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六章 鬼宅?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马啸林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刚才和他说话的警官带走了,说是去警局录口供。他临走前叫来了他的管家。

他的这位管家五十来岁,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刚才出事的时候,他不在香港,正在澳门替马啸林处理他在那里的房产。听到大宅出了事,才匆忙赶回来。

不过,和马啸林比起来,他这位管家对我们三个明显的不信任。虽然言语中没有带出来不敬,但是从细微处能看出来,他对我们三个充满了戒心。

马啸林走时还叫来一个律师,此时这名律师正在和留守的警察交涉,引经据典来证明不让我们进去是错误的、不合法的、让人无法容忍的。

虽然听不懂这个哥们儿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交涉的对象——那名留守的警察已经冷汗直冒了,最后把他逼得没有办法,开始请示上级长官。那名律师一直没闲着,他也在打电话找警局的关系。

十几分钟后,警局那边传来消息,允许我们由留守警察陪同,在不破坏证物的前提下,有限制地进入案发现场。

“什么叫在不破坏证物的前提下,有限制地进入案发现场?又不是去看三级片,哪有那么多的限制。”孙胖子对这个说法不是很满意。

我拍了拍孙胖子的肩膀,向他调侃道:“就是说我们可以进去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看三级片的流程的?还那么熟悉?大圣,不解释一下吗?”后面萧和尚也凑了过来,“有好演员吗?”

在警察的陪同下,管家七拐八拐,把我们带到了事发现场。马啸林的加了暗锁的藏宝密室——那两个窃贼死亡的地方。

也不知道那两个贼是怎么进来的,暗室的明锁和暗锁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进了暗室里面,一眼就看见地板上已经用粉笔画了两个人倒地的形状。

这个暗室倒是不小,设计得也不错,里面是一排一排的架子,马啸林把他收集的古玩珍品按品种分类放在架子上。孙胖子和萧和尚看得两眼发红,要不是有警察和管家在旁边看着,他们保不齐就往自己口袋里塞了。

“三位先生,马先生走时吩咐了。三位需要什么,我都会尽量准备好的。”管家十分客气地说道。

我冲管家点了点头,“我们先看一下,需要什么再问你要。”

“辣子。”萧和尚向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摇摇头说道:“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再看看吧。”

在管家的注视之下,我们在暗室内外又反复地检查了几遍,可惜还是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暗室里没有看出名堂,管家又把我们带到了马啸林的主卧室。

出了暗室拐个弯就是那间主卧室,也是他第一次见鬼的地方。在这里转了几圈,也没看出来什么毛病。

萧和尚低着头,愣愣地看着地面一句话都不说。守在一旁的管家态度虽然没有变,但是时间久了,他一侧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看来他是把我们三个当成了神棍。

我在暗室到卧室的这段距离来回走了好几遍,把边边角角都用天眼看了一遍,别说是马啸林看见的白影了,就连阴气稍微重一点的地方都找不到。

我喘了口粗气,对着萧和尚说道:“老萧,这房子阳气足得吓人,连个鬼影子都找不着,要不是这里刚死了人,我都不信这里会是凶宅。”

萧和尚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抬头对着管家说道:“我们有件事要商量一下,能不能让我们单独待会儿?”管家很识趣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不在案发现场范围,留守的警察也没有多问)。

“小辣子,”萧和尚对我说道,“你发现没发现这栋房子里,有件事情很奇怪?”

“老萧,有话就说,你现在还卖关子有意思吗?”没等我说话,孙胖子抢先说道。我们三个人论天眼的能力,孙胖子最弱,在这种情况下,他基本就是一个摆设。现在听萧和尚的意思,好像是看出了什么门道,他还不肯一下子说完,孙胖子就有点急了。

萧和尚没理孙胖子,还是对着我说道:“你觉不觉得这栋房子太干净了,都可以说干净得过了头了?”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老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管是什么样的房子,怎样的风水布局,都应该或多或少有阴气和破位的存在。但是这栋房子里却连一丝阴气都感受不到。你是这个意思吧?”

萧和尚点了点头,“差不多吧。而且这里刚刚才死了人,按常理会有阴气和煞气的聚结。可是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密宗里供奉大日如来的殿堂。到处都是太阳光,没有一丝阴暗的影子。”

我想了想,这里还真的和萧和尚说的一样,“老萧,那么现在怎么办?”

萧和尚沉默了一会儿后,略有些尴尬地说道:“我不知道。”

“老萧,不是我说,下次再有什么你不知道的事,你想好了再说,别留了扣子,自己还系不上。”孙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萧和尚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我叹了口气,过去打了个圆场,“老萧,那现在怎么办?马啸林回来之前总得干点儿什么吧?他可是给了定金的。”

萧和尚一阵挠头,“看看再说吧,也许没什么事,可能就是物极必反,阳极必衰,被那个小鬼钻了空子。嗯,八成就是这样。”我看萧和尚的表情,心里一阵摇头,看样子他已经领会了骗子的最高境界:要想骗过别人,首先要骗过自己……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真的像萧和尚想的那样。我打开卧室的房门,刚想喊管家的时候,突然心里一激灵——我感到走廊里有一丝煞气。要是这丝煞气平时在大街上遇到,我都不会在意,可现在的情况,想不注意都不行。

可能是因为像萧和尚说的那样,这栋大房子里的阳气实在太盛,我又在卧室里关了一会儿。到处都是冲天的阳气,现在突然凭空多了一丝煞气,就感到十分明显。

“大圣、老萧!”我喊了一声,他们从后面蹿了过来,这次不光是萧和尚,就连孙胖子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辣子,有煞气!”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谢谢,我知道了。”

管家就站在门外,看见我打开了房门,却都围在门口,都不出来,他愣了一下,说:“三位先生,你们……需要什么吗?”

“你先别说话,我们有点事,一会儿就好。”我向管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再想找煞气来源的时候,才发现这丝煞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分了一下神,这丝煞气就消失了?

“大圣,算了。老萧,煞气呢?我怎么感觉不到了?”我先看了孙胖子,但马上就转移到萧和尚的身上。

萧和尚的眼睛瞪得老大,“刚才突然就没有了,一瞬间没的!辣子,你再试试。”

我摇了摇头,“不行,没了,找不着了。”

孙胖子看着我,他有点不服气,“辣子,什么叫‘大圣,算了’?你不问问,怎么晓得我知不知道那丝煞气哪去了?”

我斜着看了他一眼,“那你知道吗?”

“不知道,”孙胖子强辩道,“不知道归不知道,不过怎么的你也得要意思意思吧?我——唉,你往哪儿跑?”孙胖子白活的档口,他口袋里的财鼠突然跳了出来,奔着卧室墙上的一幅油画窜了过去。

“老鼠!!”管家一声尖叫,犹豫了一下,还是抄起了墙角的装饰烛台,向着财鼠跑了过去。看他的意思,是想一烛台把财鼠打死。

“没事。”孙胖子一把拦住管家,“你听我说,它不是一般的耗子,它……是五行鼠,是圣兽,是用来……追踪害你老板走背字的‘东西’,警犬,你明白吗?”

管家将信将疑。马啸林走时吩咐了,不管什么事都要听合殇大师的,他看了一眼萧和尚。没想到,萧和尚先说话了。他指着墙上的油画说道:“那幅画后面是什么?”

听到萧和尚问他,管家有点闪烁其词,“画就是画,后面能有什么?就是墙嘛。”

萧和尚眯缝着眼睛看着管家,“墙?你确定没有别的?”孙胖子过去把财鼠抓了过来,听了萧和尚的话,他本来想掀开油画,看看后面有什么。没想到,管家走了过去,有意无意地按住了油画。

管家一口咬定,“油画挂在墙上,后面不是墙还能是什么?”

萧和尚冷笑一声,“墙就墙吧,小辣子,孙大圣我们走吧,这个事情不是我们能处理得了的。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回头又对着管家说道:“马啸林回来,你和他说,就说我们爷儿三个和他没有缘分,他的事,我们担待不起!”说着,一手一个,抓住我和孙胖子的肩膀就往外面拖。

“合殇大师,有什么事好商量的嘛!你们先等等,有什么话等马先生回来再说嘛。合殇大师,你也别难为我嘛!我就是一个下人,就当给马先生一个面子……”管家一边哀求一边手忙脚乱地拦在萧和尚的身前。

出了卧室没多久,萧和尚就被管家拦住。孙胖子看出萧和尚的企图,他俩对了个眼色,孙胖子便唱起了白脸,“老萧,你先别急,就算走也要走个明白嘛。”

看着他俩的样子,我暗暗好笑,做戏要做足,我便也说道:“是啊,老萧,听大圣一句,听听管家想说什么,就当给我们俩一个面子。”

萧和尚叹了口气,“算了,你说吧,要是想再骗我一次,也可以试试。到时候,就算马啸林跪在我面前求我,我都不会管他!”

管家的表情有些沮丧,迫于压力,他说了油画后面的秘密。油画的后面是一个智能保险箱,里面放着马啸林的所有身家——欧洲各个国家的不记名债券,所有过亿合同的签字文本;香港及东南亚国家的地契,还有就是一些贵重金属和宝石(我和孙胖子卖给他的三颗夜明珠也在里面)。

我看着垂头丧气的管家,心里很是纳闷,一个管家而已,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个保险箱里面的东西,马啸林的亲生儿子都不一定知道,他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管家说完之后,萧和尚和孙胖子异口同声道:“打开,里面要检查。”

不过这次管家又拒绝了。他摊开双手说道:“我办不到,能开启保险箱的只有马先生一个人。”

马啸林的保险箱是从德国特制的,从理论上来说,除了马啸林之外,谁都不可能打开它。怕我们三个不相信,管家把我们带回了马啸林的卧室,掀开了油画,露出了里面的保险箱。

墙里面镶着的保险箱表面没有任何电子装置,中央是一个转式密码锁和一个形状古怪的钥匙孔,看起来就是比一般密码箱的款式新颖一些。

我和萧和尚是门外汉,可是孙胖子门儿清。他上去看了半天,回来说道:“德国货,十二重正反压力锁,好东西啊!别说,老马的眼力不错,啧啧!”

看着孙胖子对它交口称赞。我真的看不出来这个保险箱好在哪里,“有那么好吗?和高级的保险箱比,差远了。连指纹、瞳孔识别系统都没有,还是老式的转码锁和钥匙孔。找个高手,一根钢丝就能打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