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十六章 鬼戏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出来了,这个戏班老板也不简单,最起码以前是唱过鬼戏的,看他谈笑风生的,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儿。看着三叔要跟他出去,我看了一眼孙胖子说:“我也去,孙厅,你?”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你都去了,我还好意思接着喝酒?一起吧。”

爷爷年纪大了,没有跟着,倒是萧老道跟着戏班班主,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我们三个跟在他们的后面。到了戏班老板的临时住处,戏班班主进去拿点东西,要我们四人等一下。

“老萧,唱一晚上的鬼戏,只要双倍的戏酬,他倒是不贪啊。”我掏出香烟,一人发了一根,边抽边聊着。

萧老道别看是老道,却是什么都不忌讳,两口将香烟抽成了一个烟屁股,说:“不贪?屁!他说的是这十天的戏酬都翻上一番,剩下的钱都归他了。小辣子,你可别小瞧这帮人,这里面水可深了。”说着将烟蒂弹在戏班老板的门上。

唱戏的水有多深,我没有兴趣。不过这笔钱到底谁出,我倒是想打听明白。“三叔,这钱县里不能出吧。”三叔也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说:“你爷爷和村长说好了,村里出一半,族里的公费出一半。”

他话刚说完,戏班老板手拎着大大小小几个袋子,走出房门,我接过几样,有烧纸、香和素蜡烛,还有一个袋子,戏班老板亲自抱着,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拿齐了需要的物品,我们几个人一路走到了河边。先上了那艘戏船,在戏船的四周烧了香、纸。戏班老板边烧边嘴里念念有词,他说话的声音太小,我听不到他说的什么,想要靠近去听听时,却被萧老道拉到了一边,“别过去,他在祭鬼神,你听见了不好。”

我看了一眼还在像念经一样唠唠叨叨的戏班班主,回头对着萧老道说道:“他一个戏班老板,怎么连这个都懂?”萧老道说道:“你太小看唱戏的了,他们走南闯北的,什么戏没唱过?以前还有一些地方有风俗,家里死了人,要请戏班子到家里唱阴戏,和鬼戏比,也就是叫法不一样而已。”

没用多久,戏班老板的香和纸都烧完了,他打开了刚才还死死抱着的袋子。我们几个都靠了过去,我看得清楚。戏班老板拿在手里的好像是晒干的玉米叶子,当着我们的面,他在每片玉米叶子上都写了字,我数了数,他一共写了九张。有铡美案、四郎探母、锁五龙等等。

是戏牌,班主写完之后,恭恭敬敬地捧在手里,走到了船边,大声喊道:“今有大成戏班伶人二十三名在此,于明日晚为阴世诸公献上大戏一场。大成戏班有压轴大戏九出,请阴世诸公赏下戏牌。”

班主说完之后,将手里的玉米叶子一片一片地放在水面上。回头对我们几个说:“你们过来帮个忙,拿手电照着,看看哪片叶子沉下去,就记上面的名字。”

刚开始的时候,几片叶子在水里都没有什么变化,但过了十秒钟左右,其中一片叶子忽然毫无征兆地沉到了河底。我看得清楚,是《四郎探母》。紧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叶子也相继沉到了河底。孙胖子在旁边说道:“《闹天宫》、《乌盆记》。”

班主也不管水面上剩余的玉米叶子了,说:“好了,戏挑完了,我的活儿先到了。大师傅(萧老道),明天千万记得,天只要一黑,这条河上下方圆五里地都不准有人随意进出,冲了戏是小,别再把我们连累了。”

“不能。”萧老道头摇得我看着都晕,“明天你就放心,民兵会把周围五里之内都封了。绝对不会有人过来搅局。”

“那就行。”班主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还有件事,唱夜戏的规矩,只要是唱夜戏,主家要派人在戏班里守着,放心,没事,这个就是个规矩。有主家人坐镇,我们唱戏的就能图个心安。”

萧老道看了我和三叔一眼说:“你们俩都是姓沈的,谁来?”

三叔没有丝毫犹豫,马上说道:“我来吧。”

“三叔,算了吧。”我说道,“还是我来,是吧,孙厅?”

忙了一宿,再回到爷爷家时,天色已经渐亮。我们几个各自回房休息。三叔去了爷爷的屋子里,把房间让给了我和孙胖子。

我躺在炕头上,正在酝酿睡意时,就听旁边的孙胖子说道:“辣子,你老家这儿的事儿也算是邪性了,唱大戏都能把鬼招来。对了,你没事就爱泡档案室,见过类似的事儿吗?”

孙胖子的话提醒了我,档案室的文件实在太多,我接触到的还没有百分之一。还没看到有关鬼戏之类的事件。不过照规矩,这件事也应该向局里汇报了。

我打算和孙胖子商量一下,就说:“大圣,鬼戏的事是不是得向局里报告了?”孙胖子没有回答,我还以为他睡着了,回头看他时。这货正瞪着眼睛看着我。

“吓我一跳,不放声,还以为你睡了。”

“辣子,你处长当够了?”孙胖子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不是我说,你刚给你爷爷长了一天的脸,就这么算了?等二室的那些货们来了,你的西洋镜就算拆穿了。谁见过一个厅长加上一个处长围着一群小科员转悠的?不是我说,你真能指望二室的那帮人会替你瞒?”

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想确认一下他的答案,“你的意思呢?”

孙胖子一骨碌从炕上坐了起来,说:“辣子,咱俩不是刚进民调局,一有风吹草动就撒丫子那会儿了。麒麟市的十五层大楼都能闯进去,闹戏的冤鬼再凶,还能凶得过十五层大楼满楼的冤鬼?”

孙胖子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辣子,咱俩带了家伙过来,八成就是老天爷的意思了。就算真有恶鬼,只要它敢露头,对付它也就是勾勾二拇指的事儿。”

我被孙胖子说动了,又聊了一会儿后,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睡着了。等睡醒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了。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后,三叔带着县里的公安局局长进来了。

公安局局长姓赵,他带着人马一大清早就到了,技术人员将昨晚淹死的那个倒霉鬼带回了县城进行尸检。得知两位领导昨晚寻找破案线索一直到后半夜,现在还没有起来,赵局长就一直在屋外等着。爷爷几次想把我们叫醒,都被赵局长拦下了。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完全就是孙胖子的强项。他哼哈了几声,随随便便应付着局长。爷爷在身后一个劲儿地使眼色,我意领神会,说道:“赵局长,我和孙厅长的意思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谣言,这个船河大戏今天先停一天。”

赵局长还没等表态,屋外甘大叶甘县长已经推门进来。他听说船戏要停演一天,马上就表示了强烈反对。对着自己老家的县长,我这个假处长还是没有什么底气。可孙胖子不管那一套,他眼皮一翻说道:“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了,凑够五个就算是群体性事件了。到时候,为求经济利益,罔顾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黑锅是赵局长你背呢,还是你甘县长来背呢?”

这个帽子实在扣得太大,赵、甘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敢接孙胖子的话茬儿,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赵局长撑不住了,他看着孙胖子想说点什么,不料孙胖子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赵局长张开的嘴巴又重新闭上,他的喉结上下几下,连同他要说的话一起咽了回去。

“算了,那就停一天吧。”无可奈何之下,甘县长也只能妥协了。

将他们二人打发走之后,三叔将我单独叫到爷爷的卧室里。他从炕柜里取出一个小木匣子交给我,说:“这东西你小时候见过,晚上带着壮壮胆儿。记住了,千万别逞强,你有天眼,觉得不对马上就跑。保命要紧,不丢人。”

打开木匣,里面装着的正是当年三叔把纠缠我的水鬼赶走时拿出的那把短剑。时隔多年,三叔还给短剑配了个剑鞘。以前我想看看他都不让,现在竟然直接把短剑给了我。

我将短剑别在腰后,抬起头对着三叔说道:“爹,没事儿,你就别操心了。不就是陪着唱出戏嘛。再说了,怎么说你儿子我也穿着身警服,有官气护体,百邪不侵。”以前听三叔说起过这把剑的来历,我惦记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看来九成是吴仁荻留下来的。看来今天算是捡到宝了。

“早跟你说明白了,我是你三叔,以后别儿子、爹的瞎叫了。”三叔叹了口气,可能是怕我看见他的眼睛已经红了,三叔一转身出了屋子。

我跟在三叔的后面,刚出了爷爷的卧室,就看见萧老道把那戏班子的人都带了过来。这边已经开始有人在摆桌子了。院子里临时起的灶台也点着了火,煎炒烹炸已经忙开了。

我走到爷爷身边说道:“不是说后半夜唱完了回来再上酒席吗?怎么现在就摆上了?”爷爷说道:“听你萧爷爷说的,唱完鬼戏不能耽误,回来卸了妆马上就要睡觉,这是规矩。”说完走到灶台那儿又开始忙起来。

我找了一圈的孙胖子,最后在已经落座的戏伶堆里找到了他。他正在给一个花旦看手相,“小妹妹,看你的手相克夫啊,不过也不是不能化解,你找一个……”没等孙胖子说完,我已经将他拖了起来,说:“她找谁也不能找你,你克妻!”

孙胖子撇了撇嘴说:“难得这么一个机会,可惜了。”

那边萧老道溜溜达达走了过来,“小辣子,还有个岔头和你说一下,昨晚上(实际是今天凌晨)忘了告诉你了,戏班子在船上唱夜戏只能上九个人,今晚上三出戏你和孙同志要串几个龙套。别那么看我,我也得上,到时候跟在我后面就行了。”

没办法了,已经到这一步了,龙套也就龙套了。

吃饱喝足之后,县里出了两辆面包车,将萧老道和戏班老板还有我们十来个人送到了河边。爷爷和三叔不能跟着来,我只能问萧老道:“老萧,不是说要把戏船周围五里地封了吗?”

萧老道嘿嘿笑了一阵,说:“都整好了,五里地之内,谁都进不来。”

我点了点头问:“现在还有民兵吗?”萧老道摇了摇头说:“不是民兵,他们不好用,都是熟人,不好意思管。是熊跋带人把路封了。”

我真是有点出乎意料了,惊讶地问:“这封建迷信的事儿熊所长也管?你们还能指使他?”

“我们指使不动他,就说是你让他干的。”萧老道一脸无赖地说道。

这出鬼戏就可以正式开始开锣了,没想到直到七点多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这些戏伶还是没有开戏的意思。

在天黑之前,我们一行人到了戏船上,按规矩坐到了船舱里。一直到晚上十点多,这些人就逐渐忙碌起来,扮行头的扮行头,勾脸的勾脸。戏班老板也很难得地穿上了戏服,还在脸上勾了脸,看扮相是一个老生。

“两位领导,你们也扮上?”戏班老板走过来,手里还拿着水彩。

孙胖子看着他脸上油腻腻的,脖子就是一缩,问道:“我们是龙套,还要画脸?”

戏班老板说道:“没办法,唱夜戏的规矩就是这样,戏班出九个人,剩下的就要由事主家属来顶上。没事的,两位领导,夜戏我们大成班唱了也有几回了,只要规矩做足了,就从来没遇到过什么事。”

趁老板给孙胖子勾脸的空当,我向老板说道:“看老板你昨晚的路数挺熟的,你们唱戏的还懂这个?”

戏班老板边给孙胖子勾脸边说道:“也不是所有唱戏的都懂。领导你也知道,什么夜戏阴戏鬼戏的,还不就是给死人唱戏?也就是说夜戏好听一点,换汤不换药。唱这种戏大部分的戏班都不会接,嫌晦气。不过接了夜戏,就要懂规矩,这套规矩是老辈人传下来的,只要按规矩来,就出不了事。

“但是接夜戏的班子也少,也就是我们贪图那点钱。我们大成班也是以唱阳戏为主,就算接了夜戏,也就是我们哥们儿九个接,那些人只管唱阳戏。再过几年,我们九个人要是少了一个两个的,这接夜戏的营生在我们大成班就算是绝根了。”

很快,孙胖子的脸勾好了,班主又转到了我的脸上,他手上动着,嘴里也不闲着,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话说回来,你们别看夜戏说着挺邪乎的,我们哥几个也唱过好几次了,连个鬼毛都没看见。好了,沈领导,你的脸也勾好了。”

我和孙胖子照着镜子一看,我们哥俩的脸色就像是从面缸里爬出来的一样,两腮还被班主打上了腮红,看样子和戏台上的小番、老军也差不了多远。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左右,戏班老板带着我们从船舱里出来。还是先烧黄纸,烧完黄纸后,又带着演员们拜了四方,对着河面上的空气念念有词,至于说的是什么,我就听不到了。

终于到了半夜十二点,班主从船舱里抱出一个录音机,按下按键,正是京剧《四郎探母》的前奏。我马上明白过来,戏班只能出九个人,没有琴师等人的位置,就只好放录音凑凑数了,没事的演员回到船舱,班主自己扮演杨四郎,站在戏台上唱了起来。

班主唱第一句的时候,河面上又下起了昨晚那种阴雾,雾气越来越浓,不过好像除了我、孙胖子和萧老道三人之外,再没有人能看见那种雾气。

这时,班主在台上唱道 :“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得本宫喜心间,站立宫门叫小番——”最后一句唱得一绝,声音响彻云霄。

班主“番”字还没唱完,阴雾中有人突然大喊一声:“好!”班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来真的了?戏班班主瘫在戏台上,浑身抖成了一团。他是夜戏唱多终遇鬼了。

这时河面上的雾气越来越浓,船舱距离戏台也就是四五米远近,就这样,已经看不清戏班老板的状况了。船舱里本来等待上台的戏伶们,这时脸色也全白了,别说上台了,就连这船舱也出不去了。

我握住了枪柄,想冲出去把戏班老板抢回来,没想到被孙胖子一把拦住,说:“再等会儿,就喊了一声,看看情况再说。”

我还没等说话,就听见上面戏台上“咚”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扔到了戏台上。这只是第一响,紧接着,船舱顶上噼里啪啦就像下了一场冰雹。有几个拳头大小的物件滚落到船舱入口处,我捡起来,是个黄澄澄的金元宝,掂量了一下,起码有一斤。

上面的元宝雨下了能有将近一分钟才停住。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就听见上面戏台上的戏班班主颤颤巍巍喊了一句:“大成班谢赏!”

我和孙胖子前后脚冲出了船舱。这时外面的雾气小了很多,就见上面整个戏台连同甲板上,散落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金银元宝。戏班老板已经脱下了戏袍,正龇牙咧嘴往戏袍里塞元宝(后来才知道,刚才有十来个元宝打在他身上,还好已经护住了要害)。

“你们都死人啊!上来谢赏啊!”戏班老板看见我和孙胖子上来,脸色一变,对着船舱里自己的人吼道。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已经六十多不到七十的萧老道,他也已经脱了道袍,上来之后就一个劲儿地往道袍里划拉元宝。和戏班老板不同,萧老道一言不发,而且只拣黄的,不要白的。

“再不上来就没有了!”戏班老板瞪着萧老道,眼睛差点瞪出血来,他都这么喊了,船舱下面才有几个胆大的露出了头。

看见成百个金银元宝,那些唱戏的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有样学样,纷纷学着他们老板和萧老道的样子,脱下戏服往里面装元宝。很快,戏台和甲板上的元宝被打扫一空。

除了我和孙胖子之外,船上面每个人提着一个装满元宝的包袱(萧老道的包袱不是最大,却是最沉的)。他们好像都忘了今晚来到船上的目的。

就在这时,一个唱小花脸的武丑没有站稳,身子一晃,人倒在了船上。还没等众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戏船猛地一晃,差不多一半的人都摔倒在甲板上。萧老道最先明白过来,大喊道:“接着唱啊!”戏班老板也反应过来,连喊带骂将众戏伶撵回船舱,随后哆哆嗦嗦地将录音机的磁带倒到刚才的位置,端了个架子重新唱了起来。

可再唱就不是味儿了,可能是因为从惊吓到惊喜的跨度太快,戏班老板已经完全没有了唱戏的状态。荒腔走板不说,有的地方甚至连戏词都连不上了。忘词的地方他含含糊糊就给对付过去了。他这么干,真是对应一句老话了—你糊弄鬼呢?

事实证明,鬼是不好糊弄的。开始,戏班老板刚走调时,戏船也就是轻微晃动几下,想不到越是这样,唱戏的越害怕,后来直接把词忘了。就在戏班老板含含糊糊唱完,以为糊弄过去的时候,河面上无风起浪,整个戏船开始左摇右摆,晃个不停。这还不算,本来已经消失得差不多的浓雾又冒了出来,这次别说雾里晃动的人影了,就算他们脸上的眉目鼻眼儿,我都看出六七成了。

戏班老板颤颤巍巍地拜了个四方仪,还想说点什么。他还没张口,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惊悚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像是成千上万的人同时在你耳边磨牙,又像是用类似刀尖一样尖利的物体,在玻璃表面上一道一道划着。

戏班老板看不见阴雾和雾中人,但是那种声音,他倒是听得一清二楚。极度惊恐的戏班老板想往船舱里面跑,跑了没有几步,整个人突然倒吊着浮在了半空中。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他的一只脚牢牢抓住,将他提在了空中。

不出去不行了!我拔出手枪,从船舱中跳了出来,对着戏班老板上方雾气最浓的部位就是一枪。中枪的位置响起一声尖厉的惨叫。雾气顿时黯淡了下来,戏班老板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这时,孙胖子也跑了出来,对着几个雾气相对较浓的位置就是几枪。随着他的枪声,又响起几声惨叫。等枪声停止时,雾气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船身的抖动也停止了。

再看戏班老板,他正躺在甲板上吐着白沫。孙胖子过去看了一下,他只是惊吓过度,晕厥过去。

孙胖子哼了一声,说:“看你还敢不敢唱鬼戏,要钱不要命。”

船上的人已经吓破胆了,今晚的经历应该够他们几个月消化的。有点意外的是,那个萧老道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变,我开枪之后,他就一直不错眼神地盯着我手里的手枪。

嗯?这老萧是什么意思?看他的架势,好像之前就见过这样的手枪。就在我们这些人准备下船的时候,岸边上闪出两道手电筒光亮,“沈处长,孙厅长,刚才是不是有人开枪了?你们那儿没事吧?”

说话的是乡派出所所长熊跋,他身后跟着的是我们村长。由于听见枪声,不知我们这儿出了什么事,加上跑得太急,熊所长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他高大的身躯被一件湿漉漉的警服包裹着,看着有些可笑。

共一条评论

  1. 十月说道:

    其实鬼们也挺厚道的,听戏还赏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