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章 冰大尸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两三分钟后,那股白烟又从洞内飘了回来。再回来时白烟好像有了灵性,先是围着我们每个人转了一圈,转到萧和尚身边时,萧老道用他还在流着血的大拇指,将白烟引到他摆的阵法那里。

白烟没理会那四枚铜钱,直接飘到酒盅里。我在旁边看得清楚,酒盅里萧和尚那几滴鲜血越来越少,眼看酒盅里的鲜血就要完全消失,萧和尚突然将酒盅扣在地上,外面的白烟瞬间消散。

酒盅在地面上抖动个不停,萧和尚压住酒盅,将摆在阵法外围的铜钱逐一摆在了酒瓶的底口。开始酒盅还能轻微地抖动几下,等第四枚铜钱摆上后,酒盅才彻底地安静下来。

我和孙胖子在民调局里看过太多类似的场景,对这样的阵法已经开始麻木了。不过熊所长就完全接受不了了,“萧老道,你这是变什么魔术?”

“你就当是在变魔术吧。”萧和尚龇牙一笑,“这个戏法一般人想看还看不到。是吧,两位领导?”

我和孙胖子同时哼了一声。萧和尚这套阵法应该是拜四方阵的变种,只是不知道最后为什么要扣起酒盅?它里面到底压制了什么东西?我用天眼都看不清白烟里面到底掺杂着什么东西。

看着萧和尚洋洋自得的表情,好像是在等我和孙胖子主动去问他。问他?我心里一阵冷笑,民调局资料室里几十万本资料书籍,我不会……去问欧阳偏左?

孙胖子永远对阵法这样的事提不起精神,“老道,整完了吗?整完了就向前走啊。”

“你们不想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戏法表演得很成功,却没有换来观众的叫好,现在萧和尚就是这样一种纠结的心态。

“没兴趣。我说老萧,你还走不走了?”我皱着眉头对他说道。看他有些失落的样子,我心里暗笑,叫你不主动说。

倒是熊所长对刚才的“戏法”很感兴趣,“老道,你刚才是怎么整的?教我两手,我回家好逗孩子玩。”萧和尚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来学戏法还是下来救人的?你有没有主次之分?都别愣着了,往前走啊!”说着起身不管不顾向前面走去。

熊跋被萧和尚弄愣了,“老东西吃了火药了?刚才还好好的,他这是抽的什么疯?”

前面只有洞口一条路,我们四人走出洞口,再往前走是一条甬路。越往前走就觉得越来越冷。孙胖子走在我旁边突然说道:“辣子,像不像?”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把我弄愣了,“什么像不像?”孙胖子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在水帘洞里面的那条路,和现在这条路像不像?”

孙胖子指的是进了水帘洞到鬼脸墙之间的那条路。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感觉倒真的有几分相似,“都差不多,地下路嘛,都一个德行。”

孙胖子还想说点什么,冷不防走在前面的萧和尚突然停住脚步,孙胖子差点撞到他身上。

“你……”孙胖子刚想骂人,就看见萧和尚的手电光照在前面的景象——甬路的尽头是一个宽大的内洞,里面散落着成堆的元宝,有几个人倒在了洞内不同的角落。有一个高大得离谱的人坐在洞中央,萧和尚的手电照在他的脸上,我看得清楚,这个人的瞳孔已经浑浊,分明死了多时了。

看清了这人脸上的相貌,萧和尚的手电竟然颤抖起来,“冰……冰大尸……”

“什么兵打事?”孙胖子没有听清楚,“老道,你手别哆嗦,晃得我眼花!”说着,孙胖子越过了萧和尚,想走近点看清楚。却被萧和尚一把拦住,“别过去!回来,快点!”说着,连拉带推把孙胖子拽了回来。

“老道,你干什么?我就看一眼,不动地上的金子,都是你的,行了吧?”孙胖子对萧老道很是不满。

“你以为我还有心思惦记金子?”萧和尚嘴上喃喃说道,眼睛却在盯着那具巨大的尸体。

我也走过去,有没有手电的光亮对我来说作用不大。我仔仔细细看了一圈,除了那个巨大的尸体外,再没有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老萧,我没看见有什么不对。到底怎么了?”我说道。

这时,萧和尚回头看了我一眼,“小辣子,你什么都没看见?”说着他手指向那具巨大的尸体有些惊讶地说道,“你看不出来这具尸体有不寻常的地方吗?”

我又看了几眼,“就是大得离谱,再没什么了。”熊跋也凑了过来,他用手电筒照着看了半天,“这还是人吗?坐着就这么高,站起来能有三四米了吧?”

“你以为它还是‘人’?”萧和尚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不再理熊所长,还是对我说道:“你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你自己看不见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天生的天眼说来就来,我找你下来不就是图个省事吗?”萧和尚说完,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具巨大的尸体。过了好一阵,他才长出一口气,自己自言自语道:“真的什么都没有,真是邪了门了,这到底是不是冰大尸?一点尸气都没有。”

孙胖子听得糊涂,“老道,你说的冰大尸到底是什么?我在民调局都没有听说过。辣子,你呢?在资料室见过这个什么冰大尸的资料吗?”“没有。”我摇摇头,说道。

“等等,你们说的民调局是什么单位?我以前没有听说过公安系统还有这么一个部门。”熊所长听出不对了。不过孙胖子根本没把这个小所长放在眼里,“公安系统里你没听过的部门多了,你一个小所长插什么嘴?老道你说,这个什么冰大尸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大尸,是无数死尸、冤鬼的合体。它本身并不算一个生物,一出现就是死的。这是以前朝鲜高丽王朝时的一种邪术,将无数冻死人的尸体施法后放置在一个极阴的地点,用巫术禁锢它们的灵魂,不让它们的灵魂脱离自己的身体。最后在它们的身上施展一种‘嗜术’,让它们相互啃食;通常一个尸体就将另外一具尸体啃食得干干净净。然后再找尸体啃食,到最后,只有一个尸体能‘存活’下去,这时它的身体会变得很大,从里到外都散发出来极阴极寒的死气。这个就是冰大尸了。”

听完萧和尚说完冰大尸的来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你说这个什么冰大尸散发着死气?我怎么感觉不到?大圣,你说呢?”

孙胖子向我翻了翻白眼,“辣子,你骂谁呢?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会用天眼的?”

萧和尚低着头,眉头紧蹙,时不时地抬头看冰大尸几眼,“不可能啊?这是冰大尸没错,怎么一点也看不见他的死气?”

后面熊所长不干了,他下来得最早,现在早就被冻透了,正在原地跺脚,“萧老道,到底能不能进去?给句痛快话,能进就进去,看看里面那几个要钱不要命的小王八蛋怎么样了。要是不行也给句话,咱们掉头回去,上去再考虑以后怎么办。快点,别磨叽!”

萧老道不再犹豫,一顿脚,“就这一锤子买卖了!你们三个进去看看。”

孙胖子气得乐了,“呵呵,老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一锤子买卖,我们进去?你呢?”

“你懂个屁!”萧和尚边骂边从衣服里又翻出几样东西,一个小八卦镜,一把铜钱,一捆红绳,一小截香,几张符咒纸。“没有我,你们进去也是送死。”说着就这几样东西摆了个阵法,八卦镜的镜面对着冰大尸的方向,“你们进去,我在这里守阵,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我就让你们回来,保险一点。”

孙胖子将信将疑,眼瞅着萧老道说:“真的假的?一有动静,你不会先跑了吧?”“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怎么知道,和你又不熟。”

我把孙胖子拉了过来,怕他就这么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熊所长也跟了过来,萧老道说的话他完全不相信,一个神棍而已,还什么冰大尸的,不就是一具尸体吗?只是碍着我和孙胖子的面子,他才没有出口呵斥。

我们三个进入了内洞之中,没敢靠得冰大尸太近。在洞内转了一圈,地上躺着的几个人正是之前下坑的那六个人。这六个人早已经死透了,他们脸上的表情正是萧和尚在坑口烧纸露出来的那几副遗容。

我故意靠近了冰大尸几步,离得近了还是感觉不到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在我们三个准备把这六具尸体抬出去的时候,洞里面突然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开始我还以为是冰大尸有了什么异动,但马上就看见萧和尚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洞内,“塌方了!”

外面洞口突然掉落下一堆大石头,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幸好萧和尚够机警,觉得不对马上就冲进了洞内。

“妈的,老子命大,这都没死成!都过来搬石头,不在这儿待了,出去再说!”萧和尚大声对我们喊道。

孙胖子看了看洞口的乱石堆,“老道,你怎么整的?能把石头整下来,还没砸着你。老天没眼……”

我正向洞口走去的时候,突然头皮一麻,瞬间有种强烈的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就在这时,熊所长回头要对我说话,却突然愣住了,手指着我身后的方向说不出话来。我回头一看,后面的冰大尸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正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刹那间,一股冲天的死气在洞中弥漫开来。

“它……笑了!”熊所长手指着冰大尸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一把把他拉了过来,“我他妈的看见了!老萧!现在怎么办?”

萧和尚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我,他抄起背后的猎枪对着冰大尸就是两枪。“砰!砰!”冰大尸晃了一下,随即找到了攻击的目标。

“嗷!”冰大尸狂呼一声,龇着牙就向萧和尚扑去。我和孙胖子掏出手枪对着冰大尸的头部就是几枪。子弹打在它的头上效果并不大,只是弹头的咒文在冰大尸的头上燃起一缕白烟。冰大尸好像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根本不理会我们,只是一味地追赶着萧和尚。

别看萧老道奔七十的人了,身形步法还是相当的利落,比起一般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要强太多。他利用洞内的地形,闪展腾挪,冰大尸离他七八米的距离,就是奈何不了他。

萧老道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喊道:“别……干看着!你们……倒是干点什么!”

熊所长没见过这阵势,听了萧和尚的话才反应过来,一把抄起背后的猎枪走了几步对着冰大尸的头部就是一枪。“砰”的一声,他离得近,这一枪打得冰大尸一侧歪,回头看向熊跋时,熊所长的第二枪又响了。这一枪正好打在冰大尸的面门,打得冰大尸后退了几步。

这两枪把冰大尸打出了火,它缓了一会儿,眼睛一动不动地瞪着熊所长。就在熊跋掰开枪管,要换子弹时,冰大尸突然张嘴,一股白色的气体喷向熊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