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十一章 再见天日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没等杨枭表决心,一直在冷眼旁观的萧和尚冷冷地说道:“你说完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没等吴仁荻说话,我猛地反应过来,我是阵胆,吴仁荻把肖三达放走了,可我的事还没有解决。我怎么办?真的在这里待一辈子?想到这儿,我怏怏道:“你们好像忘了件事,我是阵胆,我出不去了。”

“阵胆?”吴仁荻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我说过你出不去了吗?一人阵?这也算是阵法?”

说着,他一手抓住我的左手,另一只手,在空中不停地画着虚圈,抬腿就向洞外走去。我被他拖着,一直到了洞门口,吴仁荻首先出了洞口,将我向洞外又拉了一把。我就觉得有一种类似塑料袋一样的东西罩在我的身上。被吴仁荻这么一拉,我挣脱了洞口的束缚,顺势出了洞口。

杨枭和肖三达都破不了的阵法,吴仁荻玩似的,拉着我就出来了。他们实力的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洞外面和进来时已经大不一样,空气中竟然多了一种辛辣的气味。我的眼睛被这种气体刺激得眼泪直流,别说天眼了,就连正常的视物都做不到。

“这是什么味儿?”我眯缝着眼睛,勉强看见了一些身边的事物。

“是煞气。”吴仁荻就站在我的身边,那股辛辣的煞气对他好像没有任何影响。后面杨枭、孙胖子和萧和尚也先后从洞里走了出来。

吴仁荻和杨枭没有受到煞气的影响,我还可以理解,但是萧和尚和孙胖子出来时,都瞪着眼睛东看西看的,我怎么也看不出来煞气对他俩有什么影响。

“小辣子,你把眼睛闭起来。”萧和尚走过来看着我说道,“你是天生天眼,对煞气太敏感。这里的煞气太重,会伤你的眼睛和五感的。”

我听了萧和尚的话,闭着眼睛扶着孙胖子一直向前走着。走了也没多久,就听见孙胖子一声大喊:“前面那是什么?你们看看是不是个人?”我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这时眼睛已经多少适应了空气中弥漫的煞气,已经没有了刚开始那种刺眼的感觉。

我向着孙胖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一个白花花的人影倒在地上,是个人,他的头已经不见了。屁股上面只穿着一件已经烂成糟布的大裤衩子,有一只脚掌已经被豁成了两半。不是肖三达还能是谁?

“肖三达……”萧和尚看见这具无头尸后,当场就哭了出来。吴仁荻也走过去看了几眼,也不说话,站在原地没事人一样看着那具无头的尸体。

萧和尚哭了一阵之后,脱了他肥大的道袍,将肖三达的尸首包起来,也不用我和孙胖子,自己背在身后,说道:“三达,走了,回家了。”

再想向前走,却被杨枭叫住了,“你们稍等一下,我摆个阵法,遮一遮咱们几个人的阳气。”说着,他已经从腰后掏出了一根红色的绳子,头尾相交系了个死结。看架势是要将我们几个都套在这个绳圈里。

吴仁荻白了他一眼,“你要上吊,自己吊就行了,别搭上我。”

杨枭还想说几句,却拿不准怎么称呼吴仁荻,“吴……主任,我这个遮阳气的法门还算管用,阴鬼看不见阳人。刚才就是……”

吴仁荻没等他说完,就冷笑一声,“哼!阴鬼不见阳人?你没脸见人吗?有胆子就来,以为我吴仁荻承担不起吗?”吴主任最后一个“吗”字是吼出来的。随着他的这一声吼叫,将原本一股辛辣刺眼的煞气冲散得无影无踪,隐隐约约出现的几个影子也瞬间消失。我甚至出现一种错觉,这阴暗的道路,也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杨枭也被吴仁荻这一声吼震得脸色发白,他心中的震惊比起脸上要更胜十倍。刚才他被肖三达阴了一把,在死路上走了个来回,开始他还仗着自己的纵鬼之术,以鬼御鬼,一连解决了几十只鬼魈,无奈这条死路上恶鬼越来越多,有一种杀之不尽的感觉。

最后,杨枭就连施展纵鬼术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众鬼一拥而上。也是他术法高深,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百忙之中,掏出赤硝绳施展了遮蔽阳气的法门,才侥幸逃出。

他也没跑出多远,就看见了正溜达着过来的吴仁荻。吴主任顺便将他揪回了肖三达的洞里。

我们一路向前,一直走出了死路的出口,也没看见有什么鬼魅出现。我和孙胖子还好,早就习惯了吴主任的做事风格。他就算把天捅个窟窿,我都认为那是他应该做的。反倒是萧和尚,他一直对吴仁荻不服不愤,可现在萧老道的脸色也有点发白,已经不太敢拿正眼看吴仁荻了。至于杨枭更不用多说了,他低着头,跟在吴仁荻的身后,一步不离,要是不看岁数长相,还以为杨枭是吴仁荻的儿子,还是特孝顺的那种。

出了死路,原本在墙上挂着的无数盏引魂灯已经碎了一地。看着吴仁荻一脸气定神闲的样子,这满地的铜渣滓应该是他打烂的没错。

向前走了不一会儿,吴仁荻突然停住了脚步,也不说话,对着墙壁就是一脚。轰的一声,墙壁露出一个大窟窿。我们在后面都吓了一跳,孙胖子已经跑出三十多米远。什么情况?你说一声,让我们有个准备能死啊?我暗暗腹诽。

吴仁荻回头看眼我们几个,“我开条路而已,你们以为怎么了?”说着,他的嘴角稍微翘了一下,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你早说啊,我差点跑回到死门里……”孙胖子嘀嘀咕咕地说道。吴仁荻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一抬脚,首先跨进了大窟窿里。

跟着吴仁荻走了没多一会儿,前面就见了亮光。越向前走,亮光越大。五六分钟后,前面豁然开朗,我们终于走出来了。还是在大清河的河床上,位置离我们村不远,我们几个在下面转悠了半天还不到四五里地。看起来,这个出口应该就是贯通整个地下河水的出口。

出口处已经稀稀拉拉地站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正是民调局的一把手——高亮高局长。

看见我们走了出来,高胖子带人迎了过来。萧和尚不看高胖子还好,此时看见了,顿时怒火中烧,将背着的肖三达的尸体向高亮甩了过去,“你还有脸来!你是来看他的,还是要看我的死尸?”

高亮也不答话,只是对着身后的人点点头,“开始吧,多加小心!”看着身后的众调查员鱼贯进入了我们刚刚出来的地方,随后,他才看了看地上那具没头的尸体。高局长扫了一眼吴仁荻,吴主任微微地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和尚,三十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个脾气。有什么话慢慢说,别激动,你我这个交情,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高亮看着萧和尚,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还是和他说吧。”萧和尚手指着肖三达的尸体,声音有点发颤了,“当初要不是你逼走了肖三达,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三达也不会入魔,落得个身首异处。”

高亮默默地听着萧和尚的话,也不反驳,等到他说完了,才说道:“肖三达入魔,是他自己选的路。你把这个加到我头上,我是不是太冤了?”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当初是我逼他吗?那个决定不是我下的。反过来你再想想,要是当初的那个决定正好相反,我会怎么样?”

萧和尚低着头,也不看高亮,突然觉得有点不对的地方,“我刚刚才发现肖三达入魔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亮自嘲地笑了一下,“本来我还不知道,两年前欧阳偏左整理以前特别办遗留下来的档案时,发现七五年那个事件的档案失踪了。当初主要的经手人是我们三个,我没拿,你……你拿着也没用,那就只剩下肖三达了。当初肖三达说过什么话,我还记得。要是落在他的手上,以肖三达的脾气……就不用我继续说了吧。”

高亮叹了口,继续说道:“再说了,我也没有不给他机会。我拜托了吴主任,放他一马的。”高胖子不说这个还好,萧和尚已经有点偃旗息鼓了,现在听他这么讲,火气又上来了,“吴仁荻是放了肖三达一马,只不过又把他赶进死路了。是!肖三达是自生自灭,和你们都没有关系!”

“死路?”高亮的眉头扭成了一个疙瘩。吴仁荻接了一句:“我冲了死路,你的人进去不会出事。”

高胖子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对萧和尚说道:“各地的死路民调局都有记载,这里不应该出现死路。谁设的?”

萧和尚语塞,死路是肖三达自己变化位置,搞出来的。唉,肖三达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脑袋。

“吱吱吱……”孙胖子的口袋里,财鼠在一个劲儿地叫着。自从出了内洞,财鼠就待在孙胖子的口袋里,一动不动;进了死路时,还在孙胖子的口袋里尿了。孙胖子闻到尿骚味,才知道那一摊水渍不是自己吓出来的冷汗。

“是财鼠吗?”高胖子看了他一眼,正好看见已经露出耗子头的财鼠,“大圣,你兜里的是财鼠吧?拿过来看看。”

“什么财鼠?高局,您看错了,在下面捡了只龙猫,还说要拿回去养呢?咱们,咱们宿舍没规定不能养耗子吧?”孙胖子闪烁其词,想躲过高亮的注意力。

我看出来,高胖子没打算贪孙胖子的龙猫,只是拿它来缓和一下气氛,随便给了萧和尚一个台阶下。

萧和尚也不傻,长出了一口气,“肖三达死得也不冤,就这样吧。高胖子,你费心给他整块墓地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