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京文学

第四十四章 熊所长

耳东水寿 2016年06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光听爷爷说的也听不出什么毛病,恰巧这时戏船上换了一个老旦,咿咿呀呀唱得我心烦意乱。我看了孙胖子一眼,说:“孙厅,去现场看看?也许能碰着什么线索。”孙胖子笑着说道:“到沈处长你的地盘了,你做主。”

出事的地方是东北农村常见的茅楼。就是地下挖了一个大粪坑,上面用砖头砌的一个简易厕所。茅楼旁边的化粪池已经扒开了,淹死的人已经被捞了出来,用清水简单地清洗了几次,不过那股氨气的味道还是很重。

死者虽然也是姓沈的,不过他是住在县城里的,我们没见过几次,只知道他老爹和三叔的关系不错。现在他老爹正哭得死去活来的,三叔正在一旁劝着。

孙胖子捂着鼻子,站在尸体旁边左看右看了半天后,回头向我摇了摇头。他还不死心,又看了一阵才彻底放弃,走回来低声对我说道:“瞧不出来有他杀的迹象,你怎么样?能看出什么来吗?”

在路上我们俩就分好了工,孙胖子负责查看有没有人为死于非命的迹象,而我则负责用天眼找出死者的鬼魂,向鬼魂询问他的死因。死人亲自说的总不会错吧?

按我在档案室里看过的资料,人死之后七天之内,他的魂魄应该会在附近游荡。可我都看遍了,也找不到死者的魂魄。孙胖子又催了一遍,我回头对他说道:“完全找不到,邪了,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

孙胖子也直挠头,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嚷道:“老沈头呢?我早上千叮万嘱,现在可不敢再出事了,你倒好,又弄死了一个。你是怕我们派出所这几天闲得没事干吧?”

人还没到,我身后就传来一股很大的酒味。我和孙胖子都是一皱眉,回头向身后看去,有四个警察已经到了现场,为首一个黑铁塔一样,五大三粗的身材,不知在哪儿喝的酒,喝得满脸通红的,正满世界地寻找我爷爷。

“熊所长,您嘴下留德,什么叫又弄死一个?”爷爷从对面人群中挤了出来,急忙走到熊所长的跟前。

熊所长一翻白眼,说:“老沈啊……”我刚想上前替爷爷解围,没想到孙胖子先冲上去打断了熊所长的话:“你跟谁老沈老沈的?还有!刚才你叫他什么?老沈头?他比你爹的岁数都大,你敢叫他老沈头!”

熊所长被孙胖子一阵抢白,脸上的红晕有些退了,不知是吓得还是气的,他说话时开始结巴起来:“你,你谁呀?三鼻子孔多出一口……”话说了一半突然打住,他的目光定格在孙胖子肩头的警衔上。

愣了半天后,他才手忙脚乱地敬了个礼说:“领导,我,我不知,不知道您……”孙胖子面无表情地说道:“知不知道一会儿再说,先把刚才那句话说完,三鼻子眼怎么了?”

熊所长这时脸色已经煞白,刚才喝的酒已经全部化成了冷汗。听见领导发话了,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没说,那什么,不是我说……”

他这么一解释,孙胖子更火了,我能理解他火的原因:不是我说……敢学我们主任?你也配?

孙胖子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说:“你的姓名、职务,为什么在出警的时候喝酒?别让我说第二遍。”

熊所长的手机下午就没电了,没接到县公安局局长的电话,不知道我和孙胖子的底细,不过现在看到我们的警衔,已经开始肝颤了。毕竟是一所之长,稳定了心神后,一板一眼地说道:“熊跋,大清河乡派出所所长。”

孙胖子还真误会了熊所长,今天并不是他值班。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喝得正高兴的时候,爷爷派人找到了他。熊跋一听原因就急了,早上他才劝走一个死者家属,现在又死一个。看来自己这个派出所的所长也算干到头了。

他和爷爷的交情不浅,要不然早上也不会帮着把王军的家属劝走。现在是真急了,再加上喝了点酒,才老沈头、老沈头叫着。看见孙胖子瞪了眼,爷爷也过来打圆场,说:“小孙厅长,你别跟熊所长一般见识,他就是脾气暴点儿,人还是好人。老熊,你别杵着了,人已经从粪坑里捞出来了,去瞅瞅啊。”

有了台阶,熊跋向孙胖子和我点了点头,分开人群,走到了死者的跟前。他给的说法和孙胖子判断的差不多,没有明显的外伤,可以初步排除谋杀的可能,又是一个倒霉鬼。不过具体的结果还要等县公安局的技术人员来做最后的结论。

看着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孙胖子对我说道:“辣子,在这儿待着没什么用了,去河边走走?”周围聚拢的大部分都是我的亲戚,这时已经有人过来打听我的职务和工作单位了。我正和他们胡说八道,有孙胖子的这句话,算是替我解了围。

走到河边时,戏还在唱着。看戏的人已经少了一些,不是回家睡觉了,就是在茅楼那儿看热闹。看到河边的观众席时,我的眼睛突然恍惚了一下,河面上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隐隐约约还有人影在雾气中晃动。

我指着雾气相对浓的地方,对孙胖子说道:“大圣,你往戏船那边看。”

“嗯?下雾了。”孙胖子天眼的能力比我差一点,能看见有雾气就算不错了。

“不是雾,是阴气,周围百里地的阴气差不多都集中在这里了,密度太大,有道行的人看见就像是雾气一样。”我们身后突然有人说道。

我和孙胖子同时吓了一跳,这人是什么时候站在我们身后,听我们说话的?我和孙胖子竟然都没有察觉。回头一看,正是当初给我用黑狗血洗头的那位高人——凌云观影视娱乐集团董事长萧老道。

萧老道眯缝着眼睛看着我和孙胖子说:“小辣子天生天眼,能看见没什么稀奇。可是孙厅长你的眼力也这么好?而且知道是阴气了还这么镇定,真是佩服。”

这人是爷爷的拜把子兄弟,理论上是我的干爷爷,能不得罪他还是尽量不得罪他的好。我笑了一下,解释道:“老萧(我从来没叫过他干爷爷,他说他福薄,受不起),孙厅长的六感比普通人强得多。再说了,一点儿阴气算什么?吃我们这口饭的什么没见过?”

萧老道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念念叨叨地说:“天知地知,你们知我也知。”说着也不再理会我们,撩开道袍,走到河边占了个好位置,对着刚出场的花旦喊了声好。

孙胖子看着萧老道的背影也是一皱眉,说:“这老棒子干吗的?装神弄鬼的,要不是刚才看你爷爷朋友的份儿上,我早就削他了,别以为过了六七十孙爷我就不敢打了。”

看着孙胖子做作的样子,我笑了一声说:“我知道,孙爷你上打九十九,下打刚会走。”看着对面戏船周围阴气森森的雾气,我顿了一下,没了笑意,说:“不过,现在看起来,这次可能真有点麻烦,搞不好还真让萧老道说中了,这里面有那些东西作祟。”

孙胖子无所谓地一笑,说:“怕什么,咱俩是带齐家伙来的,十五层大楼的饿鬼见到咱哥俩都要跑,这充其量就是几个孤魂野鬼,怕他个球?”

河面上的雾气时隐时散,我和孙胖子一直在河边盯着,里面虽然还是不断地有人影晃动,不过直到散戏也没发生什么事。

就在散场演员出来谢幕时,那阵雾气也悄无声息地散了。再找萧老道时,这老道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我和孙胖子在岸边上转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想再转转来着,不曾想我亲爹远远地跑过来,通知我们俩,戏班子的宵夜马上就要开席,要我和孙胖子去撑场面。

亲爹亲自过来请,这个面子当然要给。况且回来之后还没正经吃饭,就是在看戏的时候吃了点花生瓜子,到现在早就消化得差不多了。

共一条评论

  1. 耳东水寿 says:

    有人看吗?

发表评论