十来个人的鲜血才够他们半年的消耗。

“我以前没敢打学院的主意,只是在学校的周围给他们寻找血缘,但是人越来越难找,而教友们的食量却越来越大,而且在血缘供不上的时候,还有过攻击我的记录。”说着陶项空把头一歪,露出他脖子上的两排牙印。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救急抓了两个女学生,没想到最后把祖师爷您招了过来,只能说是因祸得福了。”

陶项空还是低着头,他根本不敢直视杨枭,只唯唯诺诺地说道:“祖师爷进到学院时,我就发现您和当年祖师爷的神像一模一样,后来又打听了您和祖师爷是同一个名字,在旧楼仓库门前又看见了您的玄妙术法,就是鬼道教记载的教主神技,再加上您能找到进到这里来的机关,我才敢肯定就是您。”

杨枭哼了一声,说道:“你也是个人物。我的术法再精妙,在旧楼也还是着了你的道儿。”

陶项空连忙解释道:“我是侥幸。当时我还不敢确定您就是祖师爷,况且鬼道教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果我死,则鬼道消亡,不敢不慎重,还请祖师爷见谅。”

看着杨枭和陶项空唠起来没完没了,熊万毅终于沉不住气了,问:“刚才上面失踪的女学生呢?”

陶项空淡淡地看了熊万毅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从陶项空的眼神里能看出来,除了杨枭之外,他不屑于和任何人说话。

“上面的人呢?”这次是杨枭问的。要是搁在以前,失踪个百八十人,对他来讲都不算事儿,不过现在进了民调局,尤其是在吴仁荻的眼皮子底下,杨枭就像彻底改了脾气。我怀疑除了他老婆聚魂投胎的事之外,好像还有什么把柄握在吴仁荻的手上。

“他们倒是也在这里。”陶项空说到这里,他变了一个腔调,嘴里开始念出来一串生涩的音节。随着这串音节出口,暗室的后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个只穿着睡衣睡裤的女学生。两分钟之后,祭坛的中央已经聚集了百十来个女学生。除了徐渺渺、白安琪她们也在人群里之外,那位美丽的数学老师也晃晃悠悠地站在人群的外围。

这些女学生(还有少数女教师)进来之后,一个个目光都有些呆滞,上百双眼睛只盯着杨枭一个人。

邵一一在人群里反反复复地看了几圈,没有找到她的朋友。情急之下,她喊道:“林思涵!林思涵呢?她怎么不在这里面?”

杨枭知道邵一一的底细,碍着吴仁荻的情面,他才对着陶项空说道:“还有一个叫林思涵的女孩呢?”

陶项空说道:“我摄了她的魂魄,连同其他几个人一起,用纵鬼术控制她们去了身后路那里。别人都没有事,只是刚才我感到林思涵体内的小鬼突然魂飞魄散了,就那个力道来看,她的肉身也毁了,肉身一毁,她本人的魂魄也就要消散了。刚才我还以为是祖师爷您下的手。”

听了这个消息,邵一一的身体晃了几晃,差点就要晕倒,幸好吴仁荻及时扶了一把。邵一一在地宫下面和我们走了一路,要不是她的定力强,早就吓懵了,现在听到女朋友可能已经惨死,再也经受不了打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杨枭,是不是……你!”邵一一哭了几声后,咬牙切齿地对杨枭说道。

杨枭看了一眼吴仁荻,吴主任抬眼皮看着天棚没有言语。杨枭回头苦笑着对邵一一说道:“走身后路时,你和我在一起,我干了什么你能不知道吗?”

邵一一瞪着眼睛回忆了一下,想起刚才杨枭是陪在自己的身边,倒是不曾离开过。她又回头对着孙胖子他们喊道:“是你们谁干的?是爷们儿的,要敢作敢当!”

孙胖子瞥了一眼邵一一,说道:“我们是不是老爷们儿,你说的不算。不是我说,这位同学,你好像找错对象了。摄走你女朋友魂魄的不是我们,那个人就在你前面。要报仇麻烦你找他去。”

邵一一刚才有点哭蒙了,把林思涵的事情想左了,经孙胖子这一提醒,她才反应过来。不过对陶项空,她的底气可不是像对杨枭、孙胖子那么足。

不过邵一一也听出来了,陶项空好像是杨枭的徒子徒孙,刚才还趴在地上给他磕头。想报林思涵的仇,八成要落在杨枭的身上了。

下来到地宫的这一路上,邵一一感觉到了杨枭好像有点忌惮自己,这个人不用白不用。于是,她回头说道:“杨枭,你帮我……”

她的话刚说了一半,身边的吴仁荻突然说道:“他帮不了你!”说完回头又对着杨枭说道:“继续你的事。”

陶项空愣了一下,翻起眼皮看了吴仁荻一眼。他没想到在这里还会有人能对杨枭发号施令。陶项空的脑子里转了好几圈,还是想不起来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人是什么来路。

杨枭答应了吴仁荻一声,随后对着陶项空说道:“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陶项空说道:“我已经摄了她们的魂魄,留着他们的肉身只是为了给教友们苏醒时提供血食、既然祖师爷您到了,那他们就任凭祖师爷您发落。”

杨枭对陶项空的这番话感到很满意,他说道:“那就给这些人留一条活路吧,他们的魂魄还在吗?”

陶项空说道:“祖师爷,放了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再有两天就是那些教友苏醒的日子,到时候没有血食祭祀,我就怕压制不住教友们的戾气。”

“这个你不用操心,”杨枭说道,“他们当初用的那个什么狗屁仙方是假的。现在你的这些教友已经进了恶鬼道了。”

陶项空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杨枭,嘴中喃喃自语,“恶鬼道……您的意思他们都成了恶鬼?”

杨枭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密室里面层层躺着的干尸,“恶鬼道中的活鬼!妈的,这个噩梦做起来没完了!”

陶项空有点急了,“那现在怎么办?我父亲他们还能恢复原状吗?”

“恢复原状?”杨枭一声冷笑,“也不算太难,但比死人复生就难一点。”

陶项空的声音有些颤了,“您也做不到?”这一次,杨枭都没有回答,而是把头一转,躲过了陶项空的眼神,算是默认了。

有些话依着杨枭的性格,也不能说得太清楚。不过我却多少知道一些,在麒麟市的十五层大楼,吴仁荻和杨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主任就点破了杨枭的身份,他和水帘洞的林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陶项空的父亲他们,八成就是着了林火的道儿了。

陶项空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他对杨枭已经顾不上用敬语了,“你可是杨枭!你是鬼道教的开山鼻祖。”说着,手一指暗室里的百十来具干尸,有点颤抖地说道,“他们都是你的徒子徒孙,你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陶项空最后一句话好像提醒了杨枭,他回头看了陶项空一眼,“做点什么?好!我就做点什么。”

说着,杨枭转身就向暗室的位置走去。他的这个举动让吴仁荻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再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杨枭走得飞快,话音落时不久,他人已经走到那一百多个被摄走魂魄的女学生中间,再走上十几步,就能到达干尸的跟前。杨枭眼睛瞪着,手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巨大的铜钉,正是当日十五层大楼顶上,钉在吴仁荻身上那七根铜钉中的一根。

陶项空看着杨枭的背影,他的表情突然变了,嘴角竟然多了一丝瘆人的笑意,“祖师爷,林火您还记得吗?他请您回大祭坛。”

他这句话一出口,不光是杨枭,就连我和孙胖子都是浑身一颤。陶项空提到林火是什么意思?林火都死了好几个月了,理论上还是我亲手打死的他。不过看样子,陶项空好像并不知道林火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过陶项空的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杨枭停住了脚步,但是他没有回头,眼睛一直盯着前面十几米远外的干尸们。我在后面看得清楚,那些一层摞一层的干尸已经有了变化,几乎他们所有“人”的脖子已经动了,几百只眼睛正同时盯着杨枭。

杨枭已经明白过来,他盯着开始异动的干尸们,嘴上对着陶项空说道:“你设这个局,不是就为了引我来吧?”

陶项空淡淡地说道:“凑巧而已。当初他们变成干尸之后,为了让教众恢复过来,我也去了云南的大祭坛。在祭坛外面的水潭前,我见到了林火。他给我指了条路。把你带回去,只要把你带到祭坛里,林火说他就有办法让我们的教友恢复正常。”

“我找了你好几年,都没有找到你的下落,没想到你自己却跑出来了。真神保佑!祖师爷,鬼道教是你亲手所创,为了我们这些教众,你还是到云南去见林火吧。”

“林火?”杨枭冷笑一声,说道,“已经死了半年多了,就算他没死,你以为他真的能让干尸恢复正常?”他刚说到这儿,前面的干尸突然有了大的动作,所有的干尸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起跳到地上,冲着杨枭扑了过来。

杨枭也不慌张,手一甩,铜钉笔直地飞出去,噗的一声响,铜钉击穿了那具干尸的头骨,干尸瞬间倒地。紧接着,杨枭右手虚抓,那根即将落地的钢钉颤了几下,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一样,重新飞回到杨枭的手里。

杨枭冷笑一声,对着第二具干尸,要像刚才一样如法炮制。就在这时,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本来还在失魂的人堆里摇摇晃晃的赵敏敏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杨枭的身后,而杨枭没有丝毫察觉。

就在杨枭准备对付第二具干尸的时候,赵敏敏突然对着杨枭,哇的一口,喷出一大口墨汁一样的黑血。杨枭没有防备,被浇了一个满头满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