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十五章 高人萧和尚?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回到爷爷家时,已经席开四桌,不过还没有人动筷子,看样子是为了等我和孙胖子这两位领导了。不过村长和三叔并不在场,听我亲爹说,他俩还在劝慰那个儿子淹死在粪坑里的父亲。

看见我和孙胖子到场,爷爷笑呵呵地招呼我们俩坐到了他的那张主桌,连连向周围的人夸我:“这是我大孙子,那位是我孙子的好朋友,孙德胜孙厅长,他现在是公安部的厅长。对对,我孙子就是早些年当兵的那个。不是我夸口,我们老沈家的人在哪儿都能出人头地……”

爷爷正白活得吐沫星子横飞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人,接过爷爷的话头道:“那是,老沈家现在是清河县的大姓,出的都是人才,近的先不说,就是土改那会儿的沈乡长……”

“萧老道!有酒就喝,你放什么屁?多少年前的老账翻出来有意思吗?”爷爷冲着说话的那个人大声呵斥道。

来人正是戏散了之后就不知所终的萧老道,他说的是我们老沈家出的第一个干部,那个在土改时期犯了生活作风问题被撸下来的副乡长。这事儿过去几十年了,一直让我们姓沈的人抬不起头,直到三叔在武警当了队长,才把那件事压了下去。

萧老道溜溜达达地走到了主桌的位置,主桌上我的一个表叔见他过来,连忙站起来,把位子让给了萧老道。萧老道也不客气,大模大样地坐上去,也不管别人还没动筷子,自己动手撕了一个鸡大腿旁若无人地大嚼起来。

自己的朋友来搅局,当着外人的面,还不好发作,爷爷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还是戏班的班主走过江湖,四面玲珑,敬了爷爷一杯酒,两人一碰杯,就算开席了。

虽然说这顿是宵夜,可桌子的菜肴上还是十分丰盛。因为晚上要唱戏,众演员都不能吃太饱,傍晚的那顿只是垫吧一口,这一顿才算是正餐。

喝了一会儿之后,就喝乱了套。勾肩搭背说事儿的,串桌子拼酒的,五花八门都开始了。农村喝酒就是这样,开始还好,可一旦酒过三巡之后,就以酒遮脸了,一些老理儿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有这身警服傍身,还真没有谁敢提着酒瓶子过来找我和孙胖子拼酒。看着那几桌已经有喝得东倒西歪的,我看着好笑,手里也没闲着,在盘子里扒拉出一个蹄筋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还没等我将蹄筋咽下去,孙胖子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等我看向他时,他下巴一扬,正看着对面的我爷爷和萧老道。萧老道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爷爷的身边坐下了,老哥俩正低头小声谈论着什么,完全看不出来他们刚才还差点吵闹起来。

“刚才萧老道说到河里的事了。”孙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装作有盘菜够不着,起身夹菜,支棱着耳朵听到了几句他俩的说话内容。

“老沈,别犹豫了,就这样明天还得死人……”

“你说的靠谱吗?我心里没有底。”

“放心,只要鬼戏一开锣……”

看情形,爷爷已经被萧老道说动心了,瞪着眼睛在几个酒桌周围找了一圈后,对着对面酒桌上喝成脸红脖子粗的我亲爹说道:“老大,你去把老三找回来。”自打那年三叔当上副营长,衣锦还乡之后,只要三叔在家,爷爷遇到大事,都一定要和三叔商量。

我亲爹喝得正在兴头上,舍不得离开酒桌,又不敢得罪他亲爹,不得不嘀咕了一句:“都后半夜了,找他干啥?说不定老三都睡了。”见他大儿子没有动的意思,“啪”的一声,爷爷拍了桌子,吼道:“小王八蛋,你到底去不去?”

我亲爹一杯酒刚送进嘴里,就被我爷爷这一巴掌吓了一个哆嗦,刚喝下去的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去,我马上就去,咳咳。”

喝酒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满屋子的人都举着筷子,没人敢动。爷爷有点尴尬地说:“动筷动筷啊,老二,你别愣着,跟你二叔走一个!小辣子,小孙厅长,你们也动筷啊……”

二十来分钟后,我爹带着三叔回到了爷爷家。三叔一脸的倦容,两眼通红。看得出来,他朋友家的惨事,三叔也很伤心。

爷爷将三叔叫到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老三,你跟我来里屋,跟你合计个事。”说完,爷爷起身离开了酒桌。萧老道咳嗽了一声,爷爷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我说道:“小辣子,你也来吧。”

孙胖子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我说:“孙厅,吃饱喝足了吧?起来活动活动吧。”看见我拉上了孙胖子,爷爷一愣,马上看向了萧老道。萧老道微微点了点头,爷爷才干笑一声说:“要是小孙厅长不嫌老头子我唠叨,就一起里屋坐坐吧。”

里屋是爷爷的卧室,进了屋后,爷爷招呼我们上了炕,最后亲手将门闩插好。

爷爷对着萧老道说:“还是你说吧,你们那事我讲不清楚。”

萧老道也不客气,说:“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们都亲眼看见了,大戏唱了三天,就死了三个人,不过我可以讲明白,这还不算完,还有七天的戏没唱,剩下的戏再唱下去还会死人。这是遭了鬼忌了。再死人可能就不是一天死一个了。等着十天的大戏唱完,你们村能剩一半人就不错了。”

听了这话,三叔脸上的表情很难看,爷爷之前听他说过多次,已经有了准备,并不太吃惊。剩下的我和孙胖子,一个瞪着眼睛看着他,一个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也叫长话短说?本来三个字就够了——闹鬼了。”

我怕孙胖子说漏嘴,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对着萧老道说道:“那你的意思呢?戏不唱了?”

萧老道说道:“晚了,现在就停戏,先别说你们县长不同意,就连河里的冤鬼也不能干。”

爷爷叹了口气,对萧老道说道:“你也别啰唆了,把你的话说出来吧。”

萧老道说道:“我想了一个办法,能平了鬼忌——在明天晚上,戏散了后,再唱一出鬼戏。”

我明白了萧老道的意思,本来我们小清河村一直平平安安,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事。之所以这几天接二连三闹出人命,完全是这十天的船戏给闹的。

唱船戏也有唱船戏的规矩,只是船戏在我们小清河村已经消失得太久,能模拟出几百年前百日船戏的情景已经相当不容易,当初的什么规矩几乎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

根据萧老道讲,光是唱大戏本来还出不了事儿。但是唱戏的时间和地点就很有问题了。船戏是在傍晚掌灯开锣的,要一直唱到晚上十二点以后,这属于阳人占了阴时。

而且唱戏的地点是在河面上,河水属阴,在阴时阴地为阳世人唱戏,这就遭了鬼忌。加上这次唱船戏的时辰选得不好,第一天开锣的时间竟然赶上了阴时。船戏一开,就像是块磁铁一样,将周围百里的阴气全都聚拢到此,鬼随阴气走,戏船附近阴气鼎盛,自然也少不了鬼祟了。我和孙胖子看见的阴雾就是阴气的结晶,里面晃动的人影按萧老道的话说,是正在看阳世戏的鬼祟了。

孙胖子听得不以为然,他说:“你说出事的根源是唱了几天的船戏,不过我怎么听过这船戏可不是第一次唱,几百年前不就唱过一次吗?那次好像还唱了整整一百天,也没听说那次出了什么事?”

萧老道看着孙胖子微微一笑,“因为那次的主事人知道唱船戏的规矩,船戏正式开始之前,要在河边摆上三牲,还要烧纸烧香,向阴世人借时借路。这还不算,船戏每唱二十四天之后,都要回避阳世人,为阴世人唱一出鬼戏。当年说是唱了百日大戏,其实只为活人唱了九十六天。”

萧老道说完这番话,屋里再没有人接茬儿。只是孙胖子晃着大脑袋,看样子还想要说点什么,好像又找不到辩驳萧老道的话。

一时之间,屋子里鸦雀无声,三叔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只说了一个字,就没了下文。爷爷看了他一眼,问:“老三,你想说什么?”三叔摇了摇头,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孙胖子一眼后,说道:“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吧。”

三叔的话没说出来,我却想起来一件事,我说:“老萧,你说唱船戏的规矩失传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老道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掏出一本老旧的线装书,“就知道有人能问。东西我带来了,你们自己看吧。”

看得出来,这本书有些年头了,纸张已经发黄变脆,萧老道也有办法,把书页拆散了,每一页都压上了薄膜后,又重新装订成册。

书册的表面用小楷写着——“凌云观志”四个大字。萧老道翻开了其中一页,说:“你们自己看吧。”爷爷好像已经看过,直接将书交到了三叔的手上。三叔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又把书传到了我的手上。孙胖子倒是不见外,把头侧过来,四只眼睛一起盯着已经翻开的书页。

和我想的不一样,书册上面竟然写的是白话文,是凌云观不知道第几代观主(到萧老道这儿就算最后一代了,改成凌云观影视娱乐集团了)记述当年仪慎亲王举办百日大戏的情景,尤其对于大戏前后祭鬼神的情景描绘得相当清楚,和萧老道刚才说的一般无二。

爷爷看了看三叔,又看了看我,问:“你们爷俩也算是咱们老沈家混得最出息的人物了,现在就咱们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

三叔抬起了头,对着爷爷说道:“爹,你知道,我也是个信鬼信神的,既然萧大叔都这么说了,就按萧大叔说的办吧。”

爷爷又看向了我,问:“小辣子,你什么意见?”

我说道:“唱鬼戏倒是也行。就是一件事,咱们在这儿说得挺好,人家戏班子干吗?那是给鬼唱戏,他们敢吗?”

萧老道呵呵一笑,说:“这个不用你操心,他们千里迢迢来咱们这儿唱戏,为的什么?千里奔波只为财。只要价钱合适,别说要他们唱鬼戏了,就是陪鬼去唱歌跳舞都没有问题。”

“安排鬼戏的事你们不用操心,老道士我找戏班老板去谈。”萧老道说得竟然有些亢奋。

爷爷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那钱……”没等爷爷说完,萧老道就拦住了他的话,“保命要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钱?钱算个球?”

“你看着办吧。”爷爷也无话可说了。看着萧老道主动请缨去找戏班老板商量,那状态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我真是有点莫名其妙,关他什么事?

我们五人出了里屋后,萧老道就找到了戏班的老板,将他又拉到了里屋。两人在里面谈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不知道萧老道具体是怎么和他谈的。只知道他俩从里屋出来时,戏班老板红光满面的,拍着萧老道的肩膀,乐得直抽抽,“这也叫事儿?交给兄弟我了,不就是加场夜戏吗?别说你们还给钱,就是不给钱,凭咱们这关系,白唱一场又能怎么了。不过,大师傅(萧老道还穿的道装)你也知道,兄弟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

萧老道也是眉开眼笑地说:“哪能不给钱白干活的!老哥我活了那么多年,就没干过那事儿!不过,大兄弟,夜戏的事就拜托了。你在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也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可不敢再耽误了。”

戏班老板点点头说:“兄弟我明白。”说着,一扭脸,对着自己班子里的戏伶们喊了一声:“老板加戏赏饭了,明天晚上加夜戏一出,赏双份戏酬啊。”之后,对着我爷爷坐的位置一鞠躬,说:“谢老爷子赏饭!”原本还在吃喝聊天的戏伶们同时站了起来,齐刷刷地一鞠躬,跟了一句:“谢老爷子赏饭!”我听着就像是排练好的一样。

爷爷起身还了个礼,戏班老板对萧老道说道:“明晚唱夜戏,现在趁天还没亮,就得去准备了,按规矩,本家要派人跟着。”说着,戏班老板的眼睛看了爷爷一眼。

“老三,你跟着,看着就行,别乱动,再坏了老板的规矩。”爷爷对着三叔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