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三十章 万能油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你什么地方一样?我心里喊道,脸上还不敢露出来。等一下!我和吴仁荻是一样的人,这句话我好像还听谁说过。是杨枭!我想起来了,在大清河的河道下面。杨枭伪装成孙胖子,被我识破之后说的。原话我记不住了,但是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终于和吴仁荻接触了一下目光,“我和你……好像相似的地方并不多。”

没有想到吴仁荻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说了,今天说的够多了,继续向前走吧。”

就在我想试探着再问几句的时候,前面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里?有人吗?”说话的声音离我们并不远,不过我没有听出来说话的人是男是女。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握紧了手上的甩棍,另一只手向腰后的手枪摸去。这时,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这人一脸的惊恐,看着我和吴仁荻也是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又认出我们了,“是吴老师吗?你是沈辣!我是林思涵!三班的林思涵,你们班邵一一的朋友。”

小平头,看不出来是男是女,不是林思涵是谁?老丈人终于和“女婿”见面了。吴仁荻不可能不知道林思涵的存在。我偷眼看吴主任,果然,他的脸色变得有点发青。可能是被吴仁荻压抑得太久,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恶作剧的期待,吴仁荻会怎么对待自己的这位姑爷?我期待着。

林思涵踉跄地走过来,她的脚好像是受了什么伤,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走得很慢。我本来想过去扶她一把,正准备过去的时候,身旁的吴仁荻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他也不说话,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未来的“女婿”。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吴主任,再看向林思涵时,才猛地发现她那边已经有了变化。

她后面还有一个林思涵!两个林思涵一前一后地走过来,不过后面的林思涵目标不是我和吴仁荻,她直勾勾地盯着前面的“自己”,想要靠前却好像特别忌惮那个“自己”,只能在后面犹犹豫豫地徘徊。

看见了两个林思涵!而且这两个都不是人!这感觉太熟悉了。一瞬间明白过来,我的天眼又打开了。什么时候打开的?我竟然没有一点察觉。

再看吴仁荻,他还是冷冰冰地看着正慢慢靠近的林思涵,根本没有看我一眼的意思。

不过我还是发现了一点迹象,吴仁荻一手抓住我,另一只手已经缩回了衣袖里。

“沈辣,你过来扶我一把,我的脚好像断了。”前面的林思涵又说道,她的演技还算不错。要不是被吴仁荻拉了一把,加上天眼又回来了,我八成能着了她的道。

“你的腿没事吧?”没想到吴仁荻迎着她走了过去,“腿伤了别乱动,我来背你走。”吴主任说着已经到了林思涵的跟前,伸出手来扶林思涵。

就在吴仁荻伸手的一刹那,一支微型的弓弩从他的衣袖里伸了出来,对着林思涵的头部就是一弩箭。这个距离太短,林思涵又没有防备,弩箭直接射进了她的脑门。

就听见林思涵“嗷”的一声鬼叫,一股黑烟从创口里冒了出来。这股黑烟遇风消散,就化作了虚无。

后面的林思涵好像没见过这个场面,当场就吓呆了,一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我拔出手枪时,已经晚了,这个林思涵一闪身消失在原地当中。

“嗯?”吴仁荻皱着眉头看向我枪口对着的地方,“还有东西?”

吴仁荻看不见?我已经愣了,那他为什么干掉了林思涵?

“你看见什么了?”吴仁荻向我说道。

“那吴主任你呢?什么都没看见?”我向他反问道。

“废话,不是和你说了吗,我的天眼已经闭合了。”吴仁荻有些不满地说道。我开始认为吴仁荻是故意干掉林思涵了,这也符合吴主任以前的性格,为了自己的后代,真是什么都豁得出来。

不过眼前还有一件事让我更上心,“吴主任,你怎么知道我能‘看见’?还有,刚才你给我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仁荻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只说了一句:“现在不觉得臭了?”说着再不理我,自己径直向里面走去。

我在后面快走了几步,跟了上去,“那孙胖子他们呢?为什么不让他们也闻一下那个‘香东西’?”

可能是被我说得烦了,吴仁荻哼了一声,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打量了我一眼,“你以为天眼都是一样的吗?你那是天生天眼。像你这样的民调局里一共才三个人,就算暂时被蒙蔽了,只要受到适量的刺激,天眼就能重新被打开。”

适当的刺激?我想起小时候遇到的那个水鬼,还有水帘洞里的干尸,那两次我也是突然间就重开了天眼,不过两次都差点要了我的命。这也算是适当的刺激?

吴仁荻看着我一脸不解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说,还有什么要知道的,我捡能说的告诉你。”

这个机会可是不常有,我还没能想起来要问什么,吴主任又说了一句:“就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五分钟?无所谓了,我第一个问题已经出口了,“吴主任,你的能力是真的暂时消失了还是使的什么障眼法?”说实话,这个问题很困扰我,吴主任也是有前科的,还不止一次。

“这也算问题?你是不是觉得五分钟太长了?”吴仁荻向我一扬下巴,“第二个问题。”

这也算回答?我喘了口粗气,说道:“那刚才我闻的是什么东西?这个能说吧?”

“嗯。”吴仁荻答应了一声,接着又掏出了那个小瓷瓶抛给我,“你自己先看看吧。”

我屏住呼吸打开小瓷瓶,里面是一堆黏糊糊的黑色液体。虽然我屏住了呼吸,但是那一股臭气还是向我的鼻子里钻。看清了里面的东西后,我马上将瓶盖盖好,确定驱散了臭气之后,我才敢深深地喘了口气说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吴仁荻终于给出了答案,就两个字:“尸油。”

“尸油?哪个尸油?”我以为我听错了。

吴仁荻说道:“就是淋你一头一脸的那个东西,只是气味没有这么冲。尸油的邪气足够把你的天眼冲开。”

我又感到一阵恶心,“怎么什么都是尸油?闭天眼的是尸油,现在开天眼又靠尸油。这到底是尸油,还是万金油?吴主任,除了尸油,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也可以不用尸油,再往前走一阵,前面的阴邪之气只要够重,你的天眼自己就会打开。”吴仁荻若无其事地说道。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人是吴仁荻(怕打不过他),我早就一拳打在他鼻子上了。就这样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吴仁荻,我还是气得牙根直痒痒。

我努力地稳定了一下情绪,问:“吴主任,你没事儿带这个不恶心吗?”

“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你操的什么心?”吴仁荻说道。

“不是你的?”我好像听出来了点什么。

吴仁荻看了看手表,说道:“杨枭的,我借着用用。”

“杨枭的?”我心里动了一下,“他好像也是鬼道教那一路的吧?前面还有他的众神像。”

“你别瞎想了,这里的事和杨枭没有关系。”吴仁荻又说道,“最想把幕后设局的人揪出来的,就是杨枭了。可惜,他和鬼道教的人相冲相克。”说着,吴主任还叹了口气。

看着吴仁荻说得直摇头叹气,我忍不住又问道:“那杨枭到底和鬼道教是什么关系?他的像摆在神坛里,本人却和鬼道教相克。吴主任,说不过去吧?”

“你真的想知道?”吴仁荻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告诉你也没问题,不过要是说明白,怎么也要十几二十分钟。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还有一分三十秒,不是,是一分……二十八秒。”

时间过得这么快?我开始后悔了,应该一开始就问吴仁荻,女校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吴主任八成会这么回答我:“我不知道,问下一个问题吧。”

两秒钟后,我问出了下一个问题:“这个时候,让我重开天眼,不是单纯满足你的恶趣味吧,吴主任?”

吴仁荻听了之后,很难得地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你应该早点问。”他顿了一下后,又说道,“你现在开天眼,除了你,只有我知道。鬼道教是以控神纵鬼出名的,幕后的那个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你的天眼这么快就又重开了。只要你能坚持到那个人出头,不管是纵鬼术还是什么幻术,对你来说都是破绽。剩下的就是你一颗子弹的事了。”

看不出来,吴仁荻还有这一肚子心机。趁着还有几秒钟,我快速问道:“林思涵呢?你是看出来她哪里不对,还是就因为她是林思涵,你才干掉她的?”

吴主任看着我,又裂了下嘴(也算是笑了一下),“时间到了,五分钟结束。”

“还有二三十秒的!”我看着吴仁荻说道。说到底,我还是低估了他翻脸不认账的能力。

吴仁荻伸手将手表给我看了一眼,说:“你自己看。”

我知道你是从哪儿算的时间?我心里恨恨的,对着吴仁荻,脸上还不能露出来。算了,这也符合他的一贯作风了,不这么干也就不是吴仁荻了。

“该问的你也问完了,”吴仁荻向我说道,“再往前走,就不要啰唆了。”说到这儿时,他突然问了一句,“沈辣,你的天眼开了吗?”

“没有,还闭着呐。”我低着头跟了一句。蒙小孩子的游戏,我怎么可能会上当。

再往前走,越走越潮湿,不光地面,就连墙壁上也渗出了积水。一些已经腐烂得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的尸体,散落在各个角落,腐烂的气息越来越浓。好在我刚才已经被尸油熏过一次,这点气味对我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吴仁荻走在前面,他走得很快,几乎是小跑一样。吴主任那不可思议的能力虽然暂时消失了,但是他的体力比起一般人还是要强上一些,而且他的动作也很怪异,在积水中快速移动,竟然没有溅起什么水花。他快归快,不过以我前特种兵的实力,跟上他还算不上是什么难事。

说是恶路,除了刚才的林思涵之外,再没遇到过别的什么异常情况。就这么向前又走了五六百米,前面出现了一个亮点,出口终于出现了。

不知为什么,看见了出口,我却高兴不起来,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胸口,压得我透不过来气,眼皮就像抽筋一样,跳个不停。再看出口方向那个亮点,在一瞬间竟然扭曲了一下。

有问题!那不是出口,我咳嗽了一声想提醒吴仁荻。没想到吴主任压低了声音说道:“别说话,我知道,你跟着我跑。”

说完,吴仁荻脚下加速向那道光亮跑去。虽然不知道吴主任要干什么,我还是硬着头皮跟在他的后面,但始终和吴仁荻保持着一段距离。

眼看那道亮光越来越大,出口也越来越明显。不过在我的眼里,这个出口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一股股黑气从外面向里冒了进来。

就在距离“出口”还有五六十米远的地方,吴仁荻突然一个急停,回身拽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向右侧的墙壁撞去。

我被吴仁荻死死地抓住,再想挣脱已经来不及了。当我们撞到墙壁的一刹那,我才感觉出来,这哪是墙壁,就是一块画得黑漆漆的门帘,门帘之外才是真正的出口。

我的天眼能看见扭曲的出口,却看不见这个隐藏的小小机关。而吴仁荻就像早就知道这个暗门一样,拉着我一头冲了进去。

进了暗门之后,是一条狭长的小道。到了这里,吴仁荻的速度才算慢了下来,我也有工夫向他说道:“吴主任,别说你没看见里面的变化。”怕他不认账,我又加了一句,“刚才你自己可是亲口承认的。”

吴仁荻说道:“我说的是我知道了,没说我看见了。”

我对着他说道:“你没看到怎么会知道?”

吴仁荻和我对视了一眼,我还是受不了他的压力,有意无意地躲开了他的目光。就听吴仁荻说道:“刚才给你机会问了,现在还有问题,等下次吧。”说着,不再理会我,向小路的里面走去。我无奈之下,只能跟在他的后面。

这一次走了没多久,也就是几十米的距离,就看见前方又出现一个亮点。我的神经顿时又开始紧张起来,不过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吴仁荻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步伐要比刚才略快了一点。

越往前走,亮点就越清晰——是一个出口。那边还传来了孙胖子的声音,“不是我说,这儿都多长时间了。老吴和辣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老杨,你是不是进去看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